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九十九章 吃掉!
    两张脸,

    对视着,

    小姨子很想反抗,但是她的脸在周泽手掌之下,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一刻,

    她体会到了当初天台上青衣娘娘的感觉。

    你纵有千般变化,也无处下口。

    僵尸,是由死而生的一种存在,他之所以被神憎鬼厌,是因为他不在原本的游戏规则里,是一个异数。

    就像是大家都不剪辫子你却已剪了辫子时,

    就像是大家都剪了辫子你却还留着辫子时,

    和大家不同,自然就会被讨厌和排斥。

    周泽慢慢地张开嘴,

    两颗獠牙显露而出,带来森然的压迫。

    小姨子皱着眉头,她的身体在颤抖,也在惶恐。

    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场游戏,却走向了她不可控的方向,甚至,连她自己都得不得被卷入其中,现在,想拔掉电源关闭游戏都不可能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放出了怎样的一个怪胎,甚至,她也确信,周泽自己可能都不清楚他其实是一个怪胎。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也是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地雷,

    很不幸,

    她踩上去了,

    而且还在地雷上跳了一段拉丁舞。

    獠牙慢慢地下压,已经触及到了小姨子的脖颈肌肤,

    那光滑的肌肤,

    那柔嫩的表皮,

    带着少女的灵动,

    孕育着青春的气息,

    多少少男渴望在这里一亲芳泽,

    多少少男渴望在这里留下自己的牙印;

    “我是她,她也是我。”

    小姨子开口道,

    “你咬死我,她也死了。”

    这是威胁,

    一种迫不得已的威胁,

    如果不是情况已经危急到急切的地步,小姨子不会开口这般威胁。

    因为这等于是自己在向一个玩具低头,在向一个玩具求饶,

    她有自己的尊严,

    但尊严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一下子又变得分文不值。

    周泽愣了一下,绿色的眼眸带着妖异的光芒在小姨子脸上扫了扫,像是在犹豫,像是在思考,也像是在盘桓。

    然后,

    他抬起头,让自己的獠牙和其肌肤距离拉远了一点,先前浓郁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也一下子变淡了许多。

    小姨子长舒一口气,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袭来,让她有些眩晕。

    然后,

    周泽又猛地低下头!

    “噗!”

    没有任何的前戏,

    也没有给你过多的心理准备,

    就这样,带着干涩,带着锋锐,带着粗壮,

    带着坚硬,

    直接进入!

    之前抬头的动作,更像是一种玩弄,一种调侃,一种欲盖弥彰,一种……**。

    如同在说:

    我只是在外面蹭蹭,不进去,放心吧,

    然后,

    刚猛地直入!

    毫不怜惜,

    也不懂怜惜到底是什么意思。

    獠牙刺入,

    鲜血和体液开始迸溅,

    人的身体,在这种时候会显得很是脆弱。

    小姨子的头还是被周泽用手压着,她脸上呈现出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眼眸深处,也出现了慌乱和挣扎;

    先前的淡定,早就无影无踪。

    之前,她在卫生间里,

    一边自问自答,

    一边将周泽逼上了绝路,

    现在,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僵尸其实不吃人,也不喝人血的。

    早期的古人小说志怪记载里,鲜有提及僵尸吃人吃人血,而现代大家对僵尸的认知很多是来自港片时代的僵尸片,不过当时受到了一些欧美电影里丧尸的影响,加入了这些设定。

    周泽并没有吮吸对方的鲜血,他只是很享受这种感觉,通过自己的獠牙,将自己的意志注入对方的体内。

    这是一种主权的宣誓,这是一种最直接的报复,

    让自己的气息,凌驾于对方之上,

    折磨她,

    撕咬她,

    将她刚刚施加给自己的东西,

    尽数奉还!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姨子身上,忽然升腾出一缕黑气,这些黑气慢慢地凝实出一具黑衣女人的身形。

    女人一出来,四周的温度就开始降低,甚至还出现了白霜。

    你可以说这是大boss出场时的特效和排场,

    但实际上,这是女人灵魂力量收不住在挥发的征兆,她就像是一块离开冰柜的冰,虽然依旧散发着寒意,但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吼!”

