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恐怖的惯性!
    “然后呢?”

    周泽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问道。

    许清朗在旁边也一起听着讲述,嗯,当个深夜故事听听挺有意思的。

    至于紧张感恐惧感什么的,

    别说许清朗了,连旁边的老道也没被吓到丝毫。

    用老道的话来说,

    就是吓个鸡儿,

    老子整天和一只鬼和一头僵尸待在一起,

    我怕过么?

    我怂过么?

    我没怕,我没怂,

    我只是,

    从心。

    “还有什么?”少年愣了一下,然后笑笑道:“还有就是我吓醒了啊,原来是一场梦,不过这梦就像是真的一样,呵呵。”

    少年说完后,打了一个呵欠,然后拿起之前从书架上取下的小说书看了起来,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情节,直接笑了出来。

    多么单纯的一个孩子啊,

    还以为自己仅仅是做了一个梦,

    那你你深更半夜跑到我这儿的书店来,

    是梦游么?

    许清朗也有些诧异地看向周泽,指了指少年,然后又指了指脑子。

    周泽点点头,

    少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他以为自己还活着,但他已经变成了鬼魂,早就开始游荡着了。

    “不收了他?”许清朗问道,“你不就差一个了么?”

    许清朗刚从楼上下来,就看见周泽坐在少年对面,听少年讲着故事,他可不会认为周泽是担心学校里有什么厉鬼作祟所以留着少年当线索准备去替天行道,拯救苍生。

    他清楚,周老板这阵子为了那最后一点的百分之一,简直望眼欲穿了,饥渴得不要不要的。

    “收不了,他灵魂不全。”

    周泽摇摇头,有些无奈。

    许清朗皱了皱眉,仔细看了一眼少年,这才发现了一些细节,少年灵魂不全,三魂六魄丢了几味,这才使得少年变成鬼后还这般“天真烂漫”,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哪怕周围这么多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哪怕他深更半夜没在学校却出现在了书屋,

    他也没觉得丝毫的不对劲,依旧觉得自己还活着。

    简单地说,就是他现在脑子有点问题,

    一种很高级的……

    智障。

    周泽其实见到他第一眼,就直接打开了地狱之门,

    你怎么死的?

    你有什么冤屈?

    你饿不饿?渴不渴?

    什么都没问,根本就没空听他哔哔,直接打算送他进去好让自己转正,结果送不进去,让周泽一阵郁闷无语。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许清朗看着周泽,提醒道:“能杀人的鬼,你能无动于衷?”

    许清朗说得对,这件事,周泽还真不能无动于衷,虽然这不是超级英雄电影里蜘蛛侠养父对他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废话,但周泽既然身为这里的鬼差,他就有职责让这附近不会出现鬼魂作乱的情况,如果出现了,那也必须尽快解决。

    阴司,

    都看在眼里的。

    “去吧。”周泽点点头,“你陪我一起去么?”

    “不去,我下来是准备拿面膜的,等会儿上去睡个美容觉。”

    许清朗很是慵懒地躺在沙发上,那一种身段柔情,能把钢板扳弯。

    周泽有时候对许清朗也有些无奈,他明明那方面很正常,能让一个女人当作鸭子睡了一觉后,还觉得活儿好留下了三千块钱在床头柜,

    足以说明许清朗那方面是没问题的,但他有时候随性起来表现出来的姿态,不化妆的白莺莺还真比不过他。

    天生媚骨啊,

    许清朗生在当代是他运气好,如果在古代,估计早就被普遍有断袖癖好的帝王和贵族们拿去蹂躏了。

    老道这个时候马上自告奋勇,主动上来从周泽手中接过车钥匙,道:

    “老板,莺莺在上面吃鸡呢,没空,贫道来陪你去,除魔卫道本就是我正道人士的责任。”

    就这样,老道开着车,周泽坐在副驾驶上面,开车去了那所平潮中学。

    距离其实有点远的,开车要半个小时。

    这所中学,确实很大,校门口是一个牌坊,上面写着“省重点平中”,然后是一个门卫亭,紧接着更夸张的是,后面是一条运河,学校在运河对岸,这里有一座桥,横跨运河,属于学校内部的,在桥另一端还有一个门卫亭。

    所以说,寄宿在这里的学生,想逃学有点天方夜谭,两道门卫室关卡守着,除非游泳横渡运河才可能去到外面的街区镇上。

    老道凭借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直接忽悠门卫说自己孙子在里面突发心脏病赶紧进去看情况,门卫不敢耽搁,马上开了门,对于一看就不是学生的人,门卫倒没有太多警戒。

    车子开入了校园,周泽和老道下车步行来到了生活区,这里真的像是一个独立的小镇,有澡堂子,有超市,有很多个食堂。

    学生们就像是关在流水线笼子上连转身都不能转的鸡,每天定时喝水吃饭然后下蛋。

    到这里时,已经接近零点了,宿舍楼这边基本都已经熄灯,除了底层的宿管老师办公室那里还亮着灯以外,其他楼层都是黑黢黢的一片,明明注满了人,但却给人一种鬼域一般的阴森感。

    “老板,到底哪座楼闹鬼?”

