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舌尖上的家宴
    “咚咚咚……咚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依旧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王轲抬起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到了玄关口,他看了一眼显示器,外面摄像头拍摄到的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

    老者低着头,看不清楚真容。

    王轲没准备开门。

    但只听得“咔嚓”一声,

    门被打开了。

    王轲后退了一步,老者出现在门口。

    门口位置,更是传来了一阵阴风,四周的温度,也缓缓地降低了下来。

    “吧唧”一声,

    老者手中提着的塑料袋落了下来,里面撒出来一些酸菜还有一些葱姜蒜之类的东西。

    “待会儿做饭吃。”

    老者的声音有些糯糯的,不是小女生说话的那种糯,更像是喉咙里全是积液所发出的声音。

    王轲深吸一口气,这个时候,他甚至冷静到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然后又戴了回去,道:

    “虽然我知道劝服你的概率不大,但总得尝试一下,我和那个医院,真的没什么关系。”

    “哦。”

    老者应了一声,然后抬起头,他的皮肤在此时开始褶皱起来,先前只是有些老年斑,而现在,则是彻底化作了干瘪的榆树皮。

    粗糙,干裂,眼眶也随之凹陷下去,空洞的眼眸里仿佛有一团绿色的火苗在摇曳。

    “谁在乎呢。”

    老者向前一步,拉近了自己和王轲的距离,

    “别人不在乎我们这种人的贱命,我为什么还要去在乎别人的命?”

    看着老者一步一步地和自己拉近距离,王轲叹了一口气,“我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好人,然后,我对你的遭遇,也很同情。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怎样的遭遇……”

    “砰!”

    王轲的废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掀翻在了地上,老者手中的力道很大,大到王轲这个成年男子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只小鸡崽。

    这一摔真的不轻,王轲左臂直接骨折,胸口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不好意思,我不是警察,我做事,也不想讲证据。”

    老者在王轲身边蹲了下来,

    “总之,那张照片里的人,和那个医院有关系的人,都得死。”

    说完,老者伸手在王轲脸上拍了拍,老者的手指缺了几根,断裂的位置还有绿色的脓水不断地冒出来,看起来很是恶心。

    王轲长舒一口气,忍着剧烈的痛楚感,他似乎有些认命了。

    而就在此时,老者抬起头,看向了楼梯口,王轲的妻子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下方的这一切。女人换了睡衣,现在是一身运动装,看起来原本打算出去晨跑的。

    “回去乖乖睡觉,我不杀女人。”

    老者狞笑了一声,站起身,伸手拖拽住了王轲的脚踝,他走在前面,被拖着的王轲在后面,二人一起进入了厨房。

    王轲的妻子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站在了厨房门口。

    老者有些意外地看着门口的女人,他似乎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但他原本以为女人会打电话去报警,但是她没有。

    她原本以为女人会拿什么东西来和自己拼命,抢救自己的丈夫,但是她也没有。

    甚至,老者觉得女人尖叫,哭泣,哀求,逃跑等等举措都可以理解,但女人接下来的反应,却有些让人瞠目结舌。

    女人在厨房门口停留了片刻,然后转身把老者带来的酸菜等配料提了进来,主动从厨房小柜子里取出了各种调味品,同时开始帮老者涮洗锅碗。

    躺在地上的王轲看到这一幕,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有些无奈道:

    “老婆,你又犯病了。”

    老者被女人的行为也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弄不清楚,也就不去想了,老者将王轲提起来,将他的脖子按入洗碗池之中,打开水龙头,开始用凉水冲洗。

    一边的女人拿起刀,没砍老者,而是开始帮老者切蒜切葱,速度飞快,显示出了其厨艺水平;同时还顺带着把煤气阀门打开,给锅里倒了油,点了火。

    老者带来这么多的配菜是为了做什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而女人,像是在帮老者打下手一样。

    厨房里,很和谐,各司其职,大家都在准备烹饪一道美味的菜肴,也都在为此而努力着。

    王轲也没反抗,他也清楚,自己反抗不了了。

    老者伸手,攥住了王轲的头发,把他的头提了起来,紧接着,老者用自己的指甲在王轲脸上的皮肤上不停地游走。

    像是一个去商场买肉的客人,在选择到底买哪一部分的肉好。

    “先炒,再骨头煲汤,好吃。”

    王轲的妻子站在边上对老者说道,她说得很认真,说明她经过了深思熟虑,同时,还咽了口口水,她有些饿了。

    老者似乎对这个神神叨叨的受害人妻子有些习惯了,居然真的思索了一下,最后同意了王轲妻子的意见。

    老者准备用指甲切肉,但王轲的妻子主动将菜刀递送过来,示意老者用菜刀。

    她指了指老者的指甲,道:“脏,不卫生。”

    有丰富厨房经验的家庭主妇知道,食材的新鲜程度往往决定着一道菜的好坏,对待食材必须尽量做到苛刻和细致,不让任何的外在因素影响到食材的口感,这是对自己的负责,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家人负责。

    而已经成了尸魅的老者,接连“吃”了十多个医院里的人补充自己,也算是此中老饕了。

    他深知一个人的性别年龄以及工作环境体形的差异,往往也决定了菜肴口味的区别,老者看中了王轲,身上瘦肉多,人近中年,不显得油腻,骨骼发育健全,很适合食用。

    这是大自然的馈赠,而老者清楚地知道如何烹调这道菜的秘密,这是他打算杀的最后一个人,所以他打算用更隆重一点的方式来犒劳一下自己。

    他相信,以这种方式,能够抚平自己死前所经历的愤怒和悲伤,这是,食物的神奇效用。

    老者眼眸中绿色的火焰一阵摇晃,接过了刀,只是他手指不是很多,拿起刀时,显得有些不稳,但还是用仅存的手指扣住了刀柄。

    王轲在摇晃,老者只能反手用刀背对着王轲的后脑击打了一下,王轲直接昏厥了过去,就像是杀鱼时把鱼拍晕一个道理。

    而后,

    老者的刀口落下!

