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九十八章 你之前,就是个死人
    夜色朦胧,卧室里,刚刚一个人在卧室里哭泣的林医生此时正侧躺在床上,柳眉微蹙,已然入睡,不过在眉宇之间,仿佛有一团黑色的光圈笼罩。

    她不想睡,也得睡。

    她的妹妹,不想让接下来的事情惊扰到她。

    而在一墙之隔的卫生间里,周泽手里继续拿着毛巾;

    小姨子歪着头,身子站得比比直直,继续盯着他。

    画风,

    在此时似乎凝固,而且沉重到仿佛水墨画上墨迹严重已经开始有滴漏出来的趋势。

    周泽没想过会是她,真的从没想过。

    在周泽看来,她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带着点骄横,也带着点天真烂漫,再加上,她之前曾在这个卫生间里,因为打开门,撞见自己那次因为在医院救人而遭受反噬的情形,直接被吓尿了。

    如果这也是演技的一种,

    未免太拼了。

    而且,她所说的理由,看起来很成立,实际上,却很牵强,当然,可能有些人的脑回路,就是这般的奇异独特。

    她只有自己单独的世界观,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只体会自己所认知的对错,

    这个世界,

    是有七十亿人还是只有一个人,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区别。

    小姨子开始往前走,

    周泽是她送给自己姐姐的礼物,是为了逗弄自己姐姐开心的礼物,而眼下,这个礼物,却让自己姐姐更加伤心了。

    作为一个礼物,他不合格。

    不合格的东西,

    就得丢弃,

    就得销毁,

    他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周泽放下了毛巾,十指之间有黑色的指甲慢慢地长出。

    “嗡!”

    一声颤音传来,

    周泽只感觉自己耳膜一阵剧烈的刺痛,视线也是一阵模糊,而后,那张歪着头的脸,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跟前。

    她歪着头看着自己,带着少女的天真烂漫,残留着稚气未脱的可爱纯真。

    “啪!”

    胸口的衣服裂开,周泽整个人倒飞出去,撞碎了身后的镜子,胸口位置更是出现了一条血淋淋的伤口,鲜血汩汩流出。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过下去呢。”

    小姨子喃喃自语,

    而后,

    周泽身上再度出现了一声脆响,若非周泽下意识地侧过身,可能自己的脖子已经断落了下来,但饶是如此,在脖颈位置,也是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血口。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在一起呢。”

    小姨子嘴角含笑,

    她像是在问周泽,

    也像是在问自己,

    但本质都是一样,

    那就是她根本就没准备收到什么回答。

    “你是鬼差?”周泽有些不能理解,“如果你是鬼差,你怎么可以肆意杀这么多人。”

    小姨子没有理会,只是嘴角的笑容更加浓郁。

    周泽瞳孔一缩,身体向前侧翻出去,他身后的洗脸池和卫生间里的所有玻璃在此时集体炸裂开。

    “啪!”

    四周,到处都是疾射而出的玻璃碎片,让这个狭窄的卫生间,一下子变得美轮美奂。

    血丝挥舞,

    琉璃乱闪,

    这是一个拍婚纱照的完美取景点,

    只要新娘不要害怕被毁容。

    “你们,事情怎么就这么多呢?”

    小姨子举起手,

    也就在此时,

    周泽的手也伸了过来,

    锋锐的黑色指甲直接刺向小姨子的掌心。

    然而,原本锋锐的指甲在此时却一下子变成了“绕指柔”,小姨子的掌心皮肤吹弹可破,而周泽的指甲却根本刺不进去。

    “你们,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

    小姨子手指一抓,在外人看来,是和周泽直接十指紧扣。

    而后,

    周泽体会到了一股钻心的疼,

    十指连心,

    而眼下周泽的指甲盖正在慢慢地翻离而起,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柄钳子正在帮你拔指甲一样,那种牵连自灵魂深处的疼痛,更是让人绝望,完全超出了肉体折磨的界限。

    一直以来,对于周泽来说,无往不利的指甲,在小姨子面前,彻底失去了往日的威风。

    小姨子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

    “居然用我给你的东西,来对付我?”

    下一刻,

    小姨子的指尖也长出了黑色的长指甲,并且直接刺入了周泽的掌心之中。

    先是指甲剥离身体的痛苦,紧接着是自己被指甲刺入身体的酷刑,

    这种以前是由自己施加给别人的惩罚,现在第一次落到了周泽自己本人身上。

    “我没错,错的,是你们。”

    小姨子继续喃喃自语,而后推着周泽往前。

    “好好的日子,为什么不过?”

    “嗡!”

    周泽整个人被弹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右手位置的五指上,鲜血淋漓,血肉翻滚,更是有五个指甲洞,触目惊心。

    “我费了那么多的心思,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好好过……日子呢?”

