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十三章 第一位顾客!
    匾额带了回来,周泽打算将其钉在两边,哪个放左哪个放右周泽并不在意。

    隔壁家的小哥哥许清朗很热情,

    原本蹲在门口剥蒜的他见周泽准备挂匾,直接从自己屋子里取了榔头和钉子出来。

    周泽说了声谢谢,拿起他的榔头,只感觉触手之中有些油腻,也有些沉甸,忍着心中些许不适,周泽还是将两块牌匾给钉了上去。

    随后,

    两个人一起后退了几步,看着匾,看着门,看着书店。

    周泽递给许清朗一根烟当作感谢,许清朗帮周泽点烟,

    二人一起吐出烟圈,

    神同步。

    “意境,有了吧?”周泽说道,这是标准的自卖自夸。

    许清朗摇摇头,“我没猜错的话,这两句应该出自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的卷名。”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昀也就是纪晓岚写的一本类似《聊斋志异》的故事,以狐仙鬼怪之说表达作者本人的思想。

    这副对联简而言之的意思就是,这些都是我听说的故事,在座的大家,听听就好。

    “嗯。”周泽点了点头。

    “还是太文青了,你这家店,还是得亏本。”许清朗的评价很不客气。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各种离奇古怪的事儿,但真正让人感兴趣的事儿,并不多。

    有些事儿,说了没意思。

    有些事儿,根本不准说。

    有些事儿,不改改没人听。

    有些事儿,不改改不敢听。”

    周泽看着许清朗,看了好一会儿。

    许清朗微微低头,面露羞红,

    他本就是以男儿身走媚态的路子,妩媚天成,此时更是娇艳得不可方物。

    许清朗见周泽不说话,就继续道:

    “比如这山精狐仙鬼怪之事儿,现实世界里,哪里会真的有?”许清朗打了个呵欠,“借假的事儿寓的道理,又怎么可能真到哪里去。”

    周泽继续看着许朗晴,不说话。

    许朗晴被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但周泽还是继续看着他。

    终于,许朗晴摆摆手,说要回去做汤底了,走回面馆的他,只觉得自己芒刺在背,因为在刚才,他仿佛觉得周泽不是在看自己,

    而是在看一个笑话。

    周泽没去搭理那个许朗晴,既然二人是邻居,那就井水不犯河水下去吧,反正又构不成竞争关系,最关键的是,周泽没钱换铺子。

    下午的时候,周泽又将书店里大部分的教材辅导书全都整理出来,以卖废纸的价格给收废品地拿走了。

    又去超市买来十张塑料小椅子,唯二剩下书架放着周泽自己觉得还算有趣的书。

    眼下,与其说这是书店,倒不如说是一个老年人文娱活动中心。

    周泽伸了个懒腰,做生意,他不是很会,眼下,无非是瞎折腾而已,反正徐乐在的时候就是在不停地亏欠,自己也没什么压力。

    来到小二楼,周泽将冰柜电源打开,设置了一个温度,在外面抽了一根烟等了一会儿,再伸手送入冰柜里摸了摸。

    温度差不多了,周泽躺了进去。

    一万多买来的冰柜,功能当然不少,比如还有定时设计,相当于周泽的一个闹钟。

    将冰柜闭合,

    周泽双手放在自己小腹位置,躺得比比直直,

    看起来,

    走得很安详。

    …………

    深夜,

    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了书店门口的马路边,这一条街都有些空旷,店门那边,也就紧靠着的面馆和书店还亮着灯。

    车里坐着一个穿着得体的女孩儿,黑色羽绒服,披肩发,看起来有些可爱和精致。

    “肖柏,你这个混蛋,老娘准备了三天,你今天居然跟我说你跑去出差了,你给我去死吧,滚!”

    女孩儿挂断了电话,坐在驾驶座上生着闷气。

    副驾驶座位上的柯基跳到了女孩儿腿上,它的毛发飘逸亮泽,一看就是品种不错且饲养得很用心。

    “乖,还好还有你陪我。”

    女孩儿点了一根烟,把手伸出去抖了抖烟灰,目光向外面看去,看见了那家书店,关键隔着玻璃窗可以看见里面的陈设有些异常,没有太多的书架,反倒是一张张塑料板凳。

    下了车,女孩儿抱着柯基向书店走来,她不想一个人在这个情人节的夜晚漫无目的地开着乱逛,她想要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坐坐。

    书店门没关,走进去后能够感知到里面的空调暖气。

    女孩牵着自己的狗,先在书架上随便选了一本杂志,然后在一张塑料椅子上坐了下来。

    柯基被她松开,小家伙开始在店里面“探险”。

    一本杂志翻完,女孩儿轻轻伸了个懒腰,觉得有些口干,喊道:

    “老板,你在不在,你这儿有没有奶茶或者咖啡?”

    女孩儿站起身,将之前手中的杂志放回去,又选了一本插画版的《红楼梦》,等到她又坐下来时,忍不住又喊道:

    “老板,大半夜地你死了啊,这样开店的?”

