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零八章 死亡游戏!(第六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八章 死亡游戏!(第六更,求订阅!)

    “赌命?

    打黑拳,签生死状的那种么?”

    “不,当然不是那种,老板,我可以保证您从来没有见过。”

    老道来了兴趣,他这辈子漂泊半生,也算是个闯荡江湖的主儿,虽然一身道袍,也是祖传的道门世家,但到了他这一代,什么下九流的事儿什么旁门左道没见过?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呵呵,你倒是说说看,我还真不相信我没见过。”

    老道仙风道骨地撩起到道袍。

    “事先说明,我们这里起投是五万。”男子看着老道,“你也不用担心我诓您的钱,我们这个行当,现在做得很大很大,而且我们只是走抽水的,所以您是输是赢,我们平台机构都是稳赚的。”

    老道哼哼鼻子,显然,他不愿意出这个钱。

    他坑蒙拐骗的事儿也做过不少,自然不愿意一把年纪后被麻雀啄了眼,而且,他对自己的钱袋子看得很热衷。

    “我有兴趣的。”周泽忽然开口道。

    是的,

    他有兴趣的,

    无论是昨晚的老妪,

    还是当初被自己送入地狱的好警察,

    都对自己或侧面或正面提出了“赌命”这个词。

    周泽还真想看看,这赌命,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玩法。

    在他这里,已经有五六个亡魂因为“赌命”这件事进入地狱了,

    这,

    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游戏?

    男子瞥了一眼坐在那边有些病怏怏的周泽,

    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长得是不错,挺帅的,

    但一看就是书店服务员,

    你有兴趣,

    呵呵,

    你有钱么?

    这话没有明说,

    但表情和眼神已经很清晰了。

    你丫就是个没钱相,

    老子阅人无数,能看错?

    周泽舔了舔嘴唇,

    想笑笑缓解一下尴尬,

    忽然又觉得这时候笑在有白莺莺和老道在场的时候,可能会尴尬;

    但这种不知道该笑还是不笑的时候,

    其实更尴尬……

    然后,

    好气哦,

    好想把你送进地狱哦,

    居然敢让我尴尬!

    老道见自家老板神色开始不对,心里当即“咯噔”一下,

    作为侍奉过两位“鬼老板”的资深老道,他有着丰富的拍鬼屁的经验!

    当下,

    他猛地一拍桌子,

    直接道:

    “他娘的,五万块而已,洒洒水啦,么呀么呀么问题啦;

    你少狗眼看人低,我给你转账,我也不怕你糊弄我。

    敢糊弄我的人,

    我有办法让他下地狱!”

    老道露出自己的白牙微笑道。

    “行,下地狱就下地狱。”男子拿出自己的手机,“我先帮您开个户,钱你搭进去就可以了。”

    男子并没有觉得威胁下地狱有什么的,他认为老道说的是黑道切口,意思就是敢忽悠我,就让人把你做掉。

    估计男子做梦都没想到,

    在这家书店,

    帮人下地狱,

    才是真的创收项目。

    “开两个户口,我给你打十万。”

    老道毫不犹豫地直接打钱,然后凑到周泽面前,嬉皮笑脸地请老板一起来看这个赌命游戏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还真不怕这家伙赖账,

    俗话说,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嘛。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对着老板说出来的,否则自己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惜,老道还不知道,他这两天先是送主动请缨想帮周泽搓背再送电动轮椅再加上玩泥巴,已经好几次游走在死亡的边缘了。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周泽问道。

    “复播了,昨天打赏多得很。”老道解释道。

    这个世界有问题啊,

    真的很有问题啊!

    饶是冷静沉稳如周医生,都不得不因此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自己的邻居许清朗很有钱,

    自己的女仆很有钱,

    自己的妻子很有钱,

    好了,

    自己收留的老道也能轻轻松松拿出十万!

    再看看自己,现在还是个负翁。

    男子很开心自己又拉来了两个客户,当即把笔记本对准过来,开始进行详细的讲解以及具体的玩法,同时道:

    “放心吧,这个游戏绝对的刺激,这才是真正属于富人的高端游戏,因为在这场游戏里,能让你们赌人性命,定人生死,

    怎么样,

    是不是有种当鬼差的感觉?”

    男子自以为风趣幽默地开了个玩笑。

    老道闻言,嘴角抽了抽。

    “呵呵。”周泽。

    …………

    “老板,我们真的应该把白莺莺带来的,她服侍你方便一些。”

    老道这次很自觉,任由周泽拄着拐杖往前走也没再傻乎乎地主动请缨让周泽上自己的后背。

    “她来了,书店就没人看着了。”周泽回答道。

    “啊,不是还有唐小姐么。”

    “她看店?”

