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九十二章 漩涡
    周泽伸手,指尖不断缠绕出黑气将围绕着黑衣男子啃食的这帮家伙给驱散开,但那一缕缕黑气却依旧裹挟着那些小鬼,让他们无法逃脱。

    自从那次天台一战之后,周泽发现自己对这种力量的掌握似乎更提高了一个层次。

    “你是警察?”

    周泽低下头,看着躺在地上魂体都近乎破损的黑衣男子。

    “你觉得呢?”

    黑衣男子站了起来,灵魂残破,看起来有些凄惨。

    但目光坚毅,炯炯有神。

    “只是没想到。”

    周泽记得自己上次见到的那位赵局,出殡的那天进入自己的书店,结果自己和许清朗都没能分清楚他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想想,

    又释然了。

    赵局那个年纪快退休了,大半辈子都在自己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有点像是先前下地狱的白夫人,功德修满。

    那种人,算是特例中的特例吧。

    就像是学雷锋做好事,正是因为这个社会上雷锋是特例,所以才要学习,如果大家都是活雷锋,还有什么学习的必要么。

    “跟我进来吧。”

    …………

    外面还是下着雨,原本坐在书店里临摹杂志的女生出去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发现她已经靠在衣架边上睡着了,当下将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她也不进去了,就在外面陪着她。

    两个出来摆摊挣钱的女大学生,像是这个城市里娇嫩的野花,倔强且坚强。

    这对于她们来说,是寻常的一天,出摊,遇到雨天,避雨,

    她们不可能知道自己所避雨的书店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也不记得其中一人刚刚差点和一个鬼做成了一笔买卖。

    而书店里,周泽又摆了一些花生兰花豆,黑衣男子坐在自己对面,那些小鬼都站在边上,瑟瑟发抖。

    “谢谢款待。”

    黑衣男子沉声道。

    “吃完了,就上路吧。”周泽说道。

    男子抬起头,看着周泽,显然,他不愿意。

    “他们已经死了,你也已经牺牲了,该尽到的责任已经都尽到了,没必要为了你的那一缕执念强撑着带着他们一起远走。

    万一中途再出现什么问题,导致他们的亡魂脱离你的掌控,这个世界上,将再多出几个孤魂野鬼,说不定,还会酿造出其他的什么麻烦。”

    周泽耐心地解释。

    其实,中心思想只有一条。

    我敬重你,

    但敬重归敬重,工作归工作,

    你有你的执念,但我也有我的责任。

    活人,归你管,

    死了的人,我管。

    “那可以拜托您一件事么?”

    “你先说。”

    “帮我调查一下我的死因。”黑衣男子抬起那一张满是刀疤的脸,此时看起来分外狰狞,“我做的是卧底,有人出卖了我,否则我能活着抓着他们一起归案。”

    黑衣男子想到了在车上,其中一个人忽然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气氛顿时就不对了,他提前醒悟出来自己已经身份暴露,双方在车上开始了搏斗,最后车子驶入了山沟之下,酿造出了车毁人亡的惨剧。

    “这好像是刑侦片里的情节。”

    周泽听完对方的讲述,发出了一声感叹。

    做卧底,真的很不容易。

    “来,敬你一杯。”

    周泽举起酒杯,和他虚应了一下。

    然后,放下酒杯。

    “你是答应了?”对方问道。

    “不,只是拖延时间好组织一下拒绝的措辞,怕你和我尴尬。”

    “…………”黑衣男子。

    “对不起,我办不到,我这里只是一家书店,其实就是一间驿站,送不该逗留在阳间的亡魂去地狱轮回。

    阳间活人的事儿,不归我管,我也不可能去管,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份匿名信帮你递送上去,再多的事,

    我不能做,也不愿意做。”

    黑衣男子有些失望,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化作一声叹息,然后喝下这杯酒。

    鬼喝酒只是吸收掉酒气,其实看起来杯子里的酒水丝毫没变,周泽帮他把原本杯子里的酒水倒掉,又续了一杯。

    “再喝两杯,就送你上路了,祝你一路走好。”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更何况眼前的鬼即将被自己送入地狱,这时候,他也没必要再编故事欺骗自己什么。

    这是一个好警察,

    值得三杯。

    周泽指了指酒杯,

    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纷纷扰扰,也有各种各样的不公平和惨剧在发生,周泽管不了那么多,也不愿意去管。

    经营好这家书店,让自己这第二辈子走入正轨才是他现在所想的事情。

    “地狱里,有审判的吧?”

