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三十四章 农夫山泉
    趁着天还没亮起来,周泽用电瓶车载着女尸一起回到了书屋,至于许清朗,则是在原地等着打车回去。

    他毕竟是坐着花轿来的,回去时可没有花轿可以坐。

    回到书店后,周泽将女尸安置在了店里二楼的冰柜里,然后他就下楼洗了个澡,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时,好不容易打到车的许清朗才回来,直接进了书店,看着头发湿漉漉的周泽,调侃道:

    “你要控制住你自己。”

    “呵呵。”周泽只回了这两个字。

    许清朗摇摇头,离开了书店,没有再说什么,今晚的事儿,他也累了。

    周泽将店门锁上,来到了二楼,站在冰柜旁,看着里面的女尸。

    女尸的容颜很精致,气质也很突出,古人结婚的年龄都比较早,十五六岁当妈的都很常见,也因此,在结婚前死去的白夫人尸体年纪看起来跟普通的高中生差不多,但自带一股子天然妖娆。

    许清朗的美是妩媚,宛若牡丹绽放,而眼前这位白夫人,她则是雏菊内敛。

    当然,周泽自然不会对一具尸体产生过多的遐想,他所思考的,则是另外一层东西。

    十指指甲在一路上抱着女尸开电瓶车回来时,一直和她接触着,仿佛有一股股电流窜入自己体内,不断地对灵魂对指甲进行着刺激。

    好在回来时许清朗不在身边,否则周泽估计会和许清朗来时那样坐在轿子里叫出来,这种事儿,还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等到自己抱着她回到书店时,周泽发现她身上的寒气好像消散了大半。

    这就像是一枚可充电电池一样,刚刚被自己吸取了电量,但问题应该不大,她躺在那里,应该能自然而然地自己给自己重新蓄电。

    双掌放在面前,指甲慢慢地长出来,原本黑色通透的指甲盖上居然出现了一道血色的纹路,这应该是指甲吸收了尸体煞气的变化。

    看起来,还挺好看的。

    周泽笑了笑,伸手去拿自己刚刚带上来的那杯温水,却发现水已经凉了。

    因为女尸的原因,导致这整个小儿层温度比外面更低,而周泽本身对“冷”的感知就有些偏弱。

    可惜现在不是夏天,如果是夏天的话有女尸在这里,自己这家店连冷气费都能节省下来,而且还能有防蚊虫的功效。

    这一晚,周泽在冰柜旁打了个地铺,睡得很沉稳。

    小萝莉曾说过,如果抱着她,周泽就能睡着,不需要再借助冰柜,这样看来,女尸所起的效果是差不多的。

    等到第二天上午醒来时,周泽伸了个懒腰,将指甲放在对方的小腹位置,一时间,冰冷的感觉再度袭来。

    很舒服,

    很享受,

    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大概半分钟就消散了,这也就意味着昨晚女尸也就重新蓄电了这么多。

    白夫人曾说担心自己的尸身会异动,许清朗也说这尸体身上浓郁的煞气如果受到外部刺激很可能会变僵尸,不过现在看来,概率不大了,她凝聚多少煞气,自己每天就吸收走多少。

    虽然不晓得这个东西对自己有什么用,但就凭着这股子舒服劲儿都能让周泽乐此不疲了。

    去了隔壁许清朗店里吃了饭,周泽悠哉悠哉地坐在店里,还没想好看哪本书时,周泽的电话就响了。

    是小姨子的电话。

    “徐乐,你回来一下。”

    “什么事?”周泽不相信这个小姨子会忽然给自己打电话关心一下自己,小姑娘还处于青春叛逆期,有点自我,或者说,其实是有些自私蛮横。

    “你大伯来我家了,你过来领走。”小姨子很不耐烦地说道。

    “大伯?”周泽微微皱眉,他记得徐乐和自己一样,也是孤儿,当然了,徐乐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他父母是在他出生后相继离世。

    “好,我回来。”

    挂断了电话,周泽对隔壁许清朗打个招呼让他帮自己看一下店,然后就打车准备回林家。

    王轲给自己的治疗建议时暂时切断和原有关系网的联系,但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周泽是黑户,有点过街老鼠的意思,现在自己是临时工公务猿了,需要担心的事情和危险也就少了许多。

    再者,周泽之前翻阅过徐乐在空间里写下的私密日志,上面提到过他的大伯,一直以来,都是他大伯供养他上学念书的。

    拿了人家的身体,一些该交代的事儿,还是要交代一些,更何况,徐乐早就下地狱投胎报道去了,之前自己心性变化问题,其实和徐乐没什么关系,算是借尸还魂的副作用。

    当周泽回到林家时,还没进门,就在楼道口里看见一个穿着棉袄一脸褶皱的老者坐在台阶上正在抽着旱烟。

    老者身旁还有几个化肥带子,一个袋子里应该装的是鸡鸭,另一个袋子里装的应该是香肠这类的。

    “阿乐!”老者见徐乐走上来,当即站起身,走到徐乐面前,伸手在徐乐肩膀上用力地拍了拍:“娃儿又长高咧。”

