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九十一章 雨夜追捕
    老太婆最后的一段话,经由许清朗翻译出来后,之前还感动得不得了的众人一脸懵逼。

    我擦咧,

    说好的我为儿女儿女为我、母慈子孝的鸡汤故事呢?

    为什么要有这种反转?

    周泽拍拍手,问道:“吃好了吧。”

    言外之意,

    吃好了,就该上路了。

    老太婆有些腼腆地放下筷子,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我没想下去,我还想…………”

    周泽默默地看着她,

    嘴角出现一抹微笑,

    顾客至上,

    顾客的要求必须微笑聆听。

    老太婆身体一凛,吓得一个哆嗦,

    马上道:

    “我觉得我还是早点下去比较好。”

    周泽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小包间里整几个标语: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好像有点太严肃了,或者搞一个:

    认真改造,重新做人。

    脑海中这些想法也就只能博自己会心一笑,周泽站起身,打开了地狱之门,老太婆还在那里犹豫,但周泽直接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将其丢入其中。

    就这样,

    新店第一单完成。

    接下来,周泽弯腰在小桌底下看了看,看见了一小叠冥钞。

    “数数看,比以前有没有多?”许清朗催促道。

    “好像是多了一些。”周泽确认道。

    “那意味着这个办法可行,我就说嘛,附加服务的利润空间才是最大的,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弄一些其他的项目?”

    哪怕拥有着二十几套房,许清朗对赚钱的渴望仍然一如既往。

    没人会嫌钱多。

    “弄个按摩?或者spa?”周泽笑道。

    “这也太过了吧。”许清朗皱了皱眉。

    “现在一些殡仪馆里有这种服务,给死人做水疗按摩的,我以前见过,就在一个玻璃隔间里,家属站在外面看着,技师在里面给尸体冲澡做按摩,顺带修剪指甲一条龙。”

    “你真恶心。”许清朗一副我受不了你的样子,转身开始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其实这些菜一口都没动,至少看起来一点都没动,但这些菜还是要丢掉的。

    如果是家里祭奠自己先人的供菜或者水果,祭祀完了之后人还是可以吃的,那毕竟是自家祖先吃过的东西,大家一同上桌吃一碗菜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许清朗和那位老太婆非亲非故,当然不可能吃人家的剩菜。

    把冥钞放入柜子里,周泽又重新坐回了靠椅上,

    往前摇,

    往后摇,

    他喜欢这种惬意,也享受这种悠哉。

    白莺莺跑上面去玩电脑了,老道带着猴子也上去看电视,许清朗也上去休息了,

    也因此,书店一楼现在也就只剩下周泽这一个老板。

    拿着手机,随手翻了翻,看看新闻什么的,外面不知不觉开始下起了雨,雨还有点大,从一开始的稀稀落落变成了磅礴。

    这个季节,真的是随时都可能下雨。

    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等到周泽神了伸懒腰重新抬起头,却发现在自己书店门口,密密麻麻地站着一排人。

    哟,

    今儿个生意这么好?

    这还是新店开张的第一个晚上,若是以后都这个架势的话,周泽觉得自己不光能很快还清欠自己女仆的钱,还能马上买一辆好车。

    嗯,就是徐乐这个废柴连驾照都没有,自己还得去考个驾照。

    走到店门口,周泽愣了一下,外面站着的,居然不是人,而是一排排衣服。

    是原本在外面摆摊卖衣服的人因为下雨了把摊位挪到了自己店铺门口避雨,因为一些先入为主的念头这才导致周泽刚误以为外面是鬼影憧憧。

    打开了店门,

    门外站着两个小姑娘,年纪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腰间都别着一个钱包,系着马尾辫,看起来都很清爽干练。

    “老板,不好意思,挡着你做生意了,等雨小了我们马上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个女孩对着周泽鞠躬道歉。

    “老板,有咖啡么,我们买两杯咖啡吧。”另一个女孩心思活跃多了,到人家这里买两杯咖啡,人家也就不好意思赶自己走了吧。

    “没事,你们等雨停了再走吧。”

    周泽还没这么不近人情,外加他做的生意外面拿一块铁板挡着顾客也依旧能够进来。

    “谢谢老板。”

    “谢谢老板。”

    两个女孩再次对周泽表示感谢。

    周泽回到了自己吧台后面,升级后的吧台这里比之前的柜台确实要高级舒适许多,环绕音响开着,放着轻缓的音乐。

    过了大概一刻钟,雨势依旧没有减弱,一个女孩推开书店门走了进来,是之前卖衣服的俩小姑娘之中的一位。

    女孩走到书架前,选了几本时尚杂志,然后走到周泽这边,准备付款。

    “四十八。”周泽看了一眼价码,顺口道:“给五十吧,不要找了。”

