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鬼话连篇
    1938年?

    周泽看了看小女孩,又看了看许清朗,道:

    “鬼子是38年进的通城吧?”

    许清朗想了一会儿,道:“好像是38年的3月打进的通城。”

    那既然如此,所谓的三乡村很可能是一个时代下的悲剧,这个村子应该在鬼子进通城时被推平了,全村上下包括这个小女孩基本都无一幸免,也就是那个发帖人的奶奶当初运气好,躲过一劫。

    时至今日,现在甚至都没办法搜索到其他关于三乡村的消息,也没有官方的记载。

    这不是官方的懈怠,而是在那个年代,类似的惨剧数不胜数,局势连年动荡之下,其实,很多惨死的人都被遗忘了。

    “也就是说,死在抗战时期的一整个村子,都没进轮回?”

    周泽皱了皱眉,

    八十年了吧,超过一甲子了,这一整个村子的亡魂还逗留在原地?

    “不清楚,但看这个小女孩,应该是这样,这样吧,我去市图书馆查查地方志,看看三乡村具体位置在哪里,或者再咨询一下有关的人。”

    许清朗起身,拿了自己的车钥匙直接出门了。

    在这件事上,他很积极,他的积极和周泽不同的是,周泽还有业绩的原因在里面,而他只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做一点事情。

    说到底,都是父老乡亲。

    周泽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伸手指了指老道:“看着她。”

    老道点点头,和小猴子一起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有些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本能地站在那里,也没敢多动弹。

    小猴子伸手像是想要摸一摸女孩的灵魂,被老道直接拍下来,呵斥道:

    “摸什么摸,人家年纪比额还大咧。”

    如果小女孩没死,算算她现在也是九十岁的高龄了。

    但她依旧如此的天真烂漫,完全地保留着死前的心智,这是周泽最好奇的一个地方,周泽猜测那个村子很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导致整个村子的亡魂在里面都没办法出来,大家一起困在那里,不知寒暑,不问秋冬。

    不过,具体的情况还是得等到许清朗查到确切的消息之后才能去验证。

    周泽拿出手机,随便刷了刷,他平时很少用微信qq之类的东西,因为里面都是徐乐以前的交际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毕竟自己以前的号找不回来了,也很难去申诉。

    刷了个朋友圈,周泽意外地看见白莺莺居然分享了一个“论军队里的男人的床上功夫!”

    周泽愣了一下,

    这头女尸似乎在中二少女的路上越跑越远了。

    看来自己得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一谈,这种东西还是碰也不要转了,犯忌讳的。

    这时候,白莺莺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正在楼上房间里吃鸡,也不在下面。

    周泽也就起身,走上了楼梯,一边走一边顺手点进去了那个分享链接。

    嗯,

    要教育中二少女,必须得对症下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点进去之后,

    是一堆白白绿绿的图片,

    然后,

    居然是某工厂的叠被子大赛评比,进入前三拿奖的全都是以前当过兵的师傅。

    万恶的标题党啊。

    周泽放下了手机,推开了卧室门。

    “海草海草,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

    白莺莺赤着洁白的双足躺在床上,双脚不停地来回晃荡着,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刷着视频,一边刷一边笑出猪声。

    甚至周泽走过来时,她都没有留意到。

    然后,周泽在她床边坐了下来。

    “哈哈哈哈…………”

    白莺莺一边笑着一边翻身,然后整个人直接趴到了周泽的腿上。

    随即,

    挺拔的睫毛颤了颤,诱人的红唇微微闭合又张开,细腻的皮肤微微泛起微红。

    氛围,

    在此时陷入了曼妙。

    然而,周泽不亏小清新破坏者的称号,直接道:

    “和你说过很多次了,起床之后没洗脚洗澡,不准再上床。”

    说着,周泽看着那一双裸在外面的修长且无限引人遐想的玉足,皱了皱眉头:

    “脏。”

    白莺莺马上下床穿上拖鞋,双手交叉放在身下,对着周泽低着头,摆好了挨训的姿态。

    对这个姿势,她倒是轻车熟路。

    “把床单洗了。”

    周泽说道。

    “好的,老板。”

    白莺莺收拾了床单下去了,周泽则是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网页,开始重新搜索关于三乡村的事情。

    之前许清朗是用手机搜索的,可能会有一些遗漏。

    只可惜,

    关于那个村子,至少在网上,除了那条讨论帖以外,没有其他的信息了。

    周泽也点开了之前许清朗所念的那个帖子,帖子发布在通城地方论坛里,日期是09年。

    先把那个奶奶是三乡村人的两个回复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之后,周泽又选择了回看主题,这个帖子里,其实是有两个知情人的。

    一个当然是那个回帖的人,但回帖的人已经把他该说的都说出来了,而另一个,则是这个提问的楼主。

    既然三乡村已经被人们所淡忘,甚至连记载里都不存在,只存在于奶奶讲述的以前的故事里,那么,这个楼主为什么又忽然地提起这个地名还来发问的呢?

