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12.招荡的黄金剧场
    离开艾因兹贝伦的城堡,燕小北一群人向着教堂出发。》.

    这里住着一位麻婆神父,手里还有从者。

    燕小北的目标就是这些从者,圣杯战争到现在,燕小北已经厌倦了,还是尽快结束比较好,所以燕小北找上了这里。

    阿尔托莉雅挥舞着石中剑,一剑劈碎了教堂的大门。

    轰隆巨响之中,整个教堂的墙壁都裂开了。

    一个气急败坏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吼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居然攻击教堂,我们是圣杯战争的监视者,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攻击教堂。”

    回应他的,是巴泽特的拳头。

    巴泽特几步冲上去,然后一拳打在了这个人的腹部,将他轰飞出去。但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将他接触了。

    “言峰绮礼!”巴泽特咬牙切齿的说道。

    “巴泽特,是你?”言峰绮礼接下被巴泽特打飞的父亲,面无表情的看着巴泽特,问道:“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巴泽特。”

    “问答无用,接招吧,言峰绮礼。”巴泽特右脚在地面猛力一蹬,地面轰然破碎,而巴泽特如同炮弹一样,射向言峰绮礼。

    看到言语不能解决问题,言峰绮礼一把推开自己的父亲,摆出架势,吐气开声,一拳打出,接下了巴泽特的拳头。

    然而巴泽特的怪力,却打的言峰绮礼骨骼尽颤,发出咯嘣咯嘣的脆响。

    “这还不够,言峰绮礼。”巴泽特大喝。一脚踢了出去,踢向对方的脖子。

    言峰绮礼扎好马步。右臂竖起,再次挡住了巴泽特的踢击。

    碰!

    虽然挡住了。但却被踢击产生的巨大力量,横推出去,双脚摩擦着地面滑行了好几米。地面纷纷碎裂,留出了两个脚印。

    “你比以前更加恐怖了巴泽特。”言峰绮礼说道:“我可以感觉到你的杀意,如同沸腾的海水,为什么要执意杀我。”

    巴泽特冷笑不止,这个家伙是无心之人,当初自己如此信任他,结果却被他暗算。切掉了胳膊,任由自己自生自灭,若不是遇到了大人,估计现在已经死掉了吧。

    “没有理由,言峰绮礼,我要杀你,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仅仅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吗。”他摆出了攻击的架势,脚步在地面一躲。整个教堂都摇晃起来,双脚交替,如同瞬移一样,出现在巴泽特的面前。一拳打向巴泽特的咽喉。

    巴泽特不甘示弱,一只手拍开对方的拳头,另一只手长驱直入。打向言峰绮礼的胸口。

    言峰绮礼后退一步,避开了对方的手。同时一只脚以诡异的角度踢出,踢向巴泽特的腹部。这一脚凶狠毒辣,可以把人的肠子都踢断。

    巴泽特的攻击很快,双手下压,挡住了了这一脚,同时向前踏出一步,挤进了言峰绮礼的怀里,肩膀如同倒下的山峰,狠狠的砸了过去。

    八极拳.靠山贴

    言峰绮礼同样精通八极拳,知道这一招的凶狠,若是被巴泽特打中,整个胸骨都要碎裂,于是他面无表情的继续后退,双脚交替,瞬间退后了好几米。

    巴泽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大步追击。

    两个人打在一起,战斗的十分激烈。

    而另一方面,在巴泽特找上而来言峰绮礼时,阿尔托莉雅就挥舞着石中剑,找上了哈桑老人。

    这个家伙拥有百貌之哈桑的称呼,所以可以化身几十个人。

    阿尔托莉雅被七个哈桑老人攻击,不过这群人的实力都不强,哪怕是七个,都没有被阿尔托莉雅放在怀里。

    尼禄也找到了几个哈桑老人,激战在一起。

    不过看到这些暗杀者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让尼禄异常的烦躁,“晃来晃去的太烦人了,你们是猴子吗?”

    她骂了一句,直接开大招。

    “目睹余之才!耳闻万雷的喝彩!心怀掌权者的荣耀!如花般怒放!开幕吧!招荡的黄金剧场!!”

    固有结界……招荡的黄金剧场!

