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三章 赘婿
    午夜的街头,

    路灯黄黄,

    人也惶惶,

    天很冷,还有风,似刀子割人。

    周泽也感到冷,

    他不知道这里又是哪里,

    但知道一件事,

    这里是……人间。

    他已经死了,但又回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只能机械麻木地继续往前走。

    他现在没有功夫去思考太多其他的事情,

    比如自己刚刚下去的地方,

    比如那个自己车祸前救治的老者,

    比如水潭里身穿着红色衣裙的无面女,

    比如……自己的指甲。

    他回来了,本该是很喜悦的一件事,但哪怕身边偶尔有人走过,哪怕他再用力地打招呼,也依旧没人可以看见他和听见他。

    他被这个世界给排挤了,隔绝了。

    没尝试过被关“禁闭”的人,不会了解那种被完全隔离的痛苦,而对于周泽来说,眼下整个世界,就是他的囚笼,囚笼上还盖上了一层黑布。

    没人能看见他,

    也没人能和他交流,

    他拿不起任何一件有实的东西,

    甚至,

    连风都能够从他身上轻而易举地吹过去。

    他是那么的羸弱,

    弱不禁风这个词在他身上,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而且,最让周泽震惊和骇然的是,

    他能看见自己身上不断有淡淡的光点流散出去,

    换言之,

    他的身体正在慢慢地变淡。

    可能再过个一刻钟,自己就将彻底地消失不见,被抹去最后一丝微不足道的痕迹。

    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他清楚,自己的时间,真的没剩下多少了。

    八仙里,铁拐李就是以魂魄的方式进入了一位饿死倒地的人体内,才成了后世流传那种形象。

    周泽也听说过关于鬼魂“借尸还魂”的故事,他也想去借尸还魂,他很冷,也很慌张,他需要一具肉体给自己去依附。

    甚至,他不介意这个人是谁。

    人在这个时候,总是自私的,周泽也不例外,而且,他是真的快受不了了。

    但是,每当他准备靠近一个人时,那个人的头顶和双肩位置都会出现光火,直接让其无法靠近,甚至自己还因此受到了伤害,加剧了自己“挥发”的速度。

    他有些累了,也有些麻木了,

    他在等待自己的终结,

    等待自己的结束。

    作为一名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你让他再面临一次死亡,反而能够变得更坦然了一些。

    而且,以周泽现在的情况,继续逗留在这里,逗留得时间越久,也就是意味着他承受折磨的时间越长。

    “吱呀……”

    前面,有一家还亮着灯的店面,好像是一家书店,因为隔着店门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一排排书架。

    有人从里面将门推开走了出来,是一名穿着卫衣的男子,男子戴着帽子,看不清楚真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急匆匆离开了。

    当然,男子是看不见距离他不到五米处所站着的周泽的。

    原本,周泽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但就在男子离开不久之后,周泽忽然自书店里,感知到了一种温暖的气息。

    是的,

    温暖的气息。

    这种温暖,让周泽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眼下就像是一个即将冻死的人忽然得到一盒火柴一样,哪怕知道火柴救不了自己的命但还是会划开它让自己在临死前感知到最后的温热。

    周泽向那边走过去,他的身体直接穿过了书店的玻璃门,继续往里走,来到了书店的书架后面。

    书架后面,

    躺着一个人,

    是一个面容俊秀的年轻男子,年纪可能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因为店里开着空调,所以他身上穿的衣服不多,也就一件长袖外加一件薄外套。

    他躺在地上,但在他身上,周泽感知到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穷鬼,晚上走在路上捡了一袋子金币。

    这种吸引力,无法拒绝,而且现在的周泽,也没资格去拒绝!

    周泽走了过去,在这个年轻男子面前蹲了下来,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进入对方的身体,但他明白该如何去接触自己所需要的温暖。

    一只手伸出,放在对方的胸口位置,

    周泽看见自己的指甲居然慢慢地嵌入到了对方的体内,

    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不同于自己之前走在路上时“微风”吹过自己的身体,这是一种相融,以自己的指甲为媒介进行的一种融合。

    慢慢地,周泽整个人开始进入到对方的体内,二者,开始了重合。

    ………………

    “徐乐!你给我醒醒,醒醒!”

    周泽被一番推搡给吵醒,不,确切的说,是被“惊动”,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书店柜台后面,之前自己是双手枕在上面。

    “喂,你醒醒!”

    女人的声音很尖锐,很高亢,带着一种颐气指使。

    抬起头,周泽看着面前的女人,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女孩儿,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吧,虽然是大女孩儿了,却还是有点稚气未脱。

    “喂,徐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耐了是吧,想给我爸妈给我姐脸色看了是吧,昨晚居然敢一宿没回家!

    谁给你的这个胆子!”

    徐乐?

    是谁?

