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05.十年前,圣杯战争
    冬木市,郊区,艾因兹贝伦城堡。~~~~

    燕小北穿过结界,走进了城堡,一个人影如同炮弹一样从森林内射了出来,以恐怖的速度狠狠的砸了过来,一拳爆发,几乎将周围的空气全部达成碎片。

    燕小北的脸皮都被剧烈的气流吹的泛起一层层的涟漪,贴着牙齿不停的抖动。

    “巴泽特,别闹,是我。”

    燕小北随手建立起一道结界,阻挡在自己的面前,结果却被男装丽人打成了粉碎。不过对方冲击的姿态稍微停顿了一下,燕小北赶紧开口。

    “你是谁?”巴泽特脚步一顿,疑惑的看着燕小北。

    燕小北忽然想起了,自己当初来来到这个世界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而是占据了卫宫士郎的身体。

    “是我。”燕小北说道:“当初我借用的是卫宫士郎的身体,现在我回来了,巴泽特。”

    巴泽特微微一愣,随即恍然,连忙行礼,“欢迎回来,大人。”

    “恩。”燕小北点了点头,当初他来到这个世界,救了被言峰绮礼暗算的巴泽特,从此以后,巴泽特就跟随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后来借助圣杯的力量去了过去的大不列颠帝国,巴泽特就留在了现在,照顾年幼的伊莉雅斯菲尔。

    “大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认出燕小北后,巴泽特展现出自己的热情。

    “刚刚回来,先去卫宫宅看你们,结果碰到了卫宫士郎。知道你们住在这里,就匆匆赶来了。对了。伊莉雅怎么样,还好吗?”燕小北开心的问。

    “是的。伊莉雅很好,身体很健康,只不过很思念大人。”提起伊莉雅,巴泽特的脸上也多出了一丝丝笑容。

    “看样子你们相处的不错。”

    “伊莉雅很可爱。”巴泽特说。

    燕小北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而行,一起走上城堡。

    巴泽特一边走一边问道:“大人这一次回来,不打算走了吗?”

    “当然要走。”燕小北说,看到巴泽特有些失落的表情,说道:“不过不是我一个人走。而是大家一起走,我现在的实力不错,可以和带大家一起离开。”

    巴泽特微微一愣,脸色随即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时隔多日,和伊莉雅再一次见面时,她非常的开心,认出了燕小北的时候,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扑进了燕小北的怀里。

    从早到晚,一直腻味在燕小北的怀里。不肯下来。

    燕小北也没有办法,只好抱着她一直到晚上,她累了,睡着之后。才把她放在床上,即使如此,伊莉雅依旧用手抓着燕小北的衣角。不让他走。

    燕小北不得不坐在床边,陪了他一晚上。

    好在燕小北现在即使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更不会疲倦。

    巴泽特坐在燕小北的身边。小声说话,生怕吵到熟睡的伊莉雅,“大人,你这一次来,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随时都会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我打算去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

    “啊咧,第四次圣杯战争?”巴泽特彻底的愣住了,忍不住问道:“大人,第五次圣杯战争都已经结束了,第四次圣杯战争更是在十年前就结束了!”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前往十年前,参加圣杯战争。”燕小北说道。

    “时间倒流。”巴泽特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大人已经是魔法使了吗?”

    “那种东西,来多少,我杀多少。”燕小北淡淡的说道:“我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到大不列颠帝国时代,找阿尔托莉雅他们的,不过我现在所用的身体,是分身,如果逆转回到一千多年前,估计全身的力量都会消耗殆尽,所以我打算夺取圣杯,利用圣杯的力量,返回过去。”

    巴泽特是知道的,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燕小北就是利用这个办法,回到了大不列颠帝国时期。如今听到燕小北想要重来一次,当然不会惊讶。