    周泽看了看老道,

    老道看了看周泽,

    两个人都默然地摇摇头,

    好了,

    不说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想像一下唐诗小姐姐一个人看店的情形,

    估计如果遇到一个脾气暴躁的顾客进来喊着要咖啡或者要买书催快一点,

    可能马上就会有一支钢笔飞过来直接给人刺成蜂窝煤。

    “老板,小心前面,有点抖。”

    周泽拄着拐杖,环视四周,

    这里是通城城区的一个位置,不算很偏僻,但距离市中心有点远,而且属于老城区位置,在这里,开了好几家小型诊所医院,也有不少旅馆。

    当然,这些小医院看起来都不是那么正规。

    街道上来往的人也不多,如果鼻子比较敏感一点的,还能嗅到一些消毒水的味道,总之,这个地方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地址是往这里走是吧?”周泽说道。

    “对,应该是这里。”

    两个人一起走入了巷子里,巷子内别有洞天,开了很多个门,周泽和老道对着一个挂着203门牌的门敲了敲。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打开了门,他嘴里叼着烟,目光审视着周泽和老道。

    “帐号给我看一下。”中年男子说道。

    “给。”老道把手机递给他。

    对方核对了一下,点点头,笑了笑,“你们已经下注了啊,看都没来看就下注了?”

    “所以才来看看嘛。”老道解释道。

    “成吧,进来吧。”

    中年男子让开了身位,咳嗽了一声,对着地上吐出了一口浓痰,而后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鼻涕。

    周泽和老道走入其中,里面有些逼仄,摆放着一张弹簧床,床边摆放着不少仪器,有点像是医院里的重症监护室,当然,比重症监护室简陋了太多。

    同时,在墙角位置还有两个摄像头安置在那里,可以全方位无死角地监控这个屋子的角角落落。

    一个老头子躺在那里,枯瘦得很,像是躺在金字塔下面的木乃伊,甚至连皮肤位置,都变成了深褐色。

    一张床,

    一个老头,

    深刻地诠释了一个成语油尽灯枯。

    床头柜上,放着半碗稀粥。

    老头眯着眼,时不时地睁开,却没有在意进来周泽和老道,他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应该经常有人这样进来看他。

    来看看他,

    到底什么时候死,

    他是不少人的赌注,

    很多人已经在网上下注,这个老头,到底还能活多久。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每隔一段时间的赔率也是不同的,跟玩足彩一样。

    同时,在这段时间里,老人将不允许接受任何的治疗,这里的仪器,只是为了监测老者的身体情况,做成数据表后每天都会上传到平台上去,给下注的和即将下注的人去看,去分析。

    同时,下注的人有权限过来实地看看老头的情况,

    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很荒谬么?

    不,

    不荒谬。

    老头在看挂钟,

    在他睁开眼就能看见的墙壁位置,有一个电子挂钟,上面显示着日期和时间。

    在他身上,

    周泽看到了一丝昨晚老妪的神态。

    “老板,他这是什么病?”老道知道周泽以前是医生,看得应该很准。

    “癌症,晚期。”周泽回答道。

    “哦,绝症。”

    “是绝症,但如果合理治疗,其实能够延长寿命,最不济,也能减少一些痛苦。”

    很显然,这个老头不会得到任何的治疗,因为在平台细则上已经写明了,一旦他得到任何治疗就是违约。

    “看好了么,两位?”

    男子手里端着一碗泡面走了过来。

    “走吧。”周泽说道。

    “走?”老道有些不明所以。

    怎么就能走呢,

    我艹,

    救人啊!

    这是真的赌命啊,

    就让大家众目睽睽地看着人死啊!

    “不走做什么,他自己都知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周泽指了指老头。

    很明显,

    老头知道自己被放弃了治疗,

    而且,

    自己和老道这些人天天来看他是做什么的,他心里也明白。

    就像是那个老妪,

    心里都懂。

    甚至,

    他们自己也在配合,

    就像那个老妪,一直撑着过那一天死,这是她的执念,导致她死了却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化作了亡魂走到了书店里。

    “这…………”

    老道还是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但还是跟着老板一起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

    中年男子倚着墙壁一边“滋溜滋溜”地吃泡面一边喊道:“喂,想知道内部消息么?”

    “什么内部消息?”老道扭过头问道。

    中年男子搓了搓自己的指头,

    意思很明显了,想得到内部消息,得再花点钱。

    “你们可以加注的,不亏的其实。”

    男子善意地提醒道。

    “嘿,你是他谁啊,凭什么信你啊。”老道反问道。

    在他看来,男子无非是一个看门的,也就是一个护工。

    “我也下注了的。”

    男子喝了一口面汤,对着屋子里努努嘴,

    道:

    “他是我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