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神父
    愤怒?

    必须愤怒!

    “老板,我们……我们报警吧。”

    老道在旁边建议道。

    然后,他发现周泽以一种关怀脑残儿童的目光看着他。

    额……

    我说错话了?

    但不是你一直说着有事情找警察,做守法好公民的么,我是一直在贯彻你的讲话和精神啊。

    “老道啊。”周泽缓缓开口道。

    “昂。”

    “你钱被偷了,生气么?”

    “当然生气。”

    “那你骨灰被偷了,生气么?”

    “额…………”

    谁特么像你这个变态,原本的身体都变成骨灰了,居然还能讨论是否生气这个问题。

    “我要把那个家伙找出来。”

    周泽的眼眸里开始有黑色的光泽流转,十根指甲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然后,把他碎尸万段!”

    偷什么东西不好,偷我的骨灰,那我就要你和我的骨灰合葬。

    “那边是墓园办公室,去那里调一下监控视频。”

    周泽指挥老道,老道赶忙点头,行,你是老板,你要咋整就咋整,我也不瞎揣摩上意了。

    墓园的门锁被周泽直接扳断,二人走了进去,老道在监控室电脑前坐了下来,开始调取以前的录像,同时锁定了可以观察到周泽墓碑位置的摄像头。

    “晚上,清明节期间。”

    周泽给出了具体时间。

    因为那个挪动墓碑的痕迹还没完全消散,绝对是前几天没多久的事情,否则再多过个十天半个月,周泽也不可能发现这个蛛丝马迹。

    甚至以后自己每年过来祭拜自己时,都可能不知道自己所祭拜的不是自己的骨灰,也不是自己的过去,而是一盒塑料小球。

    然后自己逢年过节过来和一盒子塑料小球寄托哀思。

    “老板,要我说啊,对方既然偷了东西,应该会顺便把监控录像给删除搞定的,电视里都是那么演的。

    我们现在还来查这个监控录像,就是贫道看电视剧时最不喜欢看的水剧情。

    纯粹没用,敷衍剧时。”

    周泽的手放在了老道的肩膀上,指甲轻轻地摇摆,那冰冷的森然,像是直接刺入到了老道的体内。

    老道身体一惊,马上正襟危坐不敢再多哔哔,认真地开始回放监控录像。

    “停!”

    周泽喊道。

    老道马上按了暂停。

    “往后再倒一点。”

    老道开始倒退,果然,在画面中出现了一道身穿着红色衣服的身影,监控的画质不是很好,再加上又是晚上,所以画面里的人身形很模糊,只能大体看出他穿得是什么颜色的衣服。

    还真找到了?

    老道心里有些惊讶。

    画面慢慢地播放着,

    画面中身穿着红衣服的人弯下腰,手里拿着两把类手术刀的东西把墓碑给撬开,动作干脆利索,不比周泽之前用指甲来得慢。

    然后对方拿出了骨灰盒,取出了一个玻璃容器,将骨灰倒入进去,随后像是又往骨灰盒里撒上了什么东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那一串塑料小球。

    男子将玻璃瓶放入怀中,随后侧过头,看向了摄像头位置。

    从监控视频角度上来看,等于是对方把镜头对准了自己和看视频的人对视。

    对方故意把脸贴近了摄像头,

    这张脸,

    周泽莫名地觉得很熟悉,这是一张东亚人的面孔,皮肤很白净。

    他开始在自己纷乱的记忆里搜索这个人的信息,只可惜,上次在天台上自己对决青衣娘娘时因为进入了那个状态,导致自己对当时的记忆缺失严重,一时半会儿没能想得起来对方是谁。

    “阿门!”

    对方说完这几个字后,直接转身离开,最后留下的,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直到对方最后的“阿门”说出来时,周泽瞳孔猛地一缩,

    记忆画面开始不停地倒转,最后出现在了那个油菜花包围的别墅里,那个餐桌旁,一直安静地站在那里的神父。

    是他!

    他偷了自己的骨灰!

    “老板,这人你认识?”老道看周泽这个反应,有些奇怪。

    “嗯。”

    二人走出墓园时,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周泽拿出手机,先给许清朗打电话,但许清朗估计醉了,一直没接。

    周泽只能给唐诗打电话。

    “什么事?”

    “帮我叫醒许清朗,无论用什么办法。”

    “好。”

    大概过了半分钟时间,电话那一头出现了一阵惨叫。

    随后,许清朗有些哀怨地接了电话,直接骂道:

    “你丫有病啊,叫她来叫我起床!”

