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饿鬼出笼
    事情的发展,似乎慢慢地开始偏离向一种不可控的方向,至少,周泽在一开始是没这个心理准备的。

    小女孩走到自己书店里所表现出来的状态,让周泽根本没料到,这个村子里的人,

    哦不,

    是这个村子里的鬼,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自己明明是来普渡他们的,拯救他们的,

    但他们现在分明是把自己当食物了。

    老爷爷老当益壮,步履如风,锄头挥舞起来,甚至有了一种陈咬金三板斧的味道。

    而那个小女孩辫子倒飞起来,面目狰狞,速度迅猛,厉啸连连。

    这是厉鬼的表现,普通的亡魂做不到这种程度。

    眼下,

    老的扑向了周泽,

    小的则是扑向了猴子。

    猴子先挥舞着自己的塑料玩具锤,但看那来势汹汹的厉鬼,马上站到了周泽的身后。

    从心,

    是一种信仰,

    也几乎成了书店里的一种风气,

    甚至连动物都被感染到了。

    要知道猴子之前对周泽可是一副爱理不理的不屑姿态,但在这个时候,它飞快地决定以前的事情就不计较了。

    虽然事情有变,剧本貌似拿错,

    但周泽还不至于被两个厉鬼给吓得不知所措。

    当即,他向前一步,双手的指甲长出来,连带着周围出现了一缕缕的黑雾。

    现如今,随着那两次进入那种僵尸重伤状态,周泽对自己指甲以及其所附带力量的使用越来越得心应手。

    比起一开始打架时像是泼妇对撕拿指甲挠挠挠,好看了不少。

    “啪!”

    “啪!”

    当黑雾撞击到了老爷爷和小女孩身上时,两个人的动作像是一下子按了放慢键,而周泽则是轻飘飘地从他们二人中间走过去。

    衣带飘飘,

    闲庭信步,

    两只手,

    缓缓地朝着他们二人的头顶落下去,

    就像是仙人抚顶,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这个时候,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老道没进来,否则贴心的老道肯定会帮自己把这一段给拍下来,留作日后欣赏。

    然后自己会默默地抽根烟,表示不屑一顾,

    言外之意是基本操作,坐下。

    然而,当周泽的指甲刚刚刺入这爷孙的脑袋即将宣告这一切的结束时,

    老爷爷和小女孩的身体忽然一阵扭曲,而后彻底消散。

    其速度,

    甚至连小萝莉的“biu”都没他们快!

    周泽的双手还悬浮在空中,

    自己poss已经摆好,

    但配合演出的人却开了小差,

    略有点尴尬。

    放下手,转过身,周泽愕然发现在远处的小路上,爷孙的身影再度出现。

    爷爷扛着锄头牵着孙女的手,

    一老一少像是从田间刚刚回来,

    带着一种幸福和满足,

    就像是中所记载的“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小猴子也有些懵比,显然,它的猴脑再补也无法理解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老一少再度走来,老爷爷看向周泽,有些好奇地问道:

    “后生,你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周泽耸耸肩。

    妈的,

    这次是真的不知道了。

    “迷路了么?”老爷爷好心肠。

    “算是吧。”周泽叹了口气。

    “这里是三乡村,离城里不远,你沿着这条路往南走,就能进城了。”老爷爷好心地指路。

    小女孩玩着自己手中的糖人,身形有些瘦削,但依旧天真可爱。

    这爷孙的形象和刚刚要吃人的形象,简直就是两种极端。

    “好,知道了。”周泽点点头。

    爷孙俩走进村子里,说说笑笑。

    周泽抬头看向天空,之前没注意到,但是现在注意到了,天上的月亮,好像在边缘位置泛起了轻微的血光。

    9年前,那个楼主第一次来这里时,所经历的第一个画面,应该是和自己第二次经历的一样,否则他第一次进来就出不去了,也发不了帖子。

    但他在帖子里说过,他晚上在村子里行走时,家家户户都在家里说着自己好饿好想吃东西这种话,这意味着其实在9年前,这个村子的“饿”,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而眼下,当9年后自己到来时,问题已经得到了进一步的发酵和恶化。

    自此之后,如果再有“渔夫”不小心进来,他应该是见不到淳朴的桃花源了,只能沦为这个村子里诸多亡魂的口粮。

    这里,

    已经逐步沦为一个凶地。

    周泽迈开步子,走向村子里,他需要在村子里看看走走,至少,要调查清楚这个村子当年在被日本鬼子屠杀的大背景下之下,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国难当头时,死去的冤魂不知凡几,为什么唯独这个村子一直以这样子的一种诡异方式保存了下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泥加稻草砌成的,有几家条件好一点的会在屋顶铺一些瓦片,这算是八十年前农村普遍的住房水平。

