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十三章 嗨!
    “你这是…………找死。”

    周泽眼眸深处涌现出黑色的光泽,这一刻,他很愤怒。

    是,他是鹊巢鸠占,

    但,

    那又怎么了!

    我就要拿你的身体继续活下去,你阻止得了么?

    你的报复,

    仅仅是忽然一下子刺激我让我去对你的老婆用强?

    就这点出息了啊。

    周泽摊开自己的右手,黑色的指甲慢慢地生长出来,一缕缕黑色的雾气环绕。

    很多时候,一个问题真正的解法取决于你所坐的位置,也就是你的立场。

    站在周泽立场这边,根本就没办法分什么对错,他要活,只要建立在这个前提之下的一切行为,就都是正确的,否则,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

    失去了意义,正确与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不管你藏在哪里,我都要把你抓出来,哪怕……你藏在这个身体里!”

    周泽的面容开始扭曲起来,他的指甲开始掐入自己的胸口。

    “嘶…………”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让人难以抑制地抽搐,周泽整个人颤栗起来,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他张开嘴,

    显得有些茫然,

    不在,

    根本就不在!

    为什么,

    他刚刚以自己灵魂差点被自己搅碎的风险进行了验证,这具身体内,有且只有他周泽唯一的灵魂,徐乐,根本就不存在!

    周泽重新爬着站了起来,看着破碎的镜子里,依旧是自己的面容,这次等了好久,镜子里的人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徐乐,早就不存在了,

    那么,之前对林医生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本性驱使?

    不,

    这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是这样。

    周泽第一次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是如此的陌生,不是因为他换了躯体换了容颜,而是自己的内心,自己的灵魂,好像和自己原本的自我认知,

    根本不同。

    身体和灵魂,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从古至今,中外诸多大诗人大思想家其实都给出了一个类似的答案,肉身会变化,会腐朽,但灵魂,是可以永存的。

    它可以高尚,它可以被铭记,它能够在历史长河中一直熠熠生辉。

    周泽也认为,他还是周泽,还是原本的自己,眼下,无非是身体变了而已,但他依旧认为自己是周泽。

    眼下,

    他开始恐惧了,

    因为既然徐乐的灵魂早就不存在了,

    这也就意味着,

    改变的……是他自己?

    ………………

    “你去睡吧,亲爱的。”

    “嗯,我带女儿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忙完了休息。”

    “好,等我把这个治疗方案修改好。”

    王轲轻轻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打了一个呵欠,他确实困得很,但是手头上的工作,却必须做完,才刚刚三十出头的他,头上已经出现好多白发了。

    这个年纪的男人,最是尴尬,不拼,距离养老又太早,拼的话,身体已经开始慢慢走下坡路了。

    “叮叮叮…………叮叮叮…………”

    王轲微微皱眉,这么晚了,还有人上门拜访?

    他走到玄关旁,看了一眼视频画面里站在门外穿着黑色外套的男子,问道:“请问,你是?”

    “我找王轲,朋友介绍我来的。”

    “对不起,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和我的助理去预约,我在家里一般……”

    “周泽介绍我来的。”门外的男子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王轲愣了一下,然后开了门。

    对方看起来有些年轻,年纪可能也就二十五。

    “进来吧。”王轲示意对方进来,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放在了茶几上。

    周泽在沙发上坐着,看着自己这位昔日好友。

    他还是没变啊,依旧在自己的行业里拼搏着,作为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他们自幼关系就很好,而且在老院长看来,他们这两个算是近些年从孤儿院走出的孩子里最有出息的一个。

    周泽年纪轻轻就是医院的副主任,而王轲,已经有了自己的心理诊疗所,不是开在逼仄位置的小门店,而是开在通城人心中的市中心南大街旁。

    就是这套别墅,也绝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

    “你认识周泽?”王轲先问道。

    “嗯,死了半年了。”周泽回答道,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还是喜欢喝毛尖,口味一直没变啊。

    “找我,有什么事么?”

