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23.抵达
    小鸠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虽然年纪很小,但却很漂亮,一头漂亮的金发梳了两个小马尾,眼瞳一红一碧,看起来很有感觉。

    双色眼瞳在这个世界,也是非常少见的人了。

    “小鸠好可爱,小鸠超可爱,那么小鸠可不可以告诉我,要一百龙币做什么呢。”燕小北笑眯眯的问。

    小鸠怯怯的说道:“小鸠要给自己的妈妈,小鸠离开之后,小鸠的妈妈就只能一个人生活了,小鸠想要给自己的妈妈一百龙币,让小鸠的妈妈生活的好一点。”

    “原来如此,那么小鸠的爸爸呢?”

    “小鸠……小鸠没有爸爸。”小鸠嘴巴一瘪,差一点就要哭出来。

    燕小北继续问道:“小鸠的妈妈是做什么的?”

    小鸠说道:“小鸠的妈妈是一个音乐师。”

    音乐师在龙之大陆的地位不高,但也不算低,比普通人强的太多,而且每一次演出,也可以赚不少钱,足够养活小鸠母女。

    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把一个十岁的孩子送过来,她的母亲绝对可以缴纳足够的金钱。

    但即使如此,小鸠还是出现在这里。

    所以燕小北基本上可以确定,小鸠的妈妈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趁机想要整她,所以才把小鸠送了过来,送给魔王当礼物。

    将一个女儿把她从母亲的身边剥夺,这个男人还真是恶劣啊。

    燕小北微微一笑,问道:“小鸠想不想见自己的妈妈?”

    “小鸠十分想见自己的妈妈。小鸠……小鸠可以见到自己的妈妈吗?”小鸠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燕小北。

    “当然可以。”燕小北拉着小鸠的手。安慰着快要哭出来的小鸠,“只好小鸠听我的话。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恩,小鸠……小鸠一定会听话的。”

    野生姬听到这里终于听不下去了,拍了拍燕小北的肩膀,“居然对一个小孩子出手,你的性格也太恶劣了吧,魔王。”

    燕小北脸色一黑。

    野生姬继续说道:“欺骗孩子可是会遭天谴的啊,魔王。”

    燕小北嘴角抽搐了几下,忽然屈指一弹,直接把野生姬打飞。飞出船舱,落入海里,“给我反省一下吧,你这个笨蛋野生姬。”

    几分钟后,燕小北打了一个响指,把野生姬从海里拽了回来。

    野生姬躺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不停的吐着海水,“你在干什么啊。我差一点就死掉了吧,你这个笨蛋魔王!!!”

    “哦,看样子教育还不够啊。”燕小北居高临下的看着野生姬,“需要我告诉你。该如何对待魔王吗?”

    “抱歉,请务必原谅我。”野生姬立即道歉了。

    “道歉的时候,露出胸部的话。我就原谅你。”燕小北说道。

    “去死吧,笨蛋魔王。”

    “看样子必须给教育啊。”燕小北虽然很欣赏野生姬大大咧咧的性格。但有时候这种性格还真是让自己火大啊。

    他挥了挥手,野生姬立即倒立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下来,你就给我倒立一天吧。”

    “一天,我……”

    “闭嘴。”燕小北动用言灵,让野生姬闭嘴,反正这家伙的嘴里也不会蹦出什么好话。

    惩罚了野生姬,燕小北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小鸠的身上。

    小鸠怯怯的看着他。

    燕小北微笑着抚摸着小鸠的头发,人间佛陀再次体现出了刷好感那丧心病狂的进度,不一会小鸠对燕小北的畏惧,就烟消云散了。

    “我给小鸠变一个魔法好不好。”燕小北问。

    “什么魔法?”

    “一个大变活人的魔法。”燕小北拉起小鸠的手,“现在小鸠只要大喊三声妈妈,我就可以把小鸠的妈妈变出来。”

    “真的?”小鸠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当然是真的,我是不会欺骗小鸠的。”

    “那小鸠就喊了。”

    “恩,我倒数三下,小鸠就可以喊了。”燕小北竖起三根指头,“三,二,一。”

    “妈妈,妈妈,妈妈!!!”

