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52.钉在墙上
    笛口母女被燕小北安慰了一番,虽然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但还是说道:“但是,喰种只有吃人才能够生存下去。”

    “我知道。”燕小北说。

    他指了指这个眼神灰色的神代利世说道:“我之所以救你们,不是因为你们不吃人,而是因为你们不捕食,连战斗都不会,看样子,你们平日里的食物,都是去安定区拿的吧。”

    笛口凉子点了点头,“是的,是这样没错。”

    燕小北说道:“但神代利世不同,她捕食太过于恶劣,手段残忍,原本对于这样的家伙,我一律杀无赦,不过她情节恶劣,所以我施展了一些手段惩罚了她一下,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神代利世用灰暗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燕小北,忽然冷笑起来。

    燕小北没有搭理她。

    笛口凉子听到神代利世的冷笑,觉得心口发凉,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自作自受吗?”神代利世喃喃道,忽然淡淡的说道:“用这种手法惩罚我,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我不是说了吗,你捕食太过于恶劣,所以一死了之有些太便宜你了。”

    “所以你就用那种手段惩罚我?”

    “没错。”

    “你究竟是谁,神,恶魔,还是真正的死神。”神代利世经过一天的时间,早已经缓过来,但每次看到燕小北时,身体总会把自己的想起自己被恶鬼啃食的痛楚。

    “我是佛陀。”燕小北说。

    “佛陀,哈哈哈哈……”神代利世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歇斯底里笑声让笛口母女感觉毛骨悚然,笛口凉子越发感觉自己似乎来错了地方。

    “用这种手段惩罚我的你。居然还敢自称佛陀,别开玩笑了!!!”

    “这种手段怎么了?”燕小北反问。“佛陀为什么不能使用这种手段,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燕小北说道:“你吃人,我让他们吃你,有什么不对吗?”

    神代利世微微一窒,大吼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算什么。两重标准,凭什么人类可以杀死我们,我们就不能杀死人类,凭什么,凭什么!!!”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不可以杀死人类了。”燕小北反问。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惩罚我。”神代利世咬牙切齿的问道。

    “很简单,因为你杀的人,和你没有关系啊。你杀了那么多人,静静是为了自己的食欲,这就是恶,被报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我也是为了生存啊,喰种就是这样子啊,不吃人的话就活不下去啊。”神代利世大吼。

    燕小北笑了起来。“是吗,喰种就是这样子。不吃人就没有办法活下去,她们也吃人了。但她们却没有杀死人,你难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他指了指笛口母女。

    “安定区。”神代利世说。

    燕小北说道:“没错,安定区,东京很大,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人自杀,还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亡,车祸,地震,还有不幸,病死的也不在少数,你为什么不去吃他们,而非要杀人。”

    神代利世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是大喰,我的食欲非常的旺盛,我需要新鲜的人肉才可以活下去。”

    “借口而已,不新鲜的人肉吃掉就会死吗?”燕小北冷笑不止。

    神代利世说道:“没错,会死,我绝对会死。”

    燕小北情不自禁的摇头,“不管是人类还是喰种,女人还是这样的不讲道理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告诉你,我惩罚你了,怎么样吧!”

    神代利世顿时沉默了。

    燕小北笑了笑,他就是这样,你讲道理,我也讲道理,你不讲道理,我也不讲道理。

    有本事你打过我再说。

    打不过我,活该。

    “好了,你可以走了。”燕小北下达了逐客令。

    “走,我还可以去什么地方。”神代利世的眼神越发的灰暗,死寂的目光不带一丝的光泽,“你觉得我还能去什么地方。”

    “东京这么大,你去什么地方都行。”

    “呵呵,我现在已经不能捕食了,你觉得我还可以活下去吗?”神代利世干脆的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

    “不想活了,你也可以自杀。”燕小北说。

    “我没有那样的勇气。”神代利世将身体抱成一团,说道。

    燕小北没有继续搭理她,决定玩一下放置play,对笛口母女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在隔壁房间生活,跟着我的条件只有一个,不允许吃人肉。”

    笛口凉子说道:“但是,我们喰种只能吃人肉可以才活下去。”