    “租我们店铺的那位夫人的电话,给我。”

    “啧,我找着。”

    许清朗听出了周泽话音之中压抑着的愤怒,也没有再继续跟周泽抱怨,马上开始找电话,然后把号码说出来。

    周泽打电话过去,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道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周泽深吸一口气,通城虽然只是一座人口只有几百万的小城市,但想要在这里面没有任何关系网的前提条件下找到一个人,难度也是很大的。

    而现在周泽的愤怒迫切地需要一个发泄口,但自己却根本没办法找到那个神父的具体信息。

    晚上回到书店时,唐诗正坐在里面看着杂志,许清朗则是坐在吧台那边,脸上有些淤青。

    “联系到了?”许清朗一边用鸡蛋敷脸一边问道。

    周泽摇摇头。

    “嘶…………”

    许清朗感觉自己脸上的痛感更甚了,合着自己被白打了?

    周泽走到唐诗面前,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在这片地界上快速找到一个人?”

    唐诗放下了手中的杂志,反问道:“你拿指甲往地上刮一刮,看能不能喊出一个土地公。”

    “我是认真的。”

    “我也没办法,你丢了什么东西么?”唐诗问道。

    周泽没回答,自己的骨灰丢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甚至说出来堪比自己的内裤被偷了一样。

    似乎,就没什么办法了,那位夫人的电话打不通,而且周泽相信就算打通了,想要通过那位夫人找到那个神父的地址和消息也很渺茫。

    对方看来是专门调查过自己,他可以放任视频监控不去做手脚,原因很可能是他对自己藏身之地很有信心,认为自己哪怕发现了这件事也找不到他。

    忽然间,周泽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没保存姓名的号码:

    “喂,你是谁哇。”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萌萌大的萝莉音。

    “叫你姐姐出来说话。”周泽说道。

    “你是谁啊,我没有姐…………捕头,我刚在沉睡。”

    萝莉音一下子变成了御姐的腔调。

    “帮我找一个人,一个来自日本的神父,他最近在通城活跃过。”

    “好。”

    然后只听得电话那头传来一声:

    biu,

    电话就被挂断了。

    周泽有些不真实,

    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新收的小弟,

    哦不,

    是小妹,

    效率这么快,自己吩咐个什么事情后,直接一个“哦”,就去办事儿了。

    “喂,问你个问题。”唐诗忽然开口道。

    周泽看向唐诗。

    “最近良心还痛么?”唐诗指了指心脏位置。

    周泽有些没明白什么意思,然后摇摇头。

    “呵……”唐诗笑了一声,“看来你是慢慢习惯了。”

    “习惯什么?”

    “习惯没良心地过日子呗。”

    唐诗站起身,看样子是准备上楼了,同时又提醒道:“明天晚上,一起喝茶,别忘了。”

    “我没这个心情。”

    唐诗不置可否,继续上楼。

    …………

    套一的出租房内,一名神父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些图片和资料,他正坐在那里冥思苦想,同时也在自言自语。

    这时,门被打开。

    那个实习医生走了进来,他看见了坐在自家沙发上的神父,直接吓了一跳,呵斥道: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同时,实习医生伸手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他觉得自己家里进贼了。

    神父却在眨眼之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脖子。

    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而脖子则是被神父提了起来,

    实习医生感到了一种浓烈的窒息感。

    神父岿然不动,继续保持着这种姿势,一直到实习医生的眼神开始慢慢地发散,而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些许阴狠之色。

    “明明是用他的骨灰提取出来的东西喂给你吃了,怎么你只能变成这种食尸癖的玩意儿,我要这种玩意儿有个屁用。”

    神父一脚踹中了实习医生的屁股,实习医生翻倒在地,然后马上爬起来,嘴角有哈喇子滴落下来。

    “吧唧。”

    一块生猪蹄被神父丢在了地上,

    实习医生直接冲过去把主题捧在手里啃食着,嘴角还残留着猪蹄上的血渍,但他眼中闪现出不满足之色,显然,猪蹄猪肉,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

    神父摇摇头,有些无奈地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

    “看来,他能变成僵屍应该不是其身体的原因,应该是他的灵魂作祟,是因为那具身体寄托过他的灵魂,所以产生了一些变化,让普通人服用下去之后,产生了些许的异变,但这种异变,微不足道。

    别说僵屍了,连丧尸都做不到,只是多出了一个可爱的兴趣爱好吃尸体。”

    神父搓了搓手,

    “那么,不是身体的原因,就是其本身的灵魂原因么?

    他上辈子的身体,也不是原装货?

    他的借尸还魂表面看起来是女鬼差的安排,

    但实际上,还有隐藏得更深的东西?”

    神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面前的茶几上,

    放着周泽上辈子的照片,也放着徐乐的照片,也放着小姨子的照片,

    甚至还有那天送进医院里用指甲刺伤周泽的老者照片。

    神父抽出手术刀,直接将老者和小姨子的照片切碎,而后长舒一口气,

    “又要重新调查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