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四十一章 最尴尬
    许清朗和女尸包括那一对中年夫妻都出来了,那对中年夫妻脸上喜洋洋的,显然,在女尸的帮助下,他们抢夺到了头香。

    不管有用没用,总归是一个好兆头。

    哪怕不迷信的家长,在孩子大考之前,也会送个粽子加一个年糕,寓意“糕粽”(高中)。

    女尸的脸色有些不是很好看,众人一起往回走时,她一个人落在后面。

    “我们去吃夜宵吧,烧烤咋样?”许清朗提议道。

    他自己开饭馆,但可不会让自己大晚上地去准备烧烤;

    许娘娘的皮肤宝贵得很,怎么能接受这般烟熏火燎?

    只是,许清朗说完这个提议后就后悔了。

    这一行人里,

    有一个僵尸,还有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活死人,

    想想吃饭时的画面,这两位就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庙里的泥胎塑像在享受烟火一样。

    这画面,想想都没食欲了。

    “你们去吧,我们先回去。”周泽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中年男人说道。

    “没事儿,叔,我们去吃,他们小两口自己散散步。”

    许清朗拉着中年夫妻走了。

    周泽没急着打车,和女尸一起沿着没多少人的小马路走着。

    天气开始转暖了,晚上也没以前那么凉了。

    “怎么了?”周泽问女尸。

    女尸从文庙里走出来后,一直闷闷不乐。

    “不舒服。”女尸回答道。

    “还没停经?”

    两百年了啊。

    “…………”女尸。

    沉默了一会儿,女尸才开口道:“文庙里几个塑像盯着我,感觉怪怪的。”

    “你觉得他们在看你?”周泽问道。

    “嗯。”女尸点点头。

    “你觉得他们反感你?”

    “嗯。”女尸继续点点头。

    “你觉得因为你是僵尸,所以原本不该去那个地方的?”

    “嗯。”女尸还是点点头。

    “圣人主张,有教无类。”周泽笑了笑,伸手在女尸头上拍了拍,道:“你是僵尸,是人憎鬼厌的一类存在,但你去文庙,是帮人上香去的,也是给他们贡献了香火人气儿。

    你觉得他们在看你,

    可能是因为你的特殊,所以他们在留意你。

    就像是一群草原狼里忽然混进来一只哈士奇,换谁都会多看一眼是吧?

    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本就是一堆泥胎,他们的眼睛据说还是用驴屎球儿捏出来的,因为这样看起来更灵动更有光泽。

    一切的一切,只是你给自己心理压力。”

    “但如果,他们真的是在看我呢,如果他们真的对我有意见……”女尸还是有些迟疑。

    “那他们就不配被供奉在庙里当那劳什子圣人!”

    周泽掷地有声,

    “圣人享千秋百代香火供奉,若是连这点气量都没有,那他还有什么脸舔坐在庙宇供奉台桌上?

    一个假圣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女尸看着周泽,嘴角噙着微笑,道:“老板,你刚刚说的话真的很霸气。”

    “那是。”周泽享受着自己女仆的马屁。

    “但老板,你是鬼差,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对于普通人来说,牵连可能不大,但对您来说,不一样。

    再加上,您是开着书店,属于圣人气运照拂的一行,你这样腹诽圣人,对您,真的不好。”

    女尸难得的跟周泽掏心窝子说出这些话,放在以往,她是巴不得周泽去作死的;

    跳吧跳吧,把自己跳死了我正好给你收尸,然后把你指甲卸下来磨成粉当珍珠粉泡茶喝,

    哦不,喂猪!

    “还是那句话,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圣人敲门。”

    周泽抬头看了看路灯,继续道:

    “我上辈子治病救人,不收红包,不亏底线,一直恪守着医德。

    这辈子哪怕成了鬼,借尸还魂之后,也没做出任何一件亏心事儿。

    有什么好怕的?”

    周泽深吸一口气,重复道,“没什么好怕的。”

    女尸闻言,目露沉思。

    周泽这番话,不是中二的宣言,更像是一种对自己的警告。

    二人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晚风微凉,却很是宜人。

    终于,女尸停下了脚步,问道:“老板,你要去哪里?”

    周泽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环视四周,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走入了一家小区门口。

    熟悉的环境,

    熟悉的传达室,

    熟悉的传达室里在晚上偷睡旷工的门卫,

    熟悉的快递收发柜。

    他居然就这样散步着,

    自然而然地走回到自己以前住的小区。

    虽然在书店一个月了,但在潜意识里,这里,才是他的家。

    孤儿院长大的他,更懂得家的含意,同时,对房子,也更执着。

    不过好在他买房时,通城房价还没涨到后面那么离谱,也是因为他参加工作后就迫不及待地着手准备当房奴,反而是捡了个西瓜,惹得之后买房的同事们很是羡慕。

    然而,周泽现在连以前的微信和qq都无法找回了,手机验证没办法弄,找列表里好友帮你验证,要么被别人当神经病要么把别人吓死。

    就连自己的房子,也是在自己死后,被医院那边帮忙卖了,钱以自己的名义捐给了孤儿院。

    周泽不反感这个做法,毕竟他在世没有其他亲人。

    “这里,是我以前的家。”周泽对女尸道。

    “那么,上去看看?”女尸建议道。

    “已经被卖了。”周泽唏嘘道。

    “就当故地重游了。”

    周泽点点头,走了过去。

    进了8栋2单元,上了电梯,到了第五层。

    周泽走到了一户门前,门还是那个门,买主应该没来得及重新装修吧?

