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鬼晓人心毒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小医院里,不停地传来惨叫声,老道站在门口,看着不少穿着白大褂的人跑了出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们一样。

    但他们只是在小院子里不停地打着圈圈,不停地跌倒再爬起来,似乎完全看不见这扇门一样,没人从里面跑出来。

    “这是……鬼打墙?”老道看着周泽问道。

    周泽没有理会,继续地看着。

    他看见一个女人,不停地追着人问:

    “我该死了没有?”

    “几点了?”

    “我该死了么?”

    她很急切,

    她很焦虑,

    她很彷徨,

    仿佛,自己如果不在固定的时间死,自己的儿子就没办法赎回来了,

    不在规定的时间死,自己的家庭就破碎了,

    不在规定的时间死,自己就犯了大错!

    周泽越看眉头越蹙,

    老道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所以一头雾水,但看着一群大活人在里面尖叫着跑来跑去不停地摔倒,还挺有趣的,像是马戏团里耍猴一样,且有几个女护士,本身穿着就是裙摆,奔跑着摔跤衣服扯坏了,露出了大片春光:

    蕾丝的,

    镂边的,

    还有小猪佩奇!

    老道本着替那些受害者讨回一些利息的想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反正净往那些不该看的地方看。

    终于,周泽看不下去了,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真是……猪队友。”

    老道闻言,愣了一下,瞬间宝宝很委屈,老脸褶皱成了嫩菊。

    老板,不用这么打击人吧?

    我只是看看啊……

    你不看,你不感兴趣,你石更不……额……但我还是正常的啊!

    周泽伸手向老道要打火机,正好看着老道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笑道:

    “不是说你。”

    “那是说?”老道真的不明所以。

    “说她。”

    说完,周泽推开门,拄着拐杖走了进去。

    老道也跟着一起进去,反正老板去哪里他就去哪里,毕竟老板再牛逼,身边也需要有一个会添包喊“6666”的龙套。

    老道一直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

    只是,跟着老板的步伐刚走进去的那一刻,老道只觉得自己通体生寒,就像是在你熟睡的时候,有一个人用冰冷的双手轻轻地滑过你的后背,在帮你做指尖漫游。

    那刺激,

    直接把老道下面那软塌塌的袋子吓缩成了一个大核桃。

    紧接着,一个女护士忽然跑到了老道面前,就在老道面前摔了下去,老道赶忙弯腰把她扶起来。

    “没事吧?没事吧?”

    扶人的时候,手掌那边下意识地去占占便宜,

    嗯,这也是替天行道!

    然而,让老道有些诧异的是,原本预想之中的那种酥软感没有出现,反而自己的手直接在用力之下刺入了女护士的胸口。

    “嘶…………”

    老道当即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开始后退,但这女护士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黏上了老道。

    “妈嘢,老板,救命啊,救命啊!”

    怀中的女护士猛地抬起头,

    她的脸开始变得粗糙和浮肿起来,脸上坑坑洼洼地,一只只肉蛆和爬虫在里面打着转儿串着门,穿梭来穿索去。

    她咧开嘴,

    满口的黄牙,一只大肉瘤自嘴里探了出来,肉瘤是黄绿色的,像是随时可能爆溅出来一样。

    “几点了,我该死了没有?”

    女护士问老道。

    老道吓得直摸自己裤裆,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因为裤裆发烫那张符纸被自己丢了。

    而这个举动也成功引起了女护士的注意,她的手也一下子探到了老道的裤裆位置。

    “噢噢噢噢噢噢噢!!!!!”

    老道只觉得自己已经从面筋条变成毛毛虫的那活儿瞬间又缩小了一大截,

    那核桃都快冻成弹珠了。

    好冷,

    女护士的手好冷,

    冷得老道根本受不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喜马拉雅山脉某个山峰上对着日出脱光了衣服跳钢管舞,

    刺激且要命!

    老道赶忙举起双手,没人拿着枪抵着他,但有人抵着他的枪,

    所以,投降是下意识地举动。

    老板啊,

    你死哪里去啦,

    你忠诚的老道要绝后咧!

    “够了!”

    周泽的声音传来,

    老道只觉得周泽此时的声音简直比电视上的那些美女明星还要好听,可惜他看不见老板站在哪里,否则真想冲上去狠狠地亲一口!

    “咚……咚……”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四周的一切画面都消失不见,老道裤裆位置的恐怖冰冷感也开始消失,只剩下了一种酸麻的后遗症,整个人几乎吓得虚脱了,直接双膝触地跪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见站在前面大钟旁的周泽。

    周泽的手中,还有一根刚刚扳断下来的指针。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水泥地面上,传来了细细碎碎的摩擦声,像是有电线断裂后的那种声响,但很刺耳,让人头皮发麻。

    老道环视四周,自己周围躺着好几个医生护士还包括那个一脸横肉的保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死,是吓晕过去了。

    “告诉我……几点了……我该死了没有?”

