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七十二章 第二个死者
    “好了,笔录做好了,您可以走了。”

    一位年轻警察合上了记录本,对周泽微微一笑。

    周泽点头,站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候,原本坐在年轻警察旁边陪同做笔录的中年警察忽然开口问道:

    “徐先生,您的书店开在那里,生意好么?”

    “不怎么样。”周泽老实回答。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他,他们问的是对活人的生意,周泽自然也以活人的生意去回答。

    “那您为什么还会继续选择在那里开着这家店呢?”中年警察问道。

    “我是上门女婿,丈人家很有钱,不缺钱的,就是打发打发时间。”

    中年警察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抬手示意道:“您可以离开了,如果还有情况需要咨询的话,我们会通知您。”

    “乐意之至。”

    周泽离开了审讯室。

    年轻警察将手中的笔一转,道:“孙队,这家伙还挺有意思。”

    是的,把入赘高攀直接说出来,坦言自己是在混日子吃软饭,也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

    “去看看其他地方的审讯吧。”中年警察站起身,朝着周泽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他总觉得,之前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让他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审讯时,警察本该是眼镜蛇,而面前的被审讯者则是猎物,毒蛇要以最快准狠地方式攻破对方的防御以期得到事情的真相。

    但在刚才,他有种错觉,自己这条眼镜蛇,在对方眼里,就像是印度卖艺人竹篓里会随着笛子声舞动的观赏品。

    人家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个。

    …………

    “出来了啊?”许清朗刚刚也做好了笔录走了出来,“真倒霉,大晚上地还得跑警局走一趟做笔录。

    还有,那个年轻警察好烦,问我性别时问了三遍,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的性别他看不出来么?”

    周泽瞥了许清朗一眼,

    心道:你自己长得什么样子难道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周泽和许清朗都是店主,再加上亲眼目睹的坠楼过程,所以需要做一份笔录,但基本没其他的事情,而那个恐怖故事爱好者协会的其他成员都被警方当作了重点怀疑对象,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对了,你说凶手究竟是谁?”许清朗抽着烟问道。

    这个时候太阳快出来了,已经是早上了。

    “这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问题,警方会侦查和破案的。”周泽很是平静地说道。

    “喂,别那么消极好不好?

    难道你小时候没看过福尔摩斯或者名侦探柯南?”

    每个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点侦探梦和侦探情节吧。

    那种剥开层层迷雾找寻到真相最后像魔术师刘谦那样极为浮夸地张开双手故弄玄虚地喊一声“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绝对能戳中很多人的g点。

    “我对人不感兴趣。”

    “还是要搞鬼。”许清朗讽刺道。

    “对,搞鬼。”周泽拿出手机开始打车,同时道:“你还记得么,女死者跳楼时,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

    “白色。”

    “落下去后呢?”

    “红色的啊。”许清朗耸耸肩,“好像是被鲜血染红的,唉,真可怜。”

    “落地后她穿着的,本就是红色的裙摆。”周泽提醒道,“别拿鲜血染红的套路去麻痹自己。”

    许清朗默默点头,然后伸手摸了摸鼻尖,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后面,有什么秘密,不是单纯地意外或者是谋杀?”

    “我不知道,但我很希望是这个原因,以前碰到的鬼让人生个感冒就已经是及其厉害的角色了,如果真能碰到一个可以造成意外让人死亡的,也算是一次大丰收。”

    这种鬼,一个抵得上几十个吧?

    把它送进地狱去的业绩,也能以一当十甚至当更多吧?

    “你想得太复杂了吧?对了,说到这里我都忘了,我没提醒警方说一开始是白色衣服。”许清朗拍手道:“说不定解开案子的关键点就在衣服颜色的变化上,凶手肯定设计了某种极为巧妙的…………”

    “你是被阿加莎克里斯蒂或者柯南道尔附身了么?”周泽问道。

    “没。”许清朗很是幽怨地看向周泽,“老周啊,我发现你越来越没劲了,以前好歹还会配合人家一下。”

    “没心情。”

    “那咱们现在就是回去么?”

    “是。”

    “回去抓鬼?”

    “玩笔仙。”

    “你怎么这么幼稚。”

    “听说过……钓鱼执法么?”

    ………………

    书店倒是没被封锁,但是书店外围布置了很多警戒线,有不少警察在四周徘徊搜索着蛛丝马迹。

    这样子一来,本来就没什么活人生意的书店就更显得安静了。

    周泽让白莺莺买了一套笔仙装备,直接在淘宝上搜通城的卖家,然后让白莺莺直接打车去那里取的货。

    纸张铺陈开,

    一大堆不知道有用没用的玩意儿摆放在一边。

    许清朗蹲在旁边,看着周泽忙活着,有些无奈道:“其实我这里有几个招魂的法子,感觉比这个游戏效果更好一些。”

    周泽摇摇头,道:“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昨晚,我没感应到有东西过来。”周泽看了看许清朗,“你感应到了?”

    “昨晚有东西过来了么?”