    甚至连门口的垫子,也没变。

    以及,门口摆放着的那颗仙人球,也在那里。

    周泽伸手,在罐子地下摸了摸,摸出了一把钥匙。

    那时候,自己经常晚上被喊去医院出急诊,很多次忘带手机或者钥匙之类的,所以,他的备用钥匙就放在这里,省的自己进不了家门。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将钥匙塞进去,扭动。

    “咔嚓……”

    门锁开了。

    门没换,

    锁也没换么?

    周泽有些意外,推开门,顺手开了灯。

    客厅里的陈设,一切照旧。

    周泽甚至还看见了自己的拖鞋,换了拖鞋走了进来,女尸也跟着一起进来。

    “老板,还是以前的样子么?”女尸问道。

    “嗯,这也是让我最奇怪的地方。”

    的确还是以前的样子,

    但这不符合常理。

    寻常人买了房子后,不应该把死人用过的东西都丢掉么?

    怎么可能还一直留着,而且全部保存,不嫌晦气?

    或许,可能是接手自己房子的人,只是拿来投资?并不是真的自己住?

    周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仿佛在此时,他又变回了自己。

    每次疲劳地回到家里,看看电视,煮一点夜宵,日子过得紧凑,却也充实。

    女尸去烧了茶水,给周泽倒了一杯,然后道:

    “老板,你死了大半年了吧?”

    “七个月了。”

    周泽回答道,但怎么感觉这个对话有点怪?

    “但这里这么干净,可不像是七个月没人住的样子。”女尸提醒道。

    周泽点点头,的确如此,这里,收拾得很干净,应该有人在定期打扫。

    但周泽很难想象,买了自己房子的人,懒到什么都不丢什么都不换,甚至连门锁都保留的地步。

    周泽推开卧室门,发现居然连自己被褥和床单都是以前自己用的。

    “老板,我去冲个澡吧,刚刚在文庙里被那些老东西盯着看这么久,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去吧,把热水器先开一下。”周泽提醒道,“浴巾在卫生间门口的厨柜里。”

    如果,

    一切陈设真的照旧的话。

    女尸去洗澡了,她很爱干净,女人,本就是爱干净的,她前世又是大家闺秀,一躺棺材两百年,没办法洗澡,多难受。

    所以她基本早上洗一遍,晚上洗一遍,浪费了周泽好多水费。

    但一想到她给自己店里做服务生,也没要工钱,周泽也就忍了。

    拉起窗帘,周泽站在阳台上,看着前面夜晚灯光莹莹。

    这里,

    是他的家。

    它没变,

    但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物是人非,

    真正意义上的物是人非啊。

    拿出烟,点燃,周泽吐出一口烟圈。

    心里,有些失落,他以为自己应该能看开的,但实际上他不能。

    正如他亲手将那个婴儿丢入地狱等待轮回一样,

    他现在深切意识到,

    作为一个活人,他对阳间的留恋,真的难以用文字去描述出来。

    哪怕是自己,此时都有一种冲动,把自己的房子,重新买回来。

    至于说钱,

    以他的能力,真要违规弄点钱,

    很难么?

    这种冲动,好不容易被压制下去了,周泽清楚,这是一条不归路,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自己肯定无法收的住手。

    周泽觉得自己是一个自律的人,但无论任何时候,能避免的时候都不要去尝试对“人性操守”方面去做测试。

    “咔嚓……”

    很意外地,

    门那边传来钥匙入锁的声响。

    主人回来了?

    周泽转过身,从阳台走回客厅,他在想该如何向主人解释自己现在在这个屋子,但也没过多紧张。

    说一千道一万,他好歹是个鬼差,如果最后真的因为私闯民宅被抓到派出所去,

    这也太亏待自己了吧?

    自律是自律,但也没必要自虐啊。

    这里,毕竟是他以前的家。

    只是,当门被推开后,

    走进来的,

    居然是一道熟悉的身影。

    林医生站在门口,看着站在客厅里的周泽,脸上露出了震惊和慌乱之色,道: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泽也是一时语塞,

    买下自己房子的,

    居然是林医生?

    “你听我解释。”林晚秋。

    “你听我解释。”周泽。

    二人一起说这句话,

    对于林晚秋来说,她很慌乱,因为她觉得周泽是发现了自己“精神出轨”的证据,

    找到了这里,她是他的妻子,却买了另外一个男人留下的房子,还一直打扫收拾这里,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拒绝和他同房过夫妻生活。

    林医生觉得自己很理亏。

    好在,这种尴尬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更尴尬的事情出现了,

    “老板,我衣服被我不小心弄湿了。”

    女尸一边说着一边就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走到了,

    客厅里,

    站在了周泽和林晚秋的,

    中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