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八十五章 猴哥!
    天台之上,

    边缘位置的周泽正在慢慢地转身,

    神父嘴唇张开露出惊疑之色,

    无头的女人依旧站在那里,天台风很高,但她的裙摆,却纹丝不动。

    “不应该啊,身为鬼差,上一世的肉身肯定没了,大部分只能借住在别人的躯壳里面才能在人间行走。

    这僵尸,到底是怎么变出来的。”

    神父喃喃自语,他的脑门上写满了问号。

    作为一个合格的旁观者,善于观察和勤于思考,是旁观者必备的优秀品质。

    而当周泽转过身后,神父原本张开的嘴唇慢慢地变化了弧度,变成了一抹笑容,恍然道:

    “所嘚寺内!”

    与周泽双臂位置开始呈现出古铜色不同的是,周泽身前的所露出的肌肤上,虽然也呈现出泛古铜色的光泽,但很淡,而且很不均匀;

    同时一些地方皮肤开始出现了褶皱和破裂,鲜血已经慢慢地流了出来,呈现出一种很恐怖的画面。

    “灵魂中自带着属于僵尸的小部分传承,现在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刺激后将灵魂中的僵尸部分显化出来。

    但身体还是普通人的身体,根本承受和继承不了这种负荷,才导致眼前这种不伦不类的局面。

    这是僵尸,也不是僵尸。”

    神父自言自语着,眼里露出了些许激动之色,他衣袖下的双手微微张开,两柄手术刀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该切哪块部位带回去慢慢研究好呢,又或者,整具一起带回去?”

    舌头在嘴唇边舔过去,神父显得有些苦恼。

    对方,是一名鬼差啊,青衣娘娘可以不在乎对方鬼差的身份,但是他不可以,而若是让青衣娘娘把他彻底杀死,那么自己带回去一具尸体也就没有了研究的价值。

    “真的很让人苦恼哇。”

    神父挠了挠自己的头,表现出很纠结的样子,但他手中所拿着的两柄手术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刹那间让无头女和周泽的目光都对准了他。

    “哦!”

    神父面容一愣,

    马上把手中的两柄手术刀丢在了地上,后退一步,

    微微鞠躬,

    很是诚恳地道:

    “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旁观者把自己引入战局,最后死得不明不白,这可是旁观者的大忌啊。

    周泽的目光再度落到了无头女人身上,老实说,之前的周泽完全是一个背影杀手,此时身前不断浸透出来的血液和不断割裂的皮肤,才真正表现出周泽此时糟糕至极的身体状况。

    与其说现在的周泽是僵尸,倒不如说是西方丧尸片里跑龙套的某位丧尸先生a。

    唯一的区别是,

    周泽的眼眸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这一点让他看起来比西方丧尸片里随便拿个斧头都能敲死的龙套们看起来更高级一些。

    嗯,从龙套升级到了加了五毛钱特效的龙套。

    “啊!”

    周泽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嘶吼,

    没有惊天动地的音量,

    也没有汹涌澎湃的豪迈,

    更像是声带破损后的哀嚎。

    无头女继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后,

    周泽动了,他的形体动作很夸张,奔跑起来像是百米赛跑的运动员,身体幅度很是巨大,直接扑向了无头女。

    没有撞击声,也没有绚烂的花火,

    就像是一个喝了酒发着酒疯的男人把一个柔弱的女人扑倒。

    没有丝毫的美感可言。

    “哗啦啦……”

    扑倒在地的周泽压着身下的无头女人,直接举起拳头砸了过去。

    “砰!”

    “砰!”

    “砰!”

    一拳一拳地下去,

    拳拳落在了天台的水泥板上,

    四周,到处都是血渍,

    不是青衣娘娘的血渍,而是周泽的。

    “因为这种状态下只剩下本能没有思考的余地,所以反而不再受青衣娘娘能力的影响是么。

    又因为身上带着僵尸的气息,所以能够触碰到灵魂体,反而可以进行自己的攻击。”

    神父张开嘴,“哦”了一声,

    “这种人到底是如何当上鬼差的呢,地狱的审核制度,已经崩坏到这种地步了么?”

    一次次地重击之下,看似每次都是周泽在对着水泥板在敲击,但实际上,青衣娘娘的身体正在慢慢地扭曲,就像是一池湖水,不断荡漾起了波纹。

    水面,

    不再平静。

    “看样子,青衣娘娘输定了呢,虽然她不属于鬼的序列,但她并不具备除了精神上的影响以外的其余实体上的攻击能力。

    现在只能被动挨打了呢。”

    说着,神父又看向了远处的工地,

    “不过反正也快了,死于那个和死于眼前的人手里,其实结局是一样的吧。”

    然而,

    刚刚幸灾乐祸结束,

    神父眼眸忽然变得浑浊起来。

    被周泽压在身下的青衣娘娘对着神父那边的左手忽然一翻。

    “犯错误了哇,我可以拿着望远镜远一点围观,好好吃自己的瓜,

    为什么要离得这么近呢?

    这次,要被控制住当打手了啊。

    还真是倒霉哪……”

    神父垂下头,又猛地抬起头,眼眸里露出了青色的光芒,而后,他迅速地捡起自己刚刚丢在地上的手术刀,直接冲向了周泽。

    “唰!

    唰!”

    两把手术刀,

    直接刺入在了周泽的后背之中。

    “啊!”

