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十章 不患寡而患不均
    卫生间徐乐并没有真的装修得多好,只有一个简单的洗脸池外加一个蹲坑,连洗澡的喷头都没有,二楼不说床了,原本连张草席都没安置,只是纯粹拿来当小仓库使用,因为当初的徐乐每天都是要回家的。

    哪怕家里有一对看不起他的岳父岳母,

    哪怕家里有一个颐气指使的小姨子,

    哪怕家里有一个不和他睡的老婆,

    但徐乐还是会每天忙完书店里本就不多的事儿晚上关上店门悠哉悠哉地回家。

    这是日子,

    谈不上尊严,

    也说不得自在,

    但他甘之如饴。

    他孬,他怂,他没心气儿。

    因为他是徐乐,他不是某位在历史上曾经留下名姓的大人物,所以大家觉得他无所谓;

    如果套上一位古代某个人物的身份,又会觉得徐乐的生活是大智若愚,平白地增添了太多太多的滋味。

    周泽是体会不了徐乐的滋味的,他自孤儿院长大,心中自卑的情绪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确实是一直存在的,所以他敏感他拼命,于学习于工作于自己生活上,都是如此,一直坚持要做到最好最优秀。

    只是,眼下,看着镜子里这张湿漉漉的脸,周泽心里出现了一抹怜悯。

    怜悯徐乐,同时也怜悯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在的笼子,无非笼子款式和大小不同,但总归是有笼子的。

    周泽不想去当什么鬼王,也没奢望着靠着自己特殊力量在阳间呼风唤雨,一方面他清楚如果自己太过高调估计马上就会发生不好的事儿,另一方面,则是上一辈子已经很累了,这辈子想换一个活法。

    不管如何,他是想要活下来的,以这具肉身,继续地活下去。

    摊开手掌,放在自己面前,指甲早就消退了,不见丝毫异样,

    周泽笑了笑,

    算了,

    兴许就是自己活该吧。

    拿着毛巾擦了擦脸,又擦了擦手,周泽走出了卫生间,只是再出来时,原本脸上的纠结,已经不见,变得有些洒脱。

    小萝莉依旧坐在塑料板凳上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插画书。

    “叔叔,蕊蕊口渴。”

    小萝莉对周泽喊道。

    像是一个向主人撒娇卖萌的宠物。

    周泽点点头,拿纸杯倒了一杯水,冷热均匀,送到小萝莉面前。

    小萝莉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嘴角笑出月牙。

    周泽干脆在瓷砖上坐了下来,伸手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大大方方,不作丝毫防范。

    时间,慢慢地流逝,

    小萝莉继续看着书,

    周泽继续躺在旁边,

    一大一小,

    相处甚安。

    小萝莉会把自己看到的有趣故事拿到周泽面前和他分享,周泽也做出了回应,给她讲讲一些寓言深处的道理或者其他小故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辆红色的轿车再度开了过来。

    女孩儿的母亲推开门,对周泽表示感谢,她头发来时什么样,现在依旧什么样,周泽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真想建议这位妇人去找那家理发店讨个说法,不带这般糊弄人的。

    当然,真要这么说了,妇人说不得会怪你多管闲事儿了。

    小萝莉对周泽弯腰说了谢谢,然后跟着自己母亲一起离开了。

    自始至终,小萝莉没回头看自己一眼。

    走了,就是走了。

    周泽走到柜台边,将一开始妇人送的礼盒拿起来,这才发现里面居然有一叠钞票,三千块。

    还不错,

    周泽没想着还回去,

    他缺钱,先拿着用用吧。

    周泽觉得自己是想通了,就像是修真者忽然念头通达一样;

    但也觉得自己是在破罐子破摔,管你风风雨雨,我自潇洒。

    只是无论如何,至少自己现在轻松多了。

    周泽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封页很大的书,这是名家字帖赏析,属于纯粹卖不出去的货,也不知道徐乐当初脑门子是不是被大铁门来回碾压了无数遍,竟然连这种书都进。

    信手一翻,

    这一页正好是“难得糊涂”四个字,

    “啧啧。”

    周泽咂咂嘴,

    有趣。

    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到傍晚了,想到自己晚上还约了林医生一起去看电影,周泽打算先去吃个饭。

    走到隔壁,周泽愣了一下,看见跪坐在地上的许清朗。

    许清朗双目通红,身边放着好多酒瓶,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瓶酒,继续喝着。

    “不公平……不公平啊……”

    许清朗喃喃自语,哪怕周泽走进了店里,他也像是根本没发现。

    “喂?”周泽伸手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你还好吧?”

