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吃,吃,吃!
    平淡的生活节奏,

    宁静的民国乡村氛围,

    接地气的谩骂喧嚣,

    带着泥土芬芳的音符。

    这是它的背影,是这个三乡村的背影,而一旦你走几步跑到前面去,会被正脸给吓死。

    这里每个细节都像是一条缝隙,一滴滴的鲜血从缝隙里汩汩流出,然后将人淹没,让人窒息。

    一团恐怖的乌云一直笼罩在这个村子的上方,就像是一个舞台剧,每一个角色,似乎都戴着意味深长的面具。

    天上挂着的,明明是月亮;

    但地上的光亮,却是一片不均匀的惨白,仿佛有不合格的灯光师,调错了角度,让这一切,变得很是混乱。

    有人的睡觉,

    有人在做饭,

    有人在打水,

    有人在叫骂,

    有人在笑,

    也有人在哭。

    周泽走了很久,几乎把这个村子逛了一遍。

    可以笃定的是,这里现在确实和那个楼主上次来的时候,截然不同了。

    如果说9年前那个楼主初来乍到时,这里只是欲拒还迎的话,那么现在,则是真的像是一只巨大的老虎,已经张开了自己的嘴,同时,虎目已经瞪向了你。

    它想什么时候吃你就能什么时候吃你,

    而那种随时可能会被吃的等待感,才最是煎熬,也最是折磨。

    九年前的楼主如果看到的是今天的这一幕,他估计是没有勇气再说还想回来找证据拍照片的话语了。

    走了一圈,周泽来到了一座祠堂外。

    这座祠堂,算是整个三乡村里,b格最高的建筑物了。

    它不大,

    但外面挂着牌匾,里面雕梁画栋,虽然小,有些逼仄,却透露着一种精致和庄严。

    一个穿着长褂子的瞎眼老者坐在祠堂门口,手里拿着拐杖,不停地点着地,嘴唇微微颤抖。

    周泽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因为这个老头在周泽看来,是整个村子里,最正常的一个了。

    至少,老头没有流哈喇子,也没有滴下口水。

    但等走近了之后,

    周泽还是听到了老头低声的自言自语:

    “饿,好饿,真饿,好想吃白馒头,好想吃馒头。”

    小猴子直接窜上去,抓住了瞎子老头的山羊须。

    瞎子老头抬起头,他是瞎子,没有墨镜,但那一双眼睛的位置,是一片浑浊,但此时,他应该感应到了自己面前有人,是陌生人。

    他舔了舔舌头,然后咽了口唾沫,

    道:

    “走吧,你走吧,大家伙,要忍不住喽。”

    瞎子老头的话语中充满着沧桑和无奈。

    他这是在提醒周泽,

    这里,

    是一个是非之地,这里的人,都很饿。

    一个个饿鬼,将出笼!

    你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周泽还是没动,老实说,这里的厉鬼他不是很畏惧,哪怕这么多的数量他其实也是有些吃不消,但打不过和逃不过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周泽自认为自己再怎么样逃出去的把握还是有的。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泽问道。

    他希望得到答案,这个村子里的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其实,

    村子上方的黑暗和血月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村子是一个煞地,很多古战场遗址才会有这种表现。

    “别问了,别问了,走吧,大家都很饿,很饿的,你不走,就要被吃了。”

    瞎子老头翻来覆去还是这几句话,不停地说着。

    “饿?你们是被饿死的?”

    不可能啊,

    一个村子怎么可能都被饿死,没粮食了不会出去逃荒么?

    而且网上那个奶奶以前是三乡村的人回复过了,这个村子是被鬼子打进通城的那一天给屠杀掉的,那又和饿有什么关系?

    “走,你给我走!”

    瞎子老头怒了,

    拐杖不停地戳着地面。

    “走啊!走啊!”

    周泽还是没动,这让瞎子老者很心急,当然,一边心急他也开始一边不停地醒着鼻子,显然,他馋了!

    “不走,不走就要被吃了啊。”

    瞎子老者的声音开始越来越低。

    他自己也快把持不住了。

    周泽还是没动,不弄清楚这里的事情,他不可能离开。

    活人的事情归警察管,但死人的事情,就是他的责任了。

    这个村子,以前还能被称之为“现代版”的桃花源,但现在,9年的时间过去了,已经开始有逐渐沦为厉鬼窝的趋势。

    那个小女孩,很可能是幸运的,她没受到污染和太大的影响,来到了自己的书店。

    但同时,小女孩出现在书店的这件事也说明,这个三乡村里的鬼,这里的局势,已经开始发生起了变化。

    不光是人可以进来了,

    鬼,

    也可以出去了!

    一旦这么多厉鬼一下子放出来,他们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多大的破坏?

    如果周泽不知道还好,大不了及时去处理,但他人已经在这里了。

    小萝莉曾说过,阴司有一杆秤。

    周泽相信,一旦自己放任不管离开,自己这个行为在阴司的评价,将远远超过自己胁迫小萝莉当自己的手下。

    在阴司看来,

    鬼差和捕头,都是最低级的公务员,你们可以内斗,可以争宠,可以吵闹,但必须把事情办好,而维稳的工作,则是重中之重。

    把局面控制好,让鬼物不会影响到人间,这是最基本的红线,其余的,都不是问题。

    所以,周泽走不了,哪怕他也嗅到了,空气里的那种压抑感,已经越来越浓郁了。

    但现在最要命的是,如果不知道这个村子的秘密和形成的原因,周泽根本就没办法去解决。

    正如一开始进来时所遇到的老爷爷和小女孩,他们在被周泽杀死后,瞬间又恢复到了之前的节点。

    在这个地方,周泽根本就杀不死他们,更别说抓他们去做业绩了。

    “走!”

