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零七章 赌命!(第五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七章 赌命!(第五更,求订阅!)

    “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白莺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周泽也摇摇头,老实说,周泽也看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以前当医生时,倒是经常遇见剖腹产选良辰吉日的,

    但还真没见过说死也得选时辰死的。

    估计这老妪生前躺在病床上时就一直盯着家里时钟在看,掐着点算自己什么时候咽气。

    看老太婆这哭天抢地的样子,装是肯定不是装的,人都死了,还装什么,虚伪给谁看?

    只是,她不停地在那里哭,弄得周泽有些心烦意乱,老道是听不到的,但他听得到啊,自己睡眠质量本就不行,待会儿休息时被这样吵着还怎么休息?

    周泽没有菩萨心肠,而且他良心前不久才被自己吃了,

    老妪在那里哭,可不会引起周泽的嘘寒问暖,只会引起反感。

    “吓唬一下她,让她噤声。”

    周泽对白莺莺示意道。

    白莺莺点点头,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僵尸的气息一下子显露出来,老妪果然不哭了,她被吓蒙了。

    与此同时,老妪身上的执念也正在慢慢地消散。

    普通的亡魂之所以能够逗留人间,无非是靠着一缕执念,而一旦执念消散了,他们自然也就要回到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鬼差所需要抓走送入地狱的,是那些执念难以消散或者干脆变成厉鬼的亡魂,这些,才是业绩。

    也就是说,

    之前如果周泽把老妪送走,算业绩的,虽然不高,但也是蚊子腿上的肉。

    而现在,老妪自己就能回地狱了,周泽哪怕担着伤口破裂或者晕厥过去的风险给老妪开个地狱之门,也只是吃力不讨好地给老妪送了个顺风加急,实际上自己一点好处都捞不着。

    老妪的亡魂正在慢慢地消散,渐渐地开始没入地下。

    “老板,你的手怎么在抖?”

    一直搀扶着周泽的白莺莺感知到了周泽的异样。

    “心疼。”

    周泽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

    他算是理解了小萝莉说的自己把白莺莺留在身边所可能造成的影响,这他娘的一些鬼被自己吸引过来结果被僵尸一吓直接顿悟了,屁都不敢放乖乖地下地狱了,

    那还有自己什么事儿?

    当然,这毕竟是没办法强行扭转的事情,而且今天的惊喜已经有了,地狱之门的钥匙以及小萝莉很可能出现了重大意外的消息,比一个亡魂的业绩,高出太多太多。

    这一觉,睡得也还算安稳。

    第二天醒来时,周泽发现自己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一些,没有昨天那般虚弱了,没等白莺莺搀扶自己,周泽自己就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

    虽然有些踉跄,但总归是站起来了。

    “老板,你还可以吧?”

    白莺莺在旁边挺担心的,生怕周泽忽然摔下去,尤其是周泽示意不要搀扶自己下楼梯,

    以现在周泽的身体素质,跟腿脚不便的老爷爷老奶奶差不多。

    白莺莺还真担心万一周泽摔下去断个胳膊断个腿儿或者更夸张点半身不遂什么的,老道买的那个智障电动“呜呜呜”轮椅可能真得派上用场。

    大清早的,女尸的思维有些跳跃,

    她脑海中开始自动脑补出自家老板坐在电动轮椅上“呜呜呜呜呜”开动的画面,

    再叼个奶嘴,

    实在是,

    “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

    白莺莺停住了,她看见周泽扭过头在看着自己,

    “尸变了?”周泽问道。

    白莺莺摇摇头。

    “尸癫疯?”周泽又问道。

    白莺莺马上又摇摇头。

    她也不敢把自己刚刚偷偷脑补的画面说出来,不然等老板身体恢复了肯定会插死自己。

    嗯,

    用指甲插。

    周泽觉得自己这个女仆大早上地好像神经搭错线一样,又道:

    “叫两声听听。”

    “嘤嘤嘤。”

    哦,正常了。

    慢慢扶着楼梯下楼,周泽有种找回了小时候学走路时的成就感,说实话,那种喝酒断片儿的感觉周泽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爽是暂时的,是瞬间的,然后就是超长时间的无力和颓废。

