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七十九章 大扫除!
    “你他、、妈要干什么!”

    周泽问的是唐诗。

    很明显,

    之前女孩说“啊,你不帮我我就死给你看!”

    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就像是班主任总是对自己学生说“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一届”!

    其实他每届都这么说,真的不能当真。

    周泽没料到她会真的自杀,而且她这种女人,也不可能去自杀,她爱惜自己得很,怎么可能自杀?

    但她就这样很突兀地,甚至连第二句威胁,乃至于连眼泪都没来得及表演出来就用小刀刺入了自己的脖子。

    尤其是她此时惊愕的表情,更说明了就连她自己这个当事人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我是谁?

    我在哪儿?

    天呐,我居然自杀了!

    只剩下唯一的一个解释了,有人操控了她的刀,让她完成了“自杀”,而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就在自己楼上。

    说不定那位凶手嘴里还在咀嚼着一块大白兔奶糖。

    “怎么了!怎么了!”

    在隔壁做饭的老道听到周泽的喊声马上跑了回来,见到倒在地上的女孩,当即吓了一跳。

    “妈嘢,小姑娘你怎么咧!”

    老道马上过去,准备救人。

    周泽则是直接上了楼,他看见依旧躺在凉席上的唐诗。

    “你这是什么意思?”

    “消消气。”唐诗笑了笑,她身子还不能动,现在也就只能说说话和笑笑,“这下,可以让你的女仆上来陪我睡觉了?”

    “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周泽质问道。

    唐诗微微有些惊讶,“不该是谢谢我么?”

    “我谢你个鬼!”周泽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杯,里面的水洒了一地,杯子更是飞到了墙壁上撞碎了。

    “我不信你没看出来,否则你怎么可能不去进行抢救,你是一名医生,抢救人应该是你的本能!

    你没直接实施抢救,而是上来质问我,是不是想赖账装糊涂?”

    唐诗沉声道。

    “就是因为我老子看出来了,所以才不能搭理她,你知不知道我手上的印记是谁给我的,你知不知道那个无面女现在到底站在谁的一边!

    你知不知道是谁领着其他鬼差放出了她特意去蓉城找你家那位的麻烦?

    你觉得你很能是么,你觉得你很聪明是么,

    你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么!

    你一出手,不是直接告诉她你在我这里?”

    唐诗不说话了,她忽然觉得有些难堪,也有些赧然。

    这样看来,周泽其实早已经看出来了,他是在故意地虚以委蛇,而自己自作聪明地横插一脚,把事情推入了不可预测的深渊。

    “哎呀,娘咧,别缠着我,别缠着我!喘不过气来咧!!!”

    老道的叫喊声自下面传来。

    周泽深深地看了一眼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唐诗,摇摇头,

    “蠢女人。”

    紧接着,周泽下了楼梯,看见书店里,老道被一团又一团的头发包裹着,像是一个黑色的大粽子,而那个倒地的女孩,已经无影无踪。

    周泽手指长出了指甲,走过去对着头发直接抓了下去。

    “哗啦!哗啦!”

    头发应声而断,飘离开来。

    但剩余的头发却在地上缠绕出了一张像是水墨画一般的人脸,很唯美,很复古,但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这张人脸并没有具体地刻画出清晰的五官。

    “控物,你的新能力么?”

    一道属于女人的声音书店四周传来,空空荡荡,仿佛来自地狱的吟唱。

    “又或者,我是有了新的发现?一个,令人无比意外地发现?”

    无面女像是在自言自语,实际上,她是在示威,一种抓到自己仇人把柄的示威。

    其实,一直以来周泽都很搞不清楚为什么无面女这般恨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在地狱水潭中用指甲抓伤了她?

    又或者,她对自己有其他的目的,比如她在自己离开地狱时歇斯底里不甘地咆哮。

    但只要是正常人,都对这种没事就给你抽一个冷子的行为感到很愤怒。

    之前,周泽其实是看出来了,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太顺了,也太自然了。

    线索到这个女孩身上连成一条线,她以最恰当地方式以最恰当的理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和自己之前的生活以及轨迹几乎是无缝衔接。

    没有丝毫地突兀却又是最大的突兀,她太追求完美了,也太刻意了,有了上次她假装林医生的前车之鉴,想要周泽再莫名其妙地上一次当,也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周泽并不认为那个女孩在上次见到自己那种模样之后,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敢对着自己搔首弄姿,还敢请求自己帮忙。

