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揭秘
    这是一个很混乱的场面,让周泽都有些无措,村民们对于粮食直接视而不见,反而再次一窝蜂地向周泽扑来。

    周泽的指甲一次次将面前的村民撕碎,而他们却又会很快重新聚集过来,这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杀戮,典型的蚂蚁咬死大象。

    肯定有什么东西在支撑着这里,让这里成为类似结界循环的存在不停地往复下去,这些厉鬼其实看起来没有真正的厉鬼强,但他们最变态的地方还是在于死后可以重新凝聚。

    小猴子抓住了周泽的肩膀,看着周泽一路杀出去,它有心帮忙,却根本帮不上,若是以前的他,和周泽配合一下,一妖一鬼差,大可冲杀出去,但现在,它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还得祈祷周泽不要那么快的力竭。

    它清楚,周泽完蛋,它也肯定完蛋。

    上辈子它就被人吃了,这辈子难道要给鬼再吃一次?

    这种大满贯,它可不想要。

    这些村民似乎打算堵死周泽往祠堂外的路,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冲上来,只为了阻挡周泽几秒钟的时间,而他们也确实是成功了,周泽距离祠堂口的位置不远,只要能够冲出去,再寻求脱身的方法就简单多了,而现在,自己只能被堵在这狭窄的区域里,很是难受。

    “吱吱吱!!!!”

    小猴子的尾巴被一个村民抓住,小猴子发出了一声惨叫,它感觉自己要被吃了。

    周泽直接一个转身,指甲带去了一股黑雾瞬间撕碎了那个村民,把小猴子又抓回来,只是这样子一来,周泽距离门口的位置又变得有些远了。

    村民们一鼓作气,不断地向里面施压,使得周泽一次次的突破都做了无用功,眼下,周泽更是被压制在了祠堂最深处摆放灵牌的供桌位置。

    “呼…………呼…………呼…………”

    一次次地喘息,周泽确实有些累了,但这些村民却没有给他任何放松的机会。

    “哗啦”

    一声脆响,

    周泽直接把供桌上的牌位全都扫飞出去,他希望村民们能够去保护自己的祖宗牌位,给自己留一个空档。

    但可惜的是,村民们对祖宗牌位完全没感觉,任由祖宗牌位都落在了地上也都无动于衷,还是继续向周泽冲了过来。

    第一次,周泽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首先,自己是真的想来帮人的,自己的良心都痛了!

    你说你们很饿吧,我看出来了,但是大米粮食就在面前,你们不吃,还是要吃我?

    不讲道理啊!

    你们不讲道理,也别怪我也不讲道理了!

    周泽心底的怒火被激发了出来,人的善良和怜悯都是有限度的,周泽冲了过去,这一次,他没有主动地往外去跑,而是逮着亡魂就杀,同时,随着心底的暴躁和愤怒不断地堆叠,周泽的皮肤开始慢慢地呈现出一股子古铜色。

    显然,疲惫加愤怒感的侵袭,已经开始慢慢地唤醒周泽的另一面。

    “轰!”

    两个亡魂被周泽双手抱住,直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轰!”

    亡魂炸裂,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重聚再赶过来,同时地面再度被砸出一个坑,白花花的大米开始飞溅,洒落得到处都是。

    忽然间,周泽站起身后有些茫然,因为之前那一个个喊饿发了疯一样冲向自己的村民一下子又都全部蹲了下来,开始捡起地上的米粒,连缝隙间的米粒也不放过。

    然后,

    之前舞台的宠儿聚光灯汇聚者泽,

    一下子没人鸟了。

    这真是巨大的落差。

    弄得周泽都有些无所适从,只能说这些村民,好像都有病,饿成这样,守着祠堂里这么多的粮食不去碰。

    一个个,都是守财奴么?

