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十五章 大火
    “你怎么了?”周泽皱了皱眉,显然,他也闻到了味道。

    “没事,我尿急,您先走!”

    老道说完,马上转身向外跑去。

    周泽看了看自己的手,没再跟上去问什么,而是直接打车回书店了。

    老道来到了马路旁,伸手从裤裆里掏出了一张符纸,符纸已经变红了,而且遇风化灰,直接飘散。

    这是老道的祖传符纸,至于为什么会藏在这个位置,只能说不能为外人道也了。

    但刚刚的那一幕,已经烙印在了老道的记忆里,

    当然,低下头看一看被烫得紧绷在一起的核桃,

    其实,也烙印在了自己的肉身上了啊。

    “娘咧,老板,万万没想到,我居然在距离两千多公里的通城碰到你老乡咧。”

    冥冥之中,

    或许有一种感应,

    就比如周泽看老道的直播视频时,看见视频里坐在冥店柜台后艰难喝粥的年轻男子,产生了一种莫名地感触,

    那不仅仅是厌食症那么简单,

    其实,

    他们本是一类人。

    在这个世界上,他不是绝对的唯一和单独的另类。

    正如地狱中,无面女所不甘怒吼的那样:

    “你怎么也能离开?”

    这意味着,

    不仅仅是周泽,之前也曾有人在无面女面前离开过。

    再加上周泽出车祸救治的黑指甲老者,

    这个世界,

    真的没有想象中那般平静。

    ………………

    打车回到书店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周泽将卫生间地上的玻璃碎片收拾了一下,然后又烧了几壶水用毛巾勉强擦拭了身体。

    他决定明天就让人来安装一个喷洒好方便自己洗澡,对于一个有着轻度洁癖的人来说,不能洗澡,绝对是一种酷刑。

    回到二楼,设置了温度,周泽躺入了其中,闭上眼,准备告别今日的疲惫以及今日的一切纷纷扰扰。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也很安稳。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从冰柜里出来的周泽先去洗漱,随后打开了店门,看了一眼隔壁。

    隔壁今日又关着门。

    林医生那边暂时不能联系了,

    老婆没了,

    现在连他也没了,

    周泽猛地摇摇头,该死,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念头?

    徐乐余毒害人啊,

    对,

    肯定是这样。

    从昨晚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周泽只能拿出手机点了一份外卖,备注让店家多送一些醋。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一个穿着黄色外卖服的小哥就开着电瓶车来了,对方直接推开店门走了进来,将外卖递给了坐在柜台后看着书的周泽。

    “谢谢,真不容易,大过年的还要送外卖。”周泽客气道。

    “你也不容易,大过年地还得吃外卖。”外卖小哥直接回复道。

    “…………”周泽。

    周泽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箭,抬头特意看了一眼面前的外卖小哥,对方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你这儿是书店?”外卖小哥看了一眼店里的环境,“可以坐下来看书的那种?多少钱?”

    “看着给。”周泽打开了外卖包装袋。

    “得嘞。”

    外卖小哥在塑料板凳上坐了下来,找了一本《斗破苍穹》看了起来,看得津津有味得很。

    周泽则是将店家送的醋一口饮尽,似乎是因为最近被许清朗家变态级别的酸梅汁给锻炼出来了,周泽感觉这普通的醋,没啥感觉。

    紧接着,又是一通狼吞虎咽,吃到一半时,恶心反胃感就开始袭来。

    周泽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强行让自己不吐出来,终于,一番可怕的僵持之后,恶心感开始慢慢地褪去,周泽擦了擦嘴角,而后开始重重地咳嗽起来。

    “哥,慢点吃,您这吃相用我奶奶的话来说,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

    外卖小哥一边看着书一边说道。

    周泽瞪了对方一眼,干脆坐在椅子上喘着气,他需要缓缓。

    该死的许清朗,

    怎么还不开门!

    周泽决定,如果对方到下午时还不开门的话,自己只能去砸门进去找一找剩下的酸梅汁儿或者苦瓜汁儿了,不然这饭还真的吃不下去。

    外卖小哥似乎停止接单了,坐在那里看了一个小时的小说。

    “咦,怎么有股子焦煤味?”外卖小哥忽然嗅了嗅鼻子,然后走出了书店外。

    周泽没当一回事儿,对方可能是想着看会儿书不愿意给钱,无所谓了。

    这家书店,赚钱还真是随缘。

    但紧接着,刚刚走到外面的外卖小哥马上张开了嘴,喊道:

    “哇,着火了。”

    周泽这才警醒,马上也走出了店铺,抬头一看,目光当即一凝,上面大厦的第四层,滚滚浓烟正在从里面冒出来。

    这是,

    电影院的位置!

    原本的商业中心,现在还能有点人气的,也就是那家电影院了,而且这阵子因为是过年档的原因,来这里看电影的人很多。

    “走,去救人。”外卖小哥直接向那边奔跑过去。

    周泽站在那里犹豫了十秒,火情肯定很大,但绝对烧不到自己的书店,他在克制着自己内心深处想要去救人的本能。

    在以前,他记不清楚自己多少次赶赴灾祸现场的一线去参加抢救了,但恰巧在最近,他打算改掉这个坏毛病。

    不过,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挣扎之后,周泽还是跟着一起跑了过去。

    自己,

    还是贱呗!

    从一楼到三楼的楼梯处,有很多人往下跑,周泽则是往上跑。

    虽然这个商业中心是“废”了,但它位于市区之中,消防车应该很快就能赶来。

    上午看电影的人没有下午多,但人数也很可观,当周泽沿着楼梯跑到了第四层时,看见里面的浓烟更大了许多,而且火焰燃烧得很诡异,哪怕是以外失火,也不可能烧得这么夸张!