    周泽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曾在通城乡下见过类似的房子,但那是人家的祖屋,其实已经不住人了。

    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篱笆院子,都很干整,甚至干整得有些过分,一般来说,院子里可以种一些葱姜蒜或者其他小菜什么的,但这里院子里都是荒芜平整着的,连一根草屑都没有。

    一个老太婆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针线在做布鞋,她做得很认真,也很投入,但周泽隔着老远就看见老太婆其实是一边在做针线一边在留着哈喇子。

    地上,

    已经积攒了一大滩。

    这个画面,相当地诡异。

    老太婆浑然不觉,哪怕自己的口水已经浸湿了自己手中的鞋子,却也依旧我行我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好在,周泽和小猴子走过去时,她也没有抬头,但周泽也没敢浑然彻底地把她当作一个路人甲,有了之前老爷爷和小女孩的前车之鉴,周泽清楚,这个村子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饥饿感所打垮然后直接变成厉鬼。

    前面有一口井,一个年纪在三四十的妇人正在打水,妇人身材不错,虽然有些土气,但放在那个年代,已经算是农村里的标准美女了。

    高挑的个子,沉甸甸的胸脯,浑圆的两大瓣儿,散发着最原始也是最冲动的气息。

    但当妇人提着水桶转过身时,周泽却看见对方嘴里满满当当地包裹着一团黑色的东西,正在奋力地咀嚼着。

    这是她的头发,

    她一边提水一边在撕咬吞吃着自己的头发,她很饿,饿得厉害。

    做布鞋的老太婆抬起头,看向了打水的女人,喊道:

    “死寡妇,死了男人了还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下面那张嘴渴得很吧?”

    被唤作寡妇的女人也不示弱,直接喊道:“崔老太婆子,人家可不像你,你下面那张嘴连唾沫星子都吐不出来了吧。”

    “呸,不三不四的东西,整天净想着男人!”

    “我想啊,我天天想,我恨不得今晚全村的男人都到我床上来,我好一个一个地吃了他们。

    油炸的,

    清蒸的,

    凉拌的,

    啧啧,

    那滋味…………受不了了受不了啊,真想男人啊。”

    寡妇说着说着更加用力地咀嚼起自己的头发,

    而老太婆似乎也被说动了,哈喇子流得更厉害了,一脸地神往之色。

    周泽从她们中间走过去,这两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根本就没看见他一样,但当周泽和小猴子走远了之后。

    老太婆和寡妇忽然慢慢地抬起头,一起看向了周泽走过去的方向,

    两个人的眼眸里,泛起了阵阵的赤红色。

    前面几个屋子看起来稍微大气了一些,上面有瓦片,门口还有石墩儿,这意味着家境殷实。

    周泽走入了庭院,院子里没人,而肉香则是从厨房里传来的,周泽走过去,伸手掀开了窗户板子。

    里面是农村的土灶,

    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灶台后面放着柴火,火烧得很旺。

    但锅里并没有东西,只是一大锅的开水正在不停地沸腾着。

    “媳妇儿,水烧开了,你快来啊!”

    男子对着另一侧喊道,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就像是新婚燕尔的老公,每晚催促着自己的媳妇儿赶紧去洗澡一样。

    “来了,来了,瞧你那死相!

    做其他事儿没瞧你那么用功,偏偏对这件事上心得紧。”

    男子跑出灶台,抱住了女人,喊道:

    “快,快,快,我忍不住了,忍不住了。”

    “你等着。”

    女人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似乎根本就没看见在窗户边还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

    女人脱去衣服后,露出了洁白光滑的后背,但是女人的右臂,却早就泛红了,像是街边熟食摊上卖着的猪头肉。

    女人直接爬上了灶台,随后坐入了滚烫的开水之中,一边拿着盆把热水往自己身上浇着一边骂着自己的丈夫:

    “继续添把柴,不然煮不熟,不好吃!看你这不中用的东西,多使点劲儿啊,老娘不得劲呢!”

    “好嘞!”

    丈夫马上去后面添柴火,

    而坐在锅里的女人一边煮着自己,

    一边对着自己之前就烧熟且卤过的右臂,咬了一口。

    眯着眼,

    一连享受道:

    “好好味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