    “我知道,不过放心,我可以做出喰种也能给吃的食物给你们。”

    “真的?”笛口凉子震惊万分。

    “明天早上你们就知道了,去睡觉吧。”燕小北说。

    笛口母女拿着燕小北给出的房卡,微微鞠躬,而后离开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燕小北冲洗了一个澡,也上床睡觉了。

    到了半夜,燕小北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压住了自己,于是睁开眼睛,看到神代利世坐在自己的身上,一双灰暗的眼瞳死死的盯着自己。

    “你准备做什么?”他问。

    神代利世低下头,张开嘴巴,似乎打算在燕小北的身上咬下一口肉。

    燕小北冷笑道:“你想死吗?”

    “杀了我吧。”神代利世说。

    “滚!”

    神代利世露出了阴暗的笑容,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燕小北的嘴唇,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嘴,可以激怒燕小北,让他杀死自己。

    燕小北神念轰然爆发,直接轰飞了神代利世。

    在她落地的刹那,燕小北的神念席卷而出,举起神代利世,让她轻轻落地,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毕竟是黑夜,燕小北也不想惊动其他人。

    “下一次,你要在干这么做,我就真的杀了你。”燕小北说完,翻身再睡。

    神代利世捂着自己的胸口,悍不畏死的再次扑了过来,似乎完全的疯掉了,燕小北也不客气,神念如刀,贯穿了对方的胸口,噗嗤一声把她钉在了墙壁上。

    声音不大,但不管是不知火舞还是坂崎由莉,都不是普通人,顿时听到了这个声音,连忙起身,敲响了燕小北的房门。

    燕小北无奈的起身下床,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火舞穿着一身睡衣,火爆的身材完全掩饰不住,相比较之下,有些飞机场的坂崎由莉,就不太显眼了。

    “没什么。”燕小北说。

    不知火舞不信,执意要进来看看,刚进门就看到被燕小北钉在墙壁上的神代利世,眼瞳瞬间收缩了好几次。

    “你杀人了?”

    “神代利世,一个喰种。”燕小北说道。

    “喰种?”不知火舞顿时展开了想象,“你该不会是看人家漂亮,所以把人家带回来做那种事情,结果发生人家不从,于是一怒之下,杀了她吧。”

    燕小北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首先,我还没有那么饥渴,其次,我还没有杀死她,最后,不要乱猜测啊。”

    “那你还不把她放下来。”不知火舞说。

    燕小北摇了摇头,“让她就这么呆一晚上吧,正好让她发热的大脑冷静一下。”

    神代利世一言不发,实际上被钉在墙壁上的时候,她就昏厥了过去。

    不知火舞和坂崎由莉看到燕小北没有出什么事情,顿时收齐了担心,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穿的似乎有些太过于火辣了,被人家占了便宜,于是随便说了几句,逃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燕小北笑了笑,关上门,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燕小北醒来,收回神念,被盯上墙壁上的神代利世顿时掉落下来。

    他贯穿了神代利世的胸口,却避开了心脏,所以神代利世没有死,喰种的自愈力,足以保持她的生命。

    过了一会,神代利世醒来,“我没有死?”

    “你就这么想死吗?”燕小北问。

    她沉默,回想起昨天夜里,自己被钉在墙上时,以为死定了,距离的痛楚被黑暗所淹没,,直到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一点也不想死。

    活着,才是最美好的事情。

    燕小北走到厨房,开始忙碌早餐。

    半个小时后,一股浓郁的香气散发出来,燕小北做好早餐后,走出房间叫醒了正在梳理的不知火舞和坂崎由莉,顺便也通知了一下笛口母女。

    不多时,几人同时聚集在燕小北的房间里用餐。

    燕小北也向不知火舞和坂崎由莉介绍了一下笛口母女,“这是我昨天晚上从白鸽的手里救下的母女,笛口凉子和笛口雏实,她们都是喰种。”

    不知火舞调侃道:“美少女之后,又是母女,你的口味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别说这种令人误会的话啊。”燕小北吐槽。

    坂崎由莉说道:“你打算怎么安置她们?”

    燕小北说道:“我打算让她们去不知火道场上班,你怎么看?”他问不知火舞。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