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哈哈哈哈哈!
    不管你的心情好坏,有一件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和发生变化的,那就是时间。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又到了傍晚,周泽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支钢笔,小萝莉那边还没传来消息。

    周泽不认为对方是在敷衍了事,毕竟对方的生死就在自己的一念间,自己第一次叫她去办事如果她也敢敷衍了事假装“bu”一声又偷偷回来继续睡觉养伤的话,那只能送她赢。

    其实,上辈子的骨灰你说有多重要,也没多重要,甚至如果骨灰在自己手上,有人建议周泽骨灰撒个大海或者大江,周泽兴许也会这么做。

    让往事随风,让过去尘归尘土归土,周泽还不至于像是苦情剧里的主角那样,对以前的某种什么事物看重得比自己命还重。

    但问题是,自己的东西,而且和自己有深刻联系的东西,自己丢可以,但有人胆敢偷走,这不行。

    这已经不是利益损失上的问题了,而是一种最直接的冒犯。

    那个神父,那个日本人神父,周泽很希望在下一刻就能找到他,然后亲自用自己的指甲将他刺穿;

    他不是想要骨灰么,

    那自己杀了他之后也把他弄成骨灰,找点狗屎给他拌拌。

    小萝莉肯定还在找的,而且周泽清楚,小萝莉作为一个资深老鬼差,她在通城的根基肯定比自己深厚得多。

    所以哪怕很不愿意,但现在周泽唯一能做的,就是该吃吃,该睡睡,一边保持自己的精力一边等待。

    老道是看出了周泽今天一天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一般人是没可能享受自己骨灰被偷的愤怒的,

    但老板享受到了。

    这个时候,老道端过来一杯咖啡,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老板的心情压抑,当即道:

    “老板,那个日本人肯定很快就能找到的,一般在中国的影视作品和小说里,日本人就是标准的高危生物,存活期长不久。”

    周泽没看老道,而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他不愿意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和老道多聊天,因为他怕自己万一什么时候就有了戳死老道的冲动,兴许,他的上一任老板也产生过这种冲动吧?

    这时,唐诗从楼上走下来,她今天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

    这是一个很冷艳的女人,而且在衣着打扮上永远追求高规格和精致的女人,这似乎是她的一种强迫症了,周泽记得她刚刚苏醒时就让老道买了新衣服换上。

    “喝茶去。”

    唐诗冷冰冰地道。

    “我就不去了吧。”周泽实在没那个心情。

    唐诗看着周泽,

    站在那里没动。

    她不会发嗲,也不会求人,她一直是那种冷冰冰的姿态,也因此,当她看着你时,你会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很不自在。

    周泽是一个心很软的人,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他受不得别人受委屈和不高兴,总是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

    当然,自己手里把玩的钢笔在刚刚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已经在微微颤抖有了随时穿透自己胸口的架势了。

    嗯,

    起身。

    “去吧,喝喝茶。”周泽说道。

    唐诗收回目光,推开店门向外走去。

    “老板,晚上有点凉,多带点衣服。”老道在旁边殷勤道。

    周泽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

    然后,

    周泽也推开门,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唐诗就站在门口的电线杆旁,一动不动,不像是打了车在等车,周泽也只能在旁边站着,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半个小时后,

    唐诗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周泽开始蹲了下来,取出一根烟。

    一个小时后,

    唐诗还是一动不动,周泽则是干脆坐在马路牙子上,脚下已经是一地烟头了。

    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两米不到的书店门,

    周泽真想拿个榔头给这个女娃子开个瓢儿,问问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东西。

    你站在距离门口不到两米的位置等这么久,为什么就不能坐在书店里等?

    店门里头,老道和白莺莺包括许清朗时不时从那里经过,看着老板还坐在外面,再看看,依旧坐在外面。

    周泽微微抬起头,又低下头,

    忽然有种人生很艰难的错觉。

    终于,一辆白色的荣威开了过来,在书店门口停了下来。

    来了么?

    喝茶的对象?

