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路上行人欲断魂
    周泽和老道走出医院时,白莺莺恰好打车过来,她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卫衣,看起来青春靓丽得很。

    虽然沉睡两百年,但她的年纪却依旧停留在二八年华。

    “老板。”白莺莺隔着马路对周泽打招呼。

    “所以野生的就是容易搞事情。”老道吸了吸鼻子,看着正在从对面马路走来的白莺莺,感叹道:“还是家养的懂事。”

    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幕后凶手很大可能是一具僵尸,而书店里,正好也有一头家养的僵尸,那就是白莺莺。

    老道可是亲眼见到过白莺莺负责打扫卫生招呼客人的,忙完了工作还得陪着老板睡觉,真是新时代新世纪最乐于奉献的好员工。

    “老板,事情很严重么?”白莺莺走过来问道,她清楚,如果事情没棘手到一定的程度,老板也不会特意喊来自己。

    周泽看了看老道,“你跟她说一下情况。”随即,周泽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众人一起上车。

    车子开到了别墅区,三人下车后直接走向了王轲所在的别墅。

    按了门铃,很快,王轲打开了门,对着周泽等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汤马上就好,大家一起喝点,忙工作也不能亏了身体。”

    “先生这话说得贫道很认同。”

    老道喜不自禁,他夜宵才吃了一半就不得不结账跟着周泽跑回医院,现在肚子里其实还没完全饱。

    众人在客厅里坐下,王轲拿着一个托盘端着四碗肉汤过来,周泽、老道以及白莺莺面前都放了一碗,他自己也端着一碗。

    肉汤很纯正,撒着葱花,还有一两滴麻油在上面,每一碗里还有两三个肉块,老道没客气,端起来直接开吃,吃得很是尽兴。

    看着老道端着碗在大口大口地喝汤,周泽坐在边上,微微摇头,不知怎么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恶心感,明明他面前的汤根本就没动,但那种反胃劲儿却无比的浓郁。

    白莺莺也不吃东西,面前的汤也没动。

    “哈,过瘾!”

    老道用手背擦了擦嘴,见周泽没动筷子,有些意外道:

    “老板,喝一点吧,暖暖身子。”

    “我不饿,你吃吧。”周泽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老道推脱了一下。

    “吃吧,别浪费了。”

    说着,周泽还把原本放在白莺莺面前的那一碗肉汤也送到了老道面前。

    “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王先生这厨艺,真没得说。”

    老道开始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周泽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只能站起身,看向王轲,“聊聊案子吧。”

    王轲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起身示意周泽跟着他一起进书房。

    书房的案头上,摆放着很多资料。

    “喏,这是刚送来的照片,被解剖了的尸体还好,没发生什么事儿,但有几具没来得及解剖的尸体,却发生了异常的变化,尸体化作了脓水,而且还出现了死人不可能有的一些应急反应。

    比如忽然在担架伤坐了起来,还有人听到了里面传来了走路的响动声,我收到这些消息后,马上就想到了你。”

    王轲将一叠照片放到了周泽面前,

    周泽一边翻阅着照片一边问道:

    “还有什么线索?”

    照片上的事情,周泽都清楚了,他还在刚才亲身经历过。

    “警方调查了所有死者的身份,其实没有太大的意外,死者基本都是和那个医院有关系的人,也因此,警方的思路是这是一起仇杀,凶手做出了这般丧心病狂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报复。

    现在警方已经在将目光锁定在那些和这家医院有着医疗纠纷的嫌疑人身上了,不过,这事儿还真是让人很意外,这家医院,不经查,况且发生了这么严重的恶性事件,有些东西根本就瞒不住了。

    赌博,拿人命当赌博的游戏,这还真是让人吃惊啊。”

    王轲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镜框,同时开始转动自己手中的钢笔。

    “还有呢?”周泽继续问道。

    目前为止,王轲哪里所得到的情报都是自己知道的。

    “没了,想要锁定凶手的身份,先要把这整个地下黑色产业链给连根抓起来,然后从那些赌博输了的人那里,先选择当地或者本省的赌徒进行调查,另外,一些被送去当作赌博工具的人,他们的家属,也是被重点怀疑对象。

    这样一来,目前的嫌疑人真的非常之多,调查难度和耗时也很大,我还在等更具体一点的消息。”

    周泽有些不耐烦了,他站起身,准备告辞,王轲提供的情报,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

    “别走啊,再坐一会儿。”

    王轲挽留道,

    “再喝点汤。”

    “那就真没什么好聊的了。”周泽说道。

    你再提喝汤我不走也不行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一件警方没有发现我却发现了的事情。”

    王轲后背向后靠了靠,看着周泽,他的目光隐藏在镜片之下,显得有些深沉,“但我怕你误会我。”

    “可以不说的。”

