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

第一百一十七章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

    王轲的生活,很无聊,也很枯燥,他是一个工作狂,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人生而努力着,不惜一切地往上爬。

    小时候穷怕了的人,往往在长大后对金钱有着更大的执着,他们渴望金钱积累所带来的安全感。

    而且,正常家庭出生的人是很难理解孤儿院走出孩子的心理的,他们所欠缺的,不光光是“金钱的安全感”那么简单。

    以前的周泽,也是一样的,不过二世为人,周泽惫懒了许多,更看开了许多。

    没有什么执念是“死一次”所不能解决的,

    如果不行,

    那就多死几次,

    你也就看开了。

    王轲提议玩扑克,周泽不置可否,白莺莺不屑一顾,老道有心捧场但两个人玩扑克实在是玩不起来,只能作罢。

    到最后,王轲直接把自己病人的病例拿出来进行研究,直接开始了工作,没看出了他到底有多么的惊恐。

    周泽看着自己的这个孤儿院里一起长大的“哥哥”,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自己。

    哪怕是死前,也想拥有更多,追求更多,大家都很享受工作带来的快感,那种积累和类似松鼠往自己树洞里藏坚果的满足。

    不管还有没有明天,都必须工作。

    窗外,开始出现了亮光,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有些慢,但也有些快,那个僵尸没来,没人叩门,也没人破窗,今晚,很安宁。

    周泽特意多等了一段时间,一直到了上午,周泽才打算起身。

    “今天就这样吧,我回去了。”

    王轲没有死皮赖脸地来求着周泽不要走继续保护自己,他低着头,继续看着自己的病例,当周泽辞行时,他才抬起头,略有疲倦地伸了个懒腰,对周泽笑了笑:

    “吃了早餐再走吧。”

    老道很想点头,但他得看周泽的脸色,反正对于老道来说,他对王家的吃食那是满意得不得了,精细精致,追求味蕾享受为主而不是单纯地为了填饱肚子。

    “不了,不用麻烦了。”

    周泽对王家任何和“吃”有关的东西,都带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闻言,老道有些失望,其实他昨天口福不错,吃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居然也没闹个肚子。

    “客人要走了么?”

    这时候,王轲的妻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衣,因为有客人在的缘故,所以额外套了一件白色的外套,但依旧可以看出来她那姣好的体态。

    少、、、妇风流,韵味流出。

    白莺莺站在周泽伸手,轻轻拽了拽周泽的手臂,周泽顺着指点看过去,看见了王轲妻子左腿小腿上的那一串红色的痕迹。

    像是血,从茂密的丛林深处顺着溪水的路径蜿蜒而下,流下了岁月折腾的痕迹。

    “亲爱的,昨晚睡觉时我居然把我那瓶红色指甲油给打翻了却还没注意到,等早上醒来时,看见地上那一滩红色,把我吓得差点晕了过去。

    前阵子看了一部恐怖电影,你知道么,我还以为你像是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趁我睡着时把我吃了呢。”

    王轲妻子走到王轲面前,伸手抚摸着王轲的下颚,丈夫一夜未眠,她有些心疼。

    “你太瘦了,我吃不饱呢。”王轲笑着调侃回应,“去做早餐吧。”

    “不用了,嫂子。”

    周泽再度拒绝,

    “我们先走了,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来我书店找我,对了,我书店现在搬到南大街了,离这里也不远。”

    周泽这意思是,如果真的预感到什么不对劲,可以来自己书店避难。

    这是周泽所能做的最大程度了,他不可能24小时待在王轲身边不离不弃地保护他,况且,今儿个是清明节,正是自己书店“生意好”的时候。

    很多新客人会因为清明节的到来而涌入书店,这是一笔大生意,类似于旺季,周泽不愿意错过。

    谢绝了王轲夫妻的挽留,周泽三人走出了王家别墅。

    刚走出去,周泽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阳台。

    王轲的女儿应该还在睡觉,现在是清明节假期,她不用上学。

    小萝莉应该还没回来,或者,她根本回不来了,事实上,如果小萝莉回来了,估摸着王轲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了,那头僵尸真的想来王家复仇很可能也是有去无回。

    “老板,那个,真的是红色指甲油么?”白莺莺在周泽身后问道。

    “也可能是月经怕尴尬所以找了个借口。”

    “…………”白莺莺。

    周泽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向白莺莺,道:“你应该是停了吧?”

