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偷尸体的贼
    癞头和尚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当然,在老道的虎视眈眈下,他结账了。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老板。”老道没好气地问道,“贫道刚站在旁边听了一些,他居然劝老板你不去抓鬼,不抓鬼老板你哪里来的业绩和冥钞?”

    说完,老道挥挥手,把店里的灯给关上,哪怕现在是白天,但关灯后店里的亮度也一下子下降了许多,紧接着他像是献宝一样喊道:

    “猴砸!”

    小猴子马上跳了过来,手里拿着两个塑料扇子,扇子上还染着银光粉,挥舞起来时,还真有种亮丽的效果。

    老道跟猴子站在一排,猴子和老道整齐地向下跺脚,同时喊道:

    “我们的口号是!”

    “努力!努力!努力!”

    “我们的精神是!”

    “奋斗!奋斗!奋斗!”

    “我们的目标是!”

    “冥币!冥币!冥币!”

    “好,收队!”

    猴子马上后退,又跳回了吧台。

    周泽在旁边哭笑不得。

    “冥币才是正义,冥币才是一切,

    老板,你千万别被他忽悠到了哇。”

    老道胸口有一道疤,据说是当初靠着冥币躲过了人家往自己心窝子的一刀,所以他对冥币有很深的执念。

    周泽摆摆手,示意自己清楚。

    “咦,是您?”

    书店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周泽认识,是人民医院的一个实习医生,当初周泽在医院里假装医生帮人看病时他几次都在那里,自己也算是帮他解围过几次了。

    “您怎么在这里?”

    年轻的实习医生对周泽很是好奇,天然呆的他居然还没打听清楚周泽和林医生的关系,还以为周泽真的是医生。

    当然,也是因为周泽看病的手段确实高超,也着实让年轻的实习医生分辨不出来。

    “做医生没前途,做生意了。”周泽随便敷衍了一声。

    “这是您开的书店?”

    “算是吧。”

    就在这时,唐诗出现在了楼梯口,看着周泽。

    “你先坐着,我去一下。”

    年轻医生在旁边坐了下来,老道很殷情地上茶水,只要您接茶了,就是一百最低消费。

    周泽走到唐诗面前,“怎么了?”

    “你明天有空么?”唐诗问道。

    “没有。”

    “那你明天本打算做什么的?”

    “还没想好。”

    唐诗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那明晚一起吃饭。”

    话音刚落,唐诗和周泽同时皱眉。

    明天一起吃饭,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种正常的交际用语,但对于这二人来说,不亚于一场酷刑。

    明晚一起吃饭,在他们耳中,可以翻译成“明晚一起电击”。

    “喝茶吧。”唐诗改口道。

    “有客人来?”

    “算是吧。”唐诗看了看四周,道:“你可以轻松了,我不会再和你抢女仆了。”

    周泽笑笑,点点头。

    和唐诗聊完,周泽转过身走回了原本的位置,老道和那个年轻的实习医生正聊得嗨起来,两人大有忘年交的架势。

    当然了,以老道的阅历,他能和三教九流任何人都聊成知己。

    “怎么了?”周泽问道。

    “老板,他说他们医院太平间的尸体总是会出现破损或者丢失,但查不到是谁干的,我刚给他支了一招。”

    说着,老道从兜里取出一个塑料瓶,是荧光粉。

    “我跟你说,保管是你医院内部人做的,你偷偷地把这个撒到尸体上去,如果你抓到了贼,到时候你这实习医生也能转正了。”

    “转正去公安局么?”周泽看了看老道,“瞎给别人出什么主意。”

    这时候,年轻的实习医生接了电话,应该是催促他回医院的,挂断了电话,对老道笑笑,还握了握手,转身离开了书店。

    “老板,还真有偷尸体的么?”老道有些好奇道,他知道周泽上辈子是医生,肯定知道一些内幕。

    “有的。”周泽回答道。

    “那干嘛,偷尸体去移植器官?”老道马上问道。

    “你当器官移植这么简单么,器官移植的条件很苛刻,从太平间里偷尸体去进行器官移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一般的来说,以前可以送到一些医学院或者研究所进行解剖实验用,毕竟人的尸体不是小白鼠,实验品很稀缺。

    还有的就是一些人比较迷信,会偷尸体去配冥婚,另外也有一些人认为喝尸体头骨磨成的粉可以治病,总之什么说法都有,所以尸体偷盗现象其实挺严重的,不过现在国内推行火葬之后好了很多。”

    “拿头盖骨磨成粉喝?当珍珠粉么?”老道做出了一个想要呕吐的动作。

    周泽重新在自己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辆尼桑停在了书店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人,一个之前回老家的人。

    “你回来啦!”

    老道看着许清朗的身影很是激动,他吃腻了外卖,所以特别想念许清朗在店里的日子。

    周泽倒是很平静,但也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自己的酸梅汁可快喝完了。

    许清朗没进来,而是对周泽招招手,然后在店门口蹲了下来。

    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周泽走出了店门,站在他的身旁,想了想,也蹲了下来。

    “怎么了?”周泽问道。

    许清朗没急着回答,而是递给了周泽一根烟,然后叹了口气,道:

    “回家相亲了。”

    “喜事儿。”周泽说道。

    “唉。”

    “没相中?”周泽问道。

    许清朗摇摇头,“相中得太快了。”

    “快到什么程度,滚床单了?”

