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零五章 我入地狱时,终将再度归来!(第三更!)

第一百零五章 我入地狱时,终将再度归来!(第三更!)

    白色的猫,毛发如雪,像是这世间最精致也是最纯粹的白,带着鲜见的灵动和清澈;

    但它的影子,是黑色的,是一种绝望的黑,如同自地下延展出来的恶魔触臂,不断地蔓延,不断地覆盖,

    伴随着的,

    是诅咒和绝望!

    猫眸里闪烁着的,是和梁川先前眼眸深处,一模一样的神采,那赤红的深度,宛若岩浆翻滚,窒息逼人!

    若是仔细去看,

    似乎还能从猫眸里,依稀发现无数亡魂怨鬼哀嚎的身影以及堆积如山的骸骨。

    一双猫眸,

    烙印着的地狱最深处也是最恐怖的画像,

    那是炼狱,

    那是修罗,

    那是众生安息以及最后癫狂的地方,

    是生命的原点,

    是一切的归宿!

    而那个地方,

    甚至是连寻常的鬼差,都没资格去靠近。

    因为在那里,鬼差和寻常的怨鬼,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喵!”

    猫叫声,

    响彻了整个老街,

    直接让蜂拥而来的鬼差们心神一颤,

    在这一刻,他们似乎忘记了其实自己现在是在阳间,仿佛自己已经回到了地狱,回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在阳间,

    他们是游离在人们视野之外的神秘存在,他们存在于志怪小说和神话之中,和那些高山上的老神仙,并没有什么差别,甚至他们更接地气,人们畏他们如虎!

    而在阴司,在地狱,他们只是最底层的一批公务员。

    猫叫声的同时,

    梁川眼眸中原本暗淡下去的红色逐渐恢复,眼眶里已经没有血流出来了,该流的,已经流干了,但那种殷虹,却还是再度凝聚了起来,

    甚至,

    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晚的主题,

    是复仇,

    先前,

    是前奏!

    下面,

    才是真正的乐章!

    我死去的朋友,

    我将带着你们的灵魂,

    见证今晚的一切!

    我的血,已经流干了,

    下面,

    轮到你们流了……

    十指再度抖动,苍白修长的指节婉转飞舞,他在弹奏,他在演出,他在这零点的深夜中,荡漾起属于自己的音符。

    所有的听众,

    都得死!

    鬼差之中,一时间又出现了三名鬼差眼睛同样泛起了赤红,而后毫不犹豫地向自己身边的同伴发动攻击。

    你们抓我,

    你们拿我身边人的性命逼迫我,

    你们自以为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

    你们目空一切,

    你们看不起我这种以偷渡者身份回来的蝼蚁,

    你们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你们觉得自己尊贵无比,

    你们觉得自己的意志才是正确的,

    那么今天,

    我倒要看看,

    你们,

    又能高贵到哪里去!

    我想看看,

    你们会不会哭?

    你们会不会疼?

    你们会不会惊慌?

    你们,

    到底是不是和普通人一样,

    剖开你们光鲜的外衣和身份后,

    是否,

    也同样拥有恐惧!

    十指交叉,颤抖的频率比之前快了一倍,死亡的音符倾泻而出,冥店之中,鬼差们乱作一团,开始互相杀戮。

    有人在先前一秒被控制,对自己同伴发出了一击,

    但在下一秒之后,

    他又脱离了控制,陷入迷茫之中时,刚刚被攻击的同伴对他进行了反击。

    一个又一个鬼差,在此刻仿佛变成了梁川面前的提线木偶,

    他想动哪个就动哪个,

    他想玩哪个就玩哪个,

    他想搞哪个就搞哪个,

    戏弄你们,

    玩弄你们,

    看着你们在恐惧和彷徨之中自相残杀,

    这是我,

    送给你们的礼物!

    你们说我是想当判官,犯了大忌,

    那么今日,

    我如你们所愿,

    判你们的生死!

    冥店角落处,正在用自己舌头舔舐伤口的小萝莉,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她看见自己前方的同僚在疯狂地互相杀戮,毫不留情,

    她看见这些人眼中的赤红色不断闪烁,

    她看见那个他们所追杀的男人就依靠在门框旁,

    目光赤红,

    却嘴角带着微笑,

    欣赏着这一切!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都是那么的令人绝望,

    这是梦,

    这绝对是一场梦,

    我肯定在梦里,

    肯定在梦里!

    是的,

    这不是真的,

    这肯定不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若是此时周泽也在这里,看到此时小萝莉完全被吓傻的这一幕,心里估计会无比的唏嘘,之前在他眼中是最大威胁的小萝莉,

    此时真的被吓成了普通蠢萌萝莉,

    蜷缩在那里,

    瑟瑟发抖。

    可惜她是灵魂体,没有肉身,

    否则如果周泽在这里的话,还能去掀开裙子看看她会不会也会被吓尿。

    当然,距离蓉城两千多公里的通城内,周泽也并非是全无感应,他的右手手掌,那个印记位置,不断地发出着刺痛,痛得周泽都有些难以忍受,只能紧握着自己的拳头。

    虽然不确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但周泽有一种预感,

    那就是那位如果回到通城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小萝莉,现在她正处于巨大的麻烦之中,她留给自己的这把地狱之门的钥匙,正在发生着偏移,这意味着,她正在逐渐失去对这把钥匙的掌控!