    “好。”

    女孩应了一声,将一张五十的递给周泽。

    周泽收下了钱。

    少顷,

    女孩愣了一下,

    好像,

    有哪里不对啊。

    周泽继续靠在椅子上,女孩也没再纠结那两块钱的事儿而是拿着书在店里小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的一个同伴在外面看着摊位,她则是拿了一个白本子对着杂志上的衣服进行临摹。

    周泽起身,给对方倒了一杯橙汁送到对方面前。

    “免费的。”周泽说道。

    “哦,谢谢老板。”

    “在学设计?”周泽问道。

    “嗯,我们是通城大学的学生。”

    “大学生出来摆摊做生意,挺不错的。”

    周泽赞叹了两句,他又不是有非分之想的怪叔叔,也就没再多聊下去,不过刚走到店门口,周泽忽然看见留在外面照看衣服的女孩正在和一名一身黑衣的男子在交流着什么。

    黑衣男子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他们像是有点冷,站在雨中,瑟瑟发抖,但哪怕如此也不知道往里面靠靠在屋檐下躲躲雨。

    周泽推开店铺门,走了过去。

    黑衣男子抬头,看见了周泽,然后又马上低下。

    他身后的那几个人衣衫单薄的人则一下子变得畏畏缩缩的,根本就不敢和周泽目光对视。

    周泽走到黑衣男子面前,对方戴着帽子,半张脸都隐藏在里头,而后,周泽扭过头,看见拿衣服递出去的女孩一脸的呆滞,目光混沌,而且,她手里刚收的钱,也是一叠破旧的冥币。

    “过分了吧。”周泽开口道。

    “我们都是孤魂野鬼,本是赶路回故里,但下雨天,兄弟们身上又没衣服,实在是冷得很,求上差网开一面。”

    “孤魂野鬼,就赶紧下地狱去。”

    周泽这态度很生硬,显然没打算商量。

    笑话,

    孤魂野鬼也是业绩啊!

    周老板现在正准备冲业绩呢,蚊子腿也是肉,绝不会放过。

    看来,换店铺的选择是对的,瞧着,今晚多热闹。

    黑衣男子慢慢地抬起头,露出了他的那一张布满伤疤的脸,沉声道:

    “上差这是不打算好好商量了?”

    “我和你有什么好商量的?”

    周泽伸手,先抓住了女孩的肩膀,把女孩往后拉了拉,然后自己往前一步,站在了黑衣男子面前,

    伸出手,

    在黑衣男子胸口位置轻轻地戳了戳,

    “你们可以尝试着编一下可怜的故事让我心软一下,

    哦不,

    不好意思,我忘了,

    我的良心暂时被自己吃了还没找回来。”

    “我带他们回到故乡之后,会带着他们回地狱,这一点,上差你可以放心!”

    黑衣男子虽然脸上伤痕密布,但说话掷地有声,俨然这群小鬼的老大架势。

    “难道我还得买机票跟你们回家乡参观一下?对不起,哥哥我没空。”

    周泽十指指甲长了出来,

    黑色的烟雾慢慢地环绕而出,

    此时,那位坐在店铺里的女孩抬头向外看了一眼,只看见自己的同伴和那位老板好像在聊着天,其余的不该她看到的完全没看见。

    “我现在不可能把他们交给你,我必须先带他们回去!”

    黑衣男子冲向了周泽,气势汹汹!

    但是下一秒,

    周泽只是轻甩手臂,

    黑衣男子直接被抽飞了出去,指甲带去的锋锐让他的灵魂都有些不稳。

    “呵呵。”

    周泽笑了两声。

    一个普通的鬼,

    居然敢主动对自己这个鬼差出手。

    黑衣男子再度冲了过来,但没有例外,他再一次被周泽抽飞。

    这一下,原本站在那里还战战兢兢的几个鬼,立马有了不稳定的趋势。

    周泽原本以为他们会一起上来帮老大打架,这才叫讲义气嘛。

    或者,

    这几个鬼赶忙跪下来对自己求情,

    虽然求情没什么效果。

    但他们居然直接掉转身,扑向了因为被周泽连续抽飞了两次灵魂都开始变得模糊的黑色身影。

    他们很愤怒,开始吞噬撕咬着这具黑色身影。

    周泽站在边上,看着笑话,道:

    “看来,你的这帮小弟平时被你压榨得够狠啊。”

    黑衣男子哪怕此时正在被撕咬着,却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同时严正地辩驳道:

    “他们是我追捕的犯人,追捕行动中我的车和他们的车相撞一起出车祸死了。

    但哪怕是死了,

    我也会抓着他们去案发地公安局门口归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