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六十一章 十里长车(下)
    警察大叔坐在那里翻着书看着,时不时地拿出手机看着时间。

    讲真,

    他在店里,对于周泽和白莺莺来说,都很压力山大。

    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这是一个好警察,一身正气,再加上他穿着那身警服,几乎可以让一切邪祟退避。

    但周泽没办法退避,这里毕竟是自家的店。

    好在,周泽和白莺莺毕竟不是低级的孤魂野鬼或者是山精野怪之流,虽然有些不舒服,但并没有实质性地伤害。

    恰恰相反的是,周泽对这位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人心隔肚皮,不假,

    但作为鬼,对这种感觉,却更为敏感。

    所以说,周泽一开始给他拿的那一批书,并非是想要戏弄对方,而是周泽先入为主地觉得,这种能养出一身浩然正气的警察,想来也应该喜欢看一些严肃且有价值的书。

    不过后来周泽才发现,警察也是人;

    是人,也就有自己的一些兴趣爱好,就比如眼前的这位警察大叔,坐在那里看小说看得很沉浸。

    “叔叔,喝茶。”

    白莺莺怯生生地端着茶杯送过来。

    “哦,谢谢。”警察大叔接过了茶杯,看向白莺莺,问道:“你不上学么?”

    “今天放假呢。”

    白莺莺没敢说自己没上学在混日子,省得接下来再生出麻烦事儿。

    对眼前的这位,白莺莺是有些怕的,甚至,比周泽更严重。

    周泽是当代人,可以代入到这种思维模式之中去,眼前的这位,固然让他本能地觉得害怕,但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意味着眼前的这位更值得让人尊重。

    而白莺莺只是觉得心肝儿跳得有些快,递了茶之后,她马上跑去二楼了,不想再下来。

    “老板,多少钱?”警察大叔看向周泽。

    “您看着给吧。”周泽说道。

    “这不行,算了,等我走的时候再结算吧,他们估计再过个半个小时就来接我了。”警察大叔重新坐了下来,摸了摸口袋,愣了一下。

    作为老烟枪,周泽懂了,递过来一根烟。

    “谢了。”

    警察大叔对周泽帮他点火道了一声谢,然后二人一起抽着烟。

    香烟的确是男人社交的一个桥梁,从陌生人变成了烟友,也方便吹几句牛逼。

    “你这儿生意,不是很好做吧?”警察大叔问道。

    “凑合着混日子。”周泽回答道。

    “哟,我记起你是谁了。”警察大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上次火灾的时候,你见义勇为冲进火场救人的吧?”

    周泽点点头。

    “瞧我这记性,对了,上次局里要给你发锦旗,你怎么没去接?”

    “本分的事儿,也不想出风头。”周泽回答道。

    警察大叔点点头,有些无奈道:“的确,最后谁都没想到,纵火的人居然是冲进火场救人的英雄之一。”

    “妈的,出租车真是消失了啊,网约车这个点不好打,我打出租车也打不到,老周啊,看来咱真得搬家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打个的都打不到了。

    我这儿缺了一根线,还得回去重新买,不然主机装不起来。”

    许清朗一边抱怨着一边走了进来,然后看见了坐在书店里的警察大叔。

    “哟,赵局!”

    许清朗显然是认识这位警察的,当下马上露出了笑脸,亲切道:

    “赵局,你身体看来还硬朗得很啊。嘶,我记得前阵子还看见关于你的新闻来着,是写的啥来着,忘了,不过好像是你又立功又得到勋章了,对,应该是这样,恭喜恭喜啊!”

    “你这小东西,倒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警察大叔笑呵呵地站起身,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显得很是亲昵,“现在还偷鸡摸狗么?”

    “哪敢啊,家里拆迁了,分了二十几套房,现在我是合法纳税的公民。”许清朗回答道。

    “你……”赵局指了指许清朗,“你这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赵局,你儿子也快结婚了吧要不我送您一套当作儿子的婚房?”

    “臭小子,再敢在我面前说这种混帐话,信不信我再把你抓紧局子里去?”赵局严肃地呵斥道。

    “嘿,我这儿就一开面馆的,又不是给您行贿,当初要是没有你,我估计也撑不到家里老房子和那些地拆迁了,孝敬您一套房,应该的。”

    “你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你们认识?”周泽问道。

    赵局点头道:“认识,何止认识啊,这小子从不满十岁开始就跑路上偷东西,摸人钱包,被我抓了好多次了。

    当初第一次抓到他时,我还跟我手下的警察说抓了一个女娃儿贼,谁知道居然是个带把儿的!”

    “以前不懂事儿,就不要提了呗。”许清朗可不想让周泽在旁边听到自己以前的丑事儿。

    “提,就得提,你小子以前浑事儿做过不少,那些错误,不能忘记,都得记在心里,警醒自己以后不要再犯了,好日子来之不易啊。”

    “赵局,我懂。”许清朗点点头。

    “对了,以前我把你送去给孙师傅当学徒的,孙师傅现在身子怎么样了?”赵局问道。

    “还行,不过他的店传给他儿子了,我也自己出来单干了。”

    原来许清朗之所以开面馆,也是有这个原因,当初的他家里出现变故,几乎快变成一个社会上的混混,被当时还是派出所所长的赵局抓了教育了好几次,赵局最后还把他安排进一家面馆当学徒,才算是让他走上了正途。

    否则现在的许清朗可能还得再加一套房,那就是牢房。

    “赵局,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说完,许清朗还小声提醒道:“我跟你说啊,这地儿少来,风水不好。”

    言外之意就是周泽这书店,来看书的死人比活人多得多。

    周泽在旁边挑了挑眉毛,

    什么意思?