    他很想提醒许清朗,对别的男人来说喝醉酒只是可能被偷个钱,但他许清朗如果喝醉了跑出去,就不是仅仅丢钱那么简单了。

    甚至,如果让他和一个女郎一起躺在深夜的马路上,许清朗可能被侵犯的次数比那位女郎都要多吧。

    许清朗身体颤了一下,慢慢地抬起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手掐兰花,指了指周泽,怅然道:

    “今天,是我爸妈祭日。”

    周泽沉默了一会儿,道:“节哀。”

    等了一会儿,

    许清朗继续喝酒。

    周泽只能提醒道:“今晚,不做饭了?”

    “做!做饭!”

    许清朗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那杨柳细腰,婀娜多姿,分外撩人,尤其那种摇摇欲坠的架势,恨不得让人上去直接搀扶着他,嗅一嗅他身上的香味。

    “可以不勉强的?”

    周泽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准备吃饭。

    他吃顿饭,不容易,所以也就不想去找第二家了。

    许清朗摆摆手,走入了里屋,

    很快,

    里面传来了炉灶开火的声音,许清朗在炒菜。

    周泽拿出手机,看见林医生刚刚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说她马上就来接自己。

    周泽回了一个“好”。

    想想又觉得不够隆重,

    又回了一个“哈哈哈的炮炮兵表情”,

    随即又觉得太过轻浮,

    把这个表情撤回了。

    想想撤回了又觉得很欲盖弥彰,

    又回复了一个“呵呵”,

    紧接着又觉得“呵呵”两个字不够友好,

    但又觉得撤回第二次显得太做作了,

    纠结啊……

    周泽在饭桌边很纠结,

    另一位正在炒菜的师傅,也很纠结。

    锅里是回锅肉,炒完后盖在米饭上就是一盆回锅肉盖饭,很简单,也很下饭。

    “凭什么她不抓你,抓我父母?”

    一边炒菜许清朗一边自言自语着。

    古语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话,说尽了太多太多的道理,也道出了人心最阴暗的一面。

    “这不公平,真的不公平。”许清朗继续自言自语,

    “你怎么能徇私呢?你怎么可以徇私呢?”

    许清朗目光呆滞,手底下炒菜的频率倒是没变,他是一个好厨师,炒菜,几乎成了一种本能。

    默默地,许清朗从灶台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一个黄色的罐子,从里面倒出些许粉末放在了回锅肉里。

    “我父母被带走了,你为什么没走?难不成是你救了她的命?”

    “呵呵,笑话。”

    “你要吃饭?”

    “好,我给你饭吃。”

    许清朗不停地深呼吸着。

    “好了没?”周泽在外面催促着。

    “快了。”

    许清朗愣了一下,目光里闪现出些许惶恐和迟疑,但还是盖上锅盖,他发现自己的饭还没放微波炉里打,只得再重新热饭。

    等米饭打好后,许清朗将回锅肉放盖在上面,这才端着盘子走了出来。

    周泽正在看着手机屏幕纠结着,看着许清朗有些失神落魄地走来,将饭食放下,有些担心道:

    “你这个样子,不会忘记放盐吧?”

    许清朗摇摇头。

    周泽拿起筷子,准备吃。

    许清朗的手抖了一下,嘴唇微张,正准备开口时,周泽却放下了筷子。

    “酸梅汁儿或者苦瓜汁儿呢?”周泽问道。

    “哦,好。”

    许清朗走回去,拿了一杯酸梅汁儿重新走回来。

    周泽先拿起酸梅汁,闻了一下味道,然后深吸一口气,准备喝下去时,手机在此时震动了一下,

    “我到了,出来。”

    周泽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酸梅汁儿放下来。

    他知道自己靠这个吃了饭之后,可能好长一段时间整张脸都是酸的,像是周围人都欠着自己一大笔钱的感觉。

    想想,算了吧。

    加上前世今生,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约人妹子出去看电影,自己还是庄重一点的好。

    没办法,原本自己对林医生的副本难度是初级新手任务,

    现在换成徐乐的皮囊后,新人任务瞬间变成了大boss级任务,

    自己也不懂是该窃喜还是该苦逼呢?

    自己现在要努力的是,

    把自己击败?然后才能抱得美人归。

    “钱,记帐上,月底一起算啊,我先走了。”

    周泽起身,推开门出去,

    林医生的车就停在路边,车窗放下了,正在等自己。

    而面馆里,许清朗面色一阵阴晴不定,紧接着猛地将那一盘回锅肉盖浇饭全都撒在了地上,

    抱着头,在地上哭了起来,

    他哭得越来越大声,

    到最后,

    变成了干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