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八章 冰冷的推手
    一声尖叫,吵醒了一家人;

    也难怪,

    大晚上地不开灯的卫生间,憋着尿意打开门忽然看见里面有人,这就已经足够吓人的了,相信大部分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更何况,小姨子碰到的,是一只鬼。

    林晚秋从卧室里出来,伸手拉起自己的妹妹。

    “怎么啦,怎么啦!”

    岳父岳母也一起从一楼上来,看见自己小女儿在姐姐怀里哭,然后再看一眼依旧坐在马桶上面的周泽。

    “好你个徐乐,你这吃了猪油蒙了心的混账货,主意都打到我小女儿头上了!”

    岳母拿起卫生间门口的扫帚就准备打徐乐。

    岳父也是一样,气冲冲的准备进来教训自己这个混账女婿。

    也难怪,

    看到这个场景,

    大家都会想当然地向那边去想。

    姐夫发了狂,

    对小姨子不轨,

    毕竟俗话说得好,小姨子有半片那啥是姐夫的。

    “爸妈,是小忆进厕所时被吓到了。”林医生开口道。

    岳母愣了一下,手中的扫帚举起来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岳父也是身形一滞,然后有些讪讪地后退了几步。

    周泽被这一打岔,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双臂的青筋已经褪去了,同时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也消失了。

    当下觉得好累,也好困,好想睡觉。

    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卫生间,至于自己这岳父岳母,周泽真懒得去计较什么,他没兴趣给徐乐那个怂货收拾烂摊子。

    只是,当周泽站起来时,小姨子当即吓得连续几个哆嗦,硬是往姐姐怀里躲去。

    “啊!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周泽微微皱眉,刚刚被她,看见了什么?

    “这到底怎么回事!”岳母叉着腰,问自己的小女儿,这怎么都不像是被吓成的这样啊,“小忆,妈的心头肉,跟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是不是那啥你了?”

    小姨子还是很实诚的,而且她也清楚,在这种事情上她不能说谎,否则事情性质会很严重。

    “没有,我来上厕所,开门看见他坐在里面,太吓人了!”

    小姨子鼓着勇气说完这些后,就又将头埋进姐姐怀里。

    好了,

    终究是一场误会。

    “你个缺心眼儿的东西,大晚上地上厕所知道不开灯?

    你以为我家是你家啊,抠抠搜搜的,

    舍不得这点电费!

    这要是把我闺女吓出什么好歹来,你拿什么赔…………”

    岳母开始指责周泽,手指几乎要戳到周泽脸上了。

    周泽这个时候很疲惫,人在极度缺觉的前提下,脾气往往会很暴躁,再加上周泽对徐乐留给自己的坑爹关系网早就不耐烦了,

    如果没有分床睡,

    周泽兴许还不会发作,

    现在连床都是分着睡了,

    周泽可懒得再受这个势利眼岳母的气。

    “啪!”

    周泽挥手,直接拍开了岳母指着自己的手指,

    “别烦我。”

    岳母眼睛一瞪,显然不敢相信自己这个一向怂里怂气的女婿居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还有没有一点规矩!”这时候岳父开口呵斥道。

    “你要想你女儿变成二婚,你就继续跟我讲规矩!”

    周泽直接怼了回去,然后直接用肩膀撞开了自己的丈人,走回卧室。

    “砰!”的一声,很用力地把门关上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岳父气得胸口一阵起伏。

    岳母赶忙来到自己丈夫身边给他抚胸口。

    但二人终究没有敢继续闹下去,

    毕竟,

    周泽刚刚说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有很大的震慑力,

    虽然不知道那个平时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怂女婿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说得没错,大女儿一旦离婚,下次结婚就变成二婚了,这对她的名声,对自家的名声,都不好。

    而且,在他们看来,女人二婚就不值钱了,也找不到什么好人家了。

    其实,一个人的素质和他的思维是否封建,真的和个人的学历以及家庭条件影响不大,这关键还是看个人自我本身的素质。

    就比如此时徐乐的岳父岳母,哪怕再生气,也不敢再在这个时候去刺激自家这个混账女婿了,生怕他真的跳起来喊离婚。

    周泽躺在床上,深呼吸,闭着眼,打算睡觉,他真的很累。

    过了大概一刻钟,

    周泽听到卧室门被敲了敲:

    “小忆害怕,我今晚去陪她睡。”

    是林晚秋的声音,然后她就走了。

    说得像是你真的陪我睡一样;

    …………

    翌日中午,

    岳父岳母正在吃午餐。

    “他去书店了?”岳父问岳母。

    “没起来呢。”岳母恨恨道。

    “不像话。”岳父评价道。

    “就是……”

