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四十七章 得偿所愿!
    左手三条烟,右手一袋圆儿,

    身上还背着一个靓丽的挎包包。

    白莺莺不会浪费任何一次周泽准许她出书店的机会,天知道她是如何以这般快的速度在买了烟和汤圆之后还买了一个挎包!

    推开书店的门,

    白莺莺看见两个男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当即放下东西捂住双眼,

    同时叉开手指缝隙使劲地看着,

    不忘跺跺脚娇羞道:

    “嘤嘤嘤,

    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

    许贵人,

    哦不,

    许清朗回瞪了一眼白莺莺,那一抹哀怨的风情,简直要化作夏天的露水滴淌出来。

    这磅礴的深闺怨气,

    恐怖如斯!

    让白莺莺都有些怀疑到底自己是僵尸还是面前的这个面馆店老板才是僵尸?

    “东西买回来了?”周泽站起身。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许清朗也跟着站起身,假装系起了扣子。

    “老板,都买回来了呢。”白莺莺乖巧地回答道。

    “好,我出去一下。”

    周泽走过去,将烟和汤圆提起来,对白莺莺道:“你看家吧。”

    “好嘞。”

    当周泽走出店里后,白莺莺和许清朗互相对着斗鸡眼。

    “看什么看,尸体。”许清朗没好气道。

    “你如果继续躲在柜子里,我就看不到了。”白莺莺反讽道。

    “你是冰哒,冰哒!能冻成冰棍的冰!”

    许清朗继续反击!

    “呵,你水路不通,

    走旱道容易容易碰到劫匪有血光之灾。”

    白莺莺犀利地反击。

    “哼!”

    “哼!”

    两个人不欢而散,许清朗回面馆去了,白莺莺则是学着周泽的样子坐在柜台后面的老板椅上,倒了一杯热水,然后随后拿了一本书假装很有氛围地看了起来。

    …………

    周泽打算去一趟文庙,生活不管给你多少悲伤,你总得先承受着,然后该怎么活还怎么活。

    就像是短暂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一想到明天就要早起上班就让人很是绝望,

    很想自暴自弃,却还是只能给自己设置好闹钟。

    这就是生活,对于一些成功人士来说,人们总是会津津乐道关心他成功的秘密,羡慕他此时的风云际会。

    这就像是孕妇刚刚生了小宝宝后,亲朋好友都来恭喜她,却没人关心为了怀上这个宝宝当初被艹了多少次。

    话糙理不糙吧。

    周泽只能自我安慰。

    至于那个所谓的堂弟以及那位货车司机,如何去回应他们,得从长计议,至少,周泽不是一个如此大度的人。

    他做不来类似蓉城那位同行的嚣张霸气,但这件事牵扯到自己的“命案”,肯定不能一笔轻轻揭过。

    拿出手机,准备打车,却恰巧看见一条微信消息:

    “在做什么?”

    是林医生发来的消息。

    周泽有些迟疑,也有些犹豫,老实说,他现在心情有些复杂,因为徐乐之所以要杀他,也是因为这个美丽的女医生一直在暗恋自己。

    好吧,被一个漂亮女人暗恋,

    被一个漂亮的人…………妻暗恋,

    被一个漂亮的同时贞操还在的人……妻暗恋,

    确实很让人自豪和骄傲。

    但自己上辈子,

    就是被她这样奶死的啊!!!!!

    “在店里。”周泽还是回复了消息。

    他不是徐乐,不会那么没担当,他和徐乐的兜兜转转因果报应,和林医生,没丝毫地关系。

    而且说实话,在自己死后一步一步发现林医生对自己的那种迷恋后,他对这个女人,说没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上周在医院的坦白,

    她很害怕,

    也很惶恐,

    甚至身体都在颤抖,

    但她依然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抱住。

    老天爷瞎没瞎眼,周泽不清楚,但林医生的存在,确实是相当于自己重生归来生活中最大的一个亮点。

    “我在你店外的路上。”

    周泽抬起头,环视四周,果然,在马路拐角处看见了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

    上一辆卡宴那晚被自己开车时刮蹭到了电线杆上了,显然,林医生是又换了一辆。

    万恶的拜金主义思潮啊!

    周泽走过去,打开了车门,在副驾驶位置上坐了下来。

    林医生有些拘谨,也有些不知所措,但可以看出来,她主动来见自己,是抱着很大的勇气。

    毕竟,自己是一个鬼。

    “徐乐,他已经……”

    周泽微微皱眉,他现在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徐乐”的事情。

    “别提他了,就当他一直没存在过。”周泽很生硬地打断道。

    “那这样……会不会让你觉得……我是个坏女人?”林医生问道。

    三从四德,

    虽然没那么死板教条,但事实上,林医生确实因为父母的关系深受封建余毒思想的毒害。

    现在自己的丈夫是周泽,

    那原本的徐乐呢?

