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
    周泽和老道顺着尖叫声找到了那一层,因为周泽腿脚不方便的原因,他们赶到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附近不少陪床的病人家属都出来看热闹,里三层外三层;

    甚至还有一些穿着病人服的病人一只手拿着自己的点滴瓶一只手撑着墙壁过来吃瓜的,深刻诠释了什么叫生命不息,看热闹不止的劲头。

    附近还有几个护士在安抚着一个女孩,也有人在打电话通知医院的保安,保安应该很快就会过来。

    周泽因为穿着也是白大褂,和老道很是轻松地挤开了人群走到了里面。

    地上,是一滩黄褐色的脓水,还有一个像是鸡蛋黄的玩意儿在那里不断地浮荡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人把鸡蛋剥开丢在里面,只有周泽清楚,这玩意儿其实是人的眼球。

    “老板,这家伙的羊水也破了。”

    老道在周泽耳边轻声道。

    周泽微微皱眉,老道越是关键时候越是喜欢犯浑,这可能是他的一种紧张情况下的自我保护机制,情不自禁地在紧张时刻给自己放松一下。

    紧接着,周泽伸出自己的食指,放在下面的脓水里搅拌了一下。

    老道看到这一幕,也蹲在一边,伸出自己的手指放进去搅拌了一下,讲真,这玩意儿太恶心了,但老板都这样子了,他只能跟上。

    不得不说,老道是一个很有追求的人,无论是在跟着上任老板还是这任老板时,他都有着很强大的学习模仿欲。

    随即,老道看到了恨不得要吐出夜宵的一幕,周泽竟然将自己的中指放在嘴里吮吸了一下,然后低头沉思着,像是在分辨着这里面的成分。

    同时,

    还砸吧砸吧了嘴。

    这么拼啊?

    什么味儿?

    老道犹豫了一下,

    心里短时间内做出了众多的抗争,但最后,

    他也把那根刚刚搅拌过脓水的手指送入自己嘴里,尝了一下,这味道,冲得得了不,入口腥辣的刺感就直接爆发出来,比喝高度白酒还辣嗓子。

    甚至,还有一种陈年海鲜的味道,一种男孩子基本都知道部分女孩子也知道的味道。

    老道的脸都要绿了,但一看自家老板神色如常地继续在那里沉思着,这一刻,老道心底莫名地生疼出一种对周泽高山仰止的情绪。

    这味道都受得了,真不是人!

    周泽侧过头,看见老道一副刚刚被受了精的凄惨脸状,再看看老道指尖上还残留着的液体,有些诧异地问道:

    “你在做什么?”

    老道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悲壮道:“神农尝百草,老板你能做的事儿,贫道自然也能做。”

    周泽点点头,笑了。

    老道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仿佛在这一刻自己终于被老板所认可了,就像是菩提老祖在孙猴子后脑位置连敲了三下一样。

    “我用的是食指搅拌,放进嘴里的是中指。”

    周泽对着老道扬了扬自己的手指,继续道:

    “刚吃夜宵时牙缝里卡着韭菜了,掏弄一下而已,谁脑子有病才尝这玩意儿的味道,受虐么?”

    “…………”老道。

    老道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马上胃部开始痉挛起来,推开周围的人群直冲卫生间开始去呕吐了。

    周泽默默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那个受到惊吓的女孩还坐在病房里,几个护士在她旁边安慰着,周泽没去询问女孩子的情况,毕竟之前自己在停尸间也经历了差不多的一幕。

    只不过有些东西对于自己来说,只是毛毛雨小场面,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

    死去的尸体忽然坐了起来,

    致命伤来自于无比锋锐可以当利器的指甲,

    尸体最后化作的脓水,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阵阵感到凶手并不是普通的人,而是一个隐藏在黑暗里的魔鬼,甚至,自周泽成为鬼差以来,他还没遇到过这么神秘手段丰富的对手。

    那个东西,显然不能将其当作普通的厉鬼。

    站起身,周泽走到了走廊另一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唐诗的电话。

    “喂。”唐诗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帮我个忙,这里好像出现了一头……一头野生的僵尸。”

    “你可以去找植物。”

    言外之意,是她没空,她懒得管。

    “那就帮我喊一下白莺莺,让她到医院这边来一趟。”

    “这个没问题。”

    挂断了电话,周泽再度觉得自己把唐诗养在身边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女人,简直比花瓶还花瓶。

    还是自家的莺莺好。

    都是女人,都不是活人,差距居然也能这么大。

    老道胃里的酸水儿都吐出来了,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来到了周泽身边,有些埋怨地问道:

    “那东西杀人为什么还要搞这一出?”