    自大钟的后面,爬出来一个身穿着白衣的女人,女人一脸茫然地先是盯着老道,吓得老道又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在不经意间伸出自己的手指,对着女人指了指另一侧的周泽。

    喏,

    大姐,

    大boss在哪里,你先刷大boss,我只是一个小虾米。

    女鬼果然很给面子,扭头看向了另一侧的周泽。

    然后,她开始向周泽爬了过来。

    周泽看着她,很是失望。

    这是真的失望。

    上辈子,周泽是一个医生,他一直奉行着自己的职业操守,虽然没有“拯救苍生”那么伟大的梦想和无私奉献的情怀,但在工作室,他一直秉持着“以人为本”。

    这家小医院,是这条街的缩影,是这条黑色赌博产业链的一个缩影,他让周泽觉得压抑,觉得很不舒服。

    是那种,

    你不做点什么就觉得今晚很难睡好觉的不舒服;

    而现在昏倒在地上的这几个医生护士,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也应该正经医学院或者卫校出身,也是有着自己的专业水平的,绝不是滥竽充数的货色。

    这帮人,却违背了自己的操守,违背了医生的本职,学得了治病救人的本事,却站在垂死病人身边,只是单纯地记录下一连串冰冷的数据。

    然后,

    冷眼看着病人死,绝对不会去施救,因为施救和用药,会影响赌博的公平性。

    医生圈内流行着这样子的一段话: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大部分医生的工作远远没有社会上普遍所认为的那么清闲和舒适,绝大部分医护人员,每天都要面对很大的危险,来自手术台上的暴露感染,繁重的工作量,甚至……医闹。

    但既然穿上了这身纯白的衣裳,就得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没错,

    周泽想让他们死,

    不管是冲动还是意气之下,在刚才,周泽真的很希望这些行业的渣滓全都下地狱!

    玩弄人命,以人命行乐,这是对生命的亵渎,而周泽作为死过一次的人,更懂得珍重生命的宝贵。

    你们既然把人命当作斗鸡斗狗的工具,那我也就可以不把你们当人看了。

    那个一脸横肉的保安,老道都能打得过,周泽虽然拄着拐杖,但他一指甲下去,他是一头牛也得趴下。

    但周泽就这么自然而然地退出去了,直呼“惹不起惹不起”。

    一些事,他不方便出手,所以他想隔岸观火,作壁上观。

    他在放纵,他在消极对待,

    目的,

    就是借刀杀人。

    反正你变成厉鬼是必然的了,你已经无法入轮回了,就算是下地狱,也只能承受无边业火的烧烤到魂飞魄散。

    那么,

    倒不如给你一个机会,

    把这个垃圾堆给清理掉,

    你痛快,

    我也痛快,

    也能让这片天上的雾霾,消散掉一些。

    但眼前的这个女人,

    就像是一个傻叉一样!

    周泽给了她机会,甚至还暗中推了一把,她比普通的厉鬼厉害多了,也有了报仇的能力。

    但她所谓的报仇,只是把人给吓晕过去么?

    等他们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女鬼继续爬向周泽,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周泽,问道:

    “几点了,我该死了没有?

    求求你,

    告诉我,告诉我…………”

    周泽慢慢地弯下腰,看着女鬼那坑坑洼洼的脸,问道:

    “你不恨么?”

    是的,你不恨么?

    “几点了?”女鬼继续问道。

    周泽又指了指下面昏迷着的几个护士医生,问道:”你就不想报仇?”

    他们把你放在冰冷的床上,看着你死去,你不想找他们复仇?不想找那些赌棍赌徒,不想找那些幕后数钱美滋滋的庄家,不想找亲手把你推向绝望深渊的丈夫复仇?

    “你快告诉我几点了,我在算我该不该死,死了,才有钱拿,我丈夫才有钱拿,家里才有钱,儿子才能赎回来。

    你快告诉我,告诉我,几点了,几点了!

    我必须在规定的时间死,我家需要钱,我儿子长大需要钱,他上学需要钱,他以后结婚也需要钱。

    几点了啊,

    你快告诉我啊,告诉我啊!!!!!!!”

    女鬼似乎很愤怒周泽的一次次无视自己的回答,她开始变得无比的愤怒,愤怒地想要掐死周泽!

    周泽愣了一下,

    这个女鬼,

    她对那些医生护士没起杀意,

    但却对自己起了杀意?

    一时间,周泽好想笑,然后他笑了出来。

    “呵呵呵…………”

    笑着笑着,周泽慢慢地站了起来。

    女鬼下意识地要往周泽身上扑,

    “你笑什么,回答我时间,几点了!”

    周泽伸出手,指甲直接刺入女鬼的眉心,女鬼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周泽的指甲仿佛是一个电烙铁一样,带给她恐怖的痛苦。

    “老板?”老道这时候走了过来。

    周泽闭上了眼,他想到了那晚来到书店的老妪,发现自己已经提前死后嚎啕大哭很是不甘,他想到了自己之前进屋子被儿子守着在床上看着时间准备死的老头。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但前提,是自己懂得珍惜,也懂得去尊重;

    命是自己的,你自己不去珍惜,就别怪别人看不起你的命!

    周泽摇摇头,

    开口道:

    “老道,我觉得我做错了一件事,我好像有些多管闲事了。”

    “嗯?”老道还是没明白。

    周泽睁开眼,看了一遍躺在地上昏迷着的几个医生护士,道:

    “我发现,我没之前那么痛恨这帮家伙了。”

    “额,为啥?他们就是一群畜生啊。”老道说道。

    周泽看了看在自己手掌之下不停扭曲和挣扎的女鬼,

    道:

    对

    他们固然是畜生,

    但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