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五十二章 有辱斯文!
    周泽不认为无面女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她的限制只会比自己更多,否则她也没必要选择“易容”成林医生的模样来趁机接近自己。

    只是,被这种人惦记着,确实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儿。

    她可以变成商场里的保安,可以变成公交车司机,可以变成马路边等待你去搀扶的老奶奶,

    也可以变成小巷子里喊你进屋喝茶的知心大姐姐。

    只要你还有人际关系网,只要你还有出门的需求,她就有能力接近你,而你必须时刻准备着来自身边任何人的偷袭。

    她到底想要从自己这里获得什么,周泽不懂,但类似志怪小说中女鬼喜欢吸食男人阳元补充自己的诸多例子来看,无面女可能也无非这几种目的吧。

    或者,她想要自己的身体?

    又或者,她想要自己现在临时工的资格?

    周泽不清楚小萝莉知不知道这件事,但恐怕人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真的去做什么干预,因为很有可能,无面女就是小萝莉这帮鬼差故意放出来帮忙做事情的。

    无面女没有直接对自己出手,可能是因为有其他的顾忌,当然,再看看现在乖巧得不得了的白莺莺,可能无面女也是很忌惮自己的指甲。

    当初自己初入地狱,无面女就想把自己留下来,结果被自己指甲所伤,让自己得以离开,可能,那一次确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让她不得不用美人计来对付自己。

    但有一点,也让周泽有些神伤,

    鬼涎香,

    十倍百倍的冲动,

    居然也能让自己克制住了。

    周泽没有对自己意志力坚定的骄傲,

    只有一种淡淡的不可捉摸的忧伤。

    坐在柜台那边,随便翻阅着一些书,周泽还上网查了一下关于无面女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搜索到有价值的讯息。

    有价值的讯息没有搜索到,不过搜到了周星驰的那部《大内密探零零发》。

    然后周泽和白莺莺花了半个下午的时间把这部电影重温了一遍。

    里面有个反派boss,也没有脸,也能变成其他人的模样。

    电影看完后,已经是傍晚了,周泽示意白莺莺把店门打开。

    白莺莺有些犹豫,道:“老板,不怕她再来?”

    “不做生意了?”周泽反问道,“还是你能贡献出一点陪葬品我去换点钱周转一下店里的资金?”

    女尸撇撇嘴,还是去开了门。

    她是有钱的,白夫人下葬时,好歹是一个千金小姐,陪葬品应该不少,再加上白夫人在人间逗留了两百年,那些阿堵物她也不可能带入地狱,自然都留了下来。

    看看白莺莺趁着有限地几次出门的机会买了多少个包包回来,周泽就心里有数了。

    一开始周泽还怀疑这个女尸是不是偷了店里的钱去消费,后来周泽发现店里所有的钱加起来都不够她那几个包包的钱后也就不再怀疑了。

    白夫人当初八抬大轿要接有二十几套阳宅的许清朗,

    白莺莺痴迷于品牌香包,

    这对于世界上的单身狗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意味着哪怕你死去后变成鬼,依旧艰难。

    店门刚开没多久,也就周泽去泡杯茶的功夫,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走入了店里。

    白莺莺站在原地,盯着对方。

    周泽也是下意识地看着对方,虽然理智上告诉自己无面女应该不大可能如此心急又变了一个模样过来,但心里总是得防备一下。

    中年男子穿着一件皮夹克外套,很多地方都泛白了,脚上穿着一双也是有些陈旧的皮鞋,裤子是休闲裤,不是那么光鲜亮丽。

    他头顶上,还戴着一顶高帽子,看起来有些滑稽。

    中年男子走到书架边,下意识地搓了搓手,准备找本书看看,但左看右看,他眉头皱得越来越深,同时埋怨道:

    “老板,你这儿全是小说啊这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没点其他的能看的书?”

    “这里有。”

    周泽示意白莺莺把柜台后的箱子搬过去。

    白莺莺照做了。

    对方蹲下来,继续从箱子里选书,连续翻了几本,封页都是不堪入目的东西。

    比如阿宾,

    比如门房,

    比如陈皮皮,

    中年男子气得手指发抖,把箱子往前一推,

    “这些东西,你拿给我做什么!”

    中年男子很愤怒,站起身后手指着周泽:

    “现在开书店的,都这么不要脸了么!

    藏污纳垢,

    藏污纳垢!”

    周泽点了一根烟,一只脚翘在柜台上,没搭理这家伙。

    中年男子愤愤地转身准备离开,当他走到店门口时,扭过头看见门口的小书架上好像有有一些还算严肃的书,当下停住了脚步,从里面选了一本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然后在小板凳上坐下来开始阅读。

    周泽也没去管他,他这个书店,反正生冷不忌,人鬼都可以来,不人不鬼的也可以,无非是现在时期有些紧张,需要多注意那个无面女人的动向而已。

    这时候,周泽的手机响了,拿出电话一看,发现居然是小姨子的电话。

    “喂。”周泽认真地听电话。

    上一次,是林医生的微信,这一次,是小姨子的电话,保不准无面女再玩一次半边pg的套路。

    “姐夫……”小姨子电话那头娇嗔道。

    周泽直接挂断了电话。

    有问题,

    很有问题!