    小鸠几乎是用尽全力喊了起来,对妈妈的思念犹如山洪一样爆发出来。

    母女连心,这种思念看起不值一提,但实际上却有着非常巧妙的力量,可以透过时间和空间,把彼此思念的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燕小北勾动这股思念,朝着虚空一拽,在无数人不解的目光中,一个漂亮的女人被燕小北拉了出来。

    女人拥有一头璀璨的金发,一双红色眼瞳,虽然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但满脸憔悴,似乎是思念过度,抑郁成疾。

    “妈妈!”女人出现的瞬间,小鸠就扑了上去,抓住女人的衣服,大哭了起来。“妈妈,妈妈,妈妈……”

    “小鸠?”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小鸠抱着自己的衣服大哭,一时不禁有些愕然,甚至难以置信,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等她反应过来后,立即把自己的女儿抱住,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

    “小鸠,我的孩子,我的好孩子……”

    燕小北拍了拍手,两个人立即消失在原地,被燕小北送到了一个房间,互诉衷肠。

    倒立在墙角的野生姬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嘴巴张不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燕小北根本不予理会。

    一群女人幸灾乐祸的看着野生姬,有些人直接笑了起来。

    当然也有求情的。

    “魔王大人,野生姬也不是故意的,请原谅她吧。”求情的女人刚才进入餐厅的时候,和野生姬走在一起,看样子两个人很熟悉。

    “你是她的朋友?”燕小北问。

    “是的。”女人微微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夏洛特.奥尔威亚。”女子保持着一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让人看不清楚她的心底在想些什么,即使和魔王说话,也从来都没有变过脸色。

    燕小北看得出,这个女人和野生姬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原本应该爱答不理的两人,却变成了朋友,还真是有趣。

    “这样吧,如果你也愿意倒立的话,那么我可以让野生姬倒立一天变成倒立半天。当然,你也要倒立半天,说白了,就是你分摊野生姬一般的惩罚。”

    “这样就可以吗?”夏洛特面无表情的问。

    “当然。”

    “好的。”她站起来,走到墙角,开始倒立。

    这时,一个女人风风火火的站起来,问道:“魔王大人,如果我也愿意分摊惩罚的话,可不可以加我一个。”

    “可以。”燕小北说道。

    女人二话不说,走到夏洛特的身边,也倒立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夜月,我是夏洛特的姐姐。”对方回答。

    “你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才对。”燕小北说

    夜月嘲讽的说道:“并非只有血缘关系才叫姐妹,我们在一起长大,早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姐妹了。”

    她嘲讽的不是燕小北,而是燕小北这种没有血缘就不是姐妹的认知。

    “没有血缘的姐妹吗,如果放在一起的话,也蛮有趣的。”燕小北说道。

    就在此时,赛尔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右手按在了剑柄上,杀气十足的问道:“魔王大人,请问她们冒犯了你吗?”

    对于她来说,这些女人的作用只有一个,让魔王沉醉在温柔乡内。

    如果谁敢作出以下犯上的举动,让魔王不开心,她随时可以杀死这些人,换上另外一批人,万里挑一,十万里挑一的美女,多的是。

    “没有。”燕小北摇了摇头。

    赛尔提放开握着剑柄的手,杀气收敛,说道:“魔王大人,我们的轮船载货超重,速度太慢,想要抵达海外龙墓,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所以魔王大人,不知道可以有办法让我们的轮船加快速度前进。”

    “这个简单。”燕小北一跺脚,整艘轮船轻微的摇晃起来,缓缓升空,在无数人惊讶的目光中,一直悬浮在海面十米高的地方。

    而后,嗖的一下,这艘轮船如同炮弹一样飞射而出,速度快了十倍不止。

    这样下去,只要一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抵达海外龙墓了。

    “这样可以了吧。”燕小北说。

    赛尔提心头微凛,点了点头,恭敬的说道:“足以,谢谢魔王大人。”

    “不用谢,把大部分的时间浪费在赶路之上,对我来说,也是可耻的事情。”

    赛尔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里,离开时,她用锐利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的女人,说道:“任何敢对魔王不敬者,杀无赦。”

    燕小北摇了摇头,吐槽道:“真是夸张的女人。”

    一天后,轮船抵达了海外龙墓。

    陌生的海域之中,有一片巨大的岛屿,从高空向下俯视,这个岛屿的形状如同一条展翅高飞的巨龙。

    岛屿大约有一百平凡公里,上面没有什么危机可言。

    燕小北神念一扫,就发现整个岛屿内部,没有危险的机关,没有危险的结界,没有危险的动物,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岛。

    轮船抵达之后,燕小北就和赛尔提登上了海岛。

    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海贼。

    这个海贼就是一个带路的,带领燕小北和赛尔提找到发现龙玉的地方。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