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章 周老板的轮椅
    叮咚……

    像是石头落入水里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悦耳,原本的平静,也因此泛起阵阵涟漪。

    周泽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水潭上,身下,是水面,而这水面像是玻璃一样,承载着他的身体。

    周遭的一切,一开始有些模糊,但慢慢地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清晰之后,就是熟悉。

    远处,

    黄泉路上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人来人往,因为哪怕没有世界大战或者瘟疫,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也都是在死着人的。

    很多影视剧里常有一句台词:我怕你黄泉路上太孤单,我(或者送谁)下去陪你。

    实际上,这个根本就不用担心。

    当你下去时,你会发现黄泉路上很挤,而且,你身边会出现很多白人兄弟黑人兄弟男女老少,都有。

    环肥燕瘦,英俊风流,丑陋不堪,等等外相,不能阻止你会死这个既定规律;

    王侯将相风光起,终究一个土馒头。

    不过,大部分人下了黄泉之后是感知不到寂寞这回事儿的,大家都像是没有形体的行尸走肉,一点一点地往前走,随着大流。

    如果将阳间比作一个工厂的车间,而地狱,则是这里的废料收集和原料转化的后续工厂,比起阳间的眼花缭乱,地狱更讲究一种规则和秩序,

    一种让你绝望,让你无奈,却又如同铁一般存在的秩序。

    周泽慢慢地站起身,

    这是梦吧,

    自己,

    应该没有死。

    脑海中没有太多的记忆,只是记得自己在小姨子的面前差点死掉了,然后,就像是喝醉了酒,再度断片。

    就跟上次在天台上一模一样,仿佛自己已经交托出去了身体,交托出了一切。

    周泽不想死,尤其在这个时候,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周泽宁愿选择和那些“行尸走肉”一样,一直麻木地走下去,走到下一个终点或者起点。

    但现在,他没有麻木,也没有浑浑噩噩,如果死了,就得在理智之中承受这万般孤寂的痛苦折磨。

    就像是要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手术,

    而医生告诉你,

    对不起,我们没麻醉了。

    掌心,贴在水潭上。

    水潭是空的,在上面可以一眼看到下方,四周,毕竟清澈见底。

    无面女还没回来,但那边的事情,也快有结果了。

    小萝莉,无面女,蓉城,终究要有一个结果了。

    环视四周,

    周泽没看见上次梦回这里时所见到的那个带着猫的男子,其实,周泽倒是挺期待能够再见一次他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像是有种特殊的魔力,和他在一起时,能够让人觉得心安。

    或许,这就是人格魅力?

    行走在水面上,四周开始升腾起一阵雾霭,迷迷蒙蒙的感觉开始缓缓地袭来,将这一切慢慢地包裹。

    故地重游,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化,但周泽清楚,有变化的,好像是自己。

    比如这一次,自己再梦回这里时,好像变得从容得多了。

    当浓雾彻底将一切笼罩时,

    周泽感到眼睛一阵酸疼,然后,他闻到了泥土的腥味。

    该死,

    又是这泥土的味道。

    睁开眼,周泽看见自己正躺在书店二楼的卧室里,老道跟那只猴子坐在那里玩着泥巴,然后开始往自己身上抹。

    “嘿嘿,这样捏才好,你看好,我给他捏个大胸肌!”

    老道一边对着猴子吹着牛一边捏出了一个馒头,然后准备给周泽贴上去。

    能够把治伤变成一场低俗的玩乐,也就只有老道能做出这种事儿了。

    只是,当老道准备贴的时候,看见床上的周泽居然睁开了眼,当即吓得一愣,然后双手拿着那个泥馒头有些不知所措。

    “好吃么?”

    周泽开口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

    这次的伤,应该比上次轻了不少,虽然不知道到底昏睡了多久,但至少醒来后就能直接说话了。

    好吃么?

    老道还是僵在原地。

    “好吃么?”周泽又问道。

    老道苦着脸,低下头,咬了一口土馒头,然后含着泪点点头。

    “香,真香。”

    周泽撇过脸,没再去看他。

    老道赶忙将嘴里的土吐出来,然后献殷勤道:“老板,你醒了啊,你真是吓死我了,昏迷了三天啊。”

    才三天么,

    上次昏迷多久来着?

    只是,为什么每次都要给自己身上抹泥巴?

    周泽看了看床上的肮脏污渍以及自己身上的脏兮兮,对于一个有着洁癖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不能忍:

    “叫白莺莺来。”

    “老板,你饿了?”老道问道。

    “我想洗澡。”

    “我来帮你洗吧老板,以前老道去浴室抓鬼拯救苍生时,曾去浴室搓过澡,技术棒棒的!”

    老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周泽。

    一边的猴子捂着自己的嘴,“吱吱吱”的笑。

    周泽很想说,你看,连猴子都在笑你,

    你这人怎么这会儿一点逼数都没有?

