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还有?
    王轲醒了,他伤得不轻,周泽下楼时,他还只能躺在沙发上,脸色有些发白,有吓得,也有受伤的缘故。

    “需要我帮忙么?”周泽问道。

    王轲摇摇头,然后道:“只要你帮我…………”

    “哦,那我就走了。”

    周泽看见王轲摇头就直接转身走向了玄关,仿佛根本没听到王轲刚才的“委婉”。

    王轲:“…………”

    走出门,白莺莺和老道也跟了过来。

    其实,对于周泽来说,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剩下的事情,小萝莉会帮忙处理,以小萝莉不惜涉险暴露自己也要出面救王轲的行为来看,她还是很看重王轲这个父亲的。

    这不由得让周泽有些感触,当然,不是为这种父女情深的情节感触。

    而是,上次上小姨子身的那个鬼差,似乎也是受到了宿主的影响,代入了宿主的思维,甚至不惜杀人以成就宿主姐姐的单相思。

    而小萝莉好像也是一样,不惜涉险救父亲,周泽并没有觉得王轲的人格魅力居然大到这种地步。

    那么,

    是否也就是意味着,鬼差或者高级鬼魂是可以借助在一个人的身体内,但同时也会不免遭受其影响?

    那么,自己也遭受了影响了?

    好像有一段时间是这样,

    比如那个困扰过自己很久的执念:

    反正她又不和我睡?

    对的,那肯定是自己受到徐乐的影响;

    正常的自己,不可能脑子里都是那些下流的冲动念头。

    但似乎自己受到的影响,没有小萝莉和小姨子身上的两个鬼差那么重,这里面,应该也是有一些牵扯和区别。

    比如她们可能是为了自己进出地狱方便,人间的宿体的灵魂其实还在的,这也是为了她们灵魂离开时,这具身体还能继续存活方便下次使用,但一体二魂的时间久了,难免会受到一些影响。

    而周泽本人和唐诗,这具身体的主人则是死了,没有原主人的灵魂在里面碍事,影响也就自然而然的小了。

    各有利弊吧,

    比如周泽就学不会小萝莉那种:

    “biubiubiu”

    打了车,回到了书店,周泽打了一个呵欠,他有些累了,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书店里居然还有客人。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如果是那种可以给自己送冥钞的客人,周泽倒不会奇怪,但这是一个活人。

    一个穿着白裙子坐在那里看着书玩着手机的女孩。

    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六的样子,模样周正,她的阅读习惯和常人有些不同,一边看着文章一边在嘴唇翻动,像是在默念,小学生刚学课文时才会有这种习惯。

    白莺莺去洗澡了,和那个恶心的老头大战一回,没受伤,但身上脏了,她跟着周泽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也就学到了一些习惯。

    要知道她可是躺在地下两百年的僵尸,周泽不信白夫人会隔三差五把她尸体弄出来洗个澡做个spa保养。

    老道则是出去买夜宵去了,许清朗不在店里的这段时间,大家的吃饭问题有些堪忧,平时都是许清朗负责三餐。

    想到这里,周泽有些神伤,

    许清朗再不回来,

    这汁水,自己可就快要喝光了啊。

    没急着上楼,周泽倒了两杯水走到了那个女孩身边,把一杯水放在对方面前,自己则是在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

    虽说不是鬼有些遗憾,但上门是客,总是要招待一下的。

    “谢谢。”

    女孩抬起头看了看周泽,然后继续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文章杂志,慢慢地默念。

    周泽原本以为这是她的一种阅读习惯,但慢慢地发现不对,对方不光是在默念,而且是在有情绪有感情地在念。

    似乎是注意到周泽的目光,女孩抬起头,又看了一眼周泽,然后笑了笑。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女孩问道。

    周泽点点头,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矜持,要矜持。

    “这书店生意咋样?”女孩又问。

    周泽皱了皱眉,他很讨厌别人问这个问题,因为问这个问题的人其实都已经看出来,书店的活人生意并不好。

    但自己又不能和他们去解释自己做的是死人的生意,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被他们当作煞笔钱烧得慌的目光。

    “还行。”

    “哦,我觉得你的店挺好的,晚上来这里看看书喝喝饮料,很有氛围。”女孩说道。

    “嗯。”

    刚刚收服了小萝莉,周泽心情还可以,也愿意和客人聊聊,随即问道:

    “你是做电台主持的?”

    女孩摇摇头。

    “那就是有声播音?”

    女孩笑着点点头,“老板,你很聪明。”

    没什么聪明不聪明的,这年头,和声音有关的职业就那么几个。

    “播什么的?”