    “看病。”

    “看病?”王轲咳嗽了一声,“你可以预约。”

    “很急。”周泽看着王轲的眼睛,“非常急。”

    王轲沉默了,然后笑了笑,点点头,起身,道:“请和我到书房来。”

    不管对方的突然拜访是否失礼,也不管对方的要求是否唐突,既然对方说是周泽的朋友,王轲没理由也没办法去推脱。

    周泽在王轲书房中规坐了一会儿,王轲是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走进来的,这显示他的郑重。

    “说说你的情况吧。”王轲转动着自己手中的钢笔,这是一支暗金色的钢笔,在书房的灯光之下,很是瞩目。

    周泽慢慢地摇摇头,“不要对我进行催眠,哪怕是浅度催眠。”

    王轲点点头,放下了钢笔。

    “我可能有些……人格分裂。”周泽组织着自己的措辞。

    “再具体一点。”王轲问道。

    “感觉,在我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的性格存在,确切的说,是在某一时刻,那个人的性情会忽然影响到我做事情,而我可以明确地感知到,那绝不是我应该做出来的事情。

    我一直……是一个很自律的人。”

    “人格分裂的征兆?”王轲眼睛眯了眯,“多久了?”

    “最近吧。”

    “这样吧,在这张纸上,画出你的第二人格,你就凭借着你自己的感觉,画出他的模样,哪怕你从未见过他的真实模样。”

    王轲将一张白纸和那支钢笔送到周泽面前。

    “第二人格么?”周泽问道。

    “对。”王轲点点头。

    “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就是第二人格。”周泽指了指自己,“现在出来捣乱的,应该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人格。”

    王轲目光一凝,开始重新审视周泽。

    “你是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第二人格?”

    “按照你的理论来形容,应该就是的。”周泽答复道。

    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徐乐,而周泽是外来者,所以,周泽就属于第二人格。

    “你已经杀了他?”王轲饶有兴趣地问道,他似乎……显得有些兴奋。

    “算是吧,而且我确信,他已经不见了。”周泽回答道。

    “那你这个其实算杀人行为了。”王轲提醒道,“虽然在法律上,无法判定你这种行为,也无法对你的这种行为进行定性,但我还是要坐在这里对你进行谴责。”

    “谴责结束后呢?”

    “你来找我,是想找办法,彻底摆脱第一人格对你的影响?”

    “是的。”

    王轲又开始转动钢笔,这次不是为了催眠,而是因为他在思考。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帮你,因为在我的视角看来,你杀了一个本来存在的‘人’,而我如果帮你,则是在帮你毁尸灭迹,我就成了帮凶。”

    “帮我。”周泽说道。

    “我需要考虑一下。”王轲沉吟道。

    “不需要考虑,帮我。”周泽催促道,紧接着,周泽又道:“二蛋哥。”

    当这一声“二蛋哥”说出来时,王轲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有些意外道:“周泽连这个都告诉你了?”

    周泽点点头。

    王轲抬起头,有些纠结,但还是咬咬牙,开始拿起钢笔写单子:

    “我给你开一点药,这些药其实只是辅助作用,能帮助你稳定情绪,辅助你的睡眠。”

    “那就不用开了。”周泽说道。

    “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你需要换一个环境。”王轲没理会周泽之前的话语,写好单子继续道:“脱离你那个第一人格原本生活的社会关系,重新构造属于你自己的社会关系。

    很多人都认为,人的思想,只寄托在灵魂上,虽然,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灵魂,也就是有没有鬼魂,还是一个未知。

    但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不准确的,其实,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肌肉,我们的眼睛,包括很多很多的部位器官,其实都能储存一个人的‘灵魂’,这个‘灵魂’和广义上的灵魂不同。

    它指的是类似于运动员通过无数次的重复训练所造就出来的‘肌肉记忆’,以及‘心理暗示’等等,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惯性。

    你是第二人格,杀死了第一人格,

    但这具身体,毕竟在第一人格手里存在运行了太久太久,它有自己的惯性,有自己的记忆,有时候你之所以会突然做出莫名其妙地选择,让自己事后觉得震惊和诧异,让你产生一种第一人格还存在还在捣乱的错觉,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先切断你现在的一切人际关系网络,构建属于你自己的生活圈子,让这具身体,开始重新适应你,把之前的惯性抵消掉,问题,也就解决了。

    其实你现在的情况并不严重,你的思维逻辑很清晰,克服它,只是时间长短问题而已。”王轲笑了笑。

    这个时候,书房外面有人敲门,

    “亲爱的,有客人么?”