    不过她惊讶的是,眼前的大人居然是一个分身。

    接下来的数天,燕小北好好的陪了陪伊莉雅和巴泽特。偶尔也和卫宫士郎,间桐樱,以及远坂凛在一起聚会,享受了一下平静的冬木市。

    一星期的时间过去了。

    燕小北决定返回十年前,巴泽特也想要见识一下,十年前的圣杯战争是什么样子,所以犹豫再三之后,询问燕小北是否可以带自己一起返回。

    “当然可以。”燕小北说。

    伊莉雅斯菲尔拒绝了和燕小北一起返回十年前,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父亲。

    燕小北也没有强求。

    于是伊莉雅斯菲尔决定进入卫宫宅居住,在这里等待燕小北回来。

    燕小北点了点头,带着巴泽特进入了时间长河。

    因为是分身的缘故,体内的力量并不是强大的混沌之力,而是普普通通的魔力,虽然数量庞大,几乎每一个细胞都存储着巨大的魔力,但在时间长河内旅行,可不是容易的时间。

    光是带着一个人返回十年前,就耗费了燕小北百分之一的力量。

    如果是他一个人,耗费的力量更小。

    ……

    嗖的一道雷电,从天而降,轰击大地之上,燕小北和巴泽特出现了,两个人站在十年前的冬木市的港口,周围没有什么人。

    “这里就是十年前的冬木市?”巴泽特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这里是一个港口,不过和十年前的港口确实有些区别。

    “没错。”燕小北点了点头,率先迈开脚步。

    “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巴泽特追了上来,问道。

    “去找一个人。获取参加比赛的资格。”

    巴泽特目光微微闪动,十年前的圣杯战争。她知道很多,“大人指的是杀人魔雨生龙之介吗?”

    “没错。就是他。”燕小北说。

    “冬木市很大,大人要去什么地方找到这个人。”

    “已经找到了。”燕小北利用魔力网络扫过冬木市,基本上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雨生龙之介,随手撕开空间,带着巴泽特穿过去。

    下一秒,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雨生龙之介,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御主,杀人魔,此刻正在杀人。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房间的主人是一个柔弱的少女,此刻被雨生龙之介困住,泪流满面,不停的挣扎,因为嘴巴被透明胶黏住,所以无法发出声音。

    雨生龙之介拿着一把小刀,笑嘻嘻的看着在地上翻滚,努力挣扎的女人。

    “人渣!”虽然知道雨生龙之介这个杀人魔的名字,但巴泽特还是愤怒了起来。几乎在一瞬间冲出去,狠狠的轰击在了雨生龙之介的脸上。

    碰的一声,他整个人都被打飞出去。

    巴泽特的力量可不容小视,周围喜欢穿男装的丽人。力量强大的惊人,强盛的腕力几乎可以将英灵轰飞。

    更不要说一个普通人了。

    被巴泽特一拳轰飞之后,雨生龙之介的头颅几乎是一百八十度转完。直接扭到了身后,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死掉了。

    巴泽特显然没有留手。

    燕小北走过去,看着死掉的雨生龙之介。目光定在对方的手背上,找到了令咒,他一招手,雨生龙之介手背上的令咒就飞了出来,融合在燕小北的手里。

    燕小北随手打出一个光芒,击中了雨生龙之介的身体,对方的尸体顿时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光屑,慢慢的消失了。

    巴泽特看的目瞪口呆,还有这种神奇的魔法吗?

    分解了雨生龙之介的身体,燕小北和巴泽特离开了这里,当然,在离开之前,燕小北也抹除了房间主人的这段记忆。

    普通人,就如同普通人一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吧。

    拿到令咒之后,燕小北就找了一个不错地方在,召唤英灵。

    “宣告。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如果遵从圣杯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我吧?!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止之轮来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念完咒文之后,一股浩瀚的魔力从天而降,地面的魔法阵内,一个美妙的人影若隐若现,虽然没有任何的媒介,但燕小北知道,自己成功的召唤出了英灵。

    而且,还是最适合自己的英灵。

    光芒收敛,魔力平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时隔数千年的人间,真是让人怀念。”

    女子打了一个哈欠,一边扫视一边说道:“到底是谁召唤了余,余至高无上,乃是真正的王,想要召唤余,必须要有成为王的资格……是你!!!”

    燕小北看清楚这位最合适自己的英灵后,也忍不住愣了一下,“尼禄!”

    尼禄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上下打量着燕小北,最终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是余的丈夫吗,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场梦,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真的出现在余的面前啊。”

    燕小北早已经知道了,当初的骑士王国,魔法王国,契约王国共存的世界,是一个临时的世界。

    当初五级战场上的那个至宝,从各个小世界把无数人拉了进来,组成了一个骑士王国,魔法王国,契约王国共存的世界。

    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小世界的人。

    对于他们而言,那个世界所经历的一切,都宛如一场记忆深刻的梦境而已。

    实际上,那些事情都是真实不虚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