    上一次,她其实打算色诱过自己了,但被自己冰冷地回绝,她当自己是杨贵妃么,还来?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无面女上次假装林医生的时候其实也露出了很多的破绽,但那时周泽刚刚得知徐乐当初买凶杀自己的事情,正处于心神恍惚的状态,所以被抓到了机会。

    总的来说,无面女是黄泉路上无数亡者怨念汇聚而成的一个异类,她不是人。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你完了,我会让她知道你在做什么的,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她给的。”

    无面女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像是幼稚园的小朋友抓到了同伴的把柄要去告诉老师了。

    也就在此时,周泽忽然发现地上的水珠飘浮起来,贴在了玻璃门框上。

    “这只是她的分身傀儡,留下她,这里的事情不会被知晓。”

    这是唐诗的提醒,或许,也是她在为自己刚刚自以为是地冲动买单,一时间,四周的水珠开始奔腾起来,直接射向了地上的那些头发。

    无面女也看见了那些字,她发出了一声厉啸,头发攒聚在一起,一道阴风袭来,直接冲向了门外。

    然而,唐诗凝聚出来的水雾在此时就像是一道隔膜一样滞缓住了这一团头发的移动。

    白莺莺在这个时候也察觉到不对,从隔壁跑来,看到书店里的一幕,微微张开嘴,有些不明所以。

    “想拦住我?”无面女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叫声,“我看你们怎么拦!”

    “嗡!”

    原本聚集在一起的头发在此时直接炸开,一时间,书店像是变成了理发店,许许多多根头发在向着四面八方窜去。

    有的企图去通风口,有的企图去二楼,有的则是企图去卫生间进下水道。

    只需要一根头发传递出去,就能将这里的消息传达到本尊那儿,那么周泽私藏“钦犯”的事情就会暴露。

    周泽指甲在空中不停地挥舞,一根根头发被他抓到后直接化作飞灰消散。

    老道再度一摸裤裆,掏出了两张符纸,对着空中一阵乱拍,凡是触碰到符纸的头发都被黏住,像是苍蝇贴一样,很有效果。

    一本习题册直接崩散,一张张纸片飞出,像是一把把弯刀横扫,一根根头发被切断,落地后直接枯萎。

    躺在二楼的唐诗则是一阵咳嗽,有鲜血自她嘴角溢出,她本就有伤在身,但是她清楚,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留力。

    白莺莺眼疾手快,双手不停地探出去,每次都能掐中一根头发,抓下来就直接扯断。

    原本清冷几乎没生意的书店,在此时开始了浩浩荡荡热火朝天的大扫除,像是马上有领导要来视察了一样。

    终于,一切看似尘埃落定,无面女发出了最后一声不甘的咆哮,再也看不见一根头发。

    周泽在一张塑料板凳上坐了下来,他脸上的血迹也早就消失不见了,因为这一切除了头发以外根本就不是真的。

    “老板,忙完了,累死俺咧。”老道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白莺莺则是给周泽倒了一杯茶,她倒是不觉得累,“老板,又是上次那个?”

    周泽点点头,接过茶水,喝了一口。

    “她这是看上你了啊,真够执着的。”白莺莺吐了吐舌头。

    周泽没说什么,只是心情有些沉重,无面女不算是很大的麻烦,但却让你寝食难安,谁也不愿意被这样一个对手盯着。

    按照她的说法,她本尊是跟着小萝莉去蓉城了,留下几搓头发作一个傀儡来针对自己。

    哪怕针对不成功,也会来恶心自己!

    这样子一个低级趣味的敌人,真的很让人抓狂。

    现在,周泽唯一的念头就是那一位在蓉城最好把小萝莉连带着无面女一起收拾掉,顺带把自己的麻烦也一股脑地丢进马桶冲得个干干净净。

    虽然这个难度比较大,但梦想,总是要有的。

    在没人注意到的一个细微地方,一根头发从杂志缝隙间偷偷地移动出去,然后落在了地上,最后向着门缝位置飘出去。

    “嘎吱!”

    玻璃门被推开,

    头发恰巧被一只皮鞋踩在了下面。

    许清朗弯下腰,将这根头发捡起来,然后直接扳断,

    虚冥之中,仿佛传来一个女人最后功亏一篑的咆哮!

    许清朗愣了一下,好像听到谁在骂自己,

    但马上又怒气冲冲地指着坐在里面的周泽吼道:

    “好啊,我这么冷的天在外面跑来跑去找新铺子地址,你倒好,看看这头发,

    是不是又有哪位美丽的女读者进店找你聊天了?”

    言外之意,

    老娘在为了我们的未来东奔西跑,

    你居然躲在店里吹着空调调戏长发妹子!

    你对得起我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