    小姨子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

    这分明是主动送上半边pg的节奏了,

    就像是那晚玛莎拉蒂里林医生说她下次穿丝袜一样。

    周泽不认为自己有……不对,是周泽不认为“徐乐的面容”能具备女性杀手的能力。

    电话再度响起,还是她的电话。

    想了想,还是接了电话:

    “喂。”

    “徐乐你这个王八蛋,敢挂我电话!”

    这下子人设正常了。

    “什么事。”周泽冷冰冰地回应道。

    “我和朋友去肯德基自习,钱包被偷了,你那里有钱么,随便给个七八千给我应应急就好了。”

    周泽再度挂断了电话。

    嗯,

    肯定还是无面女。

    哪怕不是无面女,听到“七八千”就好了时,周泽也认定她是无面女假扮的。

    对的,

    就是这样。

    电话再度打来,周泽有些烦了,那位坐在那里看书的中年男子更是皱着眉头看向周泽,显然,是周泽一次又一次地电话铃声打搅了他看书。

    “不好意思,我调静音。”周泽说道。

    对方低下头继续看书。

    只是,小姨子还是在不停地打电话,周泽只能再度接了一次。

    “徐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这钱只能向你要,算我借你的行么?

    我不把玛莎拉蒂女人的事儿告诉我爸妈告诉我姐可不可以?”

    “你还是告诉吧。”

    “…………”小姨子。

    卧槽,你不要这样破罐子破摔啊,你还有抢救的机会啊!

    从上次交了各种费用之后,他兜里也就几千块剩余了,都给了她,自己只能喝西北风了。

    “徐乐,拜托啦,帮帮忙,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跟一个姐们儿去了迪厅,然后我们俩钱包都被偷了,这事儿不能让我爸妈和我姐知道,不然他们会骂死我的。

    我这个姐们儿明天还得交绘画班的费用,她学费之前就放在钱包里,这个不能耽搁。”

    “你让她找她父母吧。”周泽说道。

    “她家里条件不是很好,这笔学费还是他寒假里打工挣来的,她家里不会同意给钱的,周泽,算我跟你借的好不啦,等我下个月拿了零花钱,我就还你。”

    周泽还想拒绝,

    就在此时,

    电话里头又道:“就这样说定了,我们出租车到这里了,还好我微信里还有一点钱,打车还打得起,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

    电话被挂断,书店外走过来两个女生。

    两个人应该是同学,穿着都算正常,但明显故意化妆了一下。

    这个年纪的女生,就是出水芙蓉,其实化妆反而是累赘,但只可惜,这个年纪的她们并不懂得这个。

    周泽站起身,走过去。

    “徐乐,姐夫,帮帮忙嘛。”小姨子开始对周泽撒娇。

    她身边的那个女生显得有些怯懦,就站在小姨子身边,很不好意思很拘束的样子。

    周泽正在想理由去拒绝,

    但就在此时,

    原本坐在那里安静看书的中年男子忽然站了起来,

    气息开始变得粗壮,

    脖子上青筋都毕露而出,

    像是发了春一样!

    周泽一只手直接压住了他的肩膀,把这家伙给按住。

    同时对白莺莺道:“拿钱。”

    白莺莺从柜台后面取出了五千块,递给了周泽。

    周泽一只手接过钱,然后给了小姨子,同时嘱咐道:

    “要还的。”

    “知道啦。”

    接过钱的小姨子目光则是在白莺莺身上徘徊,道:“她是谁?”

    “店员,你姐认识。”周泽解释道。

    “哦,好吧。”

    小姨子拿人手软,拉着身边的女同学直接转身离开了书店。

    而周泽身边的这个中年男子作势准备追出去,却被周泽直接转身双手按压在了玻璃窗前。

    如果不是这货忽然发疯,周泽怎么可能这么爽快地把钱给出去?

    “你是狗改不了吃屎了?”周泽沉声道,“本来我还在犹豫的,但现在没什么好犹豫的了,我还是把你送回地狱去吧。”

    中年男子还在不停地挣扎。

    “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周泽气极反笑,直接指着前面的玻璃窗,道:“看看你头顶上戴着的,到底是什么帽子。”

    中年男子看向玻璃窗,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倒影中,

    自己戴着高高的帽子,

    帽子上写着“衣冠禽兽”四个黑色的大字。

    中年男子整个人怔住了,

    瞬间停止了挣扎,

    嘴里呢喃道: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