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九十六章 结婚照中的血泪
    “老道。”

    “哎,老板,咋了?”

    “停车吧。”

    “哦,好。”

    下了车,周泽将手中的烟头丢在了地上,鞋底在烟头上踩了踩。

    “你先回去。”

    “啊?”老道愣了一下,“老板,我可以等你出来的。”

    “回去吧。”

    “没事的,老板,我不怕等…………”

    “回去。”

    周泽回过头,看向了老道。

    老道吓得一个哆嗦,

    啧啧啧,

    果然,这帮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家伙,本质还是一样的,眼前这个之前觉得挺亲和的,其实都是伪装,

    伪装!

    老道马上敬了一个礼,“好,老板,你需要用车时打电话给我。”

    老道开车走了,

    周泽站在小区门口逗留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之前唐诗对他说过,通城在小萝莉离开之后,除了自己的书店以外,还有一个灯下黑的地方。

    只是,这盏灯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这也导致唐诗没有选择在这里进行躲藏,而是去了自己书屋那边。

    唐诗暗示自己可以去那里看看,说不定有意外的发现和收获,趁他病要他命,最起码也可以占点便宜。

    周泽当时怕麻烦,没去,甚至没细问。

    也因此,直到刚刚从老道的口中,周泽才知道这处灯下黑的地方,其实就是林医生所住的小区。

    一个一个的点,画作了一个圆,

    哪怕那些点都没了,但这个圆,最终还是形成了。

    自己对林医生前后观感的变化,

    林医生保留了自己生前的屋子,将其买下,细细打理,

    徐乐的身份,

    分床睡,

    伪装成意外车祸的真实谋杀,

    一个一个地杀人灭口,毁灭证据。

    其实,很多很多的细节,早就指明了方向。

    包括那天自己在医院假装医生完成手术对林医生坦白后,

    林医生主动抱住了自己。

    当时的自己,只是觉得这一切很美好,可能并没有留意到,自己怀中那张脸的嘴角,可能已经出现了些许的弧度。

    一只手,

    它搅动了潭水,让水里的游鱼开始翻腾,到最后,渔网落下,收网收官。

    人们结网,是为了捕鱼,捕鱼是为了吃鱼;

    房屋装修,是为了美观,美观则是为了宜居。

    任何事情,到最后都会有一个目的,哪怕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发呆,那也是为了享受这种放空自我的闲适。

    自己之前的死亡,自己之后的借尸还魂,

    自己新的身份,新的家庭关系,

    到最后,

    对谁是最好的?

    那个一直暗恋自己的女人,有一个自己所不喜欢的丈夫,她恪守着礼教的束缚,恪守着家庭的规则。

    她没有去违反,也没有去打破,但是她在规则之下,成功地让自己原本不喜欢的丈夫换了一个人。

    一个外人完全不晓得,完全不知道,完全不可能发现的人。

    她心安理得地躺在床边,继续做自己的大家闺秀,活出自己父母眼中自己所活出来的样子,但依旧也在为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做着一些事情。

    很多念头,纷纷扰扰,

    不停地在周泽脑海中乱窜,让周泽自己都有些分不清楚方向,甚至,在这一刻,他的内心已经乱到自己都把握不住自己。

    如果这一切,真的和自己所猜测的一样,真正操控整件事情发展轨迹的,真的是她,那么自己该以何种的态度去面对她?

    是愤怒,是生气,她害死了自己,毁掉了自己原本的人生?

    是动容,是无奈,毕竟她做得越多,其实越是证明她对自己的情感?

    之前,周泽可以毫无心理压力地拿着旱烟杆对着徐大川猛抽一顿,而现在,周泽却没有那股子心气儿捡起地上的树枝,冲入林家。

    人就是这样子的一种复杂的生物,他不是机器人,只需要遵从某个程序的驱动,在一个个触发代码设置之下自然而然地产生自己的选择。

    一刻钟的迟疑,一刻钟的踌躇,

    最终,

    周泽还是迈开步子走入了小区。

    有些事情,需要说明白,有些话,也必须讲开。

    这是自己,

    给自己的一个交代,

    给自己上辈子的一个交代。

    难得糊涂,

    并不适用在这里。

    “咚咚咚…………”

    敲门,

    其实,周泽是有家里钥匙的,但这并不在周泽的身上,他已经很久没回林家了。

    “来啦。”

    小姨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打开门,看见是周泽,问道:

    “徐乐,你大伯走了?”

    “嗯,走了。”

    被我打走了。

    “哦。”小姨子还没把门全开,

    她见周泽不走,有些意外道:

    “你是想要进来?”