    小姨子不停地在自我询问着,

    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但她此时的形象,真的一点都不可爱。

    “咔嚓…………”

    小姨子抬起手臂,

    她距离周泽还有半米,

    但周泽却感知到仿佛有一只手已经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将自己给提了起来,脖颈位置的刺痛和焦灼是那么的清晰,而且自己也已经无法呼吸。

    双脚已经离地,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架在火刑架上的囚徒,等待着来自面前命运的审判。

    歪头,

    微笑,

    “又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在知道事情背后的影子后,依然敢过来质询。

    你只是我掌心里操控下的一只木偶,

    谁给了你可以去反抗的幻想?”

    “额…………额…………”

    周泽想发出一些声音,想说话,但因为脖子被死死地卡住,周泽根本发不出什么清晰的音节。

    作为一个死囚,

    你连临终遗言的权力,都已经被剥夺。

    小姨子是在问问题,但她没给你回答的资格。

    “林忆,我尽力了,但这个游戏,真的没那么好玩。”

    小姨子自言自语,

    而后,

    她换了另一个方向,

    继续,

    歪头。

    “你的姐姐还是不开心呢,你的姐姐,好烦呢。”

    紧接着,

    她又再度另一个方向歪头,

    “我们杀了他之后,再把你姐姐也杀了,我们就没有烦恼了,

    对不呢?”

    周泽只感觉自己脖颈位置的力量陡然加重,

    那种恐怖的窒息感铺天盖地般袭来,

    肺部一阵灼痛,几乎快要炸开。

    他的眼睛,开始泛白,身体的痉挛已经无法克制,这是临死的征兆,是身体彻底走向死亡的预告。

    而前方的小姨子,不停地换着方向九十度歪头,自言自语,像是在和另一个人交流着什么。

    就像是两个背着小猪佩奇双肩包的小女生一起站在抓娃娃机面前,

    商量着抓哪个娃娃,

    哪个娃娃容易抓出来,

    哪个娃娃看起来更可爱,

    “咳咳…………咳咳…………”

    咳嗽声传来,

    小姨子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向了上面的周泽,

    她有些意外,

    还没死?

    而后,

    她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凝重下来,

    “你这是怎么回事?”

    是的,

    你这是怎么回事?

    周泽的双眸开始泛起绿光,身上古铜色的光泽开始慢慢扩散出去,右手之前被扳断的指甲竟然重新长了出来。

    这一次,没有之前的黑,但上上下下却显露出一种岁月沧桑的色泽。

    周泽嘴唇张开,

    两颗獠牙慢慢地露了出来,

    青面獠牙,

    阴森可怖,带着人憎鬼厌的气息。

    原本束缚住周泽脖子的力量在此时忽然消散,周泽慢慢地落地,蹲下,一只手撑着破损的瓷砖,而后,慢慢地抬起头。

    那一双妖异的绿色眸子,死死地盯着前面歪头的小姨子。

    “这是什么意思?”

    “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迷茫了,

    因为她造就出的玩具,或者说她亲自选择打包好送给自己姐姐的礼物,竟然出现了她意想不到的变化。

    一个,她始料未及的变化。

    “啊…………”

    沙哑的声音自周泽的喉咙里传来,他双臂慢慢地撑开,整个人也慢慢地站起来,

    很慢,

    但是很坚定,

    和上次一样,

    周泽身上一半肌肤呈现出古铜色,另外大半的肌肤则开始破损和绽裂,鲜血开始慢慢地流出。

    歪着头的小姨子看着周泽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

    她有些迷茫,

    也有些无措,

    “你是周泽?”

    这一次,小姨子是需要周泽回答的,

    而现在,周泽懒得给她任何的回答。

    小姨子伸出手,但这一次周泽没被弹飞出去,他依旧稳稳地一步一步走来,

    就这样,

    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姨子的指甲刺向了周泽的身体,

    “噗!”

    指甲刺入了进去,

    然而,

    指甲才刚刚刺入肌肤,顷刻间,伤口位置的肌肉开始瞬间收缩,将小姨子的指甲死死地固定在了体内。

    她想要拔出来,

    却根本拔不动,

    仿佛里面有无数张小嘴正在吮吸着自己的指甲,

    很紧,

    很压抑。

    小姨子看着周泽,看着那一双绿色的眼眸,她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悟之色,喃喃道:

    “你……你之前居然就是死人了……”

    而周泽伸手,

    抓住了小姨子的脑袋,

    小姨子想反抗,却反抗不得。

    “咔嚓咔嚓…………”

    像是骨骼慢慢地挪动的摩擦声响,

    周泽的手抓住小姨子的脑袋,

    没有捏爆,

    没有刺入,

    而是慢慢地把她歪着的脸,

    给扳正回来。

    呼,

    脸正了,

    看起来,

    就舒服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