    就跟吃多了那玩意儿当天晚上在床上雄纠纠气昂昂一夜七次郎,

    结果第二天腰膝酸软腿无力甚至可能直接马上风一样。

    老道已经起来了,他不管睡得多晚,起得都很早,他有着固定的作息时间,早上还会打一套拳。

    作为一个志向于关爱失足妇女活动的热心肠老道,

    他很懂得保护自己身体素质的重要。

    周泽下来时,老道已经打好拳了,正在和小猴子凑在一起说着话。

    老道手里捧着一些黑泥,地上还有一大袋子。

    周泽微微皱眉,

    那是自己受伤时小猴子给你身上伤口涂抹的东西,效果显著,不亚于武侠里的“黑玉断续膏”。

    只不过就是味道有点难闻,而且对于周泽这种有洁癖的人来说,给自己身上涂抹几层污泥,不亚于一场酷刑。

    但接下来,

    更让周泽震惊觉得酷刑加重的一幕出现了。

    老道把装着泥土的塑料袋凑到了小猴子的跟前,

    确切的说是凑在小猴子的胯下,

    同时嘴里发出“嘘嘘嘘嘘……”的声音。

    “小祖宗,

    你快尿啊,

    现在咱就指着这玩意儿发财了,

    乖,

    快尿,乖,嘘嘘嘘嘘…………”

    周泽一脸黑线,

    自己身上涂抹的泥,

    居然,

    居然,

    居然是这样来的!

    “哎哟!”

    白莺莺眼疾手快,在周泽快摔下去时把周泽搀住了。

    老道听到动静,回过头,

    对周泽露出了堪比外面大太阳一般的阳光笑容,一只手握着黑泥挥舞打招呼道:

    “老板,早上吼哇!”

    天见可怜,

    如果不是碰巧周泽这阵子受伤,

    老道真的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

    中午到下午,书店一般是不开门营业的,这家开在南大街市中心寸土寸金区位的书店,就是这般的任性,就是这般的有b格!

    不过,如果有客人进来,想买书或者看书喝饮料什么的,倒也不会往外推。

    但之前许清朗为了减少自己的工作量,挂出了一个牌子:

    “本店最低消费一百。”

    这就足以吓退八九成的潜在顾客了。

    周泽也就听之任之,闲杂人少一点,大家的工作量也就轻松一点。

    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土豪不差钱的主儿过来,周泽刚进餐完毕,正在和体内的恶心感做斗争时,一个梳着流线头穿着黄色外套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他似乎对这个店的安静很满意,要了一杯冰水后就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坐在沙发上办公。

    不一会儿,

    他笔记本似乎开着公放,

    响起了:

    “澳门首家线上赌坊上线啦,美女荷官在线发牌……”

    老道闻弦歌而知雅意,

    耳朵一动,马上凑过去,

    像是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道友。

    结果一看界面,老道傻眼了,说好的岛国素质教育动作片呢,这他娘的屏幕上到处都是筹码是什么鬼。

    “你也玩网赌么?”

    男子看着老道凑过来感兴趣地问道。

    老道是什么人啊,跟一只猴子都能玩成亲兄弟,

    上能忽悠直播间里的可爱水友们买冥币,

    下能忽悠辽宁的煤老板们运煤卖去山西,

    当下直接道:

    “玩啊,偶尔玩两把,但玩得不大,没啥意思其实,不刺激。

    我平时喜欢去澳门玩玩,纯粹散散心。”

    老道说着说着还拿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一副云淡风轻!

    同时,老道还让小猴子往前探探头,伸手摸了摸。

    这逼装的,

    看见木有,

    国家保护动物金丝猴是我的宠物,

    不比那些阿拉伯土豪养豹子差多少吧?

    男子先是一愣,没办法,老道之前吹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不清楚,但这金丝猴,不是假的啊。

    而且在南大街这个市中心,开这样一家书店,不是脑子有病就是钱多烧得慌纯粹玩儿生活游戏。

    当下,男子一下子对老道热情了起来,亲切地邀请老道坐到自己边上,给老道详细地介绍自己这个网站的玩法。

    周泽在旁边也听着,然后拿出手机,想着要不要报个警。

    国内网赌大部分都是骗子,忽悠人充钱进去,先给你赚钱然后再把你养肥了当猪杀,其实都是老祖宗赌坊里玩剩下的套路,但中圈套的人,确实数不胜数。

    因为套路再怎么变,真的无所谓,

    关键人内心的贪念,它代代相传,改不了的。

    但接下来的谈话,让周泽暂时没去拨打报警电话。

    因为老道一直维系着自己的b格,

    对这种时时彩或者其他这些常见的赌博方式表现出一种不屑一顾的架势,使得男子为了拉拢这个脑子有病的土豪客户下了血本,

    最后直接道:

    “有个真正刺激的项目,就是不知道老板你敢不敢玩了?”

    “切,帮鬼洗澡我都敢做,还怕你那个刺激项目?”

    这个可以有人作证,

    老道没吹牛逼。

    “你说吧,赌什么的?”老道催促道。

    男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道:

    “赌命!”

    一时间,

    在旁边喝着咖啡听着聊天的周泽,手中的汤匙微微一颤,

    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昨晚那个站在店里死死地盯着挂钟看时间连自己已经死了都不知道的老妪,

    还有那位自己当初亲自送下去的牺牲警察,

    在临走前对自己说的,他追查的赌博集团,

    他们不赌其他的,

    也不玩其他的,

    而是,

    赌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