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舍利子
    刚把尿的手,

    微微颤抖。

    老道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旷班出来喝酒,在书店里好好待着一心一意为鬼服务不是很好很崇高的事业么!

    喝什么酒!

    老道不是普通人,虽然他比不了许清朗,自己根本就没什么道法,只是一个混吃混喝的神棍,但人家好歹伺候过两代“鬼”,眼力见儿还是有的,各种光怪陆离的事儿也见识了很多。

    实习医生牙齿上那一层淡淡的荧光,就像是黑夜中魔鬼的微笑,让人慎得慌,刚刚放完水的水龙头,好像又被拧开,一不留神,可能会滴水。

    老道之前是让他将荧光粉洒在尸体上的,实习医生也回答说照做了。

    然后荧光粉出现在他的牙齿上,这种联想,直接让人瑟瑟发抖。

    老道没傻乎乎地去问:哟,你还有情调哦,刷牙用带着荧光粉的牙膏唉。

    “怎么了?”

    实习医生看着老道一直盯着自己看,疑惑地问道。

    老道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歉然道:“不好意思,肚子忽然好疼,估计是最近吃坏肚子咧。”

    “我送你去医院吧,反正我在医院距离这里也不远。”实习医生搀扶住了老道,疑惑道:“你怎么在抖?”

    “妈嘢,肝疼,硬化了硬化了,我得回去吃药,不然要脑溢血中风了,心脏病也要起来了。”

    老道满口胡言乱语,总之就是一句话,老子要撤!

    就算整出自己有其他的绝症,他也必须要撤,这个世界太危险了,还是书屋安全,现在老道忽然觉得周泽慵懒晒太阳的样子是多么的让人有安全感,还有唐小姐每次冷冰冰的说话都给人如何大的慰藉!

    “我送你回去吧。”实习医生说道。

    “不了,你也累了,该休息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吧?那可马虎不得,你要治病救人的。”

    老道说完不等实习医生回复,直接挣脱对方的搀扶,向着书店那边跑去。

    路灯下,老道一边奔跑一边回头看,生怕那个实习医生会忽然追过来,但对方一直站在二人之前嘘嘘的黑色小巷子里,没有动。

    而那一团荧光亮,却一直在那里若隐若现,像是对方站在那里,正微笑着看着奔跑的自己。

    一口气跑到了书屋,老道推开了店门,直接跪伏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息着,他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奔跑回来的,身上已然是大汗淋漓,一半是热的,一半是吓的。

    周泽正坐在吧台后面整理着柜子,看着老道这个模样回来,笑了笑,道:

    “怎么了?”

    “老板,你知道我刚看见什么了么,那货,那货牙齿反光啊!”

    老道在那里叙述着事情的经过,手舞足蹈,说得自己是好不容易从恶魔的手中挣脱出来的一样,还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斗法,使得山崩地裂水倒流,日月变色!

    当真是,恐怖如斯!

    但周泽还是一脸平静,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做着手头上的事情。

    等说完后,老道拿起桌子上的水一饮而尽,平复着内心的慌乱,问道:“老板,你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兴许人家只是和你玩个恶作剧。”

    “恶作剧?”老道哭丧着脸,“那万一要不是呢?”

    “那就是人家有一点食尸癖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去报警,好像有一条叫毁坏尸体罪吧,可以吃官司的。”

    “然后呢?”老道继续问道。

    “然后什么?”

    “老板你不准备做什么么?”老道诧异道。

    “需要我去做什么么?”周泽反问道。

    “…………”老道。

    “你不是安全回来了么,又没出什么意外,再说了,如果真的吃尸体的是他,他还故意撒上荧光粉然后再吃尸体么?

    他是不是傻?”

    “老板,不管你信不信,我不认为那是一个玩笑。”老道很严肃地说道,“我觉得为了社会的安宁,我们不应该坐视不管,他如果真的是食尸癖患者,现在在医院里偷偷吃尸体还好说,万一等以后偷不到尸体又想吃该怎么办?谁能保证以后他不会做出更过火的事情。”

    周泽闻言,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老道说的很有道理,然后伸手在身边小猴子的头上拍了拍,道:

    “那你带着猴哥去降妖除魔吧,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

    小猴子不明觉厉,但好像颇受鼓舞,奋力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塑料玩具锤。

    “吱吱吱!”

    老道的老脸直接垮了下来,坐在了旁边椅子上,显然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过了一会儿,老道抬起头,看了一眼周泽,发现他正在准备一些小吃和小酒,有些好奇道:“老板,你在准备夜宵?”