    “对,帮我再倒两杯咖啡。”

    “好的。”

    周泽想到了林医生,想到了自己的岳父岳母,想到了那个小姨子,

    的确,

    一开始,他是排斥那个人的际关系的,甚至早就想断绝了。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反正不和我睡,

    反而成了自己的执念?

    “断绝关系,需要多久?”周泽问道。

    “不需要多久。”王轲耸耸肩,显得很轻松,“从你进门开始我就一直在观察着你,你给我的感觉,怎么说呢。

    你是第二人格,但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人格把第一人格杀得最彻底的一个病例。

    就像是……古代志怪小说里的借尸还魂一样,很干脆,很利索,甚至可以用‘完美’这两个字来形容。

    现在,你可以理解成你吃了一款药的轻微副作用,凭借你的自身免疫力完全可以克服掉,可能,也就两三个月吧。

    之后,你再重新捡起以前的人际关系就可以了,不会有任何问题。”

    周泽点点头,“谢谢了。”

    “不客气。”

    “咖啡来了。”

    书房门被推开,一个女人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放在了书桌上。

    周泽看向女人,女人也看向周泽。

    下一刻,

    周泽的心神忽然一动,女人的脸色也骤然一变。

    “怎么,你们认识?”王轲问道。

    “嗯,他就是林医生的丈夫,徐乐。”女人回答道。

    “啊?”王轲有些惊讶地站起身,

    主动过来和周泽握手表示感谢,

    之前眼前的男人是自己已故发小介绍的病人,眼下,他更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关系自然就更亲近了一层。

    周泽敷衍地应付着,脑子里其实是在想该不该提醒自己这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发小,他的妻子最近很沉迷不可描述的“烫头发”活动?

    想了想,还是等离开后以匿名的方式提醒吧,虽说自己二人在参加工作后因为彼此知道各自性格的原因,都一心扑在事业上,也就互不打扰了。

    交情和小时候的记忆没变,但他们从来没有过哪天没事做出来一起喝喝酒喝喝茶聊聊天的习惯,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次的问题有些棘手,周泽也不会来找王轲。

    他结婚了,周泽不知道,他有小孩了,周泽也不知道,但需要帮忙时,报自己名字,对方肯定答应。

    王轲和他的妻子一起将周泽送出家门,周泽拒绝了王轲开车送自己回去的好意。

    “亲爱的,他来找你做什么的?”

    “看病。”王轲回答道,“你说过,他开的是一家书店?”

    “嗯,类似茶话会一样的书店。”

    “那行,有机会我也去看看。”

    …………

    周泽刚刚走出这栋别墅的范围,

    忽然心有所感,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别墅。

    在别墅的阳台上,

    站着一个小萝莉,

    她抱着自己的白色熊玩偶,穿着红色的睡衣,站在外面吹着风。

    发丝拂动,裙摆飘飘,她却岿然不动,似乎毫无察觉,

    只是那一双眸子,

    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周泽一开始面色凝重,身体也有些发紧,

    但慢慢地,紧张感开始褪去,徐乐的事儿在自己心头上的压力也因为刚刚的谈话而得到开解,周泽很放松。

    只是,让周泽有些犯难的是,

    好像他不光要提醒自己发小他老婆的问题,

    他女儿,

    好像也有问题啊。

    默默地,周泽在心底对自己这位发小,

    有些心疼。

    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能拥有这种“幸福美满”的家庭。

    一念至此,周泽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下一刻,面对远处阳台上小萝莉的目光,

    周泽扬起手,

    对着那个方向挥了挥:

    道了声:

    “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