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三十章 biu!
    “过分么?”

    这个问题,周泽没办法去回答,无论小萝莉说的是真是假,他都没有去深入质询的资格。

    很无奈,但这就是事实。

    虽然听蓉城的小萝莉说那位蓉城的“同类”,妄图以鬼的身份做这人间的判官,

    周泽很羡慕,也很崇敬,但他的结局,也很令人唏嘘。

    你没那个资本和那个实力和对方站在同一条线上时,连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哪里又来什么质询的资格?

    “无趣。”小萝莉摇摇头,但又笑了笑,“但这正是我欣赏你的地方。”

    小萝莉双手继续捧着书,像是要睡着了一样,喃喃道:

    “你是我见过,心里最有逼数的一个人。”

    “…………”周泽。

    这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

    “我要走了。”小萝莉越来越困了,疲乏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吃饭跟睡觉,就没其他解决和改善的方法了么?”这是周泽最想问的也是最迫切想要解决的问题。

    借尸还魂归来,除了这两个问题,其余时候他都能完美地融入社会生活。

    “组装的电脑稳定性上来讲,是没有原配的好的。”小萝莉有气无力地摇摇头,“睡觉的话,除非你身边有一只地狱里爬出来的阴物,让这只阴物给你提供类似于地狱的环境磁场,否则你根本没办法休息。

    你本是地狱的人,逗留人间,就是水土不服,而且是最严重的水土不服,你因为还有一些特殊,还能靠特殊的法子解决一下,其他人,根本就没办法睡着,半年不睡觉,几乎被逼疯,逼死!

    所以,你已经算幸运的了。”

    小萝莉又有气无力地“呵呵”了两声,“如果我不回去的话,你倒是能抱着我睡觉。”

    “…………”周泽。

    “至于吃饭,我到现在也吃不惯人间的东西。”

    说完这些,

    小萝莉头向斜侧一倒,直接昏睡了过去,周泽伸手将小萝莉扶住,见小萝莉还有鼻息,身体也正常,当下也就松了一口气。

    周泽以前是医生,自然能够看出女孩儿没大问题。

    这小家伙是王轲的女儿,自己总不能看着她出什么意外。

    只是,让周泽有些失望的是,小萝莉离去的场景有点太普通了。

    “不是应该‘biu’的一声遁入地下的么,直接睡过去就算是回去了?”周泽自言自语道。

    不大气,也没看头,就像是给自己掌心画一个符一样;

    一点仪式感都没有,没b格啊。

    怀中的小萝莉忽然睁开眼,开口道:“好。”

    周泽愣了一下,居然装睡!

    下一刻,

    一团浓郁到似乎都将化作水滴出来的阴气自小萝莉身上涌现出来,周泽书店里哪怕开着中央空调,但温度也在刹那间降低;

    门关着,但里面却掀起了阵阵寒风,连同书页被翻动的声响。

    磅礴的阴影覆盖在这片区域,宛若凶兽的复苏,带来只有鬼物才能够感知到的威压。

    周泽的指甲受到这种刺激后再度长了出来,身上也产生了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仿佛他体内的力量也在呼应着对方。

    紧接着,

    真的就是,

    “biu”一声,

    所有阴气刹那间向地下的一个点涌入进去,

    顷刻间,

    云消雾散,

    温度回升,

    阳光照射,

    恍惚间,似乎真应了那句: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

    傍晚时,许清朗送来了晚饭,酸梅汁没了,换成了苦瓜汁。

    “酸妹汁没了,

    先用苦瓜汁凑合一下吧。”

    许清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白天时,他见到小萝莉,被吓得不像样子。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他是很怂的,也很没用。

    当初自己父母被小萝莉收走时,他不敢去找小萝莉算账,更不敢反抗,只能像是一个弱者一样跪在那里哀求。

    而且,他还为此迁怒周泽,尝试在周泽饭菜里下毒。

    现在,许清朗是想通了,怂就怂呗,他只是一个因为身体素质原因拥有阴阳眼的小玄士,让他去面对地狱的鬼差,他真没那个胆气。

    事实上,小萝莉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私自滞留父母亡魂对自己出手进行惩罚,罚取自己的阳寿,甚至直接将自己灵魂拘出来带回地狱。

    人家把自己当一个屁,给放了,

    自己就没必要再乱蹦乱跳了。

    人死不能复生,自己之前的行为,也确实有违天道。

    周泽吃完了饭,拿出一千块放在了许清朗面前。

    “以前的饭钱,再加上以后的,等用完了再跟我说。”

    “哟,有钱了?“许清朗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笑脸,然后将钱又推到了周泽面前,柔声道:“生活不易,不要大手大脚,要顾家。”

    “…………”周泽。

    “我是有二十多套房的男人,看不上你这点钱。”

    “…………”周泽。

    周泽很想说,他很快也能有钱了,只要自己多赚点死人钱,然后在门口烧纸钱玩儿,就有煞笔会跑到自己店门口丢钱包当散财童子。

    但周泽又想了想,

    自己就算烧一车冥币,也烧不出二十几套房吧?