    书店玻璃门上挂着“正在营业,欢迎光临”的小牌子,店门又开着,暖气也开着,肯定是还在营业中的。

    如果女孩儿这时候更不要礼貌一些或者好奇心更重一些,主动走上二楼看一眼的话,她可能会佩服自己的“一语成箴”。

    二楼低矮的空间里,确实有一个冰棺,

    老板躺在里面,真的像是一个死人,

    不,

    老板本就是一个死人。

    当然,女孩儿很可能没来得及佩服自己就直接被吓得魂飞魄散。

    正常人深夜里进入一家店,结果发现店主竟然躺在冰冻的冰棺里,够惊悚的吧?

    女孩儿又点了一根烟,有些不耐烦了,掏出手机开始玩。

    这个时候,楼梯口那边传来的脚步声,周泽不是听到女孩儿的喊声起来的,他是自然醒。

    刚下楼梯,周泽就看见一条黄色的小身影窜到自己腿上,向自己求抱抱。

    周泽笑着弯下腰,将柯基抱在怀里,小家伙不认生,跟谁都熟的样子。

    随即,周泽才发现坐在店里的那个女人,

    哦,

    开张的第一个客人。

    但没想象中激动,因为周泽今天无非是把书店牌子换了一下,又把里面的陈设清理了一下,

    却还没想好,

    下面该怎么赚钱。

    “你这儿有咖啡么老板?”

    女孩儿问道。

    周泽伸手指了指墙角的一个饮水机,饮水机里还有一次性纸杯放着。

    女孩儿有些无奈,但还是起身,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又坐回了自己的塑料板凳。

    一主一客,

    相顾无言。

    大概半个小时的沉默后,女孩儿开始刷微博,开始看视频,有一个视频很吵很喧嚣:

    “走过的路过的,不能错过!

    由老道我加持的冥钞,限量供应!

    您可以烧了以后自己下去时取出来用,还能吃点利息,比余额宝利息更高!

    还能烧着送给自己下面的亲人,快捷方便,童叟无欺,鬼差不扰,不会层层扒皮!”

    女孩儿看到这个视频后笑了起来,人一般遇到让人搞笑的事儿总是习惯性想分享一下的,她抬起头,看着坐在柜台后的老板,道:

    “老板,这个视频你看过没有?这个老道的直播,挺有名气的。几乎成了一个网红了。”

    “哦,直播么?”周泽有些疑惑,他拿出了手机,徐乐的手机里,直播软件真的不少,看来这货平日里是真的很无聊,不是看直播就是在写白洁的后传。

    “嗯,你搜一下他的id,很搞笑的,他好像在蓉城开了一家冥店,但已经好长时间不直播了。”

    周泽打开软件,开始按照女孩儿的说法搜了那个老道的id,搜出来一个直播房间——主播不在家。

    但好在可以看回放视频,周泽随便点了一个一个月前的视频播放。

    视频里老道将手机固定在一个位置,一个人在那里打拳,拳风不错,可以看出来是练家子,视频画面里,有一个少年坐在那里,嘴角含笑,眯着眼,像是在看猴戏。

    周泽敷衍地拉了进度,画面中又出现了一个男子,坐在柜台后面,手里拿着汤匙,好像是在喝粥。

    老道在视频主画面里侃侃而谈,不停地推销着自己以及自己在淘宝卖的冥钞,但周泽的目光却下意识地看着视频角落里那个男子。

    他在皱眉,他在煎熬,他在痛苦,他在排斥,

    一口粥,

    他吃得很艰难,

    然后继续第二口,

    像是在受刑一样。

    周泽看着看着深吸一口气,似乎自己也被视频角落的那个男子感染到了。

    吃饭,

    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

    他不知道视频内那个男子的身份,但却本能地提起了些许兴趣,对方应该是一个厌食症患者?或者肠胃有什么疾病?

    视频播放结束后,周泽打开了页面,兴之所致,直接用徐乐登陆着的帐号给老道发了一条私信:

    “视频里那个坐在后面喝粥的男人,是谁?”

    “喂,我走啦,多少钱?”女孩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今儿说出去人家肯定当我傻子,情人节的晚上我居然坐在书店里看了这么久红楼梦。”

    “你看着给吧。”周泽说道。

    对方也就看了一会儿书,自己倒了一杯纯净水。

    女孩儿瞥了一眼周泽,“老板,你这套路真好,像是那些坐在庙里解签的大师一样。

    蒲团那边写着‘免费解签’的牌子,等游客投出签找他解好之后,他再拿出一个红色的布施簿给你,上面写着一大串名字和香火钱,最低的都一百。”

    周泽笑笑,不置可否。

    女孩儿拿出了一张一百,放在了自己之前坐的椅子上,然后抱着她的柯基推开了书店门离开了。

    周泽站起身,将那一百块收起来,在手中弹了一下,

    一声脆响,

    这是世间最美妙的声音之一。

    等再走回柜台那边时,周泽发现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打开手机,发现居然有一条回信,是那个老道的私密回信,回信的内容很简单:

    “没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