    “…………”白莺莺。

    这让人家怎么好意思回答,还有,僵尸哪里会来那种东西!

    三人走到了小区门口,因为是上午了,所以这里挺热闹的,街面上不少摊位已经开门。

    不管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恶性事件,人们的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一个四肢健全的中年男子跪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个碗,正在那里乞讨,看起来倒是有些可怜,身上脏兮兮的,嘴里不停地“啊啊啊”,像是一个哑巴。

    等老道经过时,乞丐伸手抓住了老道的裤管,示意老道施舍一点给他,老道毕竟是一副出家人的打扮,看起来更好糊弄钱一些。

    乞丐也是一个需要丰富经验的职业,也懂得区分和着重选择自己的客户群。

    谁知道老道直接一挥衣袖,将乞丐抓着自己的手给挡开,同时对着乞丐啐了一口,骂道:

    “有手有脚,年纪比贫道还小,做点什么事情不好,偏偏在这里乞讨,你家祖宗的脸都被你给丢净了!”

    以老道的年纪和身份,说这些话来,倒是一点都没错。

    他一把年纪了,还要开直播,还要伺候鬼,自己平时挺节俭,但周泽听白莺莺说过老道似乎还在山区里资助了几个贫困学生。

    乞丐闻言,颇有恼羞成怒的意思,直接站起身,只听得他一声惨叫,然后倒在了地上,不停地张牙舞爪,“啊啊啊啊!”地喊着。

    直接意思是老道打了他,言外之意就是他要讹人。

    老道看到这一幕,气得都要笑了,恨不得真的上去给这赖货打上几拳。

    当然,四周也开始有围观的人出现,大家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的,也没人给这个乞丐说话或者出头。

    这年头,大家的同情心早就被一个个乞丐骗子给耗得差不多了,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但这年头,有时候看似“弱者”的人,经常出现反转,可能他的日子过得比同情他的人还要好。

    周泽则是微微皱眉,他不愿意为这种事情耽搁什么时间,对白莺莺使了一个眼色。

    白莺莺会意,靠近了人群。

    乞丐只觉得自己身下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当即跳了起来,喊道:

    “冷死我了,冷死我了!”

    他能说话了,人群里当即传来了哄笑声,虽然不明所以,但大家都觉得有趣。

    乞丐灰溜溜地跑了。

    老道吸了吸鼻子,叹了口气,道:“有些人,活该受穷。”

    周泽笑了笑,没说他之前看见乞丐兜里的手机是苹果x。

    三人凑合着在小区门口吃了早餐,白莺莺很贴心地带着酸梅汁,这次周泽多吃了一些,昨晚夜宵他一口都没吃,也确实需要进食补充一下能量了。

    吃完饭,白莺莺准备打车回书店。

    就在这时,一个满头白发背影佝偻的老者从三人前面走过去,老者左手提了一个包,右手提了一个塑料袋,像是刚买菜回来。

    让人注意到的是,老者提包的左手只有两根手指,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残疾人。

    老道看到了这一幕,主动走上前,问需不要帮忙。

    老者摇头示意说不需要。

    老道说“老哥,没事儿,你是住这个小区吧,我帮你提着送回去。”

    但老者还是坚持地微笑摇头示意自己可以,他自己的事儿,可以自己做,并不需要帮忙,哪怕他那两根手指提着东西确实看起来很吃力。

    老者往前走了,应该是住的和王轲同一个小区。

    老道长舒一口气,道:“人和人,果然是不同的啊,四肢健全的年纪不大的人,跪在地上想要不劳而获乞讨,要白食。

    但这个残疾年纪比我还大一轮的老哥哥,却还维护着自己的自尊和骄傲。

    当浮一大白,这大早上的鸡汤,过瘾。感觉这一天又是元气满满充满正能量的一天。”

    老道在那里自言自语外加自我满足,这是每个喝了鸡汤的人都有的情况,仿佛自己的心灵在刹那间被净化了一般。

    “他东西掉了。”周泽开口提醒道。

    “啥,钱包掉了么?那我赶紧给人送回去,他这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也确实容易忘事儿记性也不会好,也不容易啊。”

    老道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周泽,然后整个人一愣,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只见周泽手里拿着的是一根中指的指节,尾端还带着血渍,甚至上面还升腾着淡淡的热气,当真是新鲜得很。

    “你说得对,人老了,记性就不好了。

    连手指掉了,

    都没察觉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