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大的一单业绩!
    很长时间以来,周泽就没见过白莺莺打过架,白莺莺每天的工作其实就是打扫卫生当营业员以及吃鸡和陪睡。

    但周泽一直没忘记,当初的自己和许清朗第一次正儿八经面对苏醒后白莺莺时的情景。

    白莺莺为什么会这么乖巧?

    是因为曾经被自己插得不要不要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真的变成了一只小鹌鹑,就比如上次周泽看见玩游戏时的白莺莺,她的本质,并不是一个软妹纸。

    僵尸,毕竟是僵尸,一些烙印在骨子底的凶厉因子,是不会被磨灭的,正如周泽在“喝酒断片儿”之后到底会做什么,其实自己也没什么意识。

    如果僵尸真的都是乖巧温顺的宝宝,白夫人当初去地狱时,也不会特意吩咐周泽在下一个寒衣节里用竹子将自己的尸身给焚毁。

    那个老头,在小萝莉口中是“尸魅”,周泽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大概可以推算出来,应该还不如正牌僵尸。

    至少白莺莺不会提个塑料袋手指就忽然断裂下来,也不会全身上下不停地冒着恶心的酸水儿,如果白莺莺也这样,那么周泽宁愿继续睡冰柜也会让她陪睡的。

    甚至等到寒衣节来临时,周泽会毫不犹豫地把白莺莺烧掉祭天。

    所以说,这毕竟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很多人在颜值比拼中受伤后会不甘地说几声“内在最重要”;

    但实际上,哪怕你死了,是否具备颜值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轰!轰!轰!”

    厨房里传来阵阵轰鸣声,

    地板被砸裂,

    墙壁被砸凹陷,

    两头尸体的对决,各个力大无穷,闹出来的动静当然不会小,但可以看得出来,白莺莺占尽了上风,甚至还犹有余力。

    而且,先前老头就已经被小萝莉重创过一次了。

    “轰!”

    一声巨响,白莺莺直接将老头摔在了地上,一时间,汁水飞溅。

    老头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了,看起来像是里常出现的骷髅水兵,身上也就剩下那几两肉还在那里敷衍地点缀着。

    “啪啪啪啪啪!!!!”

    刚刚一直在玄关外观望着的老道这个时候终于走了进来,为白莺莺鼓掌欢呼,高呼莺莺你是最胖的。

    “沙莎莎…………”

    拖着老头的身体,白莺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老头滑行过的瓷砖上,留下了好几条绿色的痕迹。

    但他还没死,真的没死。

    不论其他,单纯地看他的生命力,就已经够恐怖的了。

    而白莺莺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奶狗,

    周泽一声令下,

    她就冲了出去,把猎物扑倒,然后拖着猎物来到周泽面前,敬上。

    周泽在老头面前蹲了下来,他看着老头,老头也在看着他。

    “你……你也是鬼差…………”

    周泽点点头。

    “瞎了眼的鬼差…………”

    老头对着周泽啐了一口,如果不是其下巴没有皮肉了,说不得就得有两口浓痰飞射而出。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那天我在医院时,你是不是也在旁边看着?”

    “我不在。”老头回答道,“所以……医院里的人……是被你……弄晕的?”

    周泽没回答。

    “那些人……是渣滓……”老头重复道。

    “嗯。”周泽表示同意。

    “渣滓,就该杀,该吃!”老头倔强道,“老天让我没死透……就是让我……让我来清理……清理他们的。”

    “那他呢?”周泽指了指一边昏迷着的王轲。

    老头犹豫了一下,被白莺莺一顿胖揍之后,他的愤怒情绪也消减了很多。

    所以,当你心情不好时,可以去街边桌球厅或者舞厅,对着那帮聚集在一起身上还有纹身或者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家伙弹一波鼻屎,然后你马上会心情舒畅。

    “我不知道……”老头回答道。

    王轲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够很坦然地解释,自己面临自己生命威胁时,依旧在做着自我的阐述,实际上,很能说明问题了。

    要么这货是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根本不怕死,要么,就是他本就问心无愧,死也可以死,但不能给我头顶扣个屎盆子。

    “但你还是打算杀了他,煮了吃肉,你吃人吃上瘾了吧。”周泽笑道。

    老头不说话了。

    “你说老天爷没让你死成,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我也承认,那个医院里的渣滓们,连我都想让他们一个个早点去地狱报道。

    但你最后已经养成了惯性,你已经慢慢地不在乎你杀的人是对是错了,因为你已经迷上了这种感觉。

    我曾经听说过国外一个检察官的故事,他早些年抓捕了一些违法的贪官,名声大噪,后来,他为了持续这种感觉,用违法手段甚至故意栽赃陷害一些高官以成就自己的名声,说得,其实和你一样。”

    周泽伸手在老头脸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又有些后悔自己这个举动,把手放在老道裤管上擦了擦。