    “他说他住在b座。”周泽指了指斜侧方向的一座,“应该是这里。”

    “哪间宿舍?”老道问道。

    “六楼吧,具体哪个宿舍我不知道,上去随便找个学生问问,哪里刚死过人就好了。”

    “这个办法好。”老道送上一记没诚意的马屁。

    妈的,

    在店里不问好了出来。

    宿舍楼底层的宿管办公室里几个男人坐在那里聊着天,嗓门儿很大,时不时地发出笑声,像是在聊什么荤段子。

    哪怕是周泽和老道两个人走进过道时,他们也没留意到,这里的管理,也确实够松散的。

    或者说,

    这叫外松内紧?

    上了六楼,这里都熄灯了,老道随便找了个宿舍敲了敲门,宿舍里的学生还以为是宿管老师来了,之前还有说话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

    老道又敲了几下,

    一个学生穿着拖鞋走过来把门打开,看见老道以及周泽时,愣了一下,显然,他发现这两个人不是宿管老师。

    “警察。”

    老道把自己的钱包拿出来晃了一下,反正黑灯瞎火的,装个逼就收回。

    “这里哪间宿舍刚死了人?”老道问道。

    那个学生直接懵比了,

    这什么情况,

    大半夜零点了警察过来敲宿舍门问哪里死人了?

    “死人了?”学生有些吃惊地看着老道。

    “对啊,问你哪里死人了。”

    “什么时候死的?”男生诧异道。

    “别装!”老道上前一步,呵斥道:“是不是学校想隐瞒消息叫你们封口了?我们是警察,你对我们撒谎没用。

    将来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也是要负责任的。”

    学生彻底被吓呆了,扭过头问自己后面床上的室友:“我们这边死人了?”

    室友那边也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大家都很莫名其妙。

    最令老道意外的是,这帮学生似乎是真的在莫名其妙,这不像是装的,这是高中,可不是什么电影学院。

    “孙秋,孙秋在哪个宿舍?”周泽问道。

    “孙秋啊,他在对面那间。”

    男生指了指对面宿舍门说道。

    “好了,没你事儿了,回去睡觉,不准吵吵。”老道颐气指使地说道。

    转过身,老道去敲对面宿舍的门。

    也是很快就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走过来打开了宿舍门。

    老道和周泽直接走了进去,开门的男生有些茫然。

    “我记得他说他的床铺是靠窗户的上铺,这里是吧?”

    老道指了指那个床铺,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那个床铺上居然睡着一个人,还盖着被子。

    “怎么回事,刚死过人的地方还有人睡?”老道有些意外。

    “你们是谁?”

    宿舍里一个男生问道。

    “孙秋是这个宿舍的么?他死了多久了?”老道问道。

    “孙秋?”那个男生愣了一下,然后喊道:“孙秋,醒醒,有人找你。”

    啥?

    老道震惊地回过头,

    随即,

    他看见那个铺位上的男生掀开了被子,揉了揉眼,然后坐起了身子,看了看老道和周泽,问道:

    “谁找我?”

    一副很困的模样。

    不是同名同姓的巧合,

    这模样,

    分明就是那个一个小时前还在书店里讲故事的少年模样!

    老道眼睛都瞪大了,

    怎么回事?

    人不是已经死了么?

    鬼魂都飘出来了,那这个躺在床上的人是谁?

    这个时候,周泽直接伸手攥住了孙秋的手腕,孙秋皱了皱眉,也没大喊大叫,像是反应有些迟钝一样。

    周泽撸起孙秋的袖子,拿手机手电筒照了一下,

    只见在孙秋的手臂上,

    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尸斑!

    这不是活人,

    这是早就死去多时的尸体!

    老道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得张开了嘴。

    周泽不动声色地把孙秋的袖子放下来,“没事了,你们早点睡觉,别闹。”

    说完,周泽走出了这个宿舍。

    老道马上跟了出来,急不可耐地问道:“老板,怎么回事,这人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

    “死了。”周泽回答道。

    “那这个……”老道理解不了了。

    “因为惯性。”周泽回答道。

    “惯性?”

    “是的,惯性,在这个学校里,学生每天的生活时间都被安排得死死的,每天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去教室什么时候去食堂吃饭什么时候回寝室什么时候熄灯都是固定好的。

    所以,他哪怕是死了,但长久以来的这种生活所带来的惯性,让他能够继续保持着‘活着’的状态。

    因为每天,对于他来说,其实都是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像是一个小球,从轨道上抛下来,它会依照它的惯性继续地往前滚动一个道理,他现在,也是这个样子。

    你没发现么?

    他的反应其实已经变得很迟钝了,

    但他身边同学和老师,谁都没发现,

    他已经死了。”

    “这么玄乎?”

    “我以前当医生时也遇到过几例相似的情况,尸检来看已经死了好多天的尸体,结果他的同事或者家人都说,在昨天还看见他在照常去上班照常生活。”

    “怎么会这样?”老道砸吧砸吧了嘴,理解不了啊。

    “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的行为模式都是固定的,就像是一辆可以自动化的机器;

    驾驶员是活着,还是死了,

    有区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