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03.受难日
    神原骏河对战场原黑仪的尊敬是货真价实的。[

    这一点没有任何的疑问,没有任何的怀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十分尊敬自己的前辈——战场原黑仪!

    所以遇到这种事情,几乎想都没有想,就来找恶魔的麻烦了。

    至于后果?嘛啊,那是什么?

    “所以说,你一点也没有想过后果,就对我来了一记飞踢。”燕小北看到神原骏河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

    “你是笨蛋吗?”

    “不,我只不过是一个变.态罢了。”神原骏河说道。

    “恩,我大概知道了,你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笨蛋。”燕小北觉得有这样的女儿,她的妈妈还真是幸苦呢。不过看她的面相,父母的话,都不在身边,应该已经挂掉了。

    “算了,恶魔也不喜欢烧真爱,看在你努力的份上,你今天作死的行为,我就不追究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燕小北说道。

    神原骏河不死心的问道:“那战场原黑仪前辈呢。”

    “她那是自作自受。”燕小北毫不犹豫的说道:“居然拿着裁纸刀戳向了我的眼球,若不是恶魔的话,已经被戳破了眼球,变成了独眼了吧。”

    “什么,战场原前辈居然做出来那样的事情。”神原骏河大吃一惊。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惩罚那个可恶的小丫头了吧。”

    神原骏河理所当然的理解了,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放弃。来了一招三百六十度旋转下跪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求求你。放过战场原前辈吧,如果你还在生气的话。就来惩罚我吧,我愿意为自己代替战场原前辈。”

    “虽然你说的很有诚意,但没有道理啊,我为什么要把气撒在你身上,这样的我不是变成了一个不讲道理的恶魔了吗?”

    燕小北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那就没有办法了。”神原骏河站起来,低着头,掩盖了自己的表情,声音似乎有些低落,但似乎又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想要做什么?”燕小北饶有兴趣的问道。

    “看招!”

    神原骏河几乎在瞬间冲了上来。双方的距离本来就近,所以神原骏河几乎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就撞击在燕小北的身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十字架,贴在了燕小北的脸上。

    “退下吧,你这个恶魔!”

    燕小北好笑的看着神原骏河,这个笨蛋还真是笨的可爱啊,居然想要用十字架来驱逐恶魔,对于恶魔来说,教堂虽然是禁地。但并非不可进入,十字架虽然有伤害,但不会造成致命伤。

    神原骏河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啊咧。居然没有用!”

    “那是因为我根本不是真正的恶魔啊。”燕小北吐槽道。

    “什么?”

    “具体的情况你不用明白,不过神原骏河,你还真是喜欢作死啊。居然对我出手,极限了我会好好的惩罚你的。神原骏河!”

    看到对方一脸惊异忐忑的表情,燕小北笑的更加开心了。

    作为一个运动型的少女。神原骏河的身体健康,速度超快,所以燕小北就下达了明天上学时,必须全力奔跑的诅咒。

    当然,附带另一条诅咒,就是看到战场原黑仪的时候,立即冲上去,脱掉对方的裙子。

    之后,燕小北就放过了神原骏河,当然,诅咒的内容也不可能告诉她。

    ……

    隔天早上,燕小北起的很早,因为活动部的大家都在冥界,所以燕小北没有去活动部,反而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梁山泊!

    这是一个武术达人汇集的地方,藏龙卧虎,不过燕小北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看这些达人,而是为了看大魔王的儿子。

    地狱大魔王送自己的儿子来到了人间,企图毁灭人间。不过他儿子太小,还是一个婴儿,所以需要找一个奶爸来照顾对方。

    最开始,婴儿选择的对象是一个叫做男鹿辰已的不良少年。

    结果对方嫌麻烦,推辞了这份工作,在燕小北的帮助下,将婴儿带到了梁山泊,交给了梁山泊内部的达人们,结果婴儿选择了这里的一个弟子,白滨兼一作为奶爸。

    因为很闲,所以燕小北来看看。

    走入梁山泊时,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燕小北的到来。

    白滨兼一正在进行艰苦的训练,汗如雨下,而他的脖子上,骑着一个婴儿,一旦不满意,就会释放出电流,对白滨兼一进行打击。

    不管怎么看,都是虐待啊。

    燕小北看的十分心塞,但梁山泊的几位达人却坐在一起,欣赏着这一幕,对于自己弟弟被电流轰炸,看的津津有味。

    这些人还真是欢乐啊。

    燕小北摇了摇头,他原本还想要去打一个招呼的,但现在看到如此欢乐的一幕,摇了摇头,转身就住。看样子,不管是白滨兼一,还是婴儿,都已经接受了彼此的存在。

    说实话,燕小北还有些担心白滨兼一是不是如同男鹿辰已一样,一心想要摆脱魔王婴儿,但现在看来,似乎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那么,这里就没有燕小北什么事情了。

