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五十一章 鬼涎香
    许清朗刚踹门没多久,周泽就走了下来,打开了书店门,他的额头有些汗水,神色也显得有些疲惫,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

    说实话,他也是刚醒,不过不是跟以往那样自然醒,而是被惊醒。

    梦中最后的一个画面,自己身上缠绕着的那一根根黑色的头发,哪怕现在回想起来,也能够让人头皮发麻。

    “徐乐!”

    小姨子叉着腰,一副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架势!

    周泽对许清朗点点头,示意许清朗进来,随即周泽当着外面小姨子的面,将书店门再度锁上,把她隔离在了店门外。

    小姨子一脸不敢置信,

    徐乐居然敢无视自己!

    小姑娘公主脾气噌噌噌就上来了,她这次来是打算给自己姐姐要个说法的,而且还从许清朗那里得知了玛莎拉蒂女人的事儿,怎么可能就这样走开?

    好,你锁门是吧!

    小姨子弯下腰,从地上找了块大一点的石头准备砸玻璃门,但她刚准备助跑时,在书屋里的周泽侧过身看了她一眼。

    此时,周泽眼眸里有黑色的光晕在流转。

    小姨子吓得整个人一哆嗦,踉跄地后退好几步,且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双腿。

    那个晚上在卫生间里被吓到的一幕重新在她脑海中浮现,

    那一晚,

    她被吓得尿失禁。

    “徐乐,你……你给我等着!”

    小姨子放下了最后一句狠话,然后慌里慌张地离开了,同时还在心底埋怨自己干嘛多管闲事儿,把这些事儿回家告诉爸妈就好了。

    就说他们当初自己选的乖上门女婿,外头有女人了!

    …………

    书屋里,许清朗进来后就一直在组织着措辞,吞咽着唾沫,他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但在此时,也依旧有一种深深的心有余悸。

    因为当时的他,包括女尸,以及周泽,都没看出来那个女人的真正身份!

    这太恐怖了,

    而且细思极恐!

    就像是你看综艺节目上那些模仿达人模仿个明星唱唱歌,你能觉得挺有趣;

    但忽然有个人模仿你爸妈模仿你丈夫或者妻子和你生活,结果你还浑然没有丝毫地察觉,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昨晚,那个开玛莎拉蒂来的,不是林医生,不是你媳妇儿!

    你媳妇儿根本没换车,从你跟她坦白后,她就请了假就没去上班。”

    许清朗终于把话说了出来。

    周泽瞳孔微微一缩,

    没说什么,而是在柜台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在梦里,那个来自蓉城穿着卫衣的男子已经给了自己提醒,所以哪怕现在听到许清朗的话语内心的确吃惊,但还能经得住。

    “你怎么能这么淡定?”许清朗有些奇怪道,“或者,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周泽摇摇头,“我当时,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那就是林医生。

    不过现在想想,确实很多地方说不通。

    她忽然来找我,似乎一切都想开了,

    我忽然变得很主动,也很冲动,

    她也很配合,一举一动,虽然看起来羞涩扭捏,却又恰到好处地能够撩拨到男人心中最颤抖的位置。”

    “那个是什么鬼?”许清朗抿了抿嘴唇,重新问道:“是哪种鬼?”

    “地狱黄泉路旁的一个喜欢在水潭里用双手跳舞的女人,这个女人,没有脸。”

    说到这里,

    周泽心中忽然生出了恍然大悟的感觉。

    无面女,

    看见她容貌的人总是觉得她的无面很惊悚,也很诡异,

    却忽略了,

    她没有脸,

    是因为她有能力变化出任何自己所需要的脸!

    这才是无面的本质,

    无中方能生有!

    “无面女?”许清朗皱了皱眉,“这个我好像在哪个清代志怪小说上看过,据说她是受黄泉路上那些亡者的不甘凝聚而出的鬼魅,一直在等待着重回阳间的机会。”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周泽点点头,同时道:“把那个志怪小说找出来,也让我看看。”

    “我回去再找,都是小时候看的东西了,估计也找不着了。

    对了,你和那个女鬼发生过关系了么?

    就像是你刚刚说的,她来找你,就是来勾引你的对吧?”

    “没。”周泽摇摇头,拿起柜台上的新水杯,喝了一口茶,

    故作深沉地道:“最后关头,我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鸣金收兵了。”

    周泽不可能承认是因为许清朗这该死的混蛋那天下午跟自己说了那么多身体、灵魂dna绿帽这些狗屁玩意儿害得自己当时心理产生了障碍所以没能被成功勾引。

    实际上,周泽自己也纳闷儿了,他这书店里,网路小说实体书摆放得最多,那些重生文穿越文也不少。

    人家书里主角生儿育女都很正常,看起来也都理所当然,没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怎么轮到自己践行小说里的情节时,就多出了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呢?

    自己是不是……

    闲得?