    周泽咧嘴笑了笑,他没问为什么自家这大伯会坐在楼梯口抽烟,其实,也不需要问了。

    哪怕是自家大伯为了不污染人家家里主动出来抽口旱烟,但带来的土货也不可能还留在屋外,这只能说明林家人不待见他,甚至连屋门都没让他进。

    再联想起之前小姨子给自己打电话时的语气和态度,也就足以说明林家对自己这个大伯的态度了。

    当然,没什么好埋怨也没什么好恨的,自己和林家的关系本就已经濒临破碎了,谈不上具体的谁对谁错。

    “吃饭了么?”周泽问道。

    “没咧。”老者很实诚。

    “带你去吃饭。”

    “好咧。”

    周泽选了一家餐馆,进入后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瓶白酒。

    老者自斟自饮,喝了几口酒后,看得出来心情有些沉重,显然,林家的冷漠,他是感受到的,好歹是亲家,现在弄得面子都不讲究了。

    “乐娃儿,你要是过得不开心,干脆就回家过吧。”大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现在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很好,家里也不愁日子过不下去了,你也是上过大学的,回来我们自己也搞一搞什么特色养殖啥的,日子也不会过得比别人差。”

    “好,过阵子再说吧。”周泽敷衍道。

    “唉。”大伯知道徐乐不喝酒的,所以也没让周泽陪着他喝,他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干掉了一瓶,然后又吃了两碗饭,等周泽结完帐后,才提着东西和周泽一起走出了餐馆。

    “这些东西,你带着走,他们不要,你吃。”大伯将几个蛇皮袋递给了周泽,“我赶下午的车回去了。”

    “行。”周泽没做挽留。

    大伯酒量应该很好,周泽给他叫了出租车,提前给了钱让司机送去汽车站,随后,周泽提着这些东西回到了书店。

    许清朗正坐在门口晒着太阳,周泽将一堆特产放在他跟前。

    “哟,啥呀?”

    “给你做食材用吧。”周泽在旁边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行。”许清朗也没客气,之前他也没收周泽的饭钱,“对了,你告诉过你的真名叫周泽,但你以前的事儿,也没具体说过,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医生。”周泽回答道。

    这些事儿,对许清朗没什么好隐瞒的。

    而且自己现在身份洗白了,也不怕官面上的文章。

    “医生?那还真和你家那口子是一对。”许清朗悠哉悠哉地吐出一口烟圈,“好几天没看见你媳妇儿来了。”

    “没戏喽。”周泽说得很洒脱。

    “嘿嘿。”

    两个人又在一起抽了一根烟,周泽起身推开书店门,走了进去。

    他上午出去时吩咐了许清朗帮自己照应一下,也就没锁门。

    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周泽打开了电脑,点开了一个图标,而后,桌面上出现了视频信息。

    周泽前阵子买了俩针孔摄像头放在店里,一个放在楼梯口位置,一个放在一口书屋左上角,价格不高,一般是偷窥狂买来用的。

    顺手拿起柜台上的杯子,喝了几口水,周泽开始在视频上调节播放时间。

    上午出门时,周泽故意没锁门让许清朗帮自己照应一下,也是有原因的。

    昨日白夫人请自己过去,同时还用花轿请了许清朗,虽然她解释过了是因为许清朗小时候的一句戏言,但周泽不会完全相信。

    尸体,他是运回来了,也放在了自己这里,如果白夫人和许清朗还有其他关系的话,今天上午许清朗应该会有一些动作。

    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己现在都不是人了,过得自然得更谨慎一些。

    中午十一点半时,画面显示许清朗进入了自己的店铺。

    周泽又喝了一口水,只感觉杯子里的水有些甜,分外好喝。

    应该是心理作用吧,因为自己觉得猜对了而沾沾自喜?

    然而,画面中许清朗只是进入店里,拿了几份报纸坐在那里看了半个小时,随后将报纸放回原位就离开了,根本就没上二楼去。

    是自己猜错了么?

    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周泽抿了抿嘴唇,自顾自地笑了笑,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正当周泽准备关闭画面去洗把脸时,忽然想到了放在楼梯口的那个摄像头,这个摄像头的位置可以观察楼梯以及一楼柜台这一侧的情况。

    只是许清朗既然没有往里走,其实看不看问题也不大了。

    不过这类摄像头因为价格便宜,所以内存比较小,所以周泽还得把它已用的内存给删除释放空间。

    同时,周泽也顺手点开了第二个摄像头录制的视频,从头到尾拉了一遍,算是走一个过场。

    然而,在这一瞬,周泽却好像看见有一道白色的影子稍纵即逝。

    “嗯?”

    周泽下意识地拉回了鼠标,另一只手又拿起了茶杯,才意识到杯子里水已经喝光了。

    当下也顾不得去重新倒水了,

    而是直接拖动鼠标一点一点地来,

    终于,

    画面捕捉到了那一刻,

    一个身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她缓缓地从二楼走了下来!

    那具尸体,

    她能动!

    周泽只感觉自己脑部一阵充血,一种危机感直接袭来,心脏和呼吸在此时都变得急促了一些。

    正当周泽在思考这件事时,

    画面还在继续播放着,

    画面中,

    白夫人的尸体走到了柜台边,拿起了柜台上放着的水杯,

    然后,

    她像是一条狗喝水一样,

    将自己的舌头伸出来在水杯里搅弄了几圈,

    随后放下了水杯,像是一个睡觉的人起夜口渴喝水一样,

    她又转身缓缓地走上了楼。

    周泽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身边被自己刚刚喝光水的杯子,

    怪不得自己刚刚喝水时,

    觉得有点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