    “他是故意的。”周泽说道。

    “被他杀了的人都会变成僵尸?嘿,这跟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老僵尸片一样,被僵尸咬过的人,也会变成僵尸。”

    说着,老道看着周泽的眼睛,有些些跃跃欲试。

    “看什么?”

    “额,老板,有个小小的请求,是不是僵尸都能变得跟白莺莺那样?”

    “直接说目的,别拐弯抹角。”

    “额,咳咳……贫道的意思是,你看呐,老板,贫道一把年纪了,指不定哪一天就双脚一蹬就投奔西方极乐去了。”

    “你是道士,不是和尚。”

    “额,那就是两脚一蹬,羽化飞升了,但老道担心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啊。”

    “…………”周泽。

    “所以,老板,如果到那一天,你能不能帮我咬一下?”

    “我嫌恶心。”

    “…………”老道。

    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被僵尸咬一口也变不成僵尸,不信你回去后可以让白莺莺对着你脖子咬一口,除了中尸毒加速你的蹬腿以外,我保证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效果。

    至于变成僵尸,还不如自己选个大凶的墓穴把自己给埋葬下去,兴许百十来年后,你也能蹦跶出来,不过这之后的你,其实和现在的你没什么关系了,是一个新的生命。”

    “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你说呢?”

    老道有些颓然,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延续生命的方法,谁知道却是这个结果,但老道还是有些不死心,道:

    “那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结局呢?”周泽问道,“直接裂开了,骨骼器官全都化作了脓水。”

    “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被当作了养料,被人吸收了,他们不是变成了僵尸,退一万步说,这种僵尸,你愿意去做么?”

    “那他还会不会继续杀人?”老道有些担心道。

    “如果他没吃得饱的话。”周泽抿了抿嘴唇,“当然,就算是吃饱了,也不是就不会饿了。”

    周泽忽然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对老道道:“想办法帮我查一下另外那些尸体最后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手机在此时响起,周泽拿起了手机,发现来电显示上是“王轲”的名字。

    自从上次“吃肉”的事儿之后,周泽就没再和王轲联系过,而王轲也答应过自己不会主动联系自己了。

    “喂。”周泽还是接了电话。

    “很抱歉我得食言了,但我觉得这件事你会感兴趣。”王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说。”

    “那个小医院的群体性死亡事件,你听说了么?”

    周泽回过头,看着身后那一滩脓水,道:

    “刚听说。”

    “我是警局的兼职顾问,平时帮忙做做心理侧写什么的,这次事情很严重,我也被邀请去帮忙了,根据现有的已知条件,我要临摹出凶手的一些心理和外貌上的特征,呵呵,为此,我画了一个素描,你想看看么?”

    “好。”

    “叮咚……”

    微信传来的消息提示音,

    周泽缩小了通话,打开了微信,

    这是一张很草率的随笔素描,但素描中的人物,却让周泽瞳孔一缩。

    “你在开什么玩笑。”周泽问道。

    “呵呵,我不相信是你,但我根据已知条件和线索画出的人,真的和你很像啊,怎么样,这次事不算我求你,我只是问你,有没有兴趣?”

    “什么兴趣?”

    “我这里,可以拿到警方调查的所有资料。”电话那头的王轲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也觉得有些无奈,但我越发觉得,这次事情的凶手,可能并不是人。”

    “你在警局么?”

    “不,我在家,你可以到我家来,卷宗和最新的资料都会向我这里汇总。”王轲顿了顿,道:“另外,我还在煮肉汤做宵夜,你可以来吃一点。”

    后一段话被周泽直接忽略了,他直接道:“我会过来。”

    说完,周泽就准备挂断电话了,但王轲的声音又传来:“先别急着挂断电话。”

    “还有事?”

    “嗯,以前没机会对别人说,说这种话对别人也不好,像是骂人的一样;

    但这次,难得有这个机会,这还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说这句话:

    清明节,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