    一旦她真的回不来了,

    这把钥匙,

    就是自己的了,而且是……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证件已经到手,钥匙再到手,

    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鬼差!

    …………

    蓉城,

    老街,

    乱了,

    乱了,

    彻底乱了,

    整个老街北,

    打成了一锅粥。

    “我入地狱时,

    将走上白骨铺就的小路;

    我入地狱时,

    将采摘最美艳的彼岸花;”

    看着眼前这癫狂的一幕,

    梁川笑得很开心,

    他轻声地吟诵着,仿佛是这出疯狂惨烈闹剧的旁白君,

    给这一场血腥味几乎可以浓郁得滴出来的舞台剧做着配音。

    指尖,还在舞动,

    旋律,还在倾泻,

    还没结束,

    还不能停。

    白猫身上已经浸润出了鲜血,慢慢地染红了它那纯白的毛发,但是白猫却毅然地站在那里,站在梁川的身边。

    梁川的眼眶,已经看不见眼眸,深深地凹陷下去,整个人,也变得有些形容枯槁,仿佛一阵风都能将其吹倒一样。

    但他眼窝子深处的血光,

    却一直荡漾着,

    不够,

    还不够,

    真的,

    还不够!

    “我入地狱时,

    将喝上最浑浊的黄泉水;

    我入地狱时,

    将穿梭无尽诅咒;

    我入地狱时,

    将面向虚无黑暗。”

    吟诵声对于这些鬼差来说,像是催命符,催促着他们将这场自相残杀不断地推向高、、、潮,催动着他们更加奋力地将手中的兵器刺入自己同伴的身体。

    有灵魂在破碎,

    有惨叫声在响彻,

    有怒吼声在咆哮,

    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最痛苦的,其实就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们停不下来,

    根本停不下来,

    他们已经失去了自我,只能在那个男人的注视之下,完成自己的动作,

    此时此刻,

    他们仿佛真的感受到了,有一位判官,正站在他们的面前,手持判笔,讲述着他们的罪过,送他们上刑场!

    但古往今来,

    只有他们鬼差押解别人入地狱下油锅再收取孝敬钱,

    什么时候出现过他们自己本人被这般捆绑着去遭受这种酷刑?

    厮杀,

    还在继续,

    绝望,

    也一直在蔓延。

    “我入地狱时,

    将葬身无边血海;

    我入地狱时,

    将奉献于恶魔;

    我入地狱时,

    将纵情于孤寂;

    我入地狱时,

    将永不回首。”

    吟诵声开始越来越快,节奏也越来越清晰,梁川开始越来越忘我,他沉浸在本不存在的韵律之中,倘佯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氛围感里。

    普通人看到这一幕,会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自娱自乐,

    唯有,

    冥店里的这帮鬼差们,

    真正体会到了这种恐怖,感知到了这种绝望!

    “我入地狱时,

    将不再迷茫;

    我入地狱时,

    将不再彷徨;

    我入地狱时,

    将舍弃思维;

    我入地狱时,

    将抛开杂乱。”

    之前跪伏在角落里的无面女在此时也慢慢地吟诵起了和梁川口中一模一样的语句,她慢慢地站起来,

    她伸出手,

    掀开自己的头发,

    原本无面的她,

    五官正在慢慢地凸起。

    这时候,

    没有挣扎,

    也没有反抗,

    在这一声声的吟唱之中,

    仿佛很多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

    嘴巴,裂开,

    出现了红唇,出现了翘舌,出现了贝齿,整张脸,清晰了起来。

    这是一张动人的脸,

    这是一张俏丽的脸,

    这是一张年轻的脸。

    女人看着梁川,陪伴着梁川一起吟唱。

    梁川伸手,拍了拍女人的头,像是在抚摸自己的亲妹妹。

    她的梦想,是成为地狱的使徒,她痴情于此,奉献于此,

    所以,

    他给她这个机会,

    这是她的选择,没有犹豫,没有悲伤,没有顾虑。

    两个人目光对视,一起继续吟诵:

    “我入地狱时,

    将埋葬过往;

    我入地狱时,

    将掩盖未来,

    我入地狱时,

    世间将不再有我!”

    吟诵到这里时,那只白猫,已经变成了血色的猫,它匍匐了下来,它撑不住了,而梁川,也慢慢地靠着门框坐了下来,

    用尽最后一点力气,

    吟诵出最后一段话:

    “我入地狱时,

    终将再度归来!”

    “砰!砰!砰!砰!……………………”

    鬼差的灵魂,

    一个一个地自爆,

    一个一个地消散于这天地间,

    仿佛是在给这一首乐章,

    画上属于它独有的,

    休止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