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八十章 遗容
    “你睡了么?”

    “没。”

    “你不是喊我来陪你睡觉的么?”

    “睡不着。”

    “哦。”

    “你活了多久了?”

    “两百年了,不过我大部分时间都躺在棺材里,其实算一算,我正儿八经在外面过日子的时间,也就不到二十年。”

    “你觉得你的老板,怎么样?”

    “不怎么样,小家子气得很。”

    “我也这样觉得。”

    “今天,他是不是骂你了?”

    “是我做错了。”

    “哦。”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老板和你经常说的那一位,是怎样的一个人?”

    “怎样的一个人?”

    “嗯。”

    “这样说吧,如果昨天的事情他和你老板换个位置,他不用等我出手,自己就把那个傀儡给杀了,也不会害怕暴露什么,更不会上来问我多管闲事。”

    “哦,这样啊。”白莺莺沉吟了一会儿,道:“这样子的人,活不长吧?”

    唐诗沉默。

    “其实,老板这个人,有很多缺点,有时候也不够man,做事也瞻前顾后,做了后还心里一直计较着,但总的来说,其实还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也自然有着每个人不同的性格。

    他喜欢谨慎一点,就像是一只松鼠,喜欢往家里搬东西,享受这种积累的感觉,且保护这种感觉,因为他以前,是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原本的他,就是一无所有。”

    “你能理解他?”

    “谈不上理解,但说真的,我可不想把自己变成像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喜欢每天玩玩手机,玩玩游戏,看看电影,享受现在的生活,弥补自己以前躺在棺材里两百年的缺憾,老板在这方面,还是能纵容和满足我的。”

    “没点追求没点波澜的生活,有意思么?”

    “不是每个人都向往波澜和激情,每个人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自己喜欢就好。

    说心底话,有时候我能看见老板自己也在忍,我也很担心老板忍不住,变成你和你口中说的那一位一样的人。”

    “怕了?”

    “怕呢。”

    “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还有什么需要去怕的,他不合我的口味,看上去很平和文质彬彬,但骨子里还是充斥着小男人主义的利己思想,只考虑他自己,说白了,就是自私。”

    “老板还好吧。”

    “你不同意?”

    “不同意呢,我知道我家夫人功德圆满下地狱后把我交给老板时肯定说了要处理掉我的话,但老板一直没这么做呢。

    而且,我也知道,因为我在店里,所以来店里的鬼会变少很多,老板也没把我赶走。”

    “那是因为他把你当枕头了,他想自己晚上睡得安稳。”

    “一个愿意为了睡眠质量而放弃业绩的人,难道不好么?”

    闻言,

    唐诗愣了一下,

    不知道怎么的,

    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位喜欢端着一把椅子坐在冥店门口晒太阳的身影,

    阳光洒在他的身上,

    就像是一个老爷爷。

    ………………

    无面女的问题不管如何,至少暂时得到了解决,现在只需要等待,等待来自蓉城的最终结果。

    当然,这件事可以等,但搬家的事情,却没办法等待了,许清朗物色好了一个新的地址,就在通城市中心的南大街附近,算是老通城人心中的商业中心,人流量很高。

    周泽在昨天收到一封请柬,是出席刘小姐的哀悼会的,周泽不清楚为什么要把自己也请来,本不打算去的,但许清朗在看到落款后,强烈要求周泽必须去,因为他看中的那个铺子就是刘小姐家的产业。