    “贡品。”

    “贡品?清明都过去了,上坟去?”

    “嗯。”

    “给谁啊?”

    “给我。”

    “这…………”

    “今天是我生日。”周泽解释道。

    老道微微愕然,总觉得一个“大活人”在自己面前说要给自己上供,有种很深的违和感,而且是给自己做冥寿。

    周泽收拾好了东西,用一个单肩包背着,走出了吧台。

    “老板,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老道殷勤道,“你没驾照。”

    周泽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万一自己开车去时碰到了交警查,自己没驾照确实有些麻烦。

    老道把许清朗的尼桑开了出来,载着周泽来到了公墓园区。

    公墓园区已经关门了,但这里的栏杆并不算高,稍微翻一下也就进去了。

    老道理解周泽为什么要晚上来,只有在晚上,四周寂静无人时,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

    墓园里,一块块墓碑整齐排列在那里,很多人的一生,到最终,都在这里画上了终点。

    大晚上的,墓园里居然还传来阵阵低语声,像是有人在那里说着话。

    老道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但仔细听了一会儿后发现确实是有声音,当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裤裆。

    “老板,有妖气!”

    周泽没理会,顺手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架子,上面有一个盒子,里面还有喇叭,表皮是太阳能电池。

    声音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老道有些懵比了,好奇地凑过去看了看,上面还有说明书,每天什么时间段播放什么节目,有早间新闻有情感节目有国际新闻和当地新闻等等。

    “擦,这么人性化了?”

    老道以前只听说过在自己墓碑上留二维码的,已经觉得很是前卫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自己墓碑旁放这个东西解闷儿的。

    周泽找到了自己的墓碑,上面放着自己的照片,还简述了自己的生平。

    清明节刚过,墓碑前还放着花圈和一些小玩具以及书信,有自己的同事的,还有孤儿院的小朋友们的。

    周泽在自己墓碑前坐了下来,把那些书信一个一个地拆开,里面都是些小朋友对自己说的话,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

    开头都是“周哥哥亲爱的周哥哥”,有些小朋友的信上因为字没认全,还用了很多的拼音代替。

    周泽就靠在自己的墓碑上,静静地看着,没哭,也没眼眶红润。

    看了一会儿,周泽把带来的酒水和吃食摆放了出来,然后自己伸手去拿着慢慢地吃,慢慢地喝。

    他平时吃东西都很痛苦,这次也不例外,但一边看着孩子们给自己的信一边吃东西,似乎起到了酸梅汁的效果。

    虽然依旧很难吞咽,虽然依旧很恶心,但自己这次居然能强忍着没吐出来。

    老道在旁边蹲着,看着自己吃贡品的老板,也没说什么,他理解。

    他死了,却也还活着。

    贡品本就是给自己的,给他自己享用的。

    夜风微凉,吹拂着四周,

    此时,似乎才是真正的岁月静好。

    看完了书信,周泽伸了个懒腰,看向了自己的墓碑。

    他还记得那一天,自己被推送进火葬场,大火将自己吞噬。

    抹去了,

    自己上辈子的痕迹。

    墓碑下面,放着的,是自己的骨灰。

    “老板,要不我给你偷偷挖出来带回去做纪念?”老道在旁边出主意道。

    周泽摇摇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他没那么深的执念了,或许以前有,但现在也慢慢地看开了。

    只是,不经意间,周泽发现墓碑砌筑的位置有一道很细微的痕迹,他当即用自己手机手电筒向下照过去。

    老道见状,也趴了下来一起看,然后道:“这墓碑最近被开过!”

    本能的,周泽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没打算带走自己的骨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看着自己的骨灰出现什么意外。

    说到底,这是自己的东西。

    十指的指甲当即长出来,周泽直接用自己的指甲嵌入那道缝隙里往外撬,这连铲子都省了。

    很快,下面的砌筑被挖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在里头。

    把骨灰盒取出来,盒子有分量,意味着里面有东西。

    周泽用指甲撬开了钥匙,然后打开了骨灰盒。

    盒子里,

    有东西,

    但不是骨灰,

    而是一粒粒晶莹剔透的小块粒。

    “妈嘢,老板,你烧出舍利子来了。”

    周泽伸手抓出一颗小块粒,轻轻一捏,碎裂了,同时,带着压抑着的恐怖怒火沉声道:

    “你见过,塑料做的舍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