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判官!
    日子,又过了两天,这两天也奇了怪了,没一个鬼上门,周老板每晚都坐在书店里,

    等啊,

    等啊,

    等得几乎望眼欲穿了,还是什么都没等到。

    这让白莺莺都看不下去了,以老板那般惫懒的性子,难得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的热潮之中,但就是没顾客上门。

    至于那个把白莺莺绑了的小姑娘,她没有再出现,小姑娘的身份也成了谜。

    她可能是那个村子里的异类,

    但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村子里的人,

    她的出现只是为了穿针引线和引导自己去注意三乡村的事情,借助自己的手去把三乡村给处理掉。

    周泽猜测过她的身份,甚至觉得她可能是一个比鬼差更高级的身份?

    比如捕头?

    甚至……判官?

    只是因为钟馗的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判官如果是那个小姑娘的话,这让周泽有些为地狱的审美和风气感到担忧。

    小萝莉那个样子也就算了吧,但一个判官也是娇嫩嫩的小姑娘,那十殿阎罗难道一个个都是大雕萌妹?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估计不可能。

    小萝莉还在追查神父的下落,中途传来一次消息,说快找到了,周泽也就没让她再去找那个小姑娘,能把白莺莺这头两百年的女尸直接掀翻玩捆绑的存在,只要她没有恶意,自己也就没必要再去招惹。

    况且对方在整件是情里,也没起到什么坏作用。

    但是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下一个鬼?

    就差一个了啊。

    “你快回来!

    我已经不能等待!

    你快回来…………”

    书屋音响放起了这首歌,周泽咳嗽了一声,看向了一边的猴子,猴子默默地切歌。

    老道坐在对面,因为客人不多,他坐在那里正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挺悠闲的,最近国际新闻倒是挺丰富,你方唱罢我登台,让人目不暇接。

    周泽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经过老道身边时,老道忽然开口道:

    “老板,地狱里有电视台么?”

    “你说呢?”

    “应该是有的吧?”老道猜测道。

    “呵。”远处正在那里调制新口味鸡尾酒的许清朗发出了笑声。

    “笑啥?你又没死过,没死过没有发言权。”老道死撑道。

    “那你说说,地狱里如果有电视节目,它放什么?”许清朗逗老道。

    “哼哼。”

    老道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然后道:

    “现在播送阴间新闻联播,以下是内容提要:

    东方地府代表阎罗王会见西方地狱之主哈迪斯,

    双方就东西方逝者灵魂摆渡问题进行了友好协商;

    构建和谐地府学习报告会在奈何桥畔召开,地藏王菩萨发表了重要讲话。

    地府判官钟馗巡视阴间土地登记工作,坚决打击恶鬼占地现象。”

    周泽听着听着,摇摇头,走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

    许清朗倒是愣了一会儿,他也是服了老道的嘴皮子。

    这会儿,外面开始下雨了,雨势还越来越大。

    周泽一开始没当一回事儿,但是慢慢地面色凝重了起来,在雨帘深处,有一个手持红纸伞的旗袍女人站在那里。

    对方红伞遮头,但按照那个角度来说,她其实是在看着自己。

    只是,这一次不光是老道没察觉到什么,连许清朗,也没丝毫地感觉。

    旗袍女脚步没动,

    但整个人却一段一段地拉近着和周泽的距离,

    在几个瞬间之后直接站在了周泽位置旁的玻璃窗外。

    姣好的身材,美丽的容颜,世间最为精致的皮囊,但内在,却全都是蛇蝎和蛆虫的巢穴。

    这群在黄泉路上撑伞迈步吟唱的旗袍女人,周泽见过不止一次了,但这一次,对方出现在了阳间。

    周泽走出了书店门,旗袍女转过身,又开始拉远了距离,在这片雨帘之中,她的身形显得是那么的朦胧。

    若是寻常人,可能会对此产生一种迷恋和追求的好感,在雨水之中,这种女人,往往能让你忽略掉恐惧和诡异,转而全身心地拜倒在她的脚下。

    “喂。”

    周泽喊了一声,

    对方却还在走,她的到来,似乎只是为了引起周泽的注意,然后把周泽带入另一个地方去,她应该类似一名信使。

    能够让可以在黄泉路上来来回回走的旗袍女充当信使的角色,背后的那个人,肯定不同寻常。

    只是,见旗袍女已经和自己拉远了距离,周泽直接转身回了书店。

    笑话,

    你酷酷地来,一声不吭,

    你再酷酷地走去,我难道还得跟苦情剧里的男主角一样不停地追着你跑和喊?

    这里又不是地狱,是阳间,

    这臭毛病,

    真是惯出来的。

    关上了书店门,周泽伸了个懒腰,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让白莺莺给自己倒一杯咖啡。

    他不知道的是,在自己转身走入书店的刹那,

    远处那个出尘的旗袍女“嘎吱”一声,一脚踩入了水坑之中,

    她回过头,

    露出了自己的那张满是肉蛆狂欢的脸,

    有些不敢置信!

    他,

    居然就这样回去了?

    而后,她似乎在犹豫,自己是不是需要重新再走一遍?

    再以之前的姿态,再以之前的气质?