    在人家的葬礼上和其家人讨论生意,好像有些不对,不过本着能省则省的方针,周泽还是同意了。

    坐车按照请柬上的地址过去,周泽发现这不是去的殡仪馆,而是开入了偏乡下的位置,是一栋建造在田野之间的别墅。

    此时,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这栋别墅掩映在花海之中,给人一种很清冷的感觉。

    来的人,并不多,门口也就停了四五辆车。

    周泽下车后走进去时,看见了站在庭院里的崔一郎以及其他几位恐怖故事爱好者协会的人,他们站在一起,低声聊着天。

    没人招呼周泽,也没人过来收礼金,零零散散地几拨人在那里,像是在郊游踏青。

    这栋屋子外表看起来和通城附近农村自家盖的三层民居没什么区别,但是走进去之后就发现里面完全是仿西欧的装修风格。

    上到房梁,下到茶几茶杯,让人恍惚中像是走入了英剧的背景板里。

    音乐声在此时响起,不是常见的“哀乐”,而是肖邦的《离别圆舞曲》,虽然说的是别离,但曲调比国内的哀乐还是显得轻快得多。

    几个身穿着黑纱的女人从楼上下来,这是主人家。

    一个神父模样的男子手持一本圣经,走到了中央。

    大家也都聚集了过来,一同分享悲伤。

    周泽在旁边自助柜台那里倒了一杯咖啡,小口地喝着。

    国内丧葬习俗在近代几经改革,甚至可以说是几经颠覆,绝大部分的地区也早就禁止土葬了。

    农村里办丧事也就是在自家庭院前搭个棚子操持一通,城市里有的就是在自己小区弄一下或者干脆去殡仪馆租一个场地。

    这种偏西方式样的葬礼,周泽也是第一次遇见。

    周泽记得以前听谁说过,西方一些国家里有不少家庭的“殡仪作坊”,自家房子的一楼也作正常生活同时也出租作哀悼会现场,同时还有收尸、尸体美工等服务。

    现在看看这里,似乎也是走的这个格调,但在国内,大部分人还是接受不了。

    到了瞻仰遗容的环节,大家排着队一个一个地过去,感情好一点的,你可以扶着棺材盖说说话,感情差一点的,走过去叹一口气装装样子。

    轮到周泽时,周泽向棺材里看了一眼,发现刘小姐衣着整齐地躺在里面,穿着一身黑色的礼裙,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刘小姐是在自己面前从楼上摔下来的,无论你如何用文字语言去修饰,都没办法掩盖她死状极惨的事实,但是刘小姐的遗容却显得很是精致,复原度非常之好。

    这不禁让周泽想到了自己死时,那个拿着眉笔对着自己用力化妆一副很不耐烦姿态的殓妆师,自己可没有享受到过这种待遇。

    死者不能打差评,真不公平。

    遗容瞻仰结束,大家都去偏厅就餐,自助餐的形式,但吃的东西并不多,无非是一些糕点和烤肠之类的食物,只是充当下午茶垫垫饥的作用,也不可能让你在这里豪饮饱餐一顿。

    周泽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些,然后走出了偏厅,他打算找找刘小姐先前的家属聊一聊铺子出租的事宜。

    许清朗说他先包下来一年,然后周泽再按月给他房租,这也是看在周泽一口气拿不出这么多钱的份儿上,周泽也得投桃报李,能帮着谈谈价格就谈谈吧。

    只是找了一圈,周泽没找到先前出现戴着黑纱的家属,倒是看见那位神父正站在楼梯口抽着烟。

    周泽走过去时,神父也递给了周泽一根烟。

    两个男人站在一起,抽着烟。

    神父不是外国人,也是中国人,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有些面嫩。

    没做什么交流,抽完烟后,神父就走开了,周泽把烟头掐灭,恰巧看见在楼梯下面好像还有通向下面的楼梯。

    应该是地下室。

    普通的中国家庭一般是没有做地下室的习惯的,本着对这里的好奇心,周泽还是向下走去,看见了里面的电梯,在电梯旁,还有一扇金属门。

    门是开着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顿觉温度降低了许多。

    在周泽面前,有两张钢板床,还有一个冻库,类似于医院太平间的样式,不过多了一些其他的设备。

    给人一种,这里是屠宰场的感觉。

    走到钢板床旁边,周泽伸手在上面摸了摸,这里,应该是躺死人的,刘小姐之前也应该躺在这里接受过人生最后一次美容。

    这里,是亡者的美容院。

    “先生,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

    一名穿着灰色西装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开口道。

    周泽歉然地点点头,是他唐突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周泽开口问道,因为他觉得男子有些面熟。

    “或许吧,这是我的名片,当然,我们是不希望您有机会用到这上面的电话的。”

    年轻男子给周泽递上来一张名片,

    名片上写着“陈泽生”的名字,备注是通城西式殡仪馆馆长。

    “生意好么?”周泽问道。

    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别人来问周泽“生意好不好”,现在周泽终于找到机会问别人了。

    当然,周泽也清楚,别人问自己“生意好不好”时其实心里想着是:

    这煞笔居然在这个破地方开个破书店生意好才见了鬼!

    “有点冷清,毕竟在国内接受这种丧葬风俗的人不多。”陈泽生苦笑道。

    “嗯。”

    周泽问完了,舒服了。

    “对了,逝者家属在二楼。”陈泽生提醒道。

    “好,谢谢。”

    周泽离开了地下室。

    只是,当周泽刚刚走上楼梯时,捏着名片的手忽然抖了一下,重新低下头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

    陈泽生。

    好像,

    那个在第二天陪着刘小姐一起殉情的,

    也姓陈?

    …………

    关上了金属门,

    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躺在了钢板床上,

    他伸手轻轻地搓了一下右脸,皮肤已经褶皱干裂了,里面还有绿色的塑形药水流出来。

    他摇摇头,

    叹息道:

    “我一死,家里的那两位殓妆师就开始偷懒了啊,

    这样下去,生意可怎么办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