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章 剧本,好像错了
    白莺莺抱着刚洗好的床单回来了,晒衣服都是在二楼,当然,白莺莺洗衣服的速度确实很快,但绝对没有敷衍了事。

    她清楚,在家庭卫生这一方面,自己的老板有着几乎苛刻地强迫症。

    简而言之,

    就是好难伺候。

    有时候,白莺莺也会在心理腹诽:

    自家老板上辈子是孤儿被父母遗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很可能是奶嘴没消毒他不吃,被褥没洗干净他不睡,爹妈没洗手不给碰,然后父母实在受不了把他丢掉了。

    当然,这种腹诽白莺莺只敢在心理嘀咕一下,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她还必须每次都摆出受教的神情,然后陪着自己老板一起手拉手奔向洁癖的快乐天堂,做出一副领会到精神且甘之如饴的样子。

    从心,

    就是如此。

    天不生我白莺莺,万古怂道如长夜。

    周泽站在窗边抽着烟,那个帖子他看了,其实已经给出了很多的信息。

    兴仁镇,

    干洗店,

    位置应该就在那里。

    甚至,周泽还能看出很多帖子里没有的信息,因为他是鬼差,且不再是之前那种愣头青,已经开始慢慢地入行且熟悉业务了。

    鬼出自于人,人必将变鬼,但人鬼殊途,有一条线,将彼此隔绝开。

    阳间和阴间,

    彼此共存也彼此对立。

    什么样的人才会容易见鬼?

    有遭遇了特殊事情的,这是一类。

    还有一大类,则是快死的人,阳寿将尽,就像是你手机余额不多了,10086会不停地给你发提示短信一样。

    到点了,

    你该走了。

    在那个时候,你虽然是活人,但即将变成死人,身上的死气已经开始加重了。

    这种加重,并非单纯地是指你生病了,重病缠身,可能也是指你即将遭遇不测,可能是一场车祸,可能是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

    总之,

    你快挂了。

    然后你就很可能见鬼了,彼此之间的气场开始从对立变得融合起来。

    结合这个楼主09年之后再没有活跃的消息,应该可以大概猜出,楼主确实已经凉了。

    但他对三乡村的描述以及他自己记录下来的经历,再加上楼下小女孩的话语,其实已经将整件事情的沦落给勾勒了出来。

    一个在日军攻入通城的那一年被屠杀的村子,

    在八十年之后,

    那个村子里的人,不,是整个村子的鬼,却依旧被困锁在一个区域里,无法投胎,无法转世。

    他们也没有变成厉鬼,如果变成了厉鬼,再加上八十年的发酵,那个楼主第一次进去时,就该gg了,也不可能出得来。

    而且小女孩依旧天真烂漫,仿佛刚死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那样子的一个和谐的村子出现?

    白莺莺晒了被子,偷偷摸摸地坐到电脑前,网瘾少女一边打量着周泽一边想偷偷地玩会儿游戏,目光盯着屏幕,自然而然地把那个小故事看了一遍,随即道:

    “老板,这不就是么?”

    周泽点点头,

    是的,

    这就是翻版的。

    一直以来,人们一直想当然地把陶渊明笔下的当作一个世外桃源来理解,然而实际上,这篇看似美好的故事文章,四处都透露着诡异和阴森。

    你如果换一个视角来看,完全就是一个鬼故事,一个渔夫误入鬼村的故事,正如帖子里的楼主一样。

    十指,在窗台边轻轻抖动,这个地方,自己是要去的。

    不提如果能够把那个村子所有的亡魂送入地狱自己基本可以转正的诱、、、惑,光是父老乡亲这一点,就足以让周泽去尝试出手帮助了。

    八十年前,民族沉沦时,他们沦为了侵略者屠刀下的可怜亡魂,他们已经受了八十年的苦,是时候得以解脱了。

    周泽拿出手机,拨通了许清朗的电话。

    那边却显示不在服务区,这让周泽有些意外,许清朗现在不该是在地方图书馆么,那里手机信号这么差?

    过了一会儿,周泽又打了一次电话,对方还是无法接通,周泽不打算等了,直接示意白莺莺看店,自己则是带着老道一起打车去了兴仁镇。

    带老道的原因很简单,一是老道看管亡魂的能力不强,除了摸裤裆,对亡魂基本没约束力,而那个小女孩的亡魂需要白莺莺看住。

    二则是小猴子和老道玩得来,这一次要找寻那个楼主进入三乡村的切入点,需要这头畜生的帮助。

    一念至此,

    周泽的目光也就落在了小猴子身上,原本在老道膝盖上趴着的小猴子忽然抬起头对周泽龇牙咧嘴。

    哟,

    能看懂我内心想法?

    或者是,

    单纯地感应到我在骂你?

    周泽伸手,攥住了小猴子的尾巴,避让着前面司机的视线,盯着小猴子看了看。

    好像长大了一些,

    也重了一些,

    呵呵,

    胆儿也肥了啊。

    小猴子很不满地扭动着身子,它对周泽一向有些不感冒,所以在书店里,它基本就跟着老道玩,对于周泽,它骨子里有一种畏惧和忌惮。

    毕竟,小猴子的前身,是被周泽活生生地用指甲刺死的。

    它跟周泽,一人一猴,像是两条交织的线,因果关系,乱得一塌糊涂。

    到了地方,下了车,周泽轻轻地伸了个懒腰。

    兴仁镇是一个小镇,靠近市区,隔壁就是机场,而周泽所处的位置,就是十字街往东这边,也是一个小交叉路口。

    正北方向是兴仁小学,正南是公寓楼,中间一条街都是小商铺。

    那家干洗店还开在那里。

    算了算位置,周泽脑海中开始模拟那个楼主开车停在这里摔跤的画面。

    “老板,应该是小学方向吧?”老道这个时候开口道。

    “哦?”周泽有些疑惑,老道是什么水平,他是知道的。

    “嘿嘿,我没看出来什么,但我有经验,通常来说,学校或者医院这种地方,很多都是在乱葬岗那边建起来的。

    因为地便宜,尤其是学校这种地方,它不用开在闹市区,哪怕偏僻一点,也无所谓。

    而且,不是说现在学区房很热,哪怕是很多年前,学校建在哪里,哪里的人气也会马上起来,所以在城市规划的时候,往往都会把学校这个地方当作一个重要的落子点,选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带动那里的发展。”

    老道说得头头是道,也确实有几分道理。

    周泽看了看小猴子,道:“能看出什么东西么?”

    小猴子挠挠头,从老道身上跳下来,开始四处寻找。

    然后,它懵懂地摇摇头。

    周泽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不认为小猴子在偷奸耍滑。

    或许,是天还没完全黑的原因吧,一些地方,在白天的时候受到压制,等到晚上的时候,可能就容易显露出蛛丝马迹。

    就这样,周泽和老道进入了旁边的一家快餐店,点了一些饮料零食坐在那里等着。

    小学开始放学了,这里聚集了很多车辆,等到小学放学结束,天色也慢慢地黑了起来,附近的人气也就慢慢低落了下去。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这种事情,也没必要等到深夜子时什么的。

    再次牵着小猴子出来,小猴子这一次似乎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什么,开始在原地不停地打着圈儿,老道跟在小猴子身后也在打着圈儿。

    周泽则是站在旁边看着。

    终于,小猴子嘴里发出了“吱吱吱”的声音,而后直接冲向了马路。

    就在此时,一辆小轿车正好开过来,车速其实并不快,但小猴子等于是往人家车轮里压!

    “吱呀!”

    小轿车一个急刹车,车主骂道:“哪里的死狗!”

    车主下车检查了一下,他刚刚看见一团黄毛冲到自己车前,结果下车后却没看见血污痕迹,当下又骂了几句又上车开车走了。

    老道有些后知后觉,在小猴子冲出去时,他连喊都来不及喊。

    但这一会儿,他也明悟了过来,

    猴子没被车撞到,

    确切的说,

    猴子进去了。

    “老板,怎么办?”

    老道问道。

    周泽在原地,沿着猴子之前转圈的位置,转了几圈,然后顺着那个方向,冲刺了过去,刹那间,周泽感知到自己的指甲微微一颤,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东西,顺势一抓。

    “嗡!”

    紧接着,四周的环境开始扭曲起来,

    高楼、

    马路、

    车辆、

    全都消失不见,

    这里是一块泥泞的田埂,不远处则是一排排以泥土和稻草修葺起来的房子。

    金丝猴蹲在周泽前面,看着周泽。

    周泽环视四周,

    他知道,

    自己也进来了。

    至于老道,

    他估计进不来,除非等到他快蹬腿咽气的时候,说不定才能碰巧起来。

    远处,走来一对爷孙,是一个爷爷牵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和自己书店里的有点相像,比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一个人。

    对上了,

    和楼主在帖子里的描述对上了。

    “这里是哪里?”周泽问道。

    按照剧本,他们应该回答自己这里是“三乡村”。

    但接下来的一幕,

    却让周泽愣了一下,

    爷爷没有回答,

    女孩也没回答,

    一老一少,

    就这样死死地盯着周泽和小猴子,

    嘴角开始很夸张地滴落出口水,

    同时眼睛,

    也开始慢慢地泛起了红光!

    喂,

    导演,

    剧本,

    好像拿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