    “叫白莺莺。”

    “不用,老板,来,我背你去卫生间,贫道保证把你搓得白白嫩嫩的。”

    说着老道就殷勤地准备抱起周泽下床。

    如果周泽现在还有力气,估计指甲已经长出来,

    然后在老道身上开出好几个新的出气孔了。

    只可惜,现在的周泽只是一个病娇。

    好在,白莺莺这个时候正好推门而入,手里端着茶水,见周泽醒了,白莺莺惊喜地放下东西走到床边。

    周泽长舒一口气。

    …………

    有了上次的经验,白莺莺这次帮周泽洗澡显得很是自然。

    “林家的事,怎么样了?”

    周泽问道。

    “老板,我们去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在地上了,林家姐妹没什么大事儿,不过人家家里乱作一团了,尤其是卫生间,玻璃瓷砖都碎了。

    我们把你带出来了,后来,林家那边也没人过来问什么,我知道你要问的,林家小妹已经正常上学了,林医生也去上班了。”

    周泽点点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头发像是有些长了,对白莺莺道:“帮我把头发理一下,剪短一点。”

    “好嘞。”

    白莺莺出去拿了剪刀回来帮周泽理发。

    等一切都收拾得清清爽爽后,周泽被安置在了一张轮椅上,轮椅还是新的,锃光瓦亮,而且还是电动的,带着摇杆儿,像是游乐园里开的碰碰车。

    “谁买的?”周泽一脸黑线。

    “老板,喜欢不,这是贫道特意给你准备的,想着你以后估计得经常用到,

    所以就干脆给您整了一个。

    老板,你看这里,这个按钮可以按下去的!”

    老道像是献宝一样给周泽按下了那个按钮,

    然后整个轮椅开始发光,五颜六色的光,

    “呜呜呜呜呜”

    还有火车汽笛音效。

    老道觉得周泽肯定会很满意,

    殊不知如果不是现在周泽身体实在是太虚弱,

    他今天已经够死两次了。

    没选择坐轮椅,周泽选择坐在书店靠窗的一个软沙发位置。

    许清朗不在店里,好像是他家里有什么事儿,先回去了,不过留下了很多的汁水,

    说万一周泽醒来了,可以吃。

    日子,似乎又恢复了熟悉的节奏。

    一番折腾下来,到头来,并没有改变什么。

    真相,很可笑,却又是真实发生了。

    或许,

    真正探究清楚小姨子身上那个鬼差亡魂的事儿,得等到小萝莉回来才能清楚了,作为原本同在一个城市里的鬼差,你说小萝莉对那个鬼差一点都不清楚,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前提是小萝莉还能回来。

    周泽这个老板就靠在沙发上隔着玻璃晒着太阳,白莺莺则负责招呼着客人,许清朗虽然不在,但普通的糕点和饮料白莺莺已经学会如何调配了。

    在周泽隔壁桌,坐着两个长头发的女人,不过声音有点沙哑,也有点扭捏,两个女人手里一边翻着时尚杂志一边聊着天,而且越聊越起劲。

    “我跟你说,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让我担心的事情。”

    “说,你快说说。”

    “上周,我注意到我放在家里卫生间洗衣机上面等待洗的丝袜和罩子被动过了。”

    “啊,谁动的?有人进你家的?会是小偷么?”

    “但家里没被偷东西啊,我一开始也以为是小偷来着,结果发现不是。”

    “那是谁动的?”

    “是小文,我那次注意到了,是小文,他在我洗完澡后,进了卫生间,然后等我再进去时,我发现我的丝袜和罩子以及其他内衣都被翻动过了,上面还有湿的痕迹。”

    “啊。”

    另一个女人捂住自己的嘴,

    “小文怎么会这样?”

    “我也很苦恼呢。”

    “没事啦,兴许小文只是长大了,对女人的东西产生了一点好奇心,大部分男孩子都有这个阶段的。”

    “我上网查过,如果仅仅是这些问题也就算了。”

    “也就算了?不能算啊,你得去尝试引导他,让他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我原本打算和他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但后来我又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有次周末我提早下班回来,我看见在我的卧室里,小文在穿我平时穿的丝袜和文胸以及裙子,站在镜子前照着镜子。”

    “这…………”

    “如果只是之前的事情就算了,我觉得我还能引导他一下,但现在事情已经变得很严重了,他居然穿我的衣服照镜子,这显然不是男孩子青春期的问题了。”

    “哎,我儿子的电话,我接一下。”

    女人接了电话,然后对闺蜜道:“不好意思,我儿子说饿了,我要回去喂饱他。”

    “嗯,你快回去吧。”

    “服务员,结账。”

    白莺莺走了过来,结了账。

    周泽看着那两个长发女人走出店里,若有所思。

    “老板,要给你再加点热水么?”白莺莺问道。

    “不用了。”周泽摇摇头,端起茶杯。

    白莺莺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拿着钱,无奈道:

    “刚那两个男的真的是有病吧,明明是男的,结果把自己打扮成女人的样子,还好老娘慧眼如炬。”

    “咳咳…………”

    正在喝水的周泽猛地呛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