    “别想那么多。”

    周泽摇摇头。

    事实上就是这般诙谐,

    当林医生知道徐乐是周泽后,说话的语气和身段都放低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自己还只是一个实习生的时期,而周泽,依然是她的老师。

    当时,周泽对于她们这帮实习生,无论男生女生可没有半分客气,直接拿来当“实习狗”来使用,脏活累活以及买咖啡,全让他们去做。

    而周泽,在坦白之后,也慢慢地在林医生面前展现出了那种“高人一等”的姿态。

    大男子主义的倾向开始越发明显。

    被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好。”林医生点了点头。

    然后,

    沉默。

    周泽不想沉默,他看了看林医生,发现她今天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下身着牛仔裤,身材曲线虽然完美地凸显出来,配合她的气质也着实很好看,但周泽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下次穿丝袜吧,我喜欢看女人穿丝袜。”周泽说道。

    林医生愣了一下,俏脸泛红,

    她觉得自己应该悲伤一下,在猜测到徐乐很可能已经死去之后,她作为妻子,应该悲伤一下,而不是这般在车里,受到来自周泽的调戏。

    但那种羞恼的感觉,却让她无法反抗。

    或许,

    她其实是一个坏女人吧。

    一个精神出轨的,坏女人。

    林医生闭上眼,在心里认命了。

    “跟你说话呢。”周泽提醒道。

    “哦……好。”林医生应了一声,脸更红了。

    周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说话这么放肆,也有着故意报复徐乐的原因,或许,他也不是一个好男人。

    好了,

    一个心里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另一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男人,

    放在古代,他们几乎就是潘金莲和西门大官人的翻版。

    至于中间那位武大郎,

    谁在乎呢?

    “你饿了么?”林医生问道。

    “不饿。”周泽回答。

    然后,

    又是沉默。

    周泽现在真心觉得自己上辈子一直是光棍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痴迷于工作无暇顾及其他,可能是因为他本身情商就很低。

    你说你跟陌生女孩聊天总是冷场嘛,这正常,

    但你和自己合法妻子聊天还会冷场,肯定就是自己有一些问题了。

    “我们,就这样生活下去吧,我的事,不要告诉别人,就当我是……徐乐好了。”周泽咬牙切齿地说出了那两个字。

    “好。”林医生点点头,这也是她所想的。

    一切,照旧。

    “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一下。”

    “您说。”

    “在床上的时候,你只准喊我周泽。”周泽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我不希望听到你忽然喊出徐乐两个字,没有人的时候,你也只能喊我的名字。”

    在床上的时候?

    林医生的心忽然漏了半拍,

    她虽然早就为人妇,但依旧是处子之身,

    这种话题和暗示,

    真的很让人羞耻!

    但她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轻轻地应了一声,

    “好。”

    周泽真的觉得这位林医生,确实有一点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如果当初的徐乐不是那么怯懦的话,而是简单粗暴,

    可能也就能得偿所愿了,也就不会便宜了自己。

    但换个念头想一想,如果徐乐简单粗暴了,也就不会再恨自己买凶杀自己了吧?

    那到底是得到一个完璧之身的林医生好?

    还是自己上辈子继续活着好?

    哪个才是真的好?

    周泽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您怎么了?”林医生关切地看着周泽,“您身体,是不是因为那件事……会出现一些问题?”

    哎哟我去,

    “您”的称呼都出来了,

    周老爷一阵飘飘然。

    这林医生可能不仅仅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可能还是一个抖m。

    不对,

    等一下,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身体出问题?

    周泽马上看向林医生,

    男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容许出问题?

    不存在的!

    周泽看了看车座,前面有点挤啊。

    “下车。”周泽说道。

    “嗯。”

    林医生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还是下了车。

    周泽打开了后车门,指了指里面,道:“进去。”

    林医生一脸莫名其妙地进去了。

    “我得证明一下,我没问题。”周泽自言自语道。

    此时已经天黑,

    外加自己书店这块区域人迹罕至。

    “你的胃口,不是不好么?”坐在后车座上的林医生一脸不解地问道。

    周泽身体僵了一下,

    她说的身体有问题指的是自己不能吃饭?

    呼……

    长舒一口气,

    卸下了心理压力,

    但依旧要轻装上阵!

    但周泽还是道:“我要证明另一个方面也没问题。”

    “什么问题?”林医生还是一脸不解。

    然后,周泽也钻入了后车座,

    把车门关上。

    天很黑,

    车很抖,

    他们干了个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