    “臭小子,你这装神弄鬼的毛病还是没改,我生在红旗下,长的红旗下,才不信这些歪门邪道的说法。

    再说了,行得正坐得直,没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

    就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也是鬼来怕我,我才不会怕鬼!”

    周泽在旁边摸了摸鼻尖,您还真说对了。

    “赵局,我亲自下厨露两手整几个菜,咱也好多年没再碰面了,今晚整两钟?”

    “整不了哇,待会儿就有人来接我,要去外省出差了,我就是怕路上无聊,特意买两本小说书路上看看的。”

    “您都当局长了,还这么忙啊。”许清朗有些遗憾。

    “忙一点好啊,我是做警察的,警察如果懈怠下来,老百姓就歇不踏实了。”

    赵局挠了挠头,把警帽重新戴回去,然后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道:

    “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应该要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您走好。”

    周泽心想终于把这尊光芒万丈的大神给送走了。

    赵局走到门口,才想到了什么,伸手进自己兜里看样子是准备拿钱包:

    “瞧我这记性,拿了书喝了茶,差点忘记给钱了。”

    “瞧您这见外的,我给了。”许清朗马上上前道:“这家老板是吃着我的饭长大的,自己人。”

    “…………”周泽。

    “这不行,我买的书干嘛要你帮我给钱?”赵局不同意道。

    “行,过几天我亲自登门拜访,让您还我书钱,我也蹭一顿饭,怎么样?”许清朗哀求道:“您总得给我一个理由转转门吧?”

    “成吧,你阿姨手艺还是不错的,到时候我可能不在家,让你阿姨给你烧一顿菜,你也学着点,就说我说的。以后争取把这面馆开成一家酒店。

    人总得有一些追求,别躺在那些房子上头混吃等死,那也没意思。”

    “嘿,您不在家我去干嘛。”许清朗笑道。

    “行了,我走了啊,再见了!”赵局对周泽和许清朗挥挥手,推开书店门离开了。

    “老板,外面好多车啊。”原本在二楼的白莺莺走下了楼梯对着书店里的人喊道。

    “什么车?”许清朗问道,“人家结婚的车队吧?”

    “婚车哪有八抬大轿有牌面。”周泽调侃了一句许清朗。

    “不是婚车,是出租车,好多出租车,整条路都是出租车。”白莺莺说道,她在二楼窗台那里看得很清楚。

    “出租车?”许清朗愣了一下,道:“靠,我说为什么今天打车这么困难,出租车都看不见了,他们这是要组织罢工游行吧?”

    忽然间,许清朗愣了一下,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拿出手机开始翻找,终于,他找到了。

    那是一条半个月前的新闻,

    新闻首页是赵局的大照片,下面的讲述内容是流窜多省的偷车团伙在通城被抓获,被一名下班回家的警察局副局长发现,双方争斗过程中,副局长不幸因公殉职。

    而在三天后,警方将这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一个没漏,这个偷车犯罪团伙以偷出租车居多,而且手上还有两条出租车司机的人命。

    赵局,早就牺牲了。

    “他已经死了………我记得我看了这个新闻,还难过了好久,但刚刚我一见到他人在我面前,我就下意识地觉得,他还活着,根本没想到这茬新闻。”

    说完,许清朗愤怒地看向周泽:

    “他是个鬼,他不是活人,你刚刚怎么不提醒我,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他说啊!”

    周泽也是一脸愕然,道:“他是个鬼?”

    “你没发现?你是鬼差你没发现?”

    “他进来时我特意观察过,他是人啊。”

    “怎么可能是人!”许清朗几乎低吼道。

    之前他可以和对方告别的,但刚刚自己只顾着拉家常了!

    “我骗你做什么,我仔细观察过了,真没发现他居然是个鬼。”

    “我也没发现呢。”白莺莺这时候走了过来。

    这时,在店门口的马路上,

    一辆辆出租车排成两列并排缓慢地前行,队伍很长很长,几乎看不到边际。

    许清朗推开书店门走了出去,周泽和白莺莺也一起跟着出去。

    近千辆出租车自发地组织到一起,组成了一个车队前行着,的哥的姐们一改往常速度快不停超车的习惯,

    这次,

    他们开得很慢很慢。

    在车队后端,

    有一辆灵车,灵车里播放着哀乐,

    同时,在灵车上方挂着一张大黑白照片,是赵局的遗像。

    “今天是出殡么。”许清朗怅然道,“所以他说要出差,有人要来接他,就是这出殡的队伍?

    但我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是个鬼,你居然也看不出。”

    “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周泽开口道。

    “唉。”许清朗闻言,点点头,然后对着那条长长的车队,挥了挥手,他在告别。

    同时心里也有些释然,怪不得今天的通城,打车这么难。

    周泽看着那张挂着遗像的车缓缓地开过去,

    在心里道了一声:

    “一路走好。”

    ——————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