    周泽有些茫然地摊开手,发现自己双手很平滑,自己以前的手可是因为长时间练习手术器械已经有了一些老茧,这双手却没有。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

    女孩儿一巴掌拍在柜台上,气势汹汹。

    周泽微微皱眉,站起身,走到了店门边的玻璃镜子前,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是一张陌生的脸,不,这张脸自己见过,是昨晚自己看见的那张脸。

    这身体,

    是我的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爸妈可都生气了,我妈还在家里发脾气了呢,我告诉你啊,你现在吃的喝的用的都是我家的,你这个上门女婿有什么资格在我家里摆谱?

    你想做样子给谁看啊!

    你今晚再敢不回家,信不信我过来直接抽你!”

    女孩儿作势扬起自己的巴掌,但她忽然发现自己面前的男子也就是自己的“姐夫”没有像是往常一样躲闪和求饶,反而那一双眸子里的意味,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这时候,她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七点半了。

    “哼,我先上学去了,晚上再和你算账!”

    女孩儿气呼呼地走了。

    周泽则是缓缓地坐回到了自己柜台后面的椅子上,这里有一台老式笔记本,笔记本旁边还有一部手机。

    即使是现在,他依旧没能从自己身份转换的过程中适应过来。

    他是周泽,是通城有名的年轻外科医生,而且,他是一个孤儿,

    结果,

    自己眼下变成这个身份,

    刚刚那个女孩儿说什么来着?

    我是……上门女婿?

    有一个妻子?

    还有丈母娘和丈人?

    而且看自己这个小姨子刚刚自己这个“姐夫”面前说话的态度和语气,自己这个“上门女婿”还真是符合古代的优良传统。

    上门女婿,俗称倒插门的,不光被妻子家里人看不起,在古代也会被周遭所有人看不起,甚至身份和罪犯差不多,汉唐的时候那些被强迫戍边的人里面往往也有赘婿。

    拿起手机,手机没设置密码,也不知道是那货懒还是不敢设密码,至少在这个时候让周泽很轻松地打开了他的微信和qq。

    qq列表里人很少,也就是些许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然后有一个家人的列表,里面只有一个人,备注是“老婆”。

    打开了和她的qq聊天记录,空。

    好吧,

    周泽打开了微信,试着找了一下,找到了备注是“老婆”的女人,这里有回复了,基本都是徐乐问一些事情,比如今晚吃什么,今晚要准备做什么,进货需要花多少钱,最近书店卖了多少钱,你身体怎么样一大堆,

    然后对方的回复往往很敷衍也很高冷,

    以:

    “哦”

    “嗯”

    “好”

    来代替。

    周泽将手机丢一边,这个人际关系,有点复杂了,他忽然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自己的指甲和常人没什么区别。

    但自己出车祸前救治的那个老者,自己从无面女人手中脱困,自己进入这个家伙身体等这些事情上,自己的指甲,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心随意动,

    就在这个时候,

    周泽发现自己的指甲开始慢慢地变长,同时也变得漆黑通透起来,甚至在指甲上,还有淡淡的黑雾缭绕。

    “呼…………”

    长舒一口气,

    闭上眼,

    再睁开眼时,

    指甲又恢复了正常。

    一直从早上到中午,周泽都坐在那里尝试去适应自己的这个新身份,也在平复自己身份转换所带来的不适应感,中午饭都没吃,也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自己根本就不觉得饿。

    这里依旧还是通城,周泽以前的家在崇川区,现在则是在港闸区,距离并不远。

    到了下午时,周泽才叹了口气,默默地站起身,既来之则安之吧。

    他开始试着打扫书架,总归,给自己先找点事情做做。

    那个死前掐过自己的老者曾说过“他被发现了”以及地狱里无面女说过的“你迟早会被抓住”,让周泽心里产生了些许危机感。

    他现在的状态,算是“苟活”了,死而复生,是邀天之幸,所以他很珍惜,至少,在没完全分清楚状况和掌握足够线索前,自己得代入这个身份,最好不要引起太大的异常,不要引起那些“要抓他的人”的注意。

    这家店的生意,真的很不好,传统图书市场的低迷,早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而且这里又不是在学校的大门口黄金一条街上。

    只能说,那个“徐乐”选择在这里开一家书店,能不能保本都是一个问题。

    一直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才走进来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客人在小学生读物那边转悠着,且转悠了很长时间。

    周泽等了一会儿,还是走过去,问道:“选什么题材的?”

    虽然,周泽也不懂。

    “随便看看。”对方回答道。

    “嗯。”周泽也就不再理会了,他现在还没融入这个“书店老板”的角色里。

    但就在这时,

    对方却忽然走到了自己身后,幽幽地开口道: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什么?”周泽问道。

    “昨晚我用棒球棒打了你的头,抢了你的钱,

    而且我还特意去试了一下,

    你那时分明已经没有鼻息了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