    周泽抬起头,发出了无声的嘶吼。

    紧接着,神父手持手术刀,想要沿着插入的伤口下拉,但是刀口却像是卡在了周泽的骨骼里一样,无法动弹。

    “嘎吱!”

    周泽猛地转身,手臂直接横扫过来。

    是的,

    周泽不会打架,也没学过武术,更没练过散打泰拳一类的东西,也因此,在他癫狂的时候,只能按照一种本能去反击。

    有蚊子咬我,

    我就拍死蚊子。

    周泽的手臂直接抽在了神父的脸上,

    神父整张脸几乎扭曲了起来,整个人被抽得倒飞出去,恰好落在天台边缘,若是再差一点点,自己可就掉下去了。

    左侧的脸肿得很高,张开嘴,吐出了好几颗断牙,

    齿间更是被鲜血浸染。

    “八嘎!”

    神父双手再度一翻,两张符纸出现,这是阴阳师的驯鬼符文。

    当他再度冲向周泽时,躲开了周泽的拳头,而后将两张符纸直接贴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

    一时间,符文像是燃烧了起来,在周泽胸前出现了两道烧焦的痕迹,阵阵肉香甚至已经弥漫了出来。

    然而周泽却直接双手环绕,将神父环抱住,紧接着就这样抱着他,狠狠地撞向了天台上的围墙位置。

    “砰!”

    水泥围墙破裂了大半,神父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

    两个大男人,

    在天台上,

    因为一个女人,

    打得不死不休。

    …………

    “嘿,那边注意了,赶紧推了,趁着那帮老东西没过来的时候推掉,快点!”

    一个施工头头指挥着铲车前进。

    前面是一座破旧的老庙,庙里供奉的不是什么菩萨,也不是什么道家人物,事实上,这个庙宇连一个牌匾都没有。

    “轰!”

    庙墙被推倒,连带着里面破损到连头都不知道在哪一年掉落的塑像也一起倾塌了下去。

    挖掘机和推土机一起行动,终于将这座庙彻底推平。

    “嘿,这是什么庙啊。”

    挖掘机师傅从机器上下来,老实说,拆迁时他最怕遇到这种情况,拆人家庙宇,这可能会损自己的阴德,容易给自己招惹一些祸事儿。

    各行各业,其实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类似的迷信。

    “小庙,我小时候还有人去拜拜,现在没了,当初我爷爷还带我去拜过,叫什么青衣娘娘,跟送子观音差不多,拜她求子的。”

    “那你还让我们推了?”

    “不推工程怎么进行下去?你不知道,就因为这个破庙,原本住在这里的几个老人跟我们闹了多久,现在谁还拜这个狗屁青衣娘娘啊,遍地都是不孕不育医院,生不出孩子找医生去不就行了。

    再说了,小时候我还以为这青衣娘娘是个什么大人物,后来长大发现,历史上好像根本就没这号人,老迷信老封建流传的东西,我们这也算是破除迷信了。”

    工头对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喊道:

    “叫那边的快点,太阳下山之前,这块区域都给我拆掉!”

    …………

    天台上,

    原本被周泽扑倒在地的青衣娘娘身体缓缓地崩碎,

    神父说的是对的,

    她不是鬼。

    随着青衣娘娘的崩溃,

    神父的眼神显露出了一抹清澈,他站起身,捂着自己的胸口,天知道肋骨断了多少根,当他看见前面的周泽再度向自己冲来时,直接吓得打开天台的门向楼道那边逃去,连头都不敢回。

    而冲刺到一半的周泽,身体忽然滞缓住,整个人踉踉跄跄地摇摇欲坠,眼眸里的青绿色光芒渐渐地散去,

    身上那部分古铜色光彩也逐渐褪去,

    只剩下自上而下,

    那密密麻麻的可怖伤口。

    周泽的身体一阵摇晃,最终还是走到了天台边缘,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形,

    一失足,

    直接摔了下去。

    大厦的背面是垃圾处理区,

    一包包生活垃圾在那里堆积如山,附近有不少流浪猫和流浪狗就在这里找食吃。

    “砰!”

    “喵喵喵!!!”

    “汪汪汪!!!”

    当周泽砸落进这里时,

    惊得这里猫飞狗跳。

    周泽已经几乎失去了大部分意识,只剩下手指还在本能地蜷曲着。

    两只胆子大的流浪狗凑过来,对着周泽的身子不停地用鼻尖嗅着。

    “吱吱吱!!!”

    就在此时,一只手里拿着塑料玩具锤子的金丝猴三步两步地跳了上来,挥舞着塑料玩具锤将两只狗给赶跑。

    然后它看向这个浑身是伤进气儿没出气儿多的男人。

    当它看见男人的面容后,

    猴子挠了挠头,

    不知道为什么,

    它看到这张脸就觉得好难受,

    它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这阵子也一直在这里生活,这些流浪狗流浪猫也都被自己驯服了,在垃圾堆里做大爷日子也不错。

    但这张脸,

    真的让猴子好不爽啊,虽然它不知道这不爽的感觉来自于哪里,但就是不爽啊!

    “啵啵啵!”

    猴子用塑料玩具锤子对着周泽的脑袋敲了好几下,

    叫你让本猴看得不爽,

    叫你长得这么让本猴不爽!

    连敲了几下,

    周泽脑袋一横,

    彻底昏厥过去。

    “嚯!”

    猴子吓得马上丢下了手中的塑料玩具锤,

    双手捂住自己的嘴,

    它真担心自己刚刚把这家伙给捶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