    除非运钞车在自己店门口出了事故……

    “我打算换个铺面,你呢?”许清朗忽然道。

    “换哪里?”

    “换那儿也比这儿好啊。”许清朗笑了笑,“我打算把面馆搬到下面县城去,格局小点儿是小点儿,但至少人气高。”

    “我再说吧。”周泽敷衍道。

    “嗯,我先走了。”

    许清朗收了碗筷,走出了冥店。

    周泽则是一边修指甲一边看着自己掌心的那个符号,晚上了,还没客人上门,周泽有些心急,以前没看到希望,混一天是一天,现在自己看见了赚钱的曙光,主观能动性自然就起来了。

    怎么,还没客人?

    不是说好了我是白炽灯么,

    可以亮瞎他们的鬼眼么?

    来啊,

    难道都被亮瞎了所以迷路了?

    “吱呀…………”

    书店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女人。

    一个年纪很年轻,和周泽(徐乐)差不多,另一个应该快五十了,像是母女。

    年轻女人,周泽认识。

    这是自己开业来第一个客人,记得当时是牵着一条柯基进来的,坐了一会儿看了书后还给自己留下了一百块钱,是自己第一笔收入。

    只是,这一次女人没牵着柯基,而是带着自己的母亲。

    “唉,坐这儿吧,小心点儿,看看上面有没什么脏的。”妇人对女孩儿说道。

    女孩儿弯下腰,拿出面巾纸,在塑料板凳上擦了擦,然后颓然地坐了下来。

    “拿本书看看,闺女啊,没什么解不开的难题,人生啊,也没跨不过去的坎儿,看开点。”妇人在旁边劝慰道。

    “唉。”女孩儿叹了口气,面色依旧颓然,显然是没听进去。

    “闺女啊,拿本书看看吧,看看书,就忘记时间了。”妇人在女孩儿旁边蹲着,继续劝慰,一副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姿态。

    周泽还在修着指甲,没理会。

    这时候,女孩儿看向了周泽,道:

    “老板。”

    女孩儿喊得很轻柔,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好像是失恋了,正是最脆弱的时候。

    当然,在老司机看来,这个时候最容易见缝插“针”了。

    “你就是老板吧。”妇人看着周泽,一副护犊母鸡的样子。

    “怎么了?”周泽问道。

    “你有什么想法?”妇人警惕道,“闺女,别理他。”

    女孩儿沉默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开口道:

    “贝贝丢了。”

    贝贝,应该是那条柯基的名字。

    “丢了?”周泽问道。

    “嗯,丢了。”女孩儿眼睛泛着红,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爱犬,又泛起了泪花,“我打扫屋子时,它偷偷从家里跑出去了,我没注意到。”

    “丢了就丢了,再买一只就是了,哭啥咧?”妇人劝慰着。

    周泽站起身,走了过来。

    “你干啥?”妇人指着周泽。

    “会找到的。”周泽没理会妇人,安慰女孩儿道。

    “嗯。”

    女孩儿哭着,然后伸手抱住了周泽的肩膀。

    “你这混账玩意儿,她丢了狗,又不是丢了男人,你瞎凑什么!”妇人作势要冲过来打周泽。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周泽眼眸中浮现出一缕黑芒,

    妇人当即吓得发出了一声尖叫蜷缩在了地上,不敢再多哔哔了。

    “怎么了?”女孩儿茫然地抬起头,她不知道周泽刚刚是在对谁说话。

    周泽放开了女孩儿,人情绪最低落的时候,也就是身上那三盏灯最虚弱的时候,很容易就被脏东西给贴上去。

    好在,这个妇人,可能是寂寞太久了,喜欢唠叨说话,人,倒不算坏。

    “我在网上发了寻狗启事,我想把它找回来。”女孩儿拿出了手机,把狗的照片给周泽看了一下。

    “老板,你见过它么?”

    周泽苦笑了一声,他这里生意清冷成这样了,人都不来,别说狗了。

    但刚刚被周泽吓瘫在地上的妇人却在此时喊道:

    “这狗我看过,这狗我看过,就在我家小区里;

    我丈夫和那个小狐狸精做事儿时我在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

    就跑到小区里散心,见过有人牵着这条狗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