    这时候,岳母忽然不说话了,因为她看见周泽从楼上走了下来,周泽的眼眶泛红,眼袋很严重。

    氛围有些凝滞,

    或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导致周泽在这个家里赘婿的身份有了一定的上升,至少,这个时候岳父岳母没有再说话来刺激他。

    当然,也是因为周泽现在这副模样看起来像极了随时可能拿刀砍人的架势。

    目光在饭桌上扫了一遍,

    周泽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饭香、

    肉香、

    好恶心,

    又想吐了。

    周泽走出了屋门,呼吸着外面略带凉意的清新空气,感觉舒服了一些。

    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周泽开始一个人在街上流浪散步,他需要安静地思考一些事情,但他现在的这种极度渴睡却又睡不着的状态让他难以真的安静下来。

    很纠结,

    很难受,

    就像是在网吧连续包夜两天走出来,又像是一个中学生整晚躲在被子里看小说第二天早起去上课一样。

    走着走着,周泽忽然停下了脚步,四周的环境,有些熟悉。

    然后他看见了前面的牌子,

    通城第一附属医院。

    居然散步到了老单位了,呵,或许还是因为通城太小的原因吧。

    周泽走进了医院,不是为了故地重游,而是打算开一点安眠药试试;

    不吃饭,还能扛一扛,大不了多喝水,喝个水饱也能暂时将就一下,这不睡觉,可是长时间地折磨。

    熟悉的医院,熟悉的工作环境,周泽看见大楼底层急诊科的名单相册上,自己的照片变成了灰白色。

    然后下意识地走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办公室,自己的那张桌子已经换人了,一个脸上长着很多麻子的中年医生坐在自己位置上,瞥了眼对方的放在桌上的牌子,姓康。

    长舒一口气,略带点唏嘘。

    周泽暂时忘记了去搞安眠药这件事,或许可能也是这种“物是人非”的情绪暂时压制住了睡意的折磨,周泽开始在医院里逛起来。

    他在回味自己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他的工作,

    他的人生,

    以及,

    他的过去,

    或者说,是他的前世。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周泽在心里念叨着。

    然后,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居然走下了楼梯,来到了负一楼。

    他站在了原地,作为在这里工作了好些年的医生,他清楚这一层楼里是什么布局。

    一些器材储物间,然后,就是太平间。

    他记得自己当初曾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过,然后在那里被殓妆师化过妆。

    重新迈开了步子,向太平间走去。

    周泽想去看看,那个自己曾经躺过的地方,这是他自己为现在向那边走去的解释,但实际上,是冥冥之中一种特殊的感觉,在诱导他向那边前进。

    走着走着,周泽看见了太平间的门,门上有电子密码锁,碰巧,周泽记得密码,若是其他科室的医生估计不会和这里有什么交集,但周泽以前是急诊科的,被送来急诊的人,一般都是伤病严重的患者,免不了会有一些人抢救不过来,就得送到这里去安置。

    事实上,这家医院还承担着警局停尸间的功能,一些来历不明或者还需要“处理”的尸体,会被暂时安置在这里,这在很多地方都是常例,如果当地警局条件不足、法医配备不够的话,尸体往往会放在当地殡仪馆或者医院里。

    输入了密码,

    门锁直接打开,

    周泽走了进去。

    凉意袭来,

    不是那种刺激皮表的凉意,

    而是那种仿佛可以掩盖你内心温度的特殊森然。

    太平间里,躺着的当然是尸体,这里,是死者短暂的安息地。

    按理说,这外面应该有配备的管理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周泽刚刚走进来时没看见人,可能是对方开小差去了。

    周泽行走在其中,有几具尸体被安置在冰冷的担架床上,盖着白被单,还有一具尸体裹着家里用的花被子,从尸体露出来的头部银发来看,死者应该是一位老奶奶。

    因为职业原因,周泽原本就不是很怕尸体,更何况,现在他自己本就是一个鬼。

    周泽走到了冰柜这里,是一层层可以抽出来的那种冰柜。

    有尸体的冰柜外面都有标签贴着,记录着尸体的姓名性别等其他资料。

    周泽拉开了一个空冰柜,伸手进去,闭上眼,慢慢地感知着,渐渐地产生了一种迷醉的情绪,仿佛在这里,自己才能够获得安宁。

    犹豫了一下,周泽躺了上去。

    “吱呀……”

    冰柜缓缓地被推入进去,到最后的闭合。

    安静,

    冰冷,

    悄无声息,

    周泽缓缓闭上了眼皮,

    困意袭来,

    他终于找到了睡觉的感觉,

    但他现在还不能睡,

    因为他并不知道,

    是谁刚刚站在外面帮他把冰柜推进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