    到了晚上,燕小北理所当然的又被召唤了。

    走入传送阵之后,战场原黑仪一脸羞愤的看着燕小北,二话不说,拿起一把尖锐的小刀,笔直的砍了过来。

    看样子,她似乎真的被神原骏河脱掉了裙子呢。

    估计还在是大庭广众之下。

    燕小北无视了战场原黑仪砍过来到小刀,一根指头碾碎她手里的小刀,而后施展出了一个秘法,一面镜子浮现在空中,播放出今天早上的画面。

    画面里,战场原黑仪早上醒来,开始洗漱。

    然而仪表端庄的打理了一番,提着书包出门了,哪怕是她不愿意出门,燕小北下达的诅咒,也会控制她的身体去上学。

    十几分钟后,战场原黑仪抵达了校门口。

    这个时候,正是上学的高峰期,一眼望去,长长的坡道之上,到处都是上学的人。

    就在这时,诅咒发作了。

    战场原黑仪必须高呼三声,我是变.态,但她本人似乎完全不愿意这么做,开始抗拒诅咒,并且用手捂住嘴巴,不愿意说出这三句话。

    真是勇气可嘉。

    然而就在此时,灾难降临了。

    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呼喊,“战场原前辈,快一点躲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战场原黑仪猛然抬起头,看到一个欢快的身影以百米冲刺一样的速度,全速前进的赶来,如同一道闪电,带着身后的滚滚烟尘,一路疾驰而来。

    “快躲开啊啊啊啊……”神原骏河出现了,并且希望战场原黑仪立即躲开。

    当然,战场原黑仪光是抗拒诅咒,已经竭尽全力了,想要躲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神原骏河以普通人望尘莫及的速度冲了上来。并且在无数人惊讶的目光中,抓住了战场原黑仪的裙子,用力往下一扯!

    紫色的内.裤完全的暴露了出来。

    霎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无数的目光汇集在了战场原黑仪身上,因为这幅画面太有冲击力,所以周围的时间如同停止流逝了一样,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说实话,因为神原骏河的动作完全出乎了战场原黑仪的预料,导致她放开了捂着自己嘴巴的手。

    “我是变.态,我是变.态,我是变.态!!!”

    另一个诅咒,发作了。

    被脱掉了裙子之后,还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大吼出来,毫无疑问,这是真正的变.态啊。

    然而,灾难并没有因此结束。

    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的神原骏河,为了维护自己的前辈,同样脱掉了自己的裙子,大吼了三声我是变.态。

    这样一来,就是同罪了呢。

    但就在此时,战场原黑仪抱着神原骏河,亲吻了起来。

    这是燕小北最开始对两个人下达了一个小小的诅咒,两个人彼此看到对方时,会忍不住的亲吻对方。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发作了。

    几个诅咒混合在一起,来了一个大爆发,几乎在瞬间震惊了整个学院。

    燕小北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真是太有喜感了,不行,不行,快要笑喷了!

    哈哈哈哈哈哈……

    战场原黑仪确定自己的一生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耻辱,不管怎么说,她已经完全肯定了,眼前这个恶魔是她的死敌。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让战场原黑仪有一种快杀了我吧的想法。

    但看到燕小北笑的如此快乐,心底的恶意和羞怒却不可仰止的爆发了出来,不顾双方巨大的差距,端起一张椅子,狠狠的砸了过去。

    燕小北一睁眼,瞬间破坏了椅子,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他拍了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淡的说道:“恩,看在你如此欢乐的份上,我就解除你的诅咒好了,顺便也解开神原骏河的诅咒。不需要谢我,谁让你们让我看到了好东西呢,这是你们赢得你,哈哈哈哈哈……”

    燕小北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那么,再见了,战场原黑仪小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