    “小说。”女孩拿出自己的手机,同时问道:“老板你平时听有声小说么?”

    周泽记起来在徐乐的电脑里,好像有不少有声小说存着,比如有声版的系列。

    “偶尔听听。”周泽敷衍道。

    “这是我的艺名,叫‘花爷’,我是懒人听书的签约主播,老板你可以尝试听听我录播的书。”女孩对周泽介绍道。

    “一般录制什么小说?”

    “我喜欢录制恐怖类的小说,在有声市场里,以前是恐怖,爱情以及另一个三大题材比较火。”

    “另一个题材?”周泽捉住了重点。

    “现在不让录了,就是那种稍微露骨一点的小说,以前可以录,愿意听的人也比较多,现在管理严格了,不准了。

    事实上,我们上课接受专业培训时,以前是专门学过录制这方面书的技巧的。”

    “还有专门授课?”

    “对啊,老师开课,我们一帮签约主播一起去上课,几十个男男女女坐在一起,跟着老师的节奏一起‘啊啊啊啊’叫,有感情有渲染力地叫。

    然后老师在讲台上不停地对我们喊:再动情一点,再激烈一点,再放松一点。”

    周泽微微张开嘴,这是真的涨知识了。

    想象一下那个氛围吧,真的有点让人神往呢,高雅版本的酒池肉林。

    当然,这是艺术,毕竟,那种事情以及和那种事情有关的事宜,其实算不得多肮脏,毕竟大家都不是母亲沐浴阳光受孕然后出生的。

    “我们当时上课时有个姐们儿被老师点名不够放松,那姐们儿委屈地说:老师,我都已经松了,你还让我怎么松下去。”

    说完,女孩自己也笑了,显然,她是一个喜欢聊天说话的人,当然了,说话也是她的一个职业。

    “怎么有兴趣到这里来的?”周泽问道。

    尤其还是大晚上的。

    “有一个粉丝约我来的。”女孩回答道,“他追我的作品追了很久了,从六年前我刚入行还只是一个新人时就在追了,每天都给我评论留言,支持鼓励了我很久,结果我没想到,他和我居然都住在通城,但他说他要回老家了,老家在距离通城很远的地方。

    所以他想约我出来见个面,见见我,我答应了。”

    “他打赏得很多吧?”周泽问道。

    女孩摇摇头,“不多,但在你最籍籍无名时愿意陪伴你的人,才是最值得珍惜和守护的。”

    “约你来这个书店,还说要去很远的地方。”

    周泽心里升出了一个大胆地猜测。

    自己的这家书店,在活人眼里,就是一个冷清的店面,但在另外一种人眼里,则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你说,听你书的,都是活人么?”

    “当然啦,我从不刷点击和推荐票的,这些热度和数据都是真实的,可没有僵尸粉和淘宝套餐运营哦。”

    显然,女孩领会错了周泽的意思。

    周泽摇摇头,答非所问啊。

    女孩则继续以为周泽是不相信,继续说道:

    “老板,有声市场确实不大,但国内有十多亿人口,哪怕喜欢听有声书的人比例再低,放在这么大的一个人口基数上,也是不得了的一个数目。

    你要知道,

    视觉会局限人的想象,

    听觉则会无限激发人的想象。”

    “这话说得挺有深度的。”

    周泽站起身,白莺莺洗完澡出来了,自己也准备去洗澡了。

    恰巧,周泽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从书店门口走了进来,他扫了扫四周,先看见了周泽,有些腼腆和畏惧地笑了笑,

    然后看到了周泽旁边的女孩,主动走了过来。

    女孩仿佛没有看见到他,浑然不觉有人靠近。

    “我很喜欢你的作品,也很喜欢你的声音,我要走了,要离开了,请你继续加油哦。

    你现在也不是以前的小新人播音了,你人气已经很高了,哪怕以后没有我的陪伴和支持,你也会越来越火的!

    加油!”

    男孩对女孩做了一个鼓励的手势,

    然而,

    女孩却什么都没听到。

    反而看了看时间,嘀咕约自己的热心粉丝,好像爽约了云云。

    周泽没急着把男孩送入地狱,而是在旁边多待了一会儿,且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

    其实,互联网的出现,确实是一个很神奇的平台。

    隔着屏幕,

    你不光没办法分得清和你卖萌撒娇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在论坛里,在帖子里,在书评区里,

    回复留言的,

    给你点赞的,

    骂你的,

    鼓励支持你的,

    可能不光是只有活人,

    还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