    好在,周泽清楚此时不是较真的时候,他直接带着小猴子冲出了祠堂,这一次,没人阻拦他,重新跑到田埂那边去后,周泽身上之前刚刚泛起的古铜色光泽开始慢慢地暗淡下去。

    周泽也是长舒一口气,那个状态能不进去就不要进去吧,关键是结束之后自己不光是灵魂很痛苦,身体的瘫痪以及所带来的长时间生活不便更是让周泽很是抗拒。

    抓住还抓着自己肩膀有些惊魂未定的猴子,直接把它丢在了地上,

    “找出去的路。”

    周泽可不想在这里耽搁到村民们捡完了米粒然后又都跑过来围攻自己。

    小猴子没让周泽失望,跑了一段路转了几圈后直接扎入了茅草堆里,然后就不见了。

    这让周泽怀疑自己到底是养了一只猴子还是一条狗,

    因为那猴子在地上转的时候是鼻子对着地上不停地嗅来嗅去的动作。

    周泽也跟着转了几圈,不过倒是没有学它把鼻子凑在地上,然后冲入了茅草堆。

    只觉得浑身一轻,

    周泽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街上,这时候,这条街的店铺基本都关门了,显然已经很晚了。

    老道蹲在一边摸着先前出来的猴子,见周泽也出来了,马上站起来问道:

    “老板,没事吧?”

    周泽摇摇头。

    对面停着一辆尼桑,许清朗正坐在里头,当周泽出来时,他也下车了,问道:

    “事情解决了么?”

    “你之前在哪里?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

    “图书馆地下室那边信号不好吧,先上车吧,我这里查到了一些其他的线索。”

    上了车,周泽把在里面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

    许清朗点了点头,道:“我先去了市图书馆,查了一下资料,找到了民国时期的一个地方日志,其实也不算是民国了,当时这里是日占区。

    那是一个记载册,当地伪政府记录的,被保留了下来,上面记载着三乡村被屠杀的事情,按照上面的说法,是因为当地村民私藏了抗日武装分子的伤员被发现了,这才引来了鬼子的报复性扫荡。”

    “说重点。”周泽提醒道。

    “然后,我查阅了这本书的借阅记录,这是一本很冷僻的书,寻常人根本不会去注意到,但在09年,有个人借阅了它,叫李世。我怀疑,这个人和发帖的,是一个人。”

    周泽点点头。

    在那段时间,真的注意三乡村事情的,不会有太多人。

    “我又调查了李世这个人,发现他在09年年底就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不过他的线索没有断,因为当时他心脏病突发时,正好在开车,车子撞到了树上。

    死亡地点,在郊区林子里的公路上。

    那里很荒芜,09年的时候很荒芜,现在也很荒芜,不过那里有一座疗养院,类似于敬老院,但更高级一点,属于公私合营的性质。”

    “所以,你觉得李世这个人死前开车去那里是想去疗养院的?”

    “对的,所以我觉得疗养院那里应该藏着一个线索,而他发现了,甚至,我觉得这个人当初曾第二次进入过三乡村,按照你所说的,里面的村民都饿得发疯了要吃人了,但是在09年时,问题应该还没那么严重。

    然后,他在村子里获得一些讯息,只是,能够进入三乡村的人,除了你这个特例以外,都是快死的人了。”

    说到这里,许清朗下意识地看向了坐在后车座上的老道。

    老道刚开始还觉得很颓废,

    猴砸进去了,

    老板进去了,

    结果自己死活进不去,他觉得自己很失败。

    然后等许清朗来了告诉他只有快死的人才有机会进去时,老道开心地大笑起来,鼻尖和冒出了俩鼻涕泡儿。

    “李世没来得及解决那个问题,他死在了中途。”

    周泽看着许清朗一边在开车一边在聊,问道:“所以,我们现在是去疗养院?”

    许清朗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后,

    车子开入了疗养院,因为是深夜的原因,所以疗养院已经关门了,但周泽和许清朗等人还是直接翻墙跳了过去,且进入了办公室,直接调阅起了疗养院的客户资料。

    非常时间自然得行使非常手段,三乡村那边的问题再不解决,万一真的厉鬼出笼,那么所引发的问题,将会很恐怖。

    周泽、老道以及许清朗一起在找,这种找,其实就是大海捞针。

    因为谁都不清楚,

    九年前那个楼主所要找的人,

    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毕竟进疗养院的很多都是老人或者身体很不好的人,九年的时光,还真不一定撑得住。

    而且,也没有具体查找的讯息,只能凭眼缘。

    这已经不是大海捞针了,而是大海里摸鱼。

    不过,一个病人的资料让周泽目光微微一凝,他示意旁边的许清朗和老道过来,然后指着照片里的人道:

    “陈光农,1919出生。”

    “卧槽,老板,这家伙99了吧?”老道惊呼道,然后又疑惑道:“这……总不能要找的人肯定是年纪最大的吧?我这里还有几个百岁老人呢。”