    周泽撤开自己的獠牙,小姨子脖颈位置的伤口瞬间结疤,一滴血都没流出来。

    手松开,

    小姨子的身体直接落在了地上,

    摔得发出“咚”的一声,

    没有任何的可怜,也没有任何的顾虑,

    哪怕这个女孩摔成一个智障,

    也和周泽没丝毫的关系。

    女人的灵魂在慢慢地萎靡,她似乎很想再度进入这具身体,但周泽就站在下面,她不敢下去。

    同一时间,在女人身边,有一道册子正在飞舞,那是和周泽身上所拥有的一模一样的册子,这枚册子意味着女人的身份,

    她也是一个鬼差。

    不过,女人的册子已经近乎泛白,破损不堪,乃至于在飞舞时,还不断地掉落下碎屑,显然早就不堪重负了。

    “我也是鬼差,你不能杀我。”

    女人战战兢兢地说道,她不是怕周泽到这种地步,而是她觉得无比的寒冷。

    脱离了肉身的她,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脱光了衣服站在南极冰川上一样,

    那种滋味,真的不是说靠精神意志力就能够抵御得了的。

    周泽抬起头,

    看着她,

    嘴巴微微张开,

    像是在笑,

    而后,

    周泽慢慢地,

    歪头。

    骨节不断地发出着脆响,

    但头还是歪了下来,

    嘲讽,

    最直接的嘲讽。

    女人的身上慢慢地开始浮现出淡蓝的火焰,她的灵魂正在被冰化,渐渐地失去活性,她很冷,迫切地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

    她等不及了,也没办法再等待了。

    biu!

    她身形向下,企图再度进入小姨子的体内。

    “吼!”

    周泽手臂挥舞过去,没之前颜色通透但看起来更富有沧桑感的指甲直接扫中了女人,女人发出了一声厉啸,最后被周泽强行抓住,拘在了面前。

    女人的腰,是真的只手可握,不是说女人的身材有多好有多夸张,而是意味着女人的灵魂体在周泽的手掌钳制下不停地被蹂躏翻转。

    “放过我,我是鬼差!”

    女人咆哮道。

    周泽把嘴张大,

    然后手掌开始向嘴边送,

    女人的挣扎和咆哮更加地剧烈,她已经预感到了即将发生什么,同时,她也明白过来一件事,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智,现在的他,只是靠着一种本能在行事。

    他饿了,

    他身体很疼,

    他躯体很破旧,

    就像是一个人生病了,养伤时需要进补一样,

    他现在也需要进补。

    这具身体,根本没办法承受他现在的形态。

    “我是鬼差,无论做过什么都只有阴司才能审判我,你不能,你不能!

    你想好承受这种代价了么,

    你给我醒醒,

    给我醒醒!”

    这就像是《西游记》里面对猴哥的金箍棒,走投无路的妖怪开始自报家门让自家菩萨或者仙尊领自己回去一样,这是在表露自己的后台。

    然而,

    在那之前,

    周泽也是一名鬼差,虽然是临时工,

    但女人依旧是准备杀了他的。

    杀了他,再杀了林医生,

    身体里的另一个意志,就不会再干扰自己了。

    周泽的手停下了,

    没有把对方的灵魂继续往自己嘴里送。

    女人看着周泽,还是很紧张,有了之前的一次教训,她不会再有自己逃出生天的幻想。

    周泽捏着女人,开始移动,

    他的脚步每次落下,都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经久不散的黑色印记,他走下了楼,他来到了厨房。

    绿色瞳孔的眼眸在厨房里逡巡,

    然后,

    他找到了,

    一罐老干妈。

    他将罐子捏碎,里面的辣酱全都遗留在手中,

    先将辣酱送入自己嘴里,

    而后,

    周泽再度举起抓住女人的手,

    张开嘴,

    将女人的灵魂送入了自己的嘴里。

    女人最后的惨叫和咒骂,

    仿佛进餐时周围音响里所播放的抒情乐曲,给人的进餐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情调。

    吞入腹中之后,

    周泽撑开双臂,

    “嗝………………”

    一个沉沉的嗝儿响起,

    嘘服了,

    满足了,

    饱了,

    但好想再吃一个啊。

    ………………

    “你之前怎么不早说!”

    白莺莺在车里骂道。

    唐诗没搭理这头接近暴走的女尸,而是继续剥开大白兔奶糖的衣服送入自己嘴里,

    “他之前自己没细问,不感兴趣。

    而且,

    我怎么知道通城另一个鬼差居然就在他老婆家里?”

    “好了,姑奶奶们,到了,到了!”

    老道还是司机,

    他回到书店后说起周泽的行踪,

    让唐诗听到了,

    然后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才被公开,再接下来打周泽的手机打不通,众人这才赶过来。

    许清朗坐在副驾驶位置,一脸阴沉。

    车停了下来,

    众人下了车往里走,

    白莺莺走在第一个,

    当她走到楼道口时,

    白莺莺忽然停下了脚步,

    她在前面不远处,感应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仿佛自己体内的煞气都因此受到牵引而开始颤栗起来。

    “你怎么了?”

    唐诗见白莺莺不走了,问道。

    白莺莺紧咬嘴唇,

    里面的那种呼应的气息越来越明显,而且似乎还提升到了一个巅峰,比之前更加地清晰和刺激。

    这种血统和种族羁绊之间的联系,像是一道道电流不停地在她身上流窜。

    她下意识地夹紧双腿,

    颤声道:

    “人家下面忽然,

    好痒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