    “…………”老道。

    “当你注视深渊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只是你自己还没察觉。”

    周泽慢慢地站起身,“好了,说这么多,你也听得累了,你也该早点上路了。”

    “我不服…………我和我的家人…………受到的苦难……和迫害……为什么没人……没人在意……我和我的家人…………”

    周泽做了一个打断的手势,摇摇头,

    “我能猜测到你的故事应该很伤感,也很悲惨,肯定曾遭受过那家医院的荼毒,故事讲出来后,肯定闻者为伤悲。

    但可怜和苦难并不能成为你施暴的理由,

    因为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承受过苦难的人也多了去了;

    绝大部分人都在克服着苦难,以积极的姿态去面对新生活。

    哪怕有人因此自暴自弃,那也只是他自己的事儿,他也没去伤害别人,独自承受伤悲而已。

    所以,你又有什么特殊的?

    这不是理由,永远都不会是。”

    老头闻言,沉默不语。

    “所以,我最讨厌的一档节目就是记者去采访杀人犯的节目,节目里,他们总是在忏悔,总是在控诉自己以前生活多悲惨,自己多可怜。

    甚至,监狱方和记者还会去联系受害者家属,让他们原谅罪犯,好让罪犯更好地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多么美好?

    多么感人?

    他们甚至连受害人家属去‘恨’的权力,都得去剥夺掉。

    但可惜,这档节目还一直挺火的,毕竟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拉屎的人,真的很多。”

    自言自语了一番,周泽又看着老道:“我说了这么多,是要多收钱的,现在高级一点的殡仪馆也有给家属心理按摩的服务,我这也算是附加服务,等你下去后,多给点纸钱,晓得么?”

    老者缓缓地闭上了眼,叹了一口气。

    “你还有灵魂吧?或者是意识团之类的东西,毕竟你不是正经的僵尸。现在,从你体内飘出来,我送你进地狱。”

    老头放下了低垂着的手,看样子是认命了,至于他到底有没有开解,周泽不清楚,也不在意。

    然而,

    在下一刻,

    老者的身体忽然一阵抽出,他那几乎断裂的脖子竟然提了起来,张开獠牙,对着周泽的身体一口咬了过来!

    “噗!”

    周泽没动,但他的指甲直接刺入老者的身体,指甲内环绕的黑气开始疯狂地在老者体内肆虐着,这是一种超越了寻常意义上的酷刑,甚至完爆之前白莺莺对老者身体上的打击。

    老者的嘴还没咬到周泽就直接哀嚎了起来,他很痛苦,万分地痛苦,他也在祈求,祈求周泽抽出指甲。

    但周泽没有动,平静地看着老者在自己面前痛苦万分。

    很显然,周泽之前废话了这么久,心理按摩开解了这么久,还是没用。

    这也足以可见,那一档探究杀人犯内心可怜和阳光的节目,也没什么鸟用,很多人都有冲动都有仇恨的情绪,但正常不会去以冲动和愤怒的名义去杀害无辜的人,一旦这么做了,就不是人了,是畜生。

    “其实,我对你没想象中那么厌恶的。”周泽淡淡地说道,“但你已经控制不住你自己了,你终究不是诛杀恶魔的骑士,甚至,已经变成沦为等待骑士去诛杀的恶魔。”

    在周泽指甲的逼迫之下,一道黑色的光团从老者体内飘散出来。

    周泽打开了地狱之门,

    伸手抓住了光团,将其丢了进去。

    周泽没把老者灵魂打散,还让他下了地狱,留了一线机会,并不全是因为他舍不得业绩点,而是当初在医院门口的自己,其实也曾心生借刀杀人作壁上观的想法。

    不过,周泽还是习惯性地伸出手,拿出了自己的那个小本本,然后,周泽眼睛当即瞪直了!

    擦!

    业绩单上显示:百分之五十!

    也就是说,老者的这一单业绩,比得上自己之前送下去的所有鬼业绩的总和!

    周泽有些后悔,早知道不急着把他送下去的,应该先问问他是否还有哪些同道中人,是否也隐藏在这个都市里。

    一边的小萝莉,依旧跪伏在地上,看着周泽拿出一个小本本,她的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

    震惊的点不光是那个证件的本身,而是那个本本背后所代表的东西!

    她忽然记起来无面女在冥店时对自己说的话:在她看来,她们眼中的猎物,远远没有通城那个家伙来得重!

    这时候,王轲的妻子忽然拿着刀叉和盘子走过来,在老者残破的身体旁蹲下来,用刀切下了肉,放在盘子里,然后用叉子插入肉,准备往自己嘴里送。

    老者反应迅速,把她制止住了,她还在挣扎,喊着:

    “让我吃,让我吃,让我吃…………”

    周泽走到了小萝莉身边,看着跪在地上的小萝莉,又看了看王轲的妻子,眼里露出了些许明悟之色,

    开口问道:

    “你妈是不是有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