    黑衣男子问周泽。

    周泽闻言,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到了那个戴着高帽子的老师,上面写着“衣冠禽兽”。

    那个帽子,周泽曾试图帮他摘下来,却根本就没办法做到,帽子很铁,也很坚硬,完全弄不动。

    这也意味着,地狱的阎罗殿,似乎也不是传说中明辨是非的地方,那些判官大人们,也并非各个都是火眼金睛、洞察一切。

    大部分,可能都是稀里糊涂地得过且过,混着日子。

    人们总是对那些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期望,

    比如天堂,

    比如地狱,

    人们总是相信,在自己没去过的地方,会有更美好的花香。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麻醉,也是一种自我催眠。

    至少目前来看,

    地狱,

    似乎和阳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周泽还是点点头,

    “是的,一切,在地狱里,都会水落石出。”

    黑衣男子站起身,看向周泽,道:“我不要你帮我递匿名信,帮我把尸体找到就好了。如果你把自己当作鬼差,算我求你,如果你把自己当作一个活人,作为公民你有义务配合我们警方的行动。”

    男子说出了一个地名,

    启明路,黄家镇段。

    “你们的尸身还没被发现么?”周泽有些意外。

    “是的,还没有,所以我还没能得到证名,除了知道我身份的上线以外,其余人都认为我已经和这个团伙一起潜逃了。”

    “我试试看。”

    周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麻烦啊,

    真的好麻烦啊。

    作为一个新晋宅男,每天只想着开个店做做生意,晚上再躺在白莺莺腿上睡个觉吃她剥好的葡萄。

    这下子要出远门,确实让人觉得很烦躁呢。

    “请你送我们下去吧,把我们一起送下去,黄泉路上,我也要押着他们去见判官,我要亲眼见着他们被绳之以法。”

    周泽点点头,

    打开了地狱之门,

    同时问道:“他们是贩、、、、毒的?”

    黑衣男子摇摇头。

    “那是走私的?”

    “是赌博。”黑衣男子沉声道。

    “哦。”周泽有些不明思议,抓赌博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

    “拿人命做赌注的赌博。”

    黑衣男子看了看周泽,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周泽对这件事不怎么感兴趣。

    他抓着那三个小鬼一起走入了地狱之门。

    少顷,

    烟消云散,

    周泽拍拍手,拿出自己的本本看了一下,业绩表那一栏提升到了百分二十。

    还有百分之八十的完成度,不过按照新店铺的生意情况来看,也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转正了。

    拿起茶杯,准备走向自己的吧台,继续摇摇晃晃当自己的周老爷,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身后竟然站着一个人。

    是唐诗,

    她嘴里依旧咀嚼着大白兔奶糖。

    “为什么不答应去调查呢,多有意思?”唐诗开口问道。

    “我没那么闲。”周泽走回吧台,坐了下来。

    “拿命做赌注的赌博,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挺有意思的。”唐诗继续道,“如果是他在这里,他会去看看的。”

    “他是他,我是我。”

    “哦,今天看来生意错不,看来确实是树挪死人挪活。”唐诗走到了门口,看着外面两个还在避雨的女大学生。

    “雨还没停。”

    “你不在上面待着,下来就是玩儿伤感风?”周泽有些意外地问道。

    唐诗摇摇头,

    然后她摊开自己的手,

    一张纸折的千纸鹤翩翩起舞,惟妙惟肖。

    “周泽,你知道吗,有时候不是你主动去避让麻烦,麻烦就不会落到你身上的。”

    “但至少能让麻烦少一点。”周泽点了一根烟。

    “最近两天没什么事情,所以我调查过你。”

    说得像是你平时有什么事情做一样。

    在周泽看来,如果抛开特殊能力和往生者的身份,唐诗就是一个花瓶,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愿意做。

    除了腿好看,

    可以玩一年。

    “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周泽柜台上放着的那支圆珠笔飘浮起来,在周泽的眼前晃悠着,似乎随时可能会戳瞎他。

    “你穿黑丝比肉丝,好看多了。”

    周泽点评道。

    唐诗把手机丢出来,手机飘浮到了周泽的面前,

    上面是一个新闻截图,

    宿北监狱有一家监狱发生了暴动,死了一名囚犯,还有十多名囚犯受伤。

    “什么意思?”周泽看着屏幕问道。

    “你是有多怕麻烦。”唐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连开大货车把你撞死的人都不认识?”

    周泽的瞳孔当即一缩。

    “不是我做的。”周泽说道。

    “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唐诗说道,“但他死了。”

    “意外吧,万一他们也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呢?”

    周泽耸了耸肩。

    就在这时,许清朗走了下来,他拍了拍额头,对周泽道:

    “老周,不好意思啊,前几天忘了一件事,你那个大伯在你失踪的那几天找过你,说他儿子也就是你那个堂弟出车祸死了,让你去参加葬礼来着。

    我当时寻思着反正你是周泽,徐乐的亲戚也和你没什么关系,再加上那会儿你又不在,就忘了,这不,刚想起来,就跟你说一下。葬礼应该是半个月前,早结束了。”

    闻言,

    周泽的脸色,

    终于变得严肃了起来。

    莫名地,

    好像是有一道漩涡,

    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掀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