    许清朗脑海中回忆出那帮人玩笔仙时长笔滑动向周泽的画面。

    “那只是巧合吧,那个华侨不是说过么,他们昨晚的活动本就是给告白做铺垫的,所以,应该是其中有人故意发力指向你身后的位置,也就是那座大厦,其实不是指的你。”

    “分析得很好。”周泽伸手,掀开了地上的纸,然后用自己的指甲在瓷砖上摸了摸,道:“这也是故意的?”

    许清朗当即瞪大了眼睛,

    在瓷砖地面上,竟然有一条半米不到的凹痕,如果是站着的话可能都发现不了。

    周泽取出一支笔,将笔尖放在凹槽上,顺着这个方向滑动,自己本人和许清朗也跟着这个方向慢慢地转身。

    随后,

    指尖指向的位置,

    是正坐在柜台后面玩亡者荣耀的白莺莺,昨晚周泽就坐在那里。

    周泽把笔一丢,看着许清朗。

    瓷砖上弄出一条小凹槽,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许清朗有些不可思议道:“不是吧,难道昨晚真的有什么东西被召唤过来了?怎么我和你都没看见?”

    “上次赵局过来时,我们看出他已经死了么?

    上次无面女变装过来,我们看出她的真实身份了么?”

    “这……”许清朗。

    周泽默默地把纸张重新摊开,然后拿起了笔,“你说,以我的身份请笔仙是不是请不动?”

    周泽严格意义上来说是鬼差,他和昨晚恐怖故事爱好者协会的人不同。

    “我不知道,但我想知道的是,昨晚你坐在那里看戏的时候是不是就察觉到不对劲了?”许清朗指着周泽问道。

    周泽点点头,

    “虽然没感觉到特殊的波动,也没看见任何不该看见的东西,但当他们把那支笔推向我这个方向时,我心里感受到了一些悸动,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一样。”

    “那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他们!”

    许清朗直接抓住了周泽的衣领,

    “你感觉到了不对劲,能让你都觉得悸动!

    在他们说要去后面大楼里玩那个该死的探险游戏或者告白游戏时,你为什么不阻止和提醒他们!”

    周泽伸手,没去推开许清朗抓住自己的手,而是擦了擦自己脸上被许清朗怒吼时喷到脸的口水,随后,他看向许清朗:

    “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的,

    和我有什么关系?

    放开了周泽,许清朗倒退两步,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位有些陌生。

    “他们在我的店里消费,根据工商规定,我自然有义务保证他们在我店里看书或者开茶话会时的安全。

    但他们既然已经离开了我的店,接下来的事,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许清朗喃喃道。

    “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感慨过去,也不是去叹惋什么物是人非,而是需要把那个隐藏的东西给找到,然后送它下地狱。”

    “你热衷于这个?”

    “这是业绩,你以前不是总嘲讽我生活没目标么?”

    “你……”许清朗舔了舔嘴唇,“行吧,你慢慢查吧,我不伺候了。”

    许清朗摆摆手,气冲冲地走出了书店。

    白莺莺这个时候端着茶水走出来,有些意外道:

    “老板,你和许美人吵架了?”

    周泽没回话,而是默默地蹲了下来,继续看着那条凹槽,继续看着面前的笔仙图纸。

    “老板,那我先去玩游戏啦。”白莺莺把茶水放在周泽身边,吐了吐舌头,跑去了隔壁。

    她没注意到,蹲在地上看着笔仙图纸的周泽,额头上正不断冒出着汗珠,同时一只手死死地掐住自己左边胸口位置。

    该死,

    一定要尽早把那个家伙找到,

    否则还会有人会死,

    该死,

    怎么这么疼!

    白莺莺走进面馆时,许清朗正坐在那里抽着烟,见她进来,许清朗直接道:

    “你家老板这两天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倒是觉得他变正常了。”白莺莺坐下来,打开了电脑。

    “变正常了?”许清朗“呵呵”了两声,“你是没看见昨天有人摔死在我们俩面前,结果他居然站在那里用面纸擦脸!”

    “那人是直接摔死的吧,不擦脸的话能救活么?”

    白莺莺很不屑地进入了游戏,“他上辈子就是经验丰富的医生,能不能救活一眼就能看出来,与其跑过去大喊大叫做无用功,还不如先把自己的脸擦干净。”

    “嘿,我说你居然跟他站一边的?你们还是人么!”

    “我们俩还真都不是人。”

    “吧唧!”

    就在这时,

    电脑屏幕忽然一闪,然后黑屏,

    再度停电。

    “啪啪啪啪啪!”

    白莺莺猛捶键盘,“老娘落地98k啊!”

    原本坐在那里抽烟的许清朗马上跑出店里,

    抬头,

    望天,

    此时,

    在五楼窗户边,

    居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

    周围不少警察正在拼命地打电话和用对讲机呼喊大楼里的同事赶紧去阻止,同时有一位中年警长在咆哮:

    “案发现场怎么让人上去的,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啪!”

    沉闷且熟悉的落地声音,

    许清朗站在原地,

    怔怔地看着那个人自空中落下,

    一切,

    仿佛和昨晚一模一样。

    他下意识地闭上眼,

    此时此刻,

    人命就像是下饺子一样,

    一个接着一个,

    不值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