    通城是长寿之乡,百岁老人数目在全国城市里排名前列。

    周泽摇摇头,道:“这个不一样,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人,早些年曾在通城当过一段时间的官。”

    周泽打开了网页,开始在上面搜索,世界杯盘口百科直接搜索了出来,这是陈光农这个人的具体生平。

    “是起义的?”许清朗注意到了一点。

    记录记载,这个人在解放战争中的淮海战役里是一个营长,率部队起义了,还参加了抗美援朝,后来回到老家通城当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官,然后退休了。”

    “我觉得应该是这个人,李世要找的,应该是这个人。”周泽说道。

    传奇的人,总得有一端配得上的传奇人生,这个人的生平,已经足够精彩了。

    周泽先找到了他的病房,但让周泽和许清朗以及老道傻眼的是,陈光农居然在几年前就已经陷入了长久的昏迷状态,类似植物人,现在,无非是身体还没有死亡罢了。

    “艹,这怎么搞?”老道一脸懵逼。

    周泽打开了病房门走了进去,许清朗示意老道跟猴子在外面望风,然后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

    病房里有些压抑,这个只差一年就能完成百岁人生成就的老者,他的生命,真的已经步入油尽灯枯的阶段了。

    此时他躺在那里,不省人事,

    你说他活着,却跟死了没区别。

    周泽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老人身边的各项仪器数据,老人的情况,很不乐观。

    “有办法弄醒他么?”许清朗问道。

    他知道,周泽以前是个医生。

    周泽摇摇头,如果蓉城的那位没被唐诗带走就好了,请他来,可能还方便点,那个家伙据说是个心理医生,而且催眠手段很可怕,连鬼差都能催眠控制。

    “现在,好像只剩下一个办法了。”周泽说道。

    “什么办法?”

    “把他现在杀了,然后抓住他的亡魂问话。”

    “…………”许清朗。

    周泽摇摇头,表示自己刚刚只是开玩笑,人家活到九十九,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总不能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理由想问几句话,就把人家给杀了。

    而且看人家这个状态,人生跌宕起伏,精彩纷呈,也躺在这里这么多年了,可能什么事情都已经看开了,自己把他杀了,说不定他灵魂就直接进地狱了,自己连问都问不了。

    “抽屉里有本书。”

    许清朗打开了抽屉说道。

    “什么书?”

    “自传,应该是后人或者其他人帮忙出的,自费出版的。”

    许清朗拿出书,翻了翻。

    “看早期的生平。”周泽提醒道。

    “我知道。”

    很快,许清朗找到了一个记载,道:“抗战前,他在通城保安团当过连长。”

    保安团,也就是地方武装力量,和抗战剧里演的差不多,基本没什么战斗力。

    “鬼子打进通城时,遭遇过抵抗么?”周泽问道。

    “我查过,鬼子饭塚部队,好像是101师团,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不过据说鬼子师团一百往后战斗力都不是很高,这个师团好像在江西被揍得挺惨的。

    不过,当时的通城,没有中国的正规军,完全是通城当地地方武装组织的抵抗,和鬼子打过,但菜鸟师团再菜鸟,也比地方武装保安团之类的强太多,所以通城当时沦陷得挺快的。”

    “所以说,他当时参加过通城对日军的抵抗?”

    “应该是的,应该没当汉奸投降,否则也不可能在国军那里当上营长。”

    周泽皱了皱眉,

    眼前这个身上都是老年斑的沉睡老者和那个三乡村的所有村民,都让他有种很无力的感觉,空有一身的力气,但只能拿拳头打棉花。

    刚刚自己和许清朗站在这边说了这么久的话,老者也只是闭着眼没有任何的反应,显然是真的失去了对外界的知觉。

    但就这样走了,周泽也有些不甘心,所以,周泽弯下腰,凑到老者耳朵边,慢慢地问道:

    “老先生,你还记得……三乡村么?”

    忽然间,

    奇迹发生了,

    老者的手指忽然颤抖了起来,

    紧接着眼皮开始不停地颤抖,

    他像是听到了,或者是被刺激到了,他的嘴唇微微张开,好像发出了很微小的声音:

    “乡…………亲…………们…………”

    “他说什么?”许清朗问道。

    周泽摇摇头,声音太小。

    许清朗推开周泽,把自己耳朵放在老者嘴边,仔细地听。

    过了一会儿,许清朗站直了身子,表情严肃。

    “他说什么?”周泽问道。

    “他说……想亲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