    “哐当!”

    一声脆响,

    老者手中的刀飞了下来,一条长长的舌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像是一道皮鞭抽中了老者的手腕,同时将那把刀席卷而走。

    王轲的妻子回过头,看向了自己身后。

    老者也看向了厨房门口,在那里,站着一个小萝莉。

    小萝莉张着嘴,半截舌头还在外面,那把菜刀在她的脚下,眼眸子里,光泽闪烁,看起来气势逼人,但是她的一只手,其实已经抓住了门框撑着自己的身体,显然,她早就是强弩之末,已然是摇摇欲坠了。

    王轲妻子看向小萝莉,温柔地招招手,道:

    “蕊蕊醒啦,来,去刷牙洗脸,等下来喝汤。

    是用爸爸的肉做的汤哦,很好喝的,碗里面,都是浓浓的父爱。”

    小萝莉有些复杂地扫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她还在那里兴奋得不能自已。

    老者微微侧过头,盯着小萝莉。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小萝莉强打起精神,

    口中的舌头再度延展开来,

    “阳间,不是你这种孤魂野怪所能撒野的地方,你只是尸魅,还没有跳出去的资格!”

    舌头再度射出,击中了老者的胸口。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

    老者的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整个人也倒飞出去,撞在了瓷砖墙壁上,身后的墙壁已然出现了一个凹坑,龟裂了一大片。

    但胸口洞空的老者又慢慢地爬起来,

    他的指甲又黑又长,嘴角也开始有脓水滴淌出来,但他还是重新站起,继续看着小萝莉:

    “还真有…………黄泉?”

    老者有些迷茫,

    他似乎想到了自己的亲人,

    每个人,都有黄泉情节,因为每个人在自己长大成人的过程中,总是会遇到至亲的人离去。

    黄泉,在中国人眼中,是一个寄托哀思的场所。

    小萝莉的舌头再度伸展出去,但很明显,这一次的力道比上一次虚弱了许多。

    老者双手伸出去,抓住了舌头,身体虽然一震,但没有被再次弹飞,紧接着,他的指甲开始疯狂地切割这条长舌。

    “噗!”

    舌头断裂,

    小萝莉跪伏在了地上,身体一阵痉挛,眼眸深处的光彩也时而清晰时而迷茫。

    她好不容易从蓉城逃回来,

    没成想,居然有一个不成形的尸魅趁着这个时候打上了自己的家门!

    换做其他时候,这种角色胆敢冒犯自己,自己定然让他形神俱灭!

    “你是……鬼差?真的有阴司,也真的有地府?”

    老者的模样很可怕,胸口一个大洞,身上也到处都是脓水,他先喃喃自语,随后发了疯地一样开始咆哮:

    “既然有阴司,既然有地府,那为什么该下地狱的人却没下地狱!

    那些恶人,那些罪人,还能在阳间继续祸害人!

    我……我……我要把你们全都吃掉,把你们这帮废物,这帮尸位素餐的家伙,

    全都切碎丢进锅里去煮!”

    老者说着,将昏迷中的王轲再度提起来,同时“哐当”一声,原本的锅被他扫开,煤气灶上的蓝色火焰还在升腾着。

    老者狞笑着作势要把王轲的头向火苗里送。

    小萝莉挣扎地抬起头,

    呵斥道:

    “你还要旁观到什么时候,你不想我活着回来我理解,难道连你的发小,也能见死不救?”

    “我是真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

    玄关处,走出了周泽的身影,他走到了小萝莉跟前,看着跪伏在地上撅着儿的她,

    心底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属于活不过半集的低级龙套的低级快感。

    简而言之,就是小人得志便猖狂!

    你也有今天啊。

    “来,叔叔摸摸。”

    说着,周泽伸手,在小萝莉脑袋上揉了揉。

    嘿嘿,

    你居然也有今天。

    小萝莉紧咬着嘴唇,目露羞愤之色,嘴里咬出两个字:

    “救人。”

    “你真把他当爹?”

    周泽有些意外。

    周泽知道她受伤了,她也原本可以不下楼,但她还是出现了,看来自己这个发小,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居然能让一个鬼差愿意搭出自己的命救他。

    再反观自己,

    现在简直活脱脱的一个反派角色,

    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是东西了。

    试探小萝莉到底回来没有,只是临时起意,但如果周泽早点进场,王轲至少不会遭受皮肉之苦。

    周泽也有些恍惚,人,好像确实会变的。

    以前的自己,多么善良多么急公好义,医者父母心,

    现在的自己,好像比以前,自私了许多。

    当然,也由不得周泽不去谨慎,小萝莉的存在,就是他的一块心病,他不得不去慎重对待。

    老者见周泽走进来,还愣了一下,但见周泽没搭理他而是只顾着和那个小女孩说话也没看自己,当下也不犹豫,继续将王轲的头向火苗那里送去。

    “嘤嘤嘤!”

    厨房窗外传来了叫声,

    紧接着,

    一道白色修长的身影直接撞碎了窗户玻璃飞了进来,将老者砸倒在了地上,王轲也滚落在旁边,免去了被烧烤的结局,至少,暂时是这样。

    老者很快弹起身,抓向了那道白色身影,一时间,厨房里不断传来沉闷的响动,像是有两个人在挥舞着大锤拼命地砸着东西。

    接下来,

    就是家养的和野生的之间的战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