    “吧唧。”

    一双黑色的雨靴踩在了水坑中,一名头发全白的男子伸手弹了弹自己帽檐的水珠,略显苍白的手,放在了旗袍女身上。

    旗袍女当即开始憔悴,化作了一张纸人,在雨水之中慢慢地被淋湿,到最后,彻底糜烂于水洼之中。

    “算了,既然请不动,那我就亲自去拜访吧。”

    男子一身咖啡色的外衣,英伦风格显著,但那一头的白发,却让他的气质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个年纪,这种头发,

    活脱脱地十年前所流行的杀马特。

    但男子却依旧我行我素,缓步行走着,最终,他走到了书店门口,推开了书店的门。

    入眼的是吧台那边正在调制酒水的女人,

    哦不,

    仔细一看,

    有喉结,

    是一个男的?

    白发男子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一眼许清朗,

    有趣,

    一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在这里当酒保。

    再看过去,白莺莺出现在了白发男子的视线之中,她端着咖啡走过去,小巧依人。

    一头僵尸么?

    收养在店里?

    男子暗自思忖着,他来了,但店里没一个人能看见他,包括坐在那里接过咖啡准备看报纸的周泽。

    人们对一种事物一直保持着与生俱来的畏惧,

    那就是自己看不见的东西。

    而周泽先前能够看见撑伞的女人,却看不见在自己的店门口,此时已经站着一个连他都看不见的人。

    一只小猴子拿着自己的玩具锤子在白发男子面前跑过去,天生灵敏的它,也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浑然不觉自己身侧就有一个人,正低着头,看着下面的自己。

    而在白发男子眼中,这只猴子身上散发着浓郁的煞气。

    本是灵猴,却修炼出了厉鬼的感觉,只是这些东西都被压制着,显露不出来而已。

    “啊嚏!”

    老道打了一个重重地喷嚏。

    白发男子看向老道,

    然后,

    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老道的裤裆位置,那里,有一团明黄色的光符,那一团光亮正好笼罩着老道下面的两颗核桃。

    白发男子闭上眼,他觉得有些辣眼睛了。

    这个店,

    真有意思,

    一个小小的鬼差,却把自己的府邸安排得如此丰富,塞下了这么多奇怪的人和物。

    白发男子最后,看向了周泽,

    且走到了周泽面前。

    周泽微微皱眉,手忽然一抖,一些咖啡落在了自己的袖口上。

    一边的白莺莺眼疾手快,赶忙过来准备帮忙擦拭,同时帮周泽脱下了有污渍的外套,去给周泽拿干净的外套换上。

    老板能讲究的时候,真的非常讲究,

    但好在莺莺同志已经习惯了。

    白发男子在周泽面前坐了下来,二人其实面对面地坐着。

    “临时鬼差么?”

    白发男子喃喃自语,

    “通城这个小小的地方,鬼差更新换代得居然这么快。”

    周泽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那个撑伞耍帅的旗袍女就这么走了么?

    走了,

    就没有然后了?

    周泽不清楚的是,那个然后,就在自己面前坐着。

    白发男子手中出现了一支毛笔,轻轻地在指尖摩挲着。

    “百分九十九了,只差一点就能转正了。”

    白发男子笑了笑,

    “那我,就做个顺水人情,帮你补上最后一点,让你转正吧。

    但既然是公对公的事儿,

    你就得给我跪下,

    向本座行礼。”

    周泽忽然觉得自己膝盖有些酸疼,且这种感觉正在加剧,一切都来得莫名其妙。

    白发男子手持毛笔,安然地坐在那里,见周泽只是站起来捶了捶腿,他有些意外,为什么周泽的反应这么迟钝?

    普通的鬼差在受到自己一缕外泄气息刺激之后,应该马上战战兢兢跪伏下来才对。

    你跟别人,

    有什么不一样么?

    白发男子微微皱眉,同时轻声道:

    “跪下。”

    周泽瞳孔猛地一缩,

    身体也是直接僵硬,就像是一个原本躺在温暖大床的人忽然被光着身子送到了冰天雪地里一样。

    “老板,你的证,你的证件忘记从脏衣服里拿出来了。”

    白莺莺拿着周泽的证件走来,递给了周泽。

    证件重新回到了周泽的手中,

    而先前一脸淡然的白发男子忽然张开了嘴,

    他在周泽的身后,

    看见了一座大山,而在大山之下,隐约有一只猴子的身影;

    猴子搬山,搬山猿猴,

    其躯万丈,

    只负太泰山!

    “噗通”一声脆响,

    白发男子直接吓得跪了下来,

    一脸不敢置信道:

    “府……君?”

    这句话说完,白发男子本就不可见的身形更是直接崩散,消散于无形。

    ………………

    一片漆黑之地,

    原本靠着老槐树打盹儿的白发童子忽然睁开了眼,

    他像是做了一个梦,冷汗淋漓,在童子的身后,背着一只巨大的毛笔,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童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忽然间,

    在下方,

    老槐树下,

    一双堪比两个屋子那么大的血红色眼眸出现,像是两个巨大的灯笼,悬挂在天上。

    老槐树,是长在它的身上的。

    它长的是角似鹿,头似驼,嘴似驴,眼似龟,耳似牛,鳞似鱼,须似虾,腹似蛇,足似鹰,堪称十足的九不像,比所谓的四不像还要夸张和怪异。

    “不是准你……神游………三月么……醒得……早了一些…………”

    童子抿了抿嘴唇,脸上露出了讨好之色,道:

    “想着早点醒来,给老祖你除除草,抓抓虱子。”

    童子,

    没说实话。

    下方的巨兽似乎很满意这种回答,慢慢地垂下了头,道:

    “你有心了………不枉吾向菩萨……给你……求来的判官碟子…………”

    “那是那是,没有老祖你,我这还只是阴司一游魂呢,哪有今日的造化。”

    童子开始给槐树除草,

    很是殷勤,

    无微不至。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