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八十三章 白日追凶
    警方来了,救护车也来了;

    当然,救护车来不来已经意义不大了。

    周泽和许清朗蹲在马路对面,四周挤满了围观群众。

    许清朗还没从刚刚那一幕中回过神来,现在手还有些抖,他不怕鬼,也经常见鬼,但很多东西不能以单纯地怕不怕来衡量,而是当时的画面感,到底有没有真正地刺激到你。

    对于之前还在细细品味竞争对手味道的许清朗来说,那画风突变得,真刺激。

    “这太吓人了。”

    少顷,许清朗才算是回过神来,点了一根烟,同时又问道:

    “这吊扇真能把人的头给割下来?”

    周泽摇摇头,“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的,至多割伤。”

    “那这次就是超出理论范畴了?”

    “算是吧,我之前当医生,倒是处理过被吊扇砸伤的伤者,但没听说过谁真的被吊扇割掉了头。

    事实上就是古代的刽子手,想一刀砍下死囚的头,也得好好练练功夫,经常有人砍头刀口嵌进去头没落下刀也拔不出来的。”

    “得嘞,这地方风水,看来真的不是很好。”

    “挺好。”周泽说道。

    “呵呵。”许清朗翻了翻白眼。

    “其实,生活中到处都有危机,这件事目前来看只能是他们运气不好。

    比如拿书页蹭一蹭自己的嘴唇运气不好也会割开一个大口子,又就比如番茄中的番茄碱也是一种名叫生物碱的毒素。”

    “那我平时经常吃番茄怎么没死啊。”

    “吃四吨的话,毒量就够致死了。”

    “…………”许清朗。

    “什么东西吃四吨都要死的吧!”许清朗压低了声音呵斥道。

    “好了,店铺也看了,我们也该走了,再不走警察叔叔又要叫我们去做笔录了。

    前阵子跳楼已经去做过一次了,再做一次万一碰到个熟人真得把我们当柯南看。”

    “今天真倒霉,本来兴致冲冲来的,谁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儿。”许清朗丢下了烟头,伸脚踩了踩。

    “我还以为你会因为减少了一名竞争对手而觉得有些开心。”

    “你说这话过分了啊,人家小女生才刚死没多久。”

    “哦,那你告诉我,刚死没多久的人,她的灵魂能飘出来么?”

    周泽指了指前面的店铺门口,在那里,站着一个身穿着黄色毛衣的女孩。

    和死去的女孩穿着不同,但这位女孩身材婀娜,体格修长,尤其那一双长腿,简直销魂到无以复加。

    当然,如果她能有一个头,就更好看了。

    “这…………”许清朗愣住了。

    哪怕是再大的冤屈,也得等到头七的时候才会成型变成厉鬼,不可能一死就变,而且这得靠运气讲概率,一千个人死了可能只有一个人的灵魂会逗留在阳间。

    “我就说,电风扇怎么可能直接把头割下来。”周泽站起身,开始向那个方向走去。

    那个女孩死了,总得给她讨回个公道!

    “嘶……”

    周泽一只手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又开始疼了。

    为了业绩,为了业绩,我这是为了业绩!

    昨天收走陈泽生,业绩从百分八上涨到了百分十,收一个鬼才涨一个点或两个点,这要转正得等到猴年马月!

    这个好,还能杀人,能杀人的鬼,

    值钱!

    念头一转,换个思路,

    胸口不疼了。

    许清朗也跟着一起过来,只是才刚刚走进人群,许清朗就觉得自己眼前忽然一花,有点晕头转向,整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艹…………”

    掌心位置因为摔倒时撑着地面,摩擦出了一条口子,破了皮,还流出了血珠。

    许清朗马上爬起来,四周到处都是围观群众,还有警察布置下的警戒线,但却找不到周泽和那位无头女孩的身影。

    他有些茫然,

    太阳这时候像是变得更加刺眼了,四周的空气也很是压抑,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有点慌,也有点心虚。

    他虽然道行不高,但毕竟不是初哥,不至于因为一个无头鬼而吓成这样,但现在心里的那种急躁的情绪,却怎么都压制不下去。

    他开始在找,在人群中不断地穿梭,他在找周泽,也在找无头女孩,他觉得只要找到他们其中一个,自己就能够摆脱眼下的这种慌乱没头脑的感觉了。

    找啊找啊找啊……

    找啊找啊找啊……

    一颗颗汗珠从许清朗的额头位置滴落下来,身上已经在冒虚汗了,嘴唇也有些干裂,许清朗抬起,看了看阳光,只感觉自己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咔嚓……”

    一声脆响从斜后方传出,许清朗下意识地推开人群踉踉跄跄地向那边走去。

    他走到了一家面馆门口,

    然后看见坐在里面的周泽。

    “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

    许清朗几乎是喜极而泣,他刚刚所经历的迷茫和绝望,难以用言语去描述出来,像是一个人被放逐到了自己的噩梦之中。

    你感知不到开始,

    也体会不到结束。

    许清朗跑向周泽,他很激动,非常非常地激动。

    其实,他不是一个gay,那方面的取向也一直很正常,无非是老天给错了他皮囊,有时候他自己也因地制宜地开开玩笑,其实都没往心里去。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此时,见到周泽后,

    他真的是由内而发的欢喜!