    瞎子老头猛地站起来,拐杖伸向了周泽。

    周泽伸手,抓住了拐杖,两根指甲直接嵌入了拐杖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

    瞎子老者发出了一声低吼,而后张开嘴,直接咬向了周泽。

    周泽向后退了一步,一个侧身,进入了祠堂里,而瞎子老者则是被反弹地摔了下来,从祠堂台阶上滚落下来。

    但接下来,瞎子老者直接趴在了地上,双手双脚一起撑着地,肚子一鼓一鼓地。

    “砰!”

    瞎子老者再度跳了过来,

    周泽双手撑开,黑雾缭绕,直接困锁住了瞎子老者,但周泽没用指甲直接戳死他,而是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

    问道:

    “告诉我,这个村子,到底怎么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瞎子老者像是完全失去了神智一样,不停地挣扎,想要挣脱周泽的束缚咬周泽。

    没办法了,周泽只能一脚踹过去,将对方再度踢飞。

    和上次一样,瞎子老头落地后再度弹了起来,他的嘴角里,不停地冒出黑色的汁水儿,里面还有树皮和草根儿碎片。

    显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饿到拿这些东西果腹的。

    而也就在此时,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祠堂外面慢慢汇集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村民,他们一个个神情麻木,踉踉跄跄地聚集过来。

    有那个扛着锄头的老爷爷,

    有拿着糖人的小女孩,

    有吃着自己头发的寡妇,

    有手里拿着布鞋的老太婆,

    有吃着自己肉的小夫妻,

    有很多很多人,

    他们一个个聚集在了祠堂门口,

    目光直接死死地盯着周泽,他们饿,他们非常非常地饿。

    小猴子吓得一个哆嗦,直接跳到了祠堂的供桌上,瑟瑟发抖。

    这么多厉鬼,

    太可怕了,

    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煞气,就足以让人窒息,他们往那里一站,天上好像都被裹挟起了一股子乌云。

    周泽咬了咬牙,问道:

    “我知道你们很饿,但我真的想走出来一个脑子还能清醒一点可以说点话的人,告诉我一下,你们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是来帮你们的,帮你们解脱痛苦的,甚至,哪怕你们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但不是完全没有再轮回的可能!”

    周泽很认真很诚恳地说道,

    而且,

    许久不曾痛的位置,在此时开始疼了起来,

    周泽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都快忘记它的存在了,

    很久都不疼了,

    唐诗临走前对自己说过,是自己已经习惯没心没肺地过日子,那么现在,我又开始讲良心了么?

    是的,

    讲良心了,

    因为周泽不忍心彻底断送这整个村子的人最后的希望,八十年前,他们已经很凄惨了,和南京的三十万亡魂一样。

    所以,只要有一线可能,周泽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有再入轮回的机会。

    也正因此,周泽才抱着侥幸的心思,企图在这个村子里再找出一个清醒的人,获得一些线索。

    现在,他被全村人围堵住了,丧失了之前所掌握的进退自如的机会。

    要想冲出去,也可以,但估计自己得在厉鬼撕咬之中再进入一次那种状态了,

    然后又要瘫痪重伤好长一段时间。

    这很不划算,

    也很傻,

    是愚蠢的行为和选择,

    所以良心又痛了。

    “吼!”

    “饿!”

    “吃了他!”

    “吃!”

    没人认真回应周泽的话语,

    他们一起蜂拥而上,冲了过来。

    周泽十指指甲不停地飞舞,一个又一个厉鬼被他狠狠地掀翻出去,但他们像是无穷无尽一样,哪怕被打散了,很快又会出现在村子的某个角落然后继续赶来加入战团。

    周泽等于是在面对一群可以不断复活的不死军团!

    “砰!”

    “砰!”

    祠堂不断承受着打击,

    地上的地砖也开始裂开,

    终于,在周泽把一头厉鬼给重重地砸在地上之后,

    脚下的一串地砖彻底崩断,

    但是在瓷砖下面,

    出现了一大片白莹莹的大米,

    周泽愣住了,

    在场的所有厉鬼也都愣住了,

    大米肯定是假的,

    村子也早就被推平了,甚至还盖上了学校,

    但这里的情景,是真实的。

    这意味着,

    在当初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在挨饿时,

    在这个村子的祠堂下面,

    确实藏着这么多的粮食!

    周泽蹲了下来,伸手抓了一把米,对着面前的厉鬼扬了起来,

    道:

    “吃吧,吃了就不饿了,然后……好上路。”

    然而,

    祠堂里整个村子的厉鬼却没有动,他们对这些大米似乎毫无感觉,

    他们的目光只是在大米上停留了片刻,

    然后又不一而同地落到了周泽的身上。

    他们不吃米,

    但他们又饿,

    所以,

    只能吃周泽!

    周泽真的是有种气极反笑的感觉,

    搞什么鬼,

    我就这么好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