    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分析起因的时候,在浓烟之中,周泽看见脸上被熏得黑黑的外卖小哥背着一个老太婆跑了出来。

    对方看了一眼周泽,笑了笑,露出了一口白牙,然后扭过头再度跑向了观影区继续救人。

    火势并没有完全蔓延出来,但在观影区那边,火势很是夸张。

    周泽没有再犹豫,既然已经来了,总得做点什么,他当即也跑入了浓烟之中。

    “咳咳…………咳咳…………”

    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仓促地进来是一件很傻的行为,很容易救不到人反而把自己给交代在里头。

    所以周泽清楚自己时间有限,如果看到哪个需要帮助的人,把他带出来就好了,其余的事情,他也做不了太多,只能等专业的消防员过来处理。

    “呼…………”

    周泽刚刚打开了2号影厅的门,火苗居然直接向外面窜了出来,周泽只能后退暂避锋芒。

    而在里面,居然还有哭喊声。

    周泽咬了咬牙,直接冲了进去,影厅里,到处都是火焰,地上,天花板上,墙壁上,都在着火,而且因为这里空间逼仄的原因,导致燃烧出来的浓烟只能窜据在这里。

    一般火灾现场遇难的人中,被烟熏死的比火烧死的人要多得多。

    只有在这个时候,大家才觉得每次看电影前的让人厌烦的消防通告视频是多么的重要。

    周泽刚冲进去,就看见在过道小空间里,躺着两个人。

    一个是穿着黑色西服的成年男子,他正躺在地上咳嗽着,显然是爬不起来了。

    另一个则是年纪只有十岁左右的男孩,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是昏迷过去了还是已经窒息死亡了。

    “救我……救我……救…………”西装男子勉强抬起头,看着站在前面的周泽。

    周泽直接跳过了他,将那个小男孩背起来,准备冲出去再说。

    他现在已经感到头晕了,显然,在没有防毒面具等专业设备的前提下,他也支撑不了多久。

    然而,刚背着男孩准备跑出去,周泽只感觉自己脚下被人拉了一把,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背上的男孩也滚落了下来。

    “救……救……先……救我……我……给你……钱……先……救我…………”

    西装男耗尽最后一点力气,死死地抓住周泽的脚踝,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撑太久了,他现在根本就没办法呼吸,只感觉肺部火烧火燎般的难受。

    摔倒的周泽只觉得脑门一阵天旋地转,几乎差点昏迷过去,当下,他直接用牙齿咬了一口自己舌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砰!”

    “砰!”

    周泽用另一只脚去踹那个抓着自己男子的手以及对方的头,

    连续踹了几脚之后,对方终于撒手了。

    周泽摇摇晃晃地再度站起来,将男孩背在自己身上,冲出了2号影厅。

    冲出滚滚浓烟,进入了安全区域时,周泽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接跪了下来,身上的男孩也落了下来,但因为有周泽下意识地铺垫,所以摔得不严重。

    消防员已经赶到,正在着手灭火,还有一部分消防员穿着装备冲入火场之中。

    “2号影厅还有人。”

    周泽抓住了身边跑过去的一个消防员的衣服说道。

    “好,我知道了。”对方点点头,冲入了火场。

    “呼呼…………呼呼…………”

    周泽横躺在瓷砖地上,大口地喘息着,在他对面,黄色外卖服已经被熏成黑色的外卖小哥也靠在那里喘息着,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有气无力地笑了起来。

    救护人员也已经赶到,一群白衣天使和医生,周泽已经没力气去找寻是否林医生也在这场救护行动之中了。

    咬了咬牙,重新站了起来,周泽看了一眼正在被医生急救的男孩,男孩胸口还在起伏,应该问题不大了。

    同时,周泽还看见之后被消防员抱出来的几个人,有人没救得起来有人被救起来了,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躺在担架上,一动不动,应该是没气了。

    周泽不觉得愧疚,他没理由去觉得愧疚,

    自己是做好人,救人的,但到底先救谁,取决于自己,谁都没理由去道德绑架自己。

    而且,在那个时候,自己根本没能力背着一个小孩的同时再扛着一个成年男子一起跑出去,如果这样做了,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自己也死在里头。

    自己借尸还魂的是徐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不是借尸还魂的施瓦辛格。

    况且,那家伙差点害的自己也跟着死在电影院里。

    艰难地爬起来,拒绝了身边护士检查自己身体情况的帮助,周泽走向了大厦另一端的卫生间里,打开了水龙头,使劲地用手捧着冷水揉搓着自己的脸。

    总算是,

    缓过气来了。

    抬起头,

    周泽看着镜子里自己,

    忽然发现,

    镜子中,在自己身后,慢慢地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影,

    这个人,

    穿着黑色西装,

    一脸的怨毒盯着自己。

    嘴巴张开不停地呐喊着,像是在质问自己什么,歇斯底里,疯狂躁动。

    人死后,若是遇到特定契机有一定概率可能化作厉鬼报复,

    而眼下,这个男子刚死,他的灵魂还处于化鬼的阶段,大概会在头七的时候彻底成型。

    他还不是鬼,只能说是一个雏形。

    但因为周泽自己的特殊性,所以他能提前洞察到对方的存在,

    他在恨自己,

    不救他,

    甚至这种恨,

    不惜让他变成了厉鬼!

    “呵,有趣。”

    周泽笑了笑,

    重新将自己的头放入洗脸池之中继续用水冲洗自己,

    同时又在心里感慨了一声:

    “呵,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