    因为周泽看见唐诗动了,她往前走了。

    周泽也站起身,看着车门被打开,想着要不要组织一下那帮看自己热闹笑话的店员们都穿着比基尼拿个彩球叉个大腿高呼几遍: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但好像除了莺莺能看一下,另外两个……不对,好像除了老道,其他的两个人这样穿还都挺好看挺养眼的。

    但接下来,周泽愣住了,车里就坐着一个人,就是开车的人,但是开车的人下车后,却给人一种纵欲过度的感觉。

    浓重的黑眼圈,再加上那种亢奋的状态,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这货是不是磕了药开车的。

    “哈哈哈哈哈…………”

    司机一下车,就捂着自己的肚子在笑。

    笑出了猪声。

    周泽走近他,低下头,看着他。

    “哈哈哈哈哈…………这里是哪里?”司机一边笑一边问道。

    “通城。”周泽回应道。

    对方一口的川普,

    应该是四川的朋友。

    “哈哈哈哈哈…………通城是哪里,没听说过啊。”

    “江苏里的。”周泽提醒道。

    “哈哈哈哈哈…………我他妈开车出门买个套,怎么不眠不休一直开到江苏来了?”

    你问我我问谁?

    周泽感觉这司机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好吧,

    之前周泽是猜测过唐诗要找的喝茶的人会不会是那位,

    但那位如果是眼前这个样子,

    周泽也想跟着一起“哈哈哈”了。

    “哈哈哈哈哈,我好累啊,我好困啊。”司机继续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他妈能不笑了么?”

    “哈哈哈哈,不能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啊!”司机。

    “哈哈哈哈,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周泽。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我不眠不休开了两千多公里从蓉城到这个通城,我脑子好像真的有病啊。”

    “哈哈哈哈,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哈哈哈哈,我后备箱里有人啊,我觉得他是我亲爹或者亲妈,我欢天喜地地把他送来了啊!”

    “哈哈哈哈……嗯?”

    周泽不笑了,看向了后备箱。

    然后他看见唐诗抬手,

    整个车一震,

    嘎吱嘎吱响,

    在没有按开锁的前提下,后备箱直接弹开。

    虽然这辆白色的荣威经历了两千多公里的长途跋涉已经变得有些灰不溜秋的了,但唐诗这种连开锁都等不及直接暴力开箱的姿态,还是有些过分了。

    后备箱里,躺着一个人,

    哦不,

    确切的说,

    是一人一猫。

    这个人眼睛上缠着绷带,绷带那里还浸润出了些许鲜血,在那个人旁边,还有一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猫。

    一人一猫,都像是死了一样,也就剩下胸口微微的起伏告诉旁边人,他们还有一口气。

    唐诗亲自弯腰,将白猫抱起来,然后看向了屋子里。

    “老道。”

    “来咧,咋了?”

    老道小跑着过来,然后看了后备箱一眼,当即大吃一惊,马上过来把里面眼睛上缠着绷带的人抱起来。

    “老板,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你好惨啊,好惨呐!”

    一边的周泽知道老道哭的不是他,

    但站在旁边听着这种哭号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一人一猫被唐诗和老道抱进了书店,而那个店主还在那里扶着车门继续“哈哈哈哈哈……”

    周泽有些看明白了,这司机真倒霉啊,这是被催眠了啊。

    出门买个套,估摸着酒店里还有约好的女郎,结果他直接一口气从蓉城开到了通城。

    但怎么解开催眠来着?

    好在,当车厢里的人被抱进去之后,司机好像恢复了正常,直接昏倒在地,呼呼大睡过去。

    最后,司机被许清朗送到附近一个宾馆开房了,至于宾馆老板会不会误会什么,周泽就不清楚了。

    他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了唐诗的卧室里,那个男人正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说实话,周泽心里挺感激他的,如果不是他在蓉城大杀特杀,自己和小萝莉的关系也不会变得如此和谐。

    说不定现在自己正在面对小萝莉的追杀或者已经被杀了。

    “他能醒么?”

    周泽问道。

    唐诗没回答,亲手拿着湿毛巾给他擦脸。

    小心翼翼,服服帖帖。

    我受伤时怎么就没这个待遇?

    大家都是借尸还魂的,我家的徐乐比这货帅多了好么?

    “我没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一下,他待在这里,会不会引起其他地方鬼差的注意,然后再来一批人过来围剿他?

    别误会,我没有赶走他的意思,只是问一下,好做一些准备。

    毕竟,你们没有鬼差证,身份暂时没办法洗白。”

    唐诗看向周泽,开口道:“鬼差证?”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周泽拿出了自己的鬼差证,在唐诗面前晃了晃,

    “就是这个东西,有了它,就能洗白身份,只要接下来不做过火的事情,能安稳很长一段时间,只是这个东西比较难弄,得靠运气才能得到。”

    这时,

    躺在床上昏迷着的男子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他卫衣口袋里,

    像是有什么东西洒落了下来,

    从床上落到了地板上,

    落了一地,

    是一地的,

    鬼差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