    周泽没去追问,讲真,这件事,他可以管,也可以不管,他只是一个鬼差,又不是龙虎山上的天师,没多少以拯救苍生为己任的情怀。

    野生僵尸,按理来说不归周泽管辖,除非那头僵尸吃饱了撑的来攻打深夜书屋,

    否则他完全可以在书店里,该吃吃,该睡睡,

    而且,就算那头僵尸真的脑子抽抽了主动来书屋,有自己,有白莺莺再加上唐小姐,估计最后倒霉的还是那头僵尸。

    “还是告诉你吧。”

    王轲又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调过头来,放在了周泽面前。

    照片上的背景是一家医院的门牌,就是出事儿的那家医院,周泽还看见了照片后面的那个熟悉的大钟。

    “照片里总共有十七个人,里面有四个保安,四个护士,三个医生,还有两个做行政管理的,站在最前面的,有四个人。

    最中间两个分别是医院的出资老板还有一个是那个赌博平台的一个负责人,最左边的则是通城当地的一位有名望的老医师,已经退休了。

    医院死亡事件里,四个保安,四个护士,三个医生加两个管理员,当天就死了。

    然而,最前排的四个人里,有两个人,则是在一周前相继死亡的。

    比如这个医院的出资人,在一周前遭遇了车祸,这个老医师,三天前被发现死在了家里。

    刚刚得到消息,这个赌博平台老板死于今晚跑路的途中…………”

    王轲一边说着一边叹着气。

    周泽伸手,放在了照片上,然后轻轻推开了王轲按在照片上的食指。

    “我很好奇,这第四个人,是不是还没死?”

    王轲慢慢地挪开了自己的手指,之前被他用手指罩住的第四个人的脸,露了出来。

    一张让人很熟悉的脸,

    是王轲的脸!

    周泽抬起头,看向王轲。

    王轲双手摊开,“稍安勿躁,听我解释。”

    “很让人意外啊。”周泽点了一根烟。

    “别急着下结论,这事儿还真和我没关系,这个老板是我大学一个寝室的,他说开了一家诊所,请我过去出席一下剪彩,我不可能不给这个面子,事实上,我的身份和那个老医生一样,那天都是来撑个场面的。

    他们做的什么勾当,比如拿人命赌博这件事,我是真的不清楚,开业之后,我也没再去过这个医院,也没从这个医院里获得什么好处,更和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

    王轲看着周泽,

    “事实上,你很难以想象这个黑色产业链到底有多暴利,哪怕这里面刮出薄薄的一层油水,也是一笔巨大的数字。

    如果我真参与其中,我还会为我的心理研究事务所的发展而为钱发愁么?

    上次郑先生女儿的事情,你也看得出来我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我缺钱,而我如果参与了这件事,我还需要去郑先生那里忙前忙后当孙子么?”

    王轲说得很有道理。

    因为他不可能预知到现在要发生的事儿然后在过去就开始在周泽面前演戏。

    “所以,你喊我来,一起参考这个案子拿证据给我看,只是一个幌子?”周泽吐出一口烟圈,然后抖了抖烟灰,看着那些灰烬落在了书房的地毯上,缓缓道:

    “你的真实目的,其实是自己怕死,让我来保护你?”

    “别把哥哥我说得那么不堪。”王轲摘下了金丝框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我做出的心理侧写,最后临摹出来的画像,真的很像你。

    我找你来,其实是向你坦白的,因为我觉得那些人很可能是你杀的,你的身份……嗯,我也是知道的。

    如果是你的话,我喊你过来,不也省事儿了么?”

    周泽摇摇头,“我没那么闲。”

    “如果不是你,那么,我可能今晚或者明天,就得死了。”王轲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我待到明天再走,你最好祈祷今晚凶手就来找你。”

    言外之意,

    过时不候了,

    周泽不可能给王轲当贴身保镖。

    “你夫人和女儿呢?”周泽问道。

    “我让她们在楼上早点休息,我不想惊扰到她,好在,那个凶手现在只是在杀照片上的人,没表现出要灭人满门的意思。”

    周泽闻言,点点头。

    走出书房,周泽看见老道把茶几上的三碗肉汤,全吃了,正很是满足地靠在沙发上摸着自己的肚子。

    “好吃么?”王轲文老道。

    “很好吃,这手艺,绝了,这肉,也很香。”老道赞叹道。

    “呵呵,这是我妻子今天特意去农户家买的新鲜猪肉。”

    “有心了。”老道舔了舔嘴唇。

    “锅里还有,等会儿我再去热一下。”

    “那感情好。”老道显然没吃够,等再消消食,他还能继续吃。

    这时,自楼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亲爱的,是来客人了么?”

    “嗯,你继续休息吧。”

    “好的,亲爱的,你也早点忙完休息,厨房我明天来收拾。”

    女人站在楼梯拐角说完话,转身又走入了卧室;

    她躺入了床上,这是一张红色的大床,显得很是喜庆,当然,也显得有些土气。

    现在用这种大红颜色床单的人家,哪怕在农村也很少了。

    而且,

    在床单的边缘,

    还有一滴滴的殷红,

    正在滴落下来,

    在床底下,凝聚成了一滩,

    滴答,

    滴答,

    滴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