    周泽没动。

    小姨子吐了吐舌头,周泽很久没回家了,他忽然要回来,她都有些没心理准备,但周泽说到底还是她的姐夫,当下打开门。

    周泽走了进来,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

    小姨子给周泽拿了一瓶橙汁,送来了一个烟灰缸,她最近倒是和周泽关系不错,因为周泽经常帮她打掩护让她出去玩,所以在家里对周泽的态度也和一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

    “你姐呢?”

    “刚出门买菜去了,我爸妈昨天出院门了,一个外省的老朋友的孩子结婚,去捧场了,话说,你大伯刚刚坐在我家门口,真的把我吓到了。

    尤其是他还说要送你进监狱坐牢,啧啧,徐乐啊,你家那边的亲戚怎么都这么奇怪。”

    小姨子坐在对面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一双脚丫子就翘在茶几上,纯粹的坐没坐相,站没站相。

    比起林医生的落落大方,举止得体,真的不像是姐妹。

    真的,

    不像啊。

    “喂,徐乐,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大伯手上,他跟你来要钱来了?”

    徐乐是林家的上门女婿,林家对徐乐的那帮子喜欢打秋风的亲戚,自然不会有太好的观感,毕竟以前徐乐的钱,其实都是林家给的。

    “没事。”

    周泽又点了一根烟,准备等林医生回来。

    “真的没事?”小姨子看着周泽。

    “你好烦。”

    小姨子闻言,嘴巴涨得鼓鼓的,不满地哼了一声。

    她觉得徐乐越来越放肆了,但看着以后还需要他替自己打掩护出去玩儿的份儿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一根烟,就放在烟灰缸上,周泽看着它慢慢地燃尽。

    香烟袅袅,忽聚忽散。

    也就在此时,

    门口传来了开门声,周泽下意识地站起身。

    林医生提着一些菜回来了,她梳着辫子,今天休假,所以看起来很是清爽。

    周泽在家里,她有些意外。

    “姐,今天你下厨哦。”小姨子拿着抱枕看着电视,俏皮地指了指周泽。

    “吃了么?”林医生问周泽。

    周泽摇摇头,“没有。”

    “那等一下,我去做饭。”林医生似乎在刻意维持着平静的关系,然后,她走入了厨房。

    周泽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进退维谷。

    他的内心,现在很乱。

    “喂,你愣着干嘛,去帮忙啊。”

    小姨子伸脚在周泽腿上轻轻踹了一下,

    这么好的一个增进感情的机会不去珍惜,傻愣在这里,真是情商拙计啊。

    小姨子觉得,自己这个姐夫比学校里追自己的那些男生真的差远了,简直是木头脑袋。

    周泽最终还是走入了厨房,

    厨房里,林医生已经系上了围裙,正在切菜。

    “没事的,我自己可以做好,你去陪小忆看电视吧。”林医生对周泽说道。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周泽看着林医生说道。

    “嗯?”林医生有些惊讶地抬起头,“那等我把这顿饭做好再问好不好,我不想分心呢,其实我真的很少做饭,怕做得不和你胃口。”

    看着她正在仔细地切着菜,一板一眼,周泽忽然觉得有些话,很难问出口。

    “我先回房间,等会儿你上来。”

    “好,等我把菜做好,我上去喊你下来吃饭。”

    周泽走出了厨房,在小姨子惊讶的目光中,上了二楼。

    推开卧室的门,周泽看见那张大床,那张床,他睡过,而当时,林医生睡在床下的地铺上。

    他对这里,其实没有多少的留念。

    抬起头,看见床头墙壁上挂着的结婚照。

    结婚照中,

    穿着婚纱的两个人距离有点远,女人端庄娴静,男的腼腆拘束,是林医生和徐乐的结婚照。

    一张结婚照,其实已经可以看出很多问题。

    而现在,

    拥有结婚照中男子那张脸的,

    是自己。

    周泽一直盯着那张结婚照,

    如果这一整件事,包括谋杀的进程,都是林医生在背后推波助澜,在上方全程观看,完全地洞悉。

    那么,

    之前的徐乐,

    之前每晚一个人躺在这张大床上睡觉的徐乐,

    他到底,又是一种怎样的角色?

    就像是一个面团,而这个面团终于鼓动起这辈子都很鲜见的疯狂和勇气,

    结果,

    他的一切行为,其实都被他的妻子看在眼里,将其当作提线木偶,

    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甚至,到最后,她亲自打扫痕迹,

    该死的人,都死了,

    徐乐也死了,

    而且,

    连他的身体,都被打扫干净腾空,

    只为了迎接一个自己心仪灵魂的到来。

    视线,在此时似乎有些恍惚,

    周泽仿佛看见,

    床头结婚照中,

    徐乐的双眸里,

    有两行血泪,

    慢慢地滴落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