    许清朗瞥了一眼周泽,但没否认。

    “真快。”周泽感叹道。

    “我又不像你,我还是正常的。”许清朗提醒道。

    “那你哭丧着一张脸做什么?”

    “问题是,结束之后,人家给我床头放了一笔钱,然后走了。”

    “你被嫖了?”周泽有些意外。

    许清朗有些郁闷,道:

    “本来约定在咖啡馆相亲的,但相亲对象临时有事没来,我没接到通知,认错了相亲对象,然后我坐在她面前聊天,然后我约她去看电影,然后陪她逛街,然后到了晚上,她约我去开个宾馆给我看她刚写好的剧本,她是个编剧。”

    “我猜肯定是荧光剧本,必须得关灯才能看的那种。”

    许清朗有些无奈,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她走后给我床头放了三千块钱,我把她当成我的相亲对象,还有些惊讶她是不是太开放和前卫了,或者这就是一见钟情不能自已?”

    “大部分的一见钟情,其实都是见色起意。”

    “结果发现事实不是这个样子。”许清朗很纠结。

    “她是把你当鸭了?”

    “你能闭嘴么?”许清朗一脸幽怨地看着周泽。

    “钱你拿了,人你也睡了,你也没亏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我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打击了,我可是有二十几套房的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当鸭给嫖了!”

    “其实,有些事情换个角度想想,可能心理会舒坦一些。”

    “比如?”

    “比如,你是当鸭的人里,房子最多的。”

    “…………”

    “又或者,是房子多的人里,最像鸭的。”

    “…………”

    “抱歉,我不是很会安慰人。”周泽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继续道:

    “振作一点吧,

    床本就是世间最糜烂的地方,从床上开始的关系,又何必当真呢?

    对了,你回一趟老家就是专门为了相亲的?”

    “也不是,家里祖坟那边要拆迁,我回去迁祖坟了,对了,还出了一档子怪事儿,等过几天我和你再说,现在我想先上去休息。”

    许清朗站起身,推开书店门,从吧台那边拿了一瓶红酒,上了楼回自己房间去了。

    整个下午的时间,过得还算是闲适轻松,当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周泽才算是打起了精神,一般按照这个点,真正的客人也该上门来了。

    许清朗估计借酒消愁去了,没下楼,因此晚饭还是点的外卖。

    老道和小猴子坐在一张凳子上,爷俩一口花生米一口小酒,小猴子的酒量也被老道带出来了。

    书店的门被推开,门帘那边发出了一阵脆响。

    推开门进来的是那个实习医生。

    老道有点醉了,伸手招呼这个实习医生一起来喝一点。

    没办法,整个书店,他找不到其他一个能和他喝酒的人,只能陪猴子喝酒,现在有个活人来了,自然高兴。

    “我刚下班,都忘了今儿个来这里没给钱了,对了,荧光粉的钱我还得给你。”实习医生还是那么的木讷老实。

    “别啊,不就一百块茶水钱么,不就加荧光粉也就一百五么。”

    老道装作很大度地说道。

    对方把钱递过来,老道很生气地接了过来,然后拍了拍实习医生的肩膀,道:

    “你要真想谢谢我,请我出去下馆子,咱哥俩好好喝一杯聊聊。”

    说完,老道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周泽。

    周泽点点头,算是批假了。

    实习医生也没拒绝,他不是本地人,而且因为性格原因,在这里也没什么交好的朋友,当下和老道一起相互勾着肩膀出了书店门找酒馆去了。

    已经天黑了,路灯还算明亮。

    老道和实习医生走了一段路,快到前面酒馆的时候,老道拐入了旁边一个黑暗的小巷子里,解开了裤腰带,道:

    “不好意思啊,要先放个水。”

    实习医生也没见外,跟着老道并排站,也解开了皮带。

    “嘿,你这娃,接地气,我喜欢!”

    “哈哈,挺刺激的,随地大小便。”实习医生显然被老道带坏了。

    “这算啥,人之常情嘛,对了,我中午给你的荧光粉你往尸体身上擦了没有?”老道问道。

    “擦了,但今天尸体又丢了,医院都报警了,但警察还是没找到线索。”

    “不管用嘛?”老道有些歉然道。

    “嗯,不管用。”实习医生点点头。

    “那算了,今晚的酒咱俩aa吧。”

    “没事,我请你。”实习医生说道。

    “中,你这小子有牌面,我看好你!”

    说着,老道也没洗手,直接拍在了对方肩膀上,以资鼓励!

    “你年纪大,应该的。”

    实习医生微笑道,

    老道忽然愣住了,

    之前没发觉,因为书店里有灯,路上也有路灯,

    但在这个黑暗的小巷子里,

    老道忽然看见实习医生笑起来时,

    嘴里的牙齿上,

    有一层淡淡的,

    荧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