    仿佛在沙漠中看见了绿洲,饥饿的人看见了一块面包。

    他扑了过去,他跑了过去,他张开了双臂。

    他看见周泽也站了起来,

    然后他看见了周泽头顶位置的吊扇,

    吊扇在转着,

    转得很快,

    许清朗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他想喊周泽躲开,想喊不要,

    但是他的身体却因为惯性而继续地向前跑去。

    他仿佛预知到了自己的结局,

    周泽会把他抱起来,

    然后举起来,

    然后自己的头,

    咔嚓……

    就像是一根黄瓜被扳断一样。

    然而,他没看见张开双臂,

    他看见周泽抬起了腿。

    “砰!”

    一脚,

    狠狠地踹中了小腹。

    许清朗摔落在了地上,却发现自己正躺在马路边,一辆小轿车刚刚从他面前急驰而去,

    而周泽,则是站在马路边。

    身上,早已经被冷汗打湿,许清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我这是上了道了?”

    “你差点跑过去被车撞死。”周泽不紧不慢地说道,仿佛像是在说:“呀,今天天气错不哟。”

    “那东西这么猛?”许清朗心有余悸道。

    “她应该是感应到了我们在追踪她,所以先下手为强了,这不像是纯粹的鬼物,杀人跟喝水一样,刚刚不是我拦着,你已经被撞飞了。”

    “不是鬼又是什么东西?”

    “会撸管的齐天大圣你见过没有?”

    许清朗摇摇头。

    “我见过。”周泽叹了口气,“她过了马路,去了对面的商场,你别去了,我一个人去追。”

    “笑话,她差点弄死我,我怎么可能绕过她!”

    许清朗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我先回去做饭,你把她弄死,等你回来吃饭。”

    周泽点点头,昨晚他觉得那位神父也很懂逼数,现在发现自己这个邻居,也挺懂的。

    绿灯了,

    周泽摆摆手,直接走斑马线过马路,进了对面的商场后,周泽开始继续寻找起来。

    其实,有时候周泽也有些郁闷,自己的能力,看起来很厉害,能把白莺莺打得大喊大叫,

    但有些时候,却显得很鸡肋。

    自己现在是有证的人了,但自己的能力在很多时候并不适合抓鬼,就比如现在,那个无头女走入了商场之后,在这人潮之中,周泽的确是丢失了方向。

    而且周泽之所以觉得对方不是寻常的鬼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方身上的那种鬼的煞气并不重,能够在大白天地出手杀人,能够在人潮之中使用幻术差点让许清朗自己找车撞上去。

    一般的鬼,真没这个本事。

    这时候,周泽忽然发现在斜侧方向走出来一个身穿着黄色毛衣的女人,但她有头,脸上长着一些雀斑。

    周泽下意识地走过去,但又发现另一个方向也有穿黄色毛衣的女人,紧接着,他又看见了好多个。

    周泽这才意识到,黄色毛衣是今天这家商场员工的主题工作服。

    这还怎么找!

    周泽走到了冰柜那边,打开,取出了一瓶矿泉水,扭开盖子直接喝了起来。

    “先生,我们这里的食品必须买单后才允许开包食用。”一名穿着黄色毛衣的售货员走到周泽面前提醒道。

    她很年轻,估计是学生兼职。

    “不好意思。”周泽取出了一张十元递给她,“你帮我买单吧。”

    然后,周泽还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

    有触感,

    应该是真的头吧。

    女孩儿却羞愤地指着周泽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拿着十块钱,一瓶矿泉水两块,那就是拿着八块钱,

    就想为所欲为!

    先不说姑奶奶不是这样子的人,

    就说你这八块钱就轻薄人,也太过分了吧!

    “抱歉。”周泽摆摆手,在地上蹲了下来。

    女孩本想喊人抓色狼,但看周泽这个举动,也就没再声张,气呼呼地拿着钱准备去柜台那里交款。

    周泽伸出自己的手指,黑色的指甲长出,被他按压在了地上。

    我就不信,

    找不到你!

    一团黑气自周泽指尖浸润到地面,

    而后,

    周泽看见在自己身边出现了黑色的脚印,

    脚印开始延伸出去,

    一直延伸到那位拿着自己的十元钱去柜台结账的那个小女生背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