    于是,所有的人都被尼禄拉近了自己的固有结界之中,在这里,她就是王,她就是至高无上的掌权者,没有人可以违背她的命令。

    话说,这个固有结界,确实牛的一笔。

    所有人都被固定在了座位置上,黄金剧场的舞台上,一身盛装的尼禄走了出来。

    “诸位,你们就坐在那里,静静的听余的歌声吧。”

    尼禄十分自信,自己是一个个“匹敌乐神阿波罗的艺术家”与“匹敌太阳神的战车取手。”

    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歌声会恶心到人。

    毫无畏惧的在众人的面前开始唱歌了。

    该怎么说呢……尼禄的歌声不是很好听,对于英灵而说,无疑是一种折磨,甚至可以说是魔音灌脑,乃至于神经摧残了。

    燕小北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耳朵,免得让噪音污染自己。

    不过当他环顾一望,发现其他人都表情痛苦的坐在位置上,不由乐了,这些人的表情就好像“头疼症突然发作时,自己的身体都在抽搐,但又赶上了急性阑尾炎,却发现自己的肚子正在翻搅”那种感觉。

    无法形容啊。

    相反的是,尼禄非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歌声水平,反而唱的十分陶醉。

    给敌人造成了一个又一个高危伤害。

    一首歌唱完之后,燕小北率先鼓掌,甭管好不好听,鼓掌就行。

    尼禄开心的笑了起来,“不愧是余的丈夫,欣赏水平就是不一样。”

    燕小北鼓掌的更加激烈。对于其他人翻白眼的举动,就当没有看见,怎么了,我给自己的老婆鼓掌还不行吗,一群逗比。

    尼禄看到一个哈桑,忽然冷笑了起来,“余的歌声不好听吗,为什么不给余鼓掌。”

    哈桑不答话。

    尼禄打了一个箱子,哈桑忽然发现自己出现在黄金剧场的中央,被架在了斩头台上,“既然你不愿意鼓掌,就给余死吧,没有欣赏水平的观众,余不需要。”

    斩头台的侧刀滑落,一瞬间就砍了这个哈桑的头颅。

    尼禄暴君一样的举动,让所有的哈桑都惊悚起来,然而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不可能跑掉,被死死的固定在座位上,无法起身。

    而后,尼禄又唱了几首摧残神经的歌曲。

    有罗马的,也有现代的。

    观众的耳朵饱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璀璨,只有燕小北一个人面带微笑的听着尼禄的歌声,实际上他早已经封闭了自己的听觉。

    尼禄看到燕小北微笑,唱的越发兴奋了。

    阿尔托莉雅扛不住了,说道:“摆脱了,让她停下来,在这样下去,我只能回到英灵王座了,我受不了了。”

    燕小北点了点头,在尼禄唱完一曲后,说道:“尼禄,过来一下。”

    “怎么了?”尼禄问到。

    燕小北说道:“黄金剧场是一个大舞台,干脆让哈桑们都去表演一下,让他们用表演来取悦你,怎么样。”

    尼禄一听,高兴的点头,大声说道:“哈桑们,余给你们最后的机会,登台给余献上最棒的演出,任何演出都可以,凡事让余感觉到愉悦高兴的,余就给你们通过,任何无法感动于的,都是垃圾,死罪!”

    于是尼禄高高兴兴的来到了燕小北身边,顺便解放了一个哈桑。

    某个哈桑感觉到自己可以动了,第一时间冲向而来黄金剧场的大门口,准备逃离。

    然而这里早已经被关闭,没有出口。

    哈桑逃离计划,瞬间破灭。

    尼禄不高兴的说道:“余没有多余的时间看你的逃跑,快一点给余登台演出。”

    哈桑不理会尼禄,继续我行我素。

    尼禄单手一指对方,“死罪,车裂!”

    于是哈桑的身体四分五裂,仿佛被车裂一样。

    在场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尼禄指定了另外一个女性哈桑,“你,立即登台,给余带来一个尽兴的演出吧。”

    女性哈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登台,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她不得不妥协,表演了一下精湛的暗杀技巧。

    这可是哈桑们的绝活。

    尼禄情不自禁的赞叹道:“不愧是暗杀者,这样的技巧真是惊人,你过关了。”

    女性哈桑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尼禄又指定了一位哈桑,对方登台之后,同样表演了暗杀技巧,尼禄不悦的说道:“你们难道只有暗杀技巧了吗,真是的,敢糊弄余,死罪,断头!”

    于是哈桑的头颅忽然从身体上滚了下来,死掉了。

    所有的哈桑都受到了刺激,对于他们而言,暗杀无疑是最出色的技巧,因为他们从小到大,受到的就是暗杀的训练,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于是这些人一个又一个的被尼禄赶上台,拿不出精彩的表演,被尼禄一个又一个的斩杀。

    车裂,断头,分尸,刨心,等等死的一个比一个离奇。

    燕小北不得不对尼禄刮目相看,不愧是暴君,这家伙懂得的酷刑还真多,哈桑们没有反抗之力的被她解决。

    大获全胜之后,尼禄就解开了固有结界,这东西虽然给力,但消耗的魔力也多。

    不过燕小北的魔力强大的惊人,足够尼禄长时间使用这种固有结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