    不对,闲的应该是许清朗,

    只有这逗比才会无聊到去帮自己分析和思考这种哲学上的问题。

    但好像也不能怪许清朗,如果不是那天下午许清朗和自己说了那些话,自己现在估计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而且,后果会很严重。

    人家钓鱼,自己咬上鱼钩,下场,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她失败了?”许清朗问道。

    “嗯。”周泽点点头。

    “那她为什么盯上你?”

    “可能人家不像那位白夫人,讲究门当户对吧。”周泽笑道。

    “…………”许清朗。

    “可能是因为嫉妒吧,因为我能回来,她不能,而且,我现在还有肉身,还有新的人生。”周泽猜测道。

    “她现在也回来了,而且很明显,她的目标是你。”许清朗分析道,“这意味着,她的回来,并不是那么的纯粹,很可能有其他的限制。”

    “比如,因为某些特殊的目的,有人故意让她得以回来?”周泽换了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

    “我总感觉你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我现在是白担心是么,你心里其实都有数了?”

    “做梦知道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会信这种鬼话?”许清朗反问道。

    周泽伸手轻轻抚额。

    小萝莉急匆匆地将鬼差的差事转交给自己,无面女也从地狱里被放出来,

    很有可能,是为了抓那个蓉城的男子,也就是梦里提醒过自己的那位。

    但那位无面女显然是打算趁着办公差的时候做一些自己的小盘算,

    比如,

    设计自己?

    “总之,这段时间,我尽量不离开书店,等风头过去再说。”

    “这是应该的。”许清朗点点头,然后凑近了对周泽道:“喂,你心里是不是还是对身体和dna什么的有芥蒂?”

    周泽摇摇头,“我有那么无聊么?”

    “其实这事儿也很容易想开,dna只是一段编码,但子嗣其实也是自己灵魂的结晶,算了,这话题我也扯不清楚了。

    总之,那些没穿越也没借尸还魂的正常人和自己妻子生的孩子也说不定不是自己的呢,

    你也没必要太在意这个。”

    “以前没发现你真的挺会安慰人的。”周泽站起身,对许清朗道:“和我到卫生间里来一下。”

    许清朗跟着周泽来到了卫生间,

    周泽直接将自己的外套和里面的衣服脱下来。

    “你得注意锻炼了。”许清朗摇摇头,显得很是不满意。

    就在此时,女尸从楼梯上走下来,卫生间就在楼梯口侧面,白莺莺直接看见了一起在卫生间里的两个男人!

    “哎呀,人家忽然发现自己还没睡够呢。”

    装模作样地打个呵欠,白莺莺作势要上去重新休息,不打扰下面的二人世界。

    “把二楼的医疗箱拿下来,准备好纱布和消炎药品。”周泽对白莺莺说道。

    “好嘞,老板。”

    白莺莺忙跑上去拿东西,心里则是想着老板他们要这么激烈?

    都要提前准备止血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许清朗抱着双臂,看着周泽,目光深处,露出了明显的反感。

    周泽笑了,“你明明不是一个gay,为什么平时要装出那种样子?”

    “生活情趣,你懂不懂?”许清朗指了指周泽的小腹,“虽说是别人的身子,但你也该多锻炼锻炼了,瞧这个赘肉,啧啧,恶心。”

    周泽的指甲当即变长,

    许清朗愣了一下,

    艹,

    不就嘲讽一下你的身子么,至于这样生气?

    不过,周泽下一刻直接用自己食指指甲轻轻地自自己下颚位置一路往下划,一道血痕慢慢地被拉出来,血珠子也溢散出来。

    与此同时,

    从周泽脖子到小腹位置上,出现了一条条黑色的粉末,这些粉末像是木匠师傅用的墨线一样,很细微,之前根本看不见丝毫。

    指甲划过,这些墨线也随之脱落了,

    周泽长舒一口气,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自己胸口位置那一道长长的血痕。

    “这是什么东西?”

    许清朗屏住呼吸,低下头蹲下来观察着这些脱落的黑色粉末。

    “是头发。”周泽回答道。

    缠绕在,

    自己灵魂上的头发。

    “老板,我进来了。”白莺莺提着医药箱走进了卫生间,当她看见地上的那些黑色粉末时,脸上当即露出了怪异之色,道:

    “老板,这是你们拿来做调情助兴的东西么?”

    “你认识这个?”许清朗指了指这黑色的粉末道。

    “这是鬼涎香,是百年以上的老鬼身上怨气所化,我家夫人当初也会有一些。”

    “说功效。”许清朗问道。

    “激发人的冲动,比如当时你想要做什么,而身上也同时吸入这个东西的话,能让你成十倍百倍地迫切地想要去做那件事。”

    许清朗闻言,嘴角扯出了一抹笑意,然后瞥了一眼周泽,

    笑道:

    “老周啊,这无面女是想找你配种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