    周泽点开了楼主的头像,发现这个楼主在09年之后就没有再发过帖子,周泽把这个楼主的id给复制了一遍。

    id叫“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19800201”

    前面倒是很熟悉,后面的一串数字周泽分析可能是对方的生日。

    然后,周泽重新搜索这个id,发现还真的搜出来一个帖子,这个帖子发在海角论坛里的蓬莱鬼话版块内。

    楼主依旧是“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19800201”,发帖时间依旧是09年。

    这个帖子并没有怎么火,回复也不多。

    当然,包括后面的id数字也是一样的,这就意味着那个曾在通城地方论坛里发帖询问三乡村的人,也就是这个在海角论坛里发故事的人。

    周泽顺着往下看,这是一个故事。

    楼主的开头说的是: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虽然很离奇,虽然很荒诞,但我相信这不是做梦,也不是我出现了幻觉,这是我的真实故事。”

    很俗套的鬼故事开场白,

    在十年前的鬼故事套路里很盛行,开头先欲盖弥彰地强调一下。

    周泽继续往下看去:

    “今年3月份,我开车从观音山镇供电所回家,嗯,我是在供电所上班的,但家住在兴东机场旁边。

    回家时经过了兴仁镇,从那边的高架先下来,因为那天我要去拿我早上上班时放在那里干洗的衣服。

    那家干洗店开在兴仁镇街上,就在兴仁小学对面。

    我开车过去时是晚上九点,街上人少了不少,但当我把车在干洗店门口停下来开车门走出来时,脚下一崴,直接摔了一跤。

    我一开始只是觉得今天真倒霉,但这其实只是一个开端,因为当我摔倒在地上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街道和高楼都不见了,我身下也不是马路而是一条泥泞的田埂,对面不是干洗店,而是一排排泥房子。

    我愣住了,回过头看自己的车,发现我的车变成了一个稻草堆。

    当时真的把我吓坏了,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坐在地上坐了一刻钟,一直觉得这是一场梦,希望自己赶紧醒来。

    但我没有醒来,然后我看见在我前面有一个老头牵着一个小女孩向我这边走来,老头肩膀上扛着锄头,小女孩手里拿着糖人正在玩。

    他们距离我越来越近,他们也在说话,而且说的是通城话。

    我马上问他们,这里是哪里?

    他们也很好奇地看了看我,那老头回答说这里是‘三乡村’。

    三乡村在哪里?

    我没听说过啊。

    然后我马上站起来,问他们我该怎么出去?

    老头估计觉得我是精神病,脑子有问题,赶忙拉着他的孙女走了。

    没办法,我一个人走进了村子,我当时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下了迷药拐卖到什么深山老林来了,但我又觉得很荒谬,我是一个大男人,拐卖我做什么?

    我又生不了孩子。

    家家户户都关着门,偶尔几家点着灯里面有人影,我没敢去敲门进去,只是从一户户门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我听到很多家屋子里的人都在聊天说话,他们都在喊饿。

    妻子对丈夫喊饿,

    孩子对父母喊饿,

    年迈父母对儿子媳妇儿喊饿,

    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很饿。

    他们晚上在屋子里,就一直在聊着“好饿好饿”。

    我当时越走心越慌乱,

    我有种感觉,他们既然这么饿,会不会待会儿就一起跑出来,把我直接煮了吃了?

    我开始跑,

    飞快地跑,

    我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我要趁着他们没出来抓我前跑出这里,不管跑到哪里,总之我要离这个该死的村子越远越好。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

    到最后,

    我就忘记了……

    然后等到第二天醒来时,

    我发现我坐在车子驾驶座里,睡了一夜。

    但这绝对不是梦,梦不可能那么真实!

    而且我的衣服裤管上,全是泥泞,

    我的脖子里和头发上,还有几根稻草屑。

    三乡村,

    肯定有这个地方,

    肯定有!”

    楼主还贴出了自己当时的照片,衣服的泥泞包括草屑。

    但下面人的回复分明就不相信,道:

    “这个鬼故事编得太扯淡了。”

    “制作成本也很低,把件衣服弄脏拍个照片就玩个看图说话?”

    “开局一张图,其他全靠编啊,楼主,不走心不走心。”

    “楼主,你丫的当时身上不是有手机么,怎么没录像拍照啊?”

    周泽继续往下翻,

    好在,回复并不多,因为这个鬼故事实在算不得新鲜,也称不上精彩。

    但在下面,周泽看见了一条楼主的回复:

    “等着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再去一次的,这次我会带着证据回来,证明我不是在编故事。”

    下一条回复是10年的,也就是1年后了。

    “一年了啊,楼主你他妈的故事呢,还没编好么?我一直放在收藏夹啊。”

    然后11年有一个回复:

    “两年过去了,楼主到底又去了没有啊?”

    “最后一条回复是12年的:

    “大家散了吧,楼主已